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山上的私家庄园

来源: 今日重庆   编辑:陈奡艺 2017-07-11 15:59:31

  周六下午的唐衫彩民宿里异常热闹,液化气罐被搬到了庭院中央,火炉上架着一口热铜锅,绿色的饼子不断起锅,一大波的客人客人一边吃,一边围着一盆和着绿色菜叶的糯米面揉搓。据说,这绿色的饼子叫做“清明粑粑”,是正在煎饼的客人照着小时候的记忆,在山间采摘的野菜和上糯米粉调配的。

 

  吃完“清明粑粑”,唐衫彩的主人唐廷文一声高呼“你们随意”,一群客人又四散开来,聊天的继续聊天,喝茶的继续喝茶,上山踏青的也重新沿着小路继续向前。

 

图片1.jpg

 

  民宿里的庄园秘境

 

  唐衫彩的主人唐廷文在重庆的旧物收藏圈中,那绝对是小有名气。几天前,某重庆收藏界人士还在微信朋友圈中大秀唐衫彩庄园中的一饼被狼胃包裹着的茶叶,并号称这饼茶叶有两百多年以上的历史。不过,就在本周六,唐衫彩的露天坝子里,唐廷文正用一盆碳火烧着铜锅,煮着这饼茶叶招待各方来客。

 

  在唐廷文展示装茶叶的狼胃时,有客人问道“这种茶叶不是应该一直收藏起来么?”没想到唐廷文反问了一句“茶不就是拿来喝的么?”和唐廷文对茶的态度一样,他所有的收藏品都放在唐衫彩的各个角落,有的有着实用功能,有的则是被他做成创意摆件。

 

  入口处的装饰是他收集的老磨盘,染了色,放在门口。往茶室走去,头顶上的灯是一个古时的木制车轮,灯泡挂在中间,车轮就成了特殊的灯罩。据唐廷文的说法,这只车轮来自新疆,是一只有着三千年历史的胡杨木车轮。茶室的外檐吊着一些种有花草的陶罐,这些陶罐都是他的淘货,向上看去,挂陶罐的竟然是秤杆,其中有一杆还是被传了四代人,专用来称棉花的秤杆。

 

  唐衫彩的院坝特别宽,中心有一颗被称作“夫妻树”的香樟,这棵树唐廷文找了许多年才找到,香樟树周围种满了多肉植物,很多有粗壮的老根。院坝周围的植物都不要小瞧,唐衫彩里的所有东西几乎都大有年头,包括植物。据唐廷文所说,这里最老的一颗金弹子树树龄有1800年左右,当初在悬崖边上,用了五天的时间,请了三十二人抬,经历了各种周折才把它带回唐衫彩。

 

  院落中,亭子和各种旧物相映成趣,要想热闹,院坝足够大,并且提供一切可提供的休闲方式,茶随取。沿着山坡走,星星点点几座小庭院散落其间,想找点清净的人可以置身其中。沿着田间小路向上走,有两种选择,其一是往南山方向,向着登山步道而去,其二便是感受归园田居的生活,自己去菜地挖菜。

 

  在庭院闲逛,突然就会看到又一老物件被摆在了意想不到的位置。树丛中,马灯会突然出现在树枝上,院子里有好几处鱼缸,鱼缸上面有唐廷文自己从山上砍来的竹筒做的过滤器。当你屁股一坐,可能下面就是有着上百年历史的老东西。

 

  庄园看起来有些民国建筑的味道,据唐廷文的介绍,这里是刘湘曾经的军法处,建筑风格依然保留了典型的民国时期重庆山居建筑特色。唐廷文所做的就是修旧如旧的修复而已,而且几乎所有的物件都是榫卯结构。

 

图片2.png

图片6.png

 

  在老宅里找“老生活”

 

  唐衫彩的收藏并非人们想象中的“高大上”古董收藏,它收藏的更多是民居生活的传统生活物件。如果是对旧物或者是传统农家生活感兴趣的人,这座民居让你看两天都看不完。

 

  院子是农村传统大户人家的布局结构,门头挂着匾,提款处留着“敕授”二字,据说是当年皇帝御赐给唐家祖上的。“这块匾不完整,据我爷爷讲,当年一大家族人在湖广填四川的路上,为了活命,分散成三支队伍,匾分做了三块,为的是以后家族重聚,不过目前为止,剩下的两块匾还没有出现。”

