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Banner广告
当前位置:首页 > 杂志美文 > 正文

流连建水 团山寨子

来源: 今日重庆   编辑:杨洋2017-09-18 16:24:23

  自2003年东部滇越铁路昆河线客车停运后,滇南地区就没有了铁路客运。第一次从滇中玉溪乘坐昆蒙铁路火车往滇南走,越过熟悉又陌生的玉溪坝子、山峦,感觉一下跳出三界外似的,舒朗,清明。火车由昆明始发过来,终点蒙自,每天三趟往返。上午9点58分启动,在玉溪南站高仓停二十分钟,通海停两三分钟。之后钻几个隧道,到曲江镇。经过一片连绵群山进入建水坝子,时间刚好一个半小时。

  

  此时,沈阳阿旭来电话:她们从团山过来快到建水站了。火车渐行慢下来,停稳。眨眼间,一辆越野车驶到面前,下来人分明就是分别不到三月的沈阳旅友阿旭,一阵热情相拥,好生激动。拉上客人,赶到古临安城西门甩一场烧豆腐、凉卷粉接风。不久前,央视舌尖上的美食摄制组,成就了第一家生意,招牌上写得清清楚楚,名气一夜之间遍传,也是当地人最爱来的一家烧豆腐店。

  

  出建水古城,送走阿旭学生搭班车去昆明,不敢耽搁,一路向西,往十三公里外西庄镇团山村去,时光倒流,渐渐把人拉回到悠悠岁月中……

  

  建水古城民居

  

  名城文化史料丛书查阅:建水古城从元代至民国初期,一直是滇南地区首府,担负着守望南疆的重托,是中原过来的民屯与当地民族相融合的结果。大规模汉民族挺进,主要于明洪武二十二年(1382年),随着临安府治的南移,一座周长六里三分,高二丈七尺的砖城,在南诏“惠力”土城的故地高高筑起。临安卫城的成形,以及大批江南移民的涌入,昔日的蛮荒之地、化外之域,霎时间变成了滇国名副其实,举足轻重,雄镇东南边徼的重地。

  

  这一时期,数以万计的屯垦军民随着驿路的开拓,以及互 市贸易的形成,运用中原的先进生产工具、技术和组织经营方式,累世艰苦开拓,使建水这一步头古道上的边睡重镇,成为了云南充满生机与活力的新兴经济区域。而社会经济的长足发展,文化教育的兴盛,以及文化的融合,导致了大批汉族村落和传统民居的出现,并成为建水汉族民居继续发展的基石……

  

  假如不是一二百多年前,滇南府治继续南迁,更多人跑到个旧开矿淘金,撇下建水这座驿路上曾经留下的辉煌,成为众多在个旧发了财回来起房建屋,炫宗耀族的后花园,延续今日之建水不可想象有多厚薄。建水随处可见象征文化和财富的古桥,寺庙,庭院深深深几许遗迹,颇多为清朝末期、民国初年所建,得以保留至今,世间极为罕见。

  

  团山张家花园

  

  车子顺323国道老公路向西过西庄镇,与鸡石高速平行而走。过了马厂,车子从左边一处不太显眼路口转下,很快便见一座古老阁楼、多孔石桥,横躺于一片荒凉河滩上,这是浇灌一方田畴的庐江河流域。绕过河滩,便看得见不远处依山临江而居的团山寨子。

 

QQ图片20170918163430.png

  

  寨子早先属彝族聚居地,彝话里的“突舍儿”,是有金有银好地方,译成汉语便成了团山。团山三分之二张姓,张氏族谱记载,张家始祖,于明洪武年间从江西饶州府潘阳县一路做生意过来。先住建水城西门外兰头坡,后见团山:“形势耸拔,众山环拱,甲于全境”, 遂三迁至此。如此一来,团山的张氏家族也有600多年老史。张家先祖就此定居后,勤劳躬耕,为后人留下“百忍”家训。遵循祖先的训导,张氏族人在“百忍家风”的熏陶下,奋发向上,安居乐业,逐渐散 枝茂盛为一个聚族而居的大村落,有史料明鉴。

  

