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Banner广告
当前位置:首页 > 杂志美文 > 正文

只可远观的极限消夏之旅

来源: 今日重庆   编辑:周瑞丰2017-08-17 15:46:38

   QQ截图20170817153954.png

 

  在巫山的神女峰,只见一群人携带着各种测量仪器,正相互配合,在突兀于青峰云霞之中的陡峭巨石石壁上向上攀爬。此时,巨大的风带着能将人吹翻的力度呼啸而过,稍不注意,便可能被吹入脚下滔滔江水中。终于,凭借着各种专业设备,他们登上了只有半张桌子大小的神女峰顶端。这一次攀爬的目的,是测量神女峰的高度,参与过这一任务的,便有极限运动玩家李赛霜和他极限运动圈中的队友们。李赛霜在极限江湖中被称为“赛老头”,像他这样的极限运动玩家,在夏日里,也有着对大多数人而言,只能远观的极限避暑方式,从天上到水面,再到地底,用他们的话说,“我们也不知道会遇见什么,但我们是所有危险与惊喜的探路者。”

 

来自水面的极限刺激

 

  对于极限运动的感知,估计大多数“圈外人”是建立在户外产品广告之上,只见画面上,一位肌肉线条极为分明的极限运动者,正以惊心动魄的姿势,在户外装备的辅助下,悬挂在峭壁之上……然而,这一切的想象,在见到“赛老头”和他的极限运动圈的生死之交们时,彻底幻灭。

如果不是再三确认,很难在初次见面时相信,这群人居然就是极限运动者。看上去又矮又胖的“赛老头”跋山涉水样样都来;瘦得像只猴子的“小帅”是个定向高手;娇娇女一般的“一针”是个攀岩高手;身材与体形都中规中矩的“老米”动不动就参与一场上百公里的越野跑;顶着个大肚子,称自己为柔软的胖子的“鸭子”则是个探洞高手。

从最初接触极限运动至今,这群在圈内玩了十余年的人,都已经具备了裁判员的相关资质,而重庆的好山好水,也是因为有了这群人,成为了极限爱好者喜欢聚集的地方。这群人平时的身份是玩家,但同时,他们也会以公司的方式,承办各项极限挑战赛。此前,在这群人的组织下,金刀峡举办了由专业人士参与的溪降大赛。就在最近,吸引了众多眼球的神龙峡2017“漂流南方”国际漂流积分赛首站,便是由“赛老头”这一群人所在的公司承办。

当天由于大雨导致水量突增,“赛老头”记得,比赛时现场雨势未停,水位比平时上涨了两米左右,赛道比以往更具难度和挑战性。全长3公里的赛道,最高落差达10米,而三公里长的赛道,平时需要1个多小时漂完,当天这群激流皮划艇运动员仅仅用了十分钟左右便成功完成。比赛当天,创造过中国激流回旋项目历史最好成绩的中国女子皮划艇运动员岑南琴、6000米姜古迪如冰川冰漂世界纪录创造者甘玮等现役皮划艇运动员都纷纷参与其中。 

“赛老头”这一群人,并不是当天的参赛者,作为赛事承办公司,他们所从事的,是赛前对整个漂流赛道的安全测试。他们在不同的流速中下水漂流,测量水深、流速、赛道宽度,以及每一种可能出现的安全隐患,并且根据一整套的测量数据,制定完整的解决方案。

相比那些比赛的参与者,“赛老头”和他的队友们,所经历的挑战,要刺激得多,也复杂得多。由于极强的个人能力和配合能力,他们经常参与到诸多极限环境下进行的探测工作中。比如测量神女峰的高度;比如在建设隧道前测量地底环境是否满足开辟隧道的条件;抑或是为户外装备进行产品测试,甚至是景区开发前的安全性摸底等。 

在外行眼中,这是工作,不过在他们心底,这也是他们有别于其他人的玩法。用他们自己的话说,初级玩家玩的是胆量,一旦成了他们这样的高级玩家,玩的那就是技巧。

 

上天入地的避暑之旅 

 

他们也会间或讨论夏季的避暑地,比如哪里登山,哪里玩水,或是去哪里找个“恒温空调房”。不知内幕的人,以为他们是去周末休闲度假,知道内幕的,则要被吓一大跳。他们登山,登的都是海拔3500米以上的独立雪峰;而他们说的玩水,大多是一些没有开发过的地方,或是暴雨过后,驾着皮划艇顺激流而下,也可能是在湍急的溪水中溪降、溯溪。而恒温空调房,说的则是深入到那些未知的地底洞穴。总之,只有那些被称为“险”,或是普通游客根本无法抵达的地方,才是他们的旅行目的地。