 

  推开房间的大门,背后贴着一张小纸条,“一分钟内打开此门免餐费”。这道门高2 . 8米,背后是两道门栓,为了防盗,门栓上还有机关,据唐廷文说,曾经有客人半夜想出门闲逛,愣是折腾了半个多小时才找到开门的机关所在。

 

  房间的所有摆设基本都是唐廷文的收藏,柜台的墙角,藏着一批唐廷文从农村厕所里挖回来的秦砖,有些上面还能看到清晰的鱼尾纹。这里收藏着沙坪坝的第一台相机,曾经的鸦片桶也放在房间中,里面摆着一只老式木筒,筒子里装了一套完整的鸦片刀。储物台是他捡回来的以往宗祠里摆放的柜子,柜子上的五老观图依然清晰,柜子里还藏着暗格。大厅的酒坛旁放着一台茶宝,茶宝面上有两根木条,将酒坛放上去,单手翻动木条,原来这是传统的“饮水机”。

 

  客房也是一个充满故事的地方,要听故事的话,可以把唐廷文叫到房中,一间房他就能给你讲上半天。除了一间为不喜欢睡老式床的客人单独准备的三人间,所有的客房都用的是唐廷文淘来的老床,“红木床,床上嵌的琉璃是百多年前的工艺,如今已经失传。床头踏板上有两个床头柜,夫妻两人分做两边,也可以是长辈坐在床上,小辈在两旁或是跪在踏板上聆听教诲,‘跪踏板’就是这样传下来的。”曾经的窗户被拆了下来,唐廷文做成了相框,装着老重庆的故事放在了屋里。

 

图片3.jpg

图片4.png

 

  民宿回归家生活

 

  与重庆其他民宿不同,唐衫彩是一家可以说没有任何运营压力的民宿,唐衫彩就是唐廷文的家。“我是地地道道的南岸峡口镇人,祖上从湖广填四川以来就一直定居在这里。”

 

  唐廷文最初其实并没有想过弄民宿,不过周边太多朋友不断带着朋友来此居住,加之唐廷文本人又极好客,喜欢热闹,硬生生的被市场用倒逼的方式把这里变成了民宿。唐衫彩的镇店之宝是一只锡锅,是唐廷文母亲的陪嫁,用了五十多年,全身漆黑。这镇店之宝也显出了唐衫彩的庄园文化。

 

  “民宿本身就是民居,主人好客,喜欢开门迎客,让人分享他的生活,仅此而已。”这一理念和无运营成本的天然优势,让唐衫彩成为一个让客人无拘无束的自由空间。

 

  在唐衫彩,每到周末都会聚集很多客人,不过唐廷文会把总人数限定在四十人以内。唐衫彩周边有十多亩地,全是唐廷文自己打造,最生态的种植方式,最为天然的农家肥,植物按照原本的生长规律在乡间田园生长,瘦不拉几,但口感却是格外的好。慕名来唐衫彩吃饭的人很多,但都不点餐,菜园有什么,就跟着吃什么,再配上他妈妈亲手腌制的咸菜猪耳等菜,总之,妈妈的手艺就是活招牌。唐衫彩也没有请更多的工作人员,一切都是一家老小打理,外加上两名给他家煮了十八年饭的大姐,几乎就是无成本运营。

 

  客人来,想怎么玩就怎么玩,唐廷文也不管,住与不住,都不重要,留下一句“随意”就转身干自己的事去。客人也是真的随意,就在采访过程中,一辆奔驰呼啸而来,车主下车,说了一句“我一会叫个朋友来”,果然,不一会,又来了一辆车,只见两人提着篮子,直奔菜地,摘了一堆菜后,又驾车呼啸离去。难道这是唐廷文的好友?唐廷文被问得有点懵,“我不认识他们呀,这是第一次见到,菜园那么大,随意嘛。”

 

  屋子是自己的祖宅,吃食来自自家的菜地,工人是自己的一家老小,几乎没有成本的运营方式让唐衫彩占尽了天时地利人和。每天,他就在家中打理着自己的生活,然后静待远方来客。(文│本刊记者 高维微 图│受访者提供)

 

图片5.jpg

 

原文刊载于2017年第6期《今日重庆》

 

 

热门文章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