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Banner广告
当前位置:首页 > 杂志美文 > 正文

灯影里的旧时光

来源: 今日重庆   编辑:周瑞丰2017-08-25 16:47:35

 QQ截图20170825164822.png

 

   本刊在7月特别推出《亚细亚,火油,重庆……你能想象这些词汇如何关联》一文,讲述了位于唐家沱的亚细亚火油厂的前世今生,勾勒出中国近代外资石油在重庆的发展脉络。对于大多数人来说,“火油”是一个颇为陌生的词语,但年岁稍长的人一定记得那个用油灯照明的年代,一定记得黑夜里的那盏孤灯和灯影里的嬉笑怒骂……

  
  火油,或许没几个人听说过这个词。我们的父辈和祖辈管它叫“洋油”,也就是我们现在所说的煤油。顾名思义,“洋油”属于舶来品,就如“洋火“洋钉“洋布“洋车”一般。十九世纪末二十世纪初,随着重庆成为开埠城市,火油进入重庆。当时,在重庆销售火油的洋商主要有美孚、亚细亚和德士古,他们既销售煤油,也销售汽油、柴油、机油等。美孚是最早进入重庆的火油洋商,而亚细亚在重庆的火油销售则在万州一户钟姓富商手中,他与汉口亚细亚分公司签订了代理四川买办协议。随后,亚细亚火油公司派出买办左德范到重庆做销售代理,继而直接派洋员到重庆设立分公司,建立经销点。
  
  亚细亚重庆分公司在重庆的铺排,左德范可谓极尽周到之能事。左德范在重庆设立了亚细亚火油公司总销处,一面积极推销,一面招揽经销商建立销售网,并多方打探“敌营”美孚的经济情报,供亚细亚“大班”参考,逐渐打开了火油在重庆乃至四川的销路。同时,左德范也博得了亚细亚公司的信任,并从钟姓富商手中攘夺了买办权利,独任亚细亚重庆买办十余年。
  
  当时,亚细亚火油公司在重庆市内发展了5 处经销商,并在万州、奉节、成都、宜宾、泸州等地发展了30 多家经销商。经销商再分区向周围场镇发展分销店或代理处。这样一来,亚细亚的销售网络遍布了重庆乃至四川的各个角落。在销售火油初期,亚细亚在广告宣传上也不遗余力,花费了很大的代价做广告,凡市内各重镇或要道处都悬挂有形形色色的广告,如“点亚细亚火油”“明亮、无烟、价格低廉、火力强,点灯烧饭均方便”等大字广告。无形中,这些广告宣传让习惯使用植物油作为灯油的老百姓,渐渐接受了煤油。
  
QQ截图20170825164843.png
 
  时尚洋气的美孚灯
  
  在火油尚未用于照明前,重庆和中国其他城市及广大农村一样,夜里照明用的是灯盏,灯盏里燃的大都是桐油、菜油、豆油等植物油或动物油。大约在上世纪60 年代,煤油进入中国沿海地区。巨大的商机使煤油成为洋商最初在中国打开市场的主要商品之一。当时销售煤油的美孚公司和德士古公司是美商,亚细亚公司是英商,他们之间明争暗斗,竞争十分激烈。为了抢占市场,美孚公司捷足先登,设计出一款新的油灯——美孚灯。这种油灯由灯体、“机关灯头”和玻璃罩三部分组成。灯体在下面,大多是一个圆形的玻璃瓶体,用于储油。瓶口的灯芯带连接至一个铜制的“机关灯头”,灯头外有一个旋钮,可以调节灯芯带的长短,灯芯带伸出越长,灯光就越亮,反之则越暗。玻璃灯罩一般是葫芦形状,一头插在灯芯带调节装置上,一头为排烟口。与传统的油灯相比,美孚灯因为有挡风的灯罩,不会像其他油灯那样闪烁晃眼,而且还可以控制灯光的亮度,因而受到人们的追捧,成为盛行一时的油灯。
  
  只要卖出一盏灯,也就推销了一户用油量,美孚公司深谙倾销煤油的诀窍。美孚初到重庆,首先向经销商赠送或低价发售美孚灯,让他们以六七分钱的价格随煤油一起销售,或者零星送给用户。随后,美孚公司在重庆开设了专门的灯具商店,聘请当时重庆规模较大的恒孚百货商店的经理史幼云为“特别经理”。史幼云便利用恒孚百货的店堂和橱窗作为宣传场地,大肆推销美孚灯。同时,他还吩咐人手将美孚灯发往各地,上门推销,美孚灯于是在重庆逐渐推广。
  
  亚细亚火油公司也设计生产了手灯、风雨灯等火油灯,但由于产品的样式、质量等原因,远远不及美孚灯的销售数量。
 
QQ截图20170825164906.png
  
  记忆里的那盏煤油灯
  
  美孚灯虽然美观实用,毕竟费油,许多寻常老百姓家不大用得起,他们常常用自制的简易煤油灯。
  
  至今,我依然记得外公家的那盏煤油灯。那是一个用旧墨水瓶制成的煤油灯,瓶口上箍有一个铁皮盖,盖上钻有一个小窟窿,用薄铁皮卷成的铁管插在窟窿正中,一条细长的用棉线捻成的灯芯,一头深入到装满煤油的旧墨水瓶中,一头从铁管中穿出。为避免煤油脏手,细心的外公还在墨水瓶外箍上了一道铁皮,并且扎了个把手,方便提携。
  
  那是一种极为简易却又给人无比温暖的灯,在漫长漆黑的夜晚,这如豆的光亮带给我儿时生活许多的欢欣和无限的乐趣。每当夜幕降临,那盏随风闪烁的煤油灯就是一家人的中心,全家老幼围坐在煤油灯的周围笑逐颜开,外婆不时拿起剪刀除去烧焦的灯芯碳壳。小小的油灯虽然简陋,用起来却还有一些窍门。如果
  
  灯芯拔得太大太长,不仅费油还会冒黑烟;灯芯燃烧的时间长了,就会结出一层薄薄的碳壳,需要用剪刀剪去碳壳,或者拿针挑去碳壳,这便是“剪灯”与“挑灯”。在那些艰苦的岁月里,一斤煤油抵得上半斤猪肉,一般家庭用油都是非常节俭的。为了节省灯油,有的人家尽量少点灯,或者缩短用灯的时间,有的人家则把灯芯掐得很低很低,还有的穷苦人家甚至长年累月不点灯,一家老小在晚上摸黑生活。
  
  煤油灯是电灯出现前的主要照明工具,是我们父辈、祖辈生活中的必需品。时代的变迁有时需要经历很漫长的岁月,有时只是一转眼。如今,煤油灯已经在人们视线里渐渐远去,一种朴素而古老的生活方式在煤油灯退出时代之后,也日渐离我们远去了。(文| 本刊记者 陈科龙 图| 刘汪洋)
 
原文刊载于2017年第8期《今日重庆》
相关新闻
热门文章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隐私保护 | 免责声明
地址:重庆市渝中区中山四路81号1幢三楼 邮编:400015 今日重庆传媒集团版权所有
渝ICP备:12000991 渝公网安备:50010302000322 经营许可编号:渝B2-20130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