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宿是一个综合经营体

来源: 今日重庆   编辑:陈奡艺 2017-07-11 14:56:21

  去往隐约南山之路应该说是民宿中最方便的,著名的南山抗战遗址公园旁边就是它。这可算不上一间隐藏于深山密林中的老屋,它有着纯白的墙壁,透亮的玻璃,公共区域非常大,活动在公区的人多是山下来客,年轻人相对而言更多一些。餐桌上,铺满了精致的点心、甜品、饮料,围着餐桌,一大群年轻人笑着闹着。

  

  这家民宿当然不是一个避世隐居之所,它是一个属地文化的展示地,是一个生活美学的传播地。它让更多的年轻人愿意去亲近城市的历史,南山历史遗韵和当下的生活美学被它悄然连接起来。

 

图片1.jpg

  

  离尘但不能离城

  

  隐约南山在南山文脉最为突出的抗战遗址公园旁,民国时期的公馆建筑,影影绰绰的露出身影,藏在香樟树种的隐约又为南山增添了一抹新色。自从有了隐约南山,抗战遗址公园旁,年轻人大大增加。

  

  隐约南山其实是苏德刚开启的第三家民宿。大理与成都的成功试水,让他决定,给他扎根的城市一间优雅而接地气的民宿。选择这一地理位置绝非偶然,苏德刚想打造的,是真正拥有属地文化的民宿。在他的心中,民宿应该离尘,保持相对的清净,但绝对不能离开城市。南山是重庆的文脉所在,也是精彩的历史所在,隐约南山落户于此,理由充分。

  

  重庆最大的景观特色,便是江与山的交相辉映。隐约南山在一片原生香樟林中落成,山中又融入了水的韵味,木椅深入水池,一艘从洱海边打捞上来的古旧渔船,成了隐约南山山与水的连接,大大小小,从江边捡来的卵石被摆放在房间的各个角落,房间在混搭风中融合出了一股另年轻人特别喜欢的小清新气质。

  

  隐约南山的公共区域特别大,咖啡厅、书吧、餐厅占据了这里的大块面积,客房也让位于了公区,只有不多的六间房。在公区里,客人可以享受到资深的大厨做的新鲜美味食物,最好的咖啡烘焙师做的地道咖啡,也有收罗自全国的名茶。公区的所有的一切都对外开放,这其实就是苏德刚对民宿的经营理念。

  

  苏德刚所选择的每一个民宿落脚点都离城区不远,民宿对他来说更像是一个休闲地,并且一定要是能实现常态化休闲的地方,让人即使只有半天时间也可以抵达并完成消费。“我打死都不做那种深山僻谷的民宿,民宿是让人了解当地文化的地方,要在深山老林隐居,干嘛还接客呢,终南山隐居不是更好?”他心中的民宿是一个让人交流起来,让外地客人了解当地文化,或者说是让人与人之间相互碰撞出火花的地方。

  

  所以,重庆的隐约融入了香樟和山水,混搭进了民国风;成都的隐约采用了当地的竹篱笆,打造了与三圣乡当地农家乐风格迥异的阳光餐厅、咖啡厅、音乐书吧;大理的白族院落也将当地蜡染刺绣等融入其中,让客人追寻传统手工艺。

 

图片2.png

  

  不卖故事卖内容

  

  隐约概念在苏德刚脑袋里最初成型时,他只是想将他的生活美学贩卖出来,他一直想的是怎样把空间和美学联系起来。这时他突然想到,那不如做一间民宿吧。有了一个空间,可以任意的把各种文创产品摆在空间里,让美学可以实现产业化,同时空间也能创造价值。所以,要是谁让苏德刚去讲一个他与民宿的故事,他还真讲不出来,他能讲的就是他对民宿概念的理解。

  

  由于苏德刚认为自己与民宿之间本来就无甚故事可讲,因此,他对老讲故事的民宿带着点天然的排斥。“民宿就是一个空间,现在谁都喜欢去讲故事,要照这样下去,民宿迟早得成一间间徒有其表的鬼屋,民宿应该是在空间里面做内容。”

  

  苏德刚的民宿,现在正成为他的生活美学贩卖基地,他自己喜欢淘各种有趣的东西,于是他就利用隐约让自己成为了一个美学产品卖家。隐约内,除了房屋本身,都明码实价,这些东西既是空间的装饰品,同时也是苏德刚的生意,甚至你想把隐约搬空,只留下一间房屋架子他都欢迎。

  

  隐约是一个让人享受生活趣味的地方,苏德刚追求的从来都不是一味的安静。这里有诗歌有音乐,只是在住宿区域,会利用空间的打造,形成一个不受干扰的独立空间。至于床品等生活用品,苏德刚从来不过多赘述,“要打造一个让人住的下来的地方,保证用品的舒适度不是最起码的标准么?”

  

  隐约从不渲染书屋,但如果你置身其中,你就会发现这里的每一本书都特别有意思,书的种类跨界到了各个领域中,比如告诉你如何制作一个有趣的电影镜头。隐约还会陆续做很多沙龙。

  

  “最近诗歌和阅读特别火,我们为什么不能也这样做呢,难道一定要离群索居才是民宿?”在苏德刚的策划中,不久后,隐约的沙龙将不定期举行,给来的客人每人发一本诗集,让他们自己去选喜欢的诗歌,再配上好的音像设备。当然,这种沙龙还可以有无数种形式,比如遇见一群爱酒之人,也可以来个斗酒会。总之,在苏德刚的理解中,民宿是应该让人有更多的交流,更多的碰撞的地方。

 

图片3.png

  

  创意产业 “产业”为重

  

  四川美院设计专业毕业的苏德刚有自己的一整套生活美学情结。大二就开始去广告公司兼职,毕业后两年掌握了公司的套路就自己开公司,在广告江湖里叱咤风云十几年的经历又让营销和市场的概念深深植入脑海。

  

  苏德刚定义的民宿,是一个创意产业,“什么是创意产业,这一定是先有产业,再有创意,先把东西做出来,再去抠破脑袋想怎么把它联系起来。”目前,苏德刚从民宿延续出来的产业与住宿本身关系并不大。

  

  越来越少的老料让他看到了市场的前景,他用了四年的时间,到全国各地收集这些老料,如今,他已经有了自己的老料工厂,有自己的木工师傅。所有的老料最终都将打造成各种木质家具、创意摆件,放入到隐约的空间中去,通过空间进行变现,而苏德刚的老料工厂早已实现了盈利。

  

  隐约中无处不用干花装点,每一种干花既是装饰,同时又明码实价可以售卖。为了这些干花能够能顺畅的进入运营状态,隐约建立了自己的干花房,负责加工这些产品。仅仅是