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人区”的消夏体验

来源: 今日重庆   编辑:杨洋 2017-09-14 14:07:02

2_meitu_1.jpg

 

  对于高海拔的无人区,如果要进行一次“勇者征程”,最好的季节便是夏季。相对来说,在这个季节,气候更为适宜,而风景也更为怡人。
  
  每当夏季到来,便是驼熊带领挑战者们向着“无人区”进军的时候。在雪峰上攀登了近二十年的驼熊,早在2002年就通过了中国登山协会初级户外指导员认证培训,也是从这一年开始,他开启了领队生涯。十五年来,他带领着一批又一批的挑战者,或是登上他们以前从未见识过的巍峨雪峰,或是在渺无人烟的荒野穿越,有时也许是在原生态的藏家牧场中体验草原牧歌式生活。所有的参与者,都会接受高原反应带来的身体上的洗礼,当然,他们也将享受到只有勇者才能见证的风景。
  
  向着雪山冲锋
  
  夏日的四姑娘山大峰,正值最佳攀登时节。7月28日,驼熊和他的团队一起,十余人朝着海拔5038米的山顶前进。出发当天,趁着夜色,一群人先是向映秀前进,前往第一个休息点。第二天一大早,他们进入到景区,办理好登山相关手续,直接抵达海拔3400米的地方,准备向上攀登。
  
  从出发到夜晚露营,这一天将向上爬升1000米,从海拔3400米的地方开始,沿着由马匹踏出的道路向上前进,一直行进到海拔4400米处的露营点。从海拔3400米的地方开始,大部分的人便会产生高原反应。头晕以及高海拔地区攀登带来的疲劳,是这一路上遇到的第一个考验。第一阶段的攀爬,大概需要七个小时左右,事实上,这一天整个白天的行程,都只能算是最为初级的适应阶段,此时,脚下尽管是马匹踏出的道路,但至少也叫有路可寻。虽然有高原反应,但人在清醒状态下会主动深呼吸,增加氧气的吸入量。
  
  大约夜幕时分,第一阶段的行程暂告一个段落,一行人进入登山途中的一个大本营休息。在这里,驼熊会准备一道便餐,用各种高能量食物进行体能补充。十点到凌晨两点,这是迅速恢复体能的睡眠时间,但真正的考验也是从这里开始。
  
  对于大多数人来说,睡眠会不由自主进入浅度呼吸状态,到次日凌晨,便出现严重的高原反应,头晕是家常便饭,严重点便是头痛、想吐。三点,处于黎明前最为黑暗的时候,他们在头灯的微光中向着山顶攀爬,此时脚下早已不再有路,只能跟着前人的脚印,一步一步往上走。渐渐地,有光亮从天边渐渐洒下来,眼前的景象越来越迷人。克服着身体的严重不适,继续向前,突然,前所未有的美景出现在眼前,从来都只能被仰望的连绵雪山竟被踩在了脚下,这一切都宣示着,登顶成功。此时,眼前金光万丈,雪山上的日出,便这样呈现在眼前。
  
  下得雪山,这群人又将再次回到自己的生活中,但攀登雪山给他们带来的记忆,将永生难忘。天公作美,挑战成功,那是一辈子都可以用来炫耀的资本。如果天公不作美,在登顶前夕放弃,面对巨大的登顶诱惑学会放弃,这何尝不是一次成长?

4_meitu_3.jpg


  朝着荒野前行
  
  “这里有神圣的雪山,幽深的峡谷,飞舞的瀑布,被森林环绕的宁静湖泊,徜徉在美丽草原上的成群牛羊,净如明镜的天空,金碧辉煌的庙宇,这些都有着让人窒息的美丽。”这是让香格里拉名声大噪的畅销书《消失的地平线》中提到的美景。但许多人不知道的是,这本书中真正隐藏着的线路精华,其实是美国探险家约瑟夫•洛克从木里出发,穿越稻城、亚丁等地深入贡嘎岭地区时途经的“洛克线”,这也是驼熊夏季时常带队穿越的线路。
  
  这是一次真正意义上的荒野穿行,穿越者将在海拔四千米以上的“无人区”,行走五天,中途将沿着马帮的道路,在马帮的协助下,翻山越岭,绕过三大雪山,最终抵达目的地。
  
  行程从木里开始,一路高山深峡,这里是川滇高原马帮文化的最后保留区之一。在这个地方,有一条从木里县水洛乡到稻城县亚丁的神秘马帮道,整个行程,便是沿着这条独路前行,而水洛乡西瓦村所保留着的藏族马帮,将带领着队伍进行穿越之旅。
  