  进入团山村,车子在铺有空心地砖,长满小草,绿树隔离的停车 场停稳。下车第一眼,团山已然成为建水一个重要旅游景点,被打造 得名胜景点的范儿。可我是冲着电视上看到的张家花园那份透着某种诡异与神秘的遗迹而来。

  

  小时在四川双江杨家老宅躲猫猫,模糊而铭刻的碎片影像,成为久违的印记,看到如此雷同的景区,心头荡过丝丝落寞。进村,爬上一段水泥坡路,街道收拾得干净利落,连旮旮旯旯儿 都清理得有秩有序,是专门经过料理出来的旅游村落。

  

  一抬头,上方便是团山村东门,光是那梁枋,斗拱,雀替上等,就不同凡响。刚转进一条小巷,先前还若隐乍现的青砖 绿瓦,大小繁简的花大门面,早已清晰展现在面前。阿旭直接 把我带进一个有着二进院天井老宅院落。“你就住留苑,到大 楼上先休息一下吧。”阿旭道。哇!真奢侈。能够住进如此雕梁 画栋,镂窗字画,满堂生辉的大楼上,以为古装电视剧场景再现。当下拎着行包,迫不及待地上楼。

  

  日光斜影,透过木棂窗,投在木楼板上,抚摸着我的身子, 暖洋洋,恍恍然,幻化出些梦影……民国初年,房主张有才,在个旧开矿发财后回家建起了这么栋小院,娶个女人,生堆娃娃,男人赚钱读书,女人相夫教子,小日子美哒哒。可惜好事不能成,到二十世纪四十年代后期,因为没有子嗣继承,男主人只好把房子卖给乡公所办公。五零年后,该房又成为村公所办 事处用房,现在作为团山民居建筑精华之一,取个寓意深远的 好名“留苑”,对游客开放。

  

  物是人非,能留下的只有那些字里行间的记载,以及雕花 楼宇间曾经滞留过的人生酸甜苦辣,任凭后人去想象、猜测。

  

  老宅夜深沉

  

  恬静的村子,连白日梦都如此幽幽、深沉,假如不是阿旭 学生在天井里叫唤,就这么一直在梦境里遨游也未尝不可。饭毕,信步村里头,踏着团山人石板铺就的,寓意红红火火通往发财、功成名就的龙爪支道,看能否踏出一番新的念想来。

 

QQ图片20170918163501.png

  

  正如朋友所言,团山是个很情调,很小资的地方。此时,薄暮,路边青砖黑瓦老屋,泛着冷冷的萧瑟。从“将军第”旁徜徉 着往西走,让人惊异联排第一,便是曾经担任过晋国军营长的张国藩府上。跨巷口,并排而居的是祖上获过两任武将司马之家的“司马第”。邻居,铁将军把门,据说府上出过两秀才,故“秀才府”是也。

  

  想当年,这亦文亦武几家择邻而居,是否出门秀才碰到兵,有理讲不清?亦或,一脉风水把他们聚在一起,文武之道,相得益彰。再往外隔几丘田,便是遗孀抚孤成长,被朝廷彰显的“皇恩府”,其后人张立永是建水、团山古往今来的活字典。

  

  团山一寺,三廟,八大廰,十二大五间,三天井一条龙的布 局全貌,不是一个傍晚就能看过来,只好等明天自个一处处探 个究竟。天黑下来,沿着龙脊骨石板路摸黑绕回村中,从琐翠 楼前的土场上经过大榕树后门,进入一竹林小场院,看样子倒 像供下人居住,堆放农具、粮食的院落。往里走下石坎,进入一小天井偏院,连着纵深吊脚厢房,有美人靠廊檐。想象得出,阿 旭一袭素衣岚裳,廊檐下抚琴的那份飘逸,可谓“禅思何妨在玉琴,真僧不见听时心。”

  

  跨出厢房偏院,直接进入拥有花卉树木环抱的池塘院落, 正是心驰神往已久的团山主题老宅,也是建水经典民居之一的张家花园祠堂。可惜天色尽黑,啥也看不清楚。阿旭安静地盘腿于旁边蒲团,闭目打坐。阿旭学生忙着烧水泡茶。此时,茶香四溢,一股浓浓的禅意,瞬间笼罩了整个老宅祠堂。

