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Banner广告
当前位置:首页 > 杂志美文 > 正文

邂逅人间仙境白云山

来源: 今日重庆   编辑:杨洋2017-09-14 14:16:14

5_meitu_4.jpg

 

  绝没想到,在暮春四月,我会与被专家学者誉为“自然博物馆”的白云山,著名书法家启功先生笔下的“人间仙境白云山”,来一次如此亲密的邂逅。我是个注重结果的人,旅行更多的是吃喝玩乐,看风景,放松心情。所以,每次远足都很少留下文字,除非迫不得已。白云山归来,我开始改变看法。
  
  早上7点,大巴车载着欢声笑语从港区宿舍出发。在久久的期待中,一切归于沉寂——时间太长,大家都睡着了。只有我了无睡意,反复翻着昨夜下载的白云山简介。“白云山国家森林公园位于河南省洛阳市嵩县南部伏牛山腹地,1992年9月被批准为国家级森林公园,2005年被评为国家AAAA级旅游景区,10月被中科院国家地理杂志社及全国31家媒体、3大网站联合评为‘中国最美的地方’。”
  
  5小时后,车停于白云山麓。在农家乐宽敞的客厅里落座。上菜。菜是山里菜,诸如木耳、丝瓜、黄瓜等。汤是南瓜汤。风卷残云,很快就剩一桌碗碟。饥饿面前,人人平等。
  
  酒足饭饱之后,同事们作鸟兽散。按规定,下午尽情游玩,明早登山。
  
  白云深处的中原第一峰玉皇顶
  
  次日早上六点半,睡梦中的我被同事阿花叫醒,说立马早餐,然后征服白云山。
  
  踏着山路,青苔调皮地布满台阶。山花野草含着露珠,空气中透着自然的清香,身心被倏地净化。山路蜿蜒,薄云层层缠绕山间,明灭依稀,飘飘渺渺,如梦如烟。这就是白云山?莫名地,我想起那句“远上寒山石径斜,白云深处有人家”。不觉间,但见一碧如镜的湖面尽现眼前。我知道,这是白云湖。这湖本不出奇,如果在平地上。可奇的是,湖在半山腰。
  
  当红日从山边缓缓升起,霞光溢彩满天飞的时候,我们爬上玉皇阁。这是一处装潢极精致的三层小亭,檐下摆着小摊。同事老杨在前面,独自虔诚地右手作揖问卜。我心里挂着玉皇顶,便迈开酸痛的双腿,向70度的斜坡爬去。半小时后,我越过最后一段石阶,终于登上中原第一峰——玉皇顶。到顶那一刻,竟有一丝失望。这情景,就好像看一部电影,才开头主角就OVER了,后面的情节毫无悬念。
  
  失望归失望,四下的风景让我倒吸一口气。但见股股云气从山底升起来,然后扑扑腾腾,变幻无穷:有的象棉花,有的象苍狗,有的像孤岛。这景象,与上月回重庆时,飞机穿越云层看到的极为相似。举目四眺,远处高楼林立的地方就是洛阳,再远处似乎就是郑州。我猛然感到一丝骄傲:原来,还是人厉害,山再高,也在人脚下。
  
  “老师,刻字留个纪念吧!”一位中年老板热情地招呼我。原来,玉皇顶的四周围了一圈银锁,锁上刻有游客的姓名、来访日期等。我大致看了下,有上世纪90年代的,也有近几年的。年代久的,锁已经生锈,字迹也斑驳模糊。原以为,白云湖畔文化长廊里,在奇石题词的作家总会在这里留个言吧,谁知转了一圈,硬是没找到。“有的人,把名字刻入石头,想不朽。”想到这句诗,我便没了刻字纪念的念头。
  
  “快来合影呀!”欢叫声中,我的身影在海拔2216米处定格。

6.png


  青山绿水间的张良隐居遗址
  
  从玉皇顶下来,经飞来石、贵人弯腰等景点,与青松为伍,同箭竹为邻,却也快乐。“一世功名偿夙愿,几缕白云伴终生。”路过白云湖畔,猛然抬头看见这幅对联,不禁一惊。要知道,悬挂这幅对联之处,就是留侯张良祠。
  
