网站Banner广告
当前位置:首页 > 杂志美文 > 正文

川渝场镇漫谈

来源: 红岩春秋   编辑:杨洋2017-09-22 16:33:09

8.png

 

  四川盆地丘陵起伏,河谷纵横,地形条件变化万千,场镇也就丰富多彩而各有特色。河溪交汇处,依山傍水,环境优美,交通方便,乃选址好地方;山腰台地,山上山下的乡民都照顾到,建一个场,更能吸引赶场人;为防土匪,也为好风水,在山顶山脊设场设镇,也屡见不鲜。像酉阳龚滩和宜宾南广,因搬滩险,联系上下游经济交通而成场,逶迤数里,吊脚楼巴在悬崖上,更使人叫绝。随着经济的发展,如何发展这些小场镇,既保留其特色,又适应今日生活的需要,确实值得探讨。

  

  罗城·梭型·凉厅子

  

  四川犍为县的罗城如今是著名的旅游区。那是一座明代场镇,很有特点:一是梭型平面布局,一是凉厅子市街。所谓梭型平面布局,是说其一条街中间宽,两头窄,像个梭子。如坐落在岷江岸边的越波场,长约300米,宽约80米,街心最宽处5米,两端则收至2.5米;街中段檐廊四步架,宽5米,街两端则为三步架,缩为4米。整个街道呈有规律的变截面设计,临街房屋均为单层,檐高统—在4米左右,整齐排列的柱廊又顺梭型平面变化,檐口、街沿都顺街呈变化曲线,空间动势感强。檐廊下面露明的构架鳞次栉比,色彩素雅而富有韵律,整个街道小巧紧凑,具有浓厚的地方特色。

  

  其实,像这样格调的场镇,在四川、重庆的丘陵地区多得很,如宜宾越波场、广安肖溪场、丰都包鸾场、永川五间铺等等。为何要采用梭型平面布局呢?已故重庆大学建筑史家叶启燊教授说,这样的格调适合于赶场的需要。场中间宽是因店铺集中,赶场的人都往那儿挤。场口场尾窄,赶场的人停留时间短,流速快,所以并不感到拥挤。

  

  所谓凉厅子市街,是说这类场镇临街建筑多出挑二步架、三步架甚至四步架,以柱支撑,形成宽敞的檐廊,乡民习称为凉厅子。四川多雨,挑梁一为解决排水以防损毁墙体,又可获得檐下避护空间,乡民赶场夏日可避骄阳蒸晒之苦,雨天可免淋浇湿脚之忧。赶场时,檐廊下,靠街心是临时摊区,叫卖声此起彼伏;靠里面是各种店埔,各种商品琳琅满目。店铺和摊区之间是人流,穿行其问,—面观光,一面与商贩说价,走累了且入茶楼酒肆,“把酒话桑麻”,何其乐哉!

  

  街景·山景·水景

  

  场镇一般都在道路两侧布置房屋,临街店铺精心策划密集毗连。各类建筑参差有序,街道空间统一和谐。不仅罗城、包鸾那样的凉厅子市街如此,其他场镇也如此。有的以挑廊,有的以挑檐,有的以木板壁,有的以封火墙,有的以台阶,形成统一风格。为保证空间的完整性,往往还将高大建筑往后移。这种统一,不仅不使人感觉单调,反而使人感觉那建筑忒有韵味。临街屋檐以其相同的出挑构件重复出现,并略施装饰,富于韵律感。再加街道自然弯曲变化,动势感强。在光影之下,显得流畅自如。深色的木板壁,粉白的封火墙,灰色的瓦屋顶,偶尔几面伸到街心来的杏黄旗幡,组成一幅和谐的水印木刻画面。

  

  为了安全防卫,不少场镇的场口场尾还设有栅子门。有的场镇一条街上形成多道栅子门,既丰富和分割了街巷空间,又加强了建筑群的整体性。还有场镇街心的石铺地,用或大或小的石板、石块或碎石,镶嵌成各种图案,犹如考究的园林铺地,又似格子花呢地毯,把场镇点缀得更美。