  

  清光绪三十一年,张国义、张国明两兄弟在外发了财回来,联手打造坐西朝东私家宅第,不论在规模和建筑上均成为团山,乃至建水“四合五天井”式纵横联排并列组合的两组三进院加花园祠堂的传统民居。现在,张家花园后人“老八叔”,是团山村村长。

  

  夜深十一点多,我和阿旭悠哉悠哉就着影影绰绰路灯,迈着窸窣细碎脚步回到留苑。咯叽一声,木门关闭,整栋四合老宅只我两人,不觉暗生惊悸。尤其当阿旭熄灯瞬间,满眼漆黑,唯恐看到魍魉鬼魅,紧闭双眼。阿旭不来陪住,如何度过深沉之夜?乡野村落,夜半静得怕怕。

  

  四方街寻乡愁

  

  一缕缕光从木灵格窗外射进大楼,刹那,满屋一片瑞祥 生辉。折腾一宿扑朔迷离的小脑,倏忽间消失得无影无踪。大脑指使爬将起来,下楼,哎哟,阿旭一夜没睡好,泡泡眼袋,差点成熊猫影线了。吃早餐时,告知主人明早回玉溪,别让大家为我费心神。之后,趁午时暖色光影,拎着相机独自往村子里去。

  

  流连村里村外,转到四方街画舫精品屋,买一份作旧介绍 团山的小画册,一张手工绘布局,然后按图索骥,循着村里有典有故的寺庙、老屋去拍摄。有村民自制的蒲团、竹篮堆放门口出售,其中居然有皂角果,实在让人惊喜。

  

  小时到外婆家,外婆指着村头那棵高高的皂角树,道:“上 面皂菓(皂角)洗衣服、洗头最好了。”皂角壳,一直是当时老百姓充当洋碱(肥皂)的稀罕物,现在更是难得一见。那时的我,不仅寻它来洗头,还会找猪苦胆来洗,以为洗出来的头发黑幽幽,煞是好着呢。皂角里的黑胡是小女生天天在地上抓着玩的皮条籽。此时一见,格外亲切。一问得知,那是村民自家山上仅存的一棵皂角树,一块钱一粒,立即掏钱买下一捧,权当买回一堆童年趣事。

  

  暖光逐渐转为强光已是正午,赶回留苑。饭毕,阿旭回张家花园补觉,我陪房东邓大姐进城(建水县城),采购油盐酱 醋大米。趁她到东门汇款,买北京老布鞋,我赶紧抢拍几张滇 南仅有,貌似天安门的东城门。

  

  傍晚,天凉下来,几人到留苑做晚餐。邓大姐亲自下厨,捣 鼓一阵,端上一盘冻豆腐,卤花生,洋芋臭豆腐。我趸到厨房溜一眼,让他们稍等。一会儿工夫,一钵韭菜番茄汤奉上,我还没来得及尝尝自个手艺,就全没啦,嘻嘻……

  

  散步还到张家祠堂,在外围红锦陶坊小院,拢些枯枝末叶玉米棒子,堆在一个破瓦罐里焚烧。我、阿旭,邓大姐,围着烧 得噼啪诈响的瓦罐,背着火光坐在矮凳上,数天上的星星,聆听榕树上小鸟啁啾,微微颤抖的风,轻轻佛过,衬托出乡村的宁静与和谐。

  

  第二日,周末,告别张家花园,一位身穿袍子女导游正带 着游客四处参观,此地已不再清静。我真的值得庆幸。起码, 团山友情相聚,开启了我一扇通往品味人生之旅的大门,日后另有一番新的希冀在等待。

  

  文 图/陈伶

  

  原文刊载于2017年第9期《今日重庆》旅行刊

 

相关新闻
热门文章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隐私保护 | 免责声明
地址:重庆市渝中区中山四路81号1幢三楼 邮编:400015 今日重庆传媒集团版权所有
渝ICP备:12000991 渝公网安备:50010302000322 经营许可编号:渝B2-20130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