  前三天的行程,都相对轻松,一路上,从森林开始,一步步见证海拔的升高,到最后,身边只剩下茫茫荒野。在这三天的徒步中,将逐步绕过三座雪山,还将途经部分转山线路。这条洛克线至今尚未通车,在这里,可以抵达大多数人从未见过的雪山观景点。
  
  行程进行到第四天,大多数人已经基本适应高原环境,挑战也随之而来。这一天的行程最高点,为海拔4800米的垭口,而当天露宿的营地,则是在海拔4400米的高度之上。完成了第四天的挑战,第五天,便相对轻松,当行程结束时,已经从木里穿越到了亚丁,而线路的完结点,是亚丁景区一块“游人止步”的路牌处。到这一刻,才终于再次见到人烟。
  
  整个“无人区”的穿越中,连续五天的时间,都是在野外暴露的环境下生活,平均4000米的海拔之上,露宿于千百年来,马帮们选择的歇脚点,途中风吹、日晒、雨淋,只有领队制作的简单食物,更不要提舒适的热水澡和柔软的大床。高原上的气候变化莫测,雨雪可能随时来袭,驼熊在带队过程中还曾有过一群人趴在地上躲避雷电的经历。
  
  这五天,完全与平常生活切断联系,让人真正安静于自己脚步中的旅途,没有通讯讯号,除了与队友对话,便只能与自己对话。在极大的生理挑战之下连续五天行进,而这行进的每一步,都必须靠自己的力量,没有人能帮你把脚下的路走完。
  
  来自高原的邀请
  
  无论是登山还是荒野穿越,对于大多数人来说,依然存在一定恐惧心理。在夏季,高原气候最是怡人之际,驼熊设计了体验式线路,去撬动参与者们那颗追求自由的心,在红原的藏家原生态耶晴侬牧场上,这样的体验之旅已然展开。

4.png


  由于月亮湾、花海等著名的风景,红原已经变成一个比较成熟的景区,而此行的目的地,则是在红原那依然没有电,没有信号,只有草长莺飞,白云朵朵,雄鹰盘旋,牛羊遍地的原生态牧场。抵达牧场,需要在草场上露营,搭上帐篷,待到夜幕降临,银河便会出现在草原的上空。
  
  早上起来,便从牧场挤牛奶开始,融入牧民的生活之中。夏日的早晨,六点钟左右,已经有大片的牦牛在山坡上吃草,沿着没有路的山坡往上走去,由大自然所创造的花海便逐渐被踩在脚下,向前看去,是连绵不绝的群山。
  
  下山后,前往当地县城,这时,运气足够好,还能参与到当地的婚礼活动中去。藏式的婚礼仪式,将带给你完全不同的体验。
  
  与纯粹的极限挑战者不同,驼熊的探险目的从来都不是朝着更高更远的地方前进,特别是在他领队生涯开启之后,十多年来,驼熊都是在适应于新手尝试的攀登、穿越线路上反复行进,不断完善着安全和服务的配套。他的目标在于,让那些从未接触过户外运动的人,在安全有保障的前提下,实现一次对自我的挑战,见识一次不一样的风景。
  
  与自发组织的探险穿越相比,这是一种相对轻松,也更为安全的旅行方式。有着户外领队、急救等相关资质并且经验丰富的领队随行,让整个旅行变得更靠谱,在遇见意外不至于手忙脚乱,对于高原反应的专业判断,以及每天早晚血氧量的测试等,也让行程有了一定的安全保障。而诸如登山拐杖、头灯、帐篷、安全绳索、0度睡袋,这些专业的户外设备,全部由驼熊和他的团队提供,整个行程,参与者唯一需要携带的,便是随身衣物,在驼熊看来,“对于初次尝试户外极限挑战的人来说,大量的装备会将他们拦在门外,提供这一切服务,实际上,既保障了装备的品质,也是向更多的人发出邀请,与其在一旁羡慕,何不来一次亲历?”
  
  文/高维微
  
  原文刊载于2017年第8期《今日重庆》旅行刊

 

热门文章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