  

  场镇上一般都有一两个主景建筑,常为祠庙会馆、戏楼、行政公署什么的。因其体量造型和地位都与众不同,使场镇重点突出而富有生气。例如罗城以高大的戏楼和牌坊置于中心广场轴线上,重点尤为突出;又有灵宫庙宇与其相望,相映成趣。有的场镇由几个景点巧妙结合,使街道空间增加了丰富的层次者,随着人的移动,展现出一个个有趣的动态景观,使你仿佛在欣赏由几个乐章组成的乐曲——不是说建筑是凝固的音乐吗?

  

  在笔者印象中,一个场镇有—个场镇的场口景色,或是优美的小石桥,或是参天的黄葛树,或是雕刻精湛的石牌坊,或是小巧玲珑的石塔,或是八字形敞开的码头石梯,或是红墙绿瓦的庙宇古刹。当知青时,笔者曾留下两句打油诗:“望水场头锣鼓急,台前正演劈鸠山。”那是一个戏台式的场口,给人印象很深。

  

  由于选址的巧妙,场镇置于山水之中,与自然环境溶为一体。春明之际,桃李芳香,菜花金黄,把场镇烘托得暖洋洋的;夏夜星疏,蛙鸣喧天,流萤乱飞,场镇在稻花香里沉醉;秋雨时节,云飘雾绕,场镇时隐时现,仿佛仙山琼阁;冬雪过后,千山银襄,场镇更像娇美秀丽的村姑,越加动人。街景、山景、水景交溶,形成一幅幅水墨画,具有很高的审美价值。

  

  场镇向哪里延伸

  

  作为一种建筑,场镇的选址布局、空间构成和建风貌,反映了川渝地区的传统文化。1977年的《马丘比宪章》要求:“一切有价值的说明社会和民族特征的文物必须保护起来。”对那些独具特色的场镇进行保护,是现代文明发展必然要求和趋势。事实上,如今一到周末节假日,重庆成都周边那些保存完好的古镇就人满为患,来赶场的,来旅游的,来休闲度假的,留连忘返。

  

  当然,传统的场镇与新的生活也存在诸多不适之处。例如卫生条件差、街道狭窄、住宅采光通风不足等等,需要加以改造。加之有的地方场镇建设长期未得到重视,萧条冷落,房屋破烂,尤其是公共建筑及其设施破损,无人维修。近十多年来,随着经济发展,除了个别作为旅游开发的,绝大多数场镇被推倒重建,昔日风貌成为往事,可谓一大损失。

  

  场镇改造不能脱离原有条件,应当在利用的基础上,在保护传统场镇文化价值的基础上进行。三峡水库蓄水前的忠县新桥场,那粮站、乡政府都修在离场不远的地方。特别是那粮站,建在一个小山头上,那白得耀眼的库房,就像童话世界的城堡和宫殿,不仅没有破坏场镇的统一协调,反给新桥场添了一景。这种布局就很值得借鉴。

  

  要坚持利用和改造相结合的原则。如凉厅子市街,集中反映了四川盆地场镇的地方风貌,既方便场镇居民生活,又利于乡民赶场遮风避雨,建筑艺术特征也很突出,就应给予保护。可以保留一条街的凉厅子,将新发展的建筑放远一点。又如场镇的祠庙会馆,是社会历史的见证,也是活跃的公共文化设施,应给予利用。可以增加新的文化内容,像图书馆、茶室、文化娱乐室之类,从而作为现代场镇文化中心的组成部分。总之,对场镇的改造既要积极又要慎重。

  

  文/李正权

  

  原文刊载于2017年第9期《今日重庆》旅行刊

 

相关新闻
热门文章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隐私保护 | 免责声明
地址:重庆市渝中区中山四路81号1幢三楼 邮编:400015 今日重庆传媒集团版权所有
渝ICP备:12000991 渝公网安备:50010302000322 经营许可编号:渝B2-20130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