  印有草书“汉张良隐居遗址”的巨石后面,是一处简陋的草亭,亭匾上有飘逸的楷书“留侯祠”。亭前绿树荫荫,小溪潺潺。进正殿后,只见张良像正襟危坐,眉宇间透着智者的深沉。望着张良像,我仿佛凝望着历史。张良身处风云激荡的秦汉之际,是著名的“汉初三杰”之一。他的一生,与眼前的白云山一样,缥缥缈缈,让人看不清楚。年轻的时候,他当过侠义之士,为黄石公到桥下拾鞋并穿上,如是三次,于是便有了“遗桥三进履”;因憎恨秦始皇,便在博浪沙雇勇士举椎行刺。中年的时候,发觉灭秦非一朝一夕之事,便慧眼识主,投奔刘邦,为其“运筹于帷幄之中,决胜于千里之外”。老年之后,因看透刘邦猜忌功臣的心理,先是坚决不要刘邦的重赏,只愿以他与刘邦相识的地方留县(今江苏沛县东南)为封地,是为留侯。接着,辞去公职,悄悄来到八百里伏牛山脉中的白云山隐居。
  
  “张良挺会享受的嘛,看这山青绿水的!”阿洋打趣说。我没回应。其实,面前的张良分明有几分忧虑。历史上的他有经天纬地之才,却改变不了主公刘邦的性格。人一生,莫不希望立德、立功、立言;除非关系身家性命,否则谁愿意终老山林呢?张良应该很痛苦,他看到同僚韩信、英布等死于非命,却只能在一旁观看。最终,他选择了逃避。
  
  一念至此,我转身到东殿,细细观看墙壁上的“博浪椎沙”、“圯上受书”等图文故事,再次为张良的一生感叹。本想到西殿看看关公像,因见一僧人在设局骗钱,兴趣顿减,作罢。

7.png


  疑似银河落九天的九龙瀑布
  
  从留侯祠出来,便穿过黑龙潭、黄龙井、珍珠潭,直奔九龙大峡谷,观看心仪已久的九龙瀑布。经过长途跋涉,我小心地踏上绝壁之上的洞天栈道。昨天听人说,白云山有一首民谣:“千尺崖,百丈绝,鹞鹰飞不过,神仙上不来。”现在终于知道这句话的由来。洞天栈道隐匿在千尺崖上,特别窄小,同行1.75米的阿涛弯腰才能通过。我们在昏暗的视线里摸索前行,很远就听到轰鸣的水声奔涌而来。
  
  出栈道,站在观景台上,只见远处悬崖峭壁上镶嵌着九条由瀑布冲成的岩纹,青光粼粼,似九条翻滚的石龙。这就是九龙瀑布的由来吧。只见瀑布从高山上流出来,突然跌入深谷,形成一缕缕雪白的水帘,千姿百态,美不胜收。当我走近它,仰望时才发觉,那千军万马的气势真非语言能够形容。仿佛九天之上银河决口天水奔泻而下,一落万丈。在九龙瀑布面前,感觉自己不过一滴从天而降的水滴。我还有什么理由妄自尊大呢?
  
  同事们纷纷跳进潭里嬉戏。有的拍打水花,有的搬开石头找螃蟹,有的向别人洒水。欢乐和惬意瞬间洒满九龙潭。我生平爱静,便坐在一旁的石头上,任小“雨”拂面。这“雨”,分明是瀑布激起的水雾,温柔而凉爽,令人陶醉,浸人心脾。这感觉,莫非就是古人笔下的“吹面不寒杨柳风”?
  
  “看,有彩虹!”我细心观看,见瀑布激起的水雾在阳光照射下,形成一道美丽的彩虹;更为惊奇的是,随着脚步的前行,彩虹也像有灵性一般,随着人的脚步在上下移动。我脑海中只剩下一个词:叹为观止。
  
  由于时间关系,此行我们没有来得及去森林氧吧、高山牡丹园等景点。下午16时,在回程的车上,我用手机记下此行中一直在构思的古诗:
  
  白云山上白云绕,雾气拂去千般恼。堪破留侯白云意,轻松风雨一肩挑!
  
  文/魏德勇
  
  原文刊载于2017年第8期《今日重庆》旅行刊

 

相关新闻
热门文章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隐私保护 | 免责声明
地址:重庆市渝中区中山四路81号1幢三楼 邮编:400015 今日重庆传媒集团版权所有
渝ICP备:12000991 渝公网安备:50010302000322 经营许可编号:渝B2-20130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