听着这群人聊天,就能感觉到他们之间的默契,说他们的关系是生死之交,一点都不为过。由于他们的旅行目的地的挑战难度相当大,这群人一旦到了野外,那就是一根绳上的蚂蚱,必须相互依靠相互帮助。在登雪山的过程中,连登山的路径都没有,只能沿着悬崖峭壁向上攀爬,大雪崩、掉进冰窟、雪山露营,可以说什么样的危险都遇到过。一旦出现险情,只凭借个人能力根本就不可能脱险,只能是由队友进行救助。每一次的攀登成功,对他们来说,那种刺激感,都难以言喻。如果这群人时间相对充裕,他们也会选择潜入到地底去避暑纳凉,地下洞穴大多处于恒温环境,可以说是冬暖夏凉,最多也就二十来度。他们顺着崖壁,一个绳降,便哗啦啦地迅速下降到一百多米深的地下,紧接着,便是深入洞穴之中。 

在重庆,由于地下洞穴分布广泛,他们可选择的地方也非常之多,在洞穴中,除了凉爽,形状各异的钟乳石也让人赏心悦目,能看到各种千奇百怪的景观,多是地上世界难以见到的奇景。最擅长探洞的“鸭子”,就曾经索性地在洞穴待了十多天,一边探洞一边纳凉,走到后面,已经分不清是白天还是黑夜,只知道饿了吃,困了睡。 

当然,这群人的避暑旅程基本都不会带着圈外人进行,说白了,就连“鸭子”这样的圈内高手,都曾经发生意外,被吊在绳子上五个多小时,而那些圈外人,可能连设备如何使用都不甚了解。

 

跑出来的40℃极限温差

 

跑步是当下流行的运动,很多跑步达人喜欢在微信朋友圈秀跑步数据,但如果看了这群人的统计数据,恐怕那些运动步数经常高居朋友圈首位的运动达人们,会再也不想翻看自己数据。只要一遇上越野跑赛事,朋友圈顶端,那就是一大串步数显示为“98800”的爆表数据。

“老米”是这一群人中,最擅长越野跑的选手,在夏季,越野跑带来的避暑体验,那更是非同一般。大多数越野跑都沿着原始森林行进,特别是在夏天,一旦停下来,就能感受森林带来的清凉。越野跑大多数情况下是纯野外跑山,跑步的过程中,可能从零海拔上升到海拔四千米以上的高度,而温差更是可以从山底的三十度到最高处的零下十度左右,也就是说,在规定时间内,将经历大概四十度的极限温差考验。与42.93公里城市马拉松的标准赛程完全不同,越野跑赛程中,50公里是最短赛程,动辄越野跑的赛程便是100公里、168公里,最长的有330公里,而且可能因为地形的不同,赛程还会略有增加。 

 目前,越野跑相对成熟的地方都是风景优美的野外,比如喀纳斯、张掖、苍山洱海、贡嘎山、四姑娘山等,在重庆,武隆等地也成举办过越野跑。每一个越野跑赛事,一定是在当地风景最美的时候进行。越野跑的赛程中,十公里便有一个补给站,但由于各种地理环境的限制,大多数补给站只能提供急救包和水等物质,果腹的食物只有几个大的补给站才会有。并且,长距离的越野跑中,跑上几天几夜那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因此,要完成越野跑,身上还需要携带大量的食物和野外过夜的装备。除此之外,还要配备急救用品,要知道,在野外救援队很难及时赶到,一旦出现危险,只能先行自救,再寻找救援。这种超长距离的跑步,对耐力、体能规划能力、野外定向能力,心理素质以及野外生存能力的巨大考验,让喜欢极限运动的“老米”沉迷其中。

 除了越野跑的参赛者,“老米”还经常以救援人员的身份参与其中。在武隆举办的越野跑赛事中,当赛程进入到最后阶段,需要将滞留在野外的队员带回时,“老米”现在都还记得,最后找到的那名跑者,脸上的表情,那是精彩极了,看见“老米”就像抓住了救命稻草一样。“老米”知道,这样的反应再自然不过,“在野外,当人感觉到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时,很容易崩溃,这对心理素质,是极大的考验。”

 由于越野跑门槛很高,即使最初级的50公里赛程,也需要有完成全程马拉松的比赛成绩为报名资格,因此,参与的人不多。而跑步过程中,最多也就间或与三五个人同行一小段,从白天跑到黑夜,或从黑夜跑到天明,“老米”很享受这种在孤独中独自面对自然的感受;这也是惟一能够和世界级大咖们一起同台竞技,并有千万人为你加油呐喊的比赛。这对“老米”来说,就是一场跑步的狂欢。(文│本刊记者 高维微 图│受访者提供)

 

  原文刊载于2017年第8期《今日重庆》旅行刊

相关新闻
热门文章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隐私保护 | 免责声明
地址:重庆市渝中区中山四路81号1幢三楼 邮编:400015 今日重庆传媒集团版权所有
渝ICP备:12000991 渝公网安备:50010302000322 经营许可编号:渝B2-20130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