赶场,都市人的集体乡愁

来源: 今日重庆   编辑:杨洋 2017-09-21 14:59:00

01.png

 

  “赶场”,是巴渝地区一个特殊的名词,用今天的话来解释,就是乡镇之间普遍实行的定期集市贸易。自古以来,重庆人就有赶场的传统和习惯。战国时期,重庆的赶集活动就非常兴盛。早在《华阳国志•巴志》中,就有战国时“巴人又立市于龟亭水岸”“县有市肆,四日一会”的记载。起初主要集中在要道、水码头。

  

  随着城乡间的交流频繁,巴渝乡场数量急剧增加。据史料记载,到明代,数量最少的南川县有8个场,最多的合川县有49个场,重庆所辖27州县约有800个场镇。据统计,到清代嘉庆前后,四川约有3000左右的场,其中重庆就有1163个场,占四川省三分之一。在1985年的全国统计中,重庆有城市集市170个,农村集市672个,市属6个近郊区共有集市137个,平均每4公里就有一个集市。

  

  老重庆的赶场周期一般为十天三场,也有逢单、逢双、五天、七天或十天一场的。据北魏《水经注》记载,“平都(今丰都)县有市肆,四日一会。鱼复(今奉节)治下有市,十日一会。”那时,开场时间多为上午,辰时(7时到9时)起,午时(11时到13时)止。也有赶下午场,以及赶夜市的。唐长庆年间,刘禹锡任夔州(今奉节)刺史,写有“日晚上楼招估客,轲峨大艑落帆来” 的诗句,描写当地夜市。

 

3_meitu_1.jpg

  

  在没有货币的远古,实行以物易物,你给我一条鱼,我给你几斤米。但在有货币后,以物易物也并未从集市上消失。道光《江北厅志》记载:“每逢赶场,摩肩接踵,塞衖填衢,以有易无,听民自便。”乾隆《巴县志》也有类似记载:“日用所需,取给场镇。日中为市,以有易无,民咸便之。”

  

  当时,在重庆,凡历史上著名的场镇,地方史籍均有反映。道光《石柱地厅志》记载,西沱镇“水陆贸易,烟火繁盛,俨然一郡邑也”。光绪《永川县志》记述,松溉镇“水陆通衢,历朝旧镇,街市断续至两路口十里,贸民数百家”。光绪《垫江志》写道:“前明以来,傍滩为市,凡仕宦之莅止,商贾之出入,士民之聚散,肩摩毂击,恒络绎不绝。”

  

  那时,大场镇以今渝中十八梯、石灰市,沙坪坝磁器口,南岸黄桷垭,巴南一品,北碚偏岩,合川涞滩,綦江东溪,江津中山、塘河,永川松溉,潼南双江,石柱西沱,彭水郁山,巫溪宁厂,酉阳龚滩、龙潭,荣昌路孔为最。目前,这些当年的大场镇都成了重庆著名旅游去处。

  

  “赶场”,历史文化的传承

  

  随着城市的发展,时代的变迁,“赶场”已渐渐淡出了重庆人的生活,但它们并没有完全消失,且不说周边的村镇,即使是在主城的闹市区里,也仍然有少数地方,人们像先辈们一样,每逢一个固定的日子,便来到集市上赶场。

  

  2013年,重庆市地理信息中心绘制了一张《主城周边赶场地图》,此图不仅涵盖北碚、渝北、巴南、沙坪坝、九龙坡、江北、渝中的122个场镇,还注明了各自的场期。其中主城赶场地最多的是渝北区,有27个。其制图方称,市民可“按图索骥”,带上家人,到主城周边赶秋场、买土货,满足都市人体验“赶场”这一传统风俗的情结。

  

  这张有情结有温度的地图,当年一经推出,不仅引发了重庆人的集体怀旧,也吸引了很多外地人争相收藏。那情景让重庆地理信息中心的史地专家张海鹏至今难忘,他说:“凡是上个世纪60年代到90年代出生的人,不管生活在中国哪座城市,赶场都是生活中最熟悉的场景。所以,这张地图能够吸引外地人也就不足为奇,体验一次重庆的赶场,也许能在熟悉的,氛围中寻找到不一样的味道。”

  

  由于各区赶场时间错落有致,在主城城区,出现了一道风景线——一支“赶场”大军,辗转于各区集市、场镇。这群“赶场客”们对主城区各“场”的时间、地点了如指掌,如渝北区人和赶的是“一四七”,南坪老菜市场赶的是“二五八”。除此以外,还有谢家湾、袁家岗等地,有一些零散的小贩聚集地,按传统叫做“百日场”,就是天天都有的场。

  

  被朋友称为民俗学者的老范,就是这些“赶场客”的代表之一。他无论去任何地方旅行,都一定要去当地集市赶场。对他而言青山绿水可以不看,但当地居民自发形成的民间集市或场镇,是他必须要去仔细品味的地方。在他眼中,场镇、集市,就是当地民间生活最活化、最原生态的体现,赶场,就是对当地乡土民俗文化的现场调查。

 

4_meitu_2.jpg

  

  赶场让旅行者读懂城市民俗

  

  作为旅行爱好者,每到一个陌生的城市,除了游览名胜古迹外,了解当地民俗风情也是必不可少,逛集市就是旅行者们了解当地风土人情民俗文化的最佳去处。而对于生活在城市中的居民来说,赶场就像一次短途旅行,一次回归纯真自然的行程,一次都市压抑生活的释放,一次找回乡愁的体验。

  

  目前,去世界各地旅行,不少旅游目的地,都会安排一项逛这个城市集市的行程。比如你去伦敦,就要去博罗市场转转;去荷兰,到鹿特丹市场逛一逛;去西班牙,马德里圣米尔格市场不容错过;去土耳其,伊斯坦布尔大巴扎是必去的;去加拿大,一定要去圣劳伦斯市场这个被美国《国家地理》杂志评为“全球最佳食品市场”的地方……

  

  每个城市的市场,叫卖着他们的手工制品和家常美食,熙攘着当地的居民。在那里,你可以看到一个国家、一个城市真实的样子。集市是一个城市经济的缩影,既能看到最真实的城市生活,也能看到城市的发展史,同时还能看到这个城市的综合文化,衣食住行方方面面。可以说集市就是一个城市的微缩版百科全书。

  

  如今,“赶场”作为极具民俗风情的现象,在重庆一些地方被较好的保留了下来,成了重庆旅游的一大民俗景观。2017年春节,在江津中山古镇举行的庆祝新年传统活动中,还原了数处宋朝赶集场景,并推出了赶宋代式乡场,享千米长街宴,品尝“烧白”、粉蒸肉、煎豆腐、糯米饭、醪糟汤圆等当地传统特色菜等一系列活动,让游客体验穿行于“清明上河图”式的中山生活景象,度过了一个原汁原味的传统节日。

  

  此前,拥有几千年盐文化历史的重庆巫溪县宁厂古镇,也曾亮出“重塑盐巴闹市邀客赶场”的牌。巫溪宁厂古镇的历史可追溯至宋朝,而在《华阳国志校补图注》中则有“当虞夏之际,巫国以盐业兴”的记载,距今约5000年之久。今后,这里将被打造成集家庭式休闲客栈、民俗老街与“盐衙署”等于一体的体验休闲游古镇。游客不仅可重走盐城古道,还能体验制盐的整个过程,制盐生产线也将成为旅游景点。

  

  文/夏小萍

  

  原文刊载于2017年第9期《今日重庆》旅行刊

 

热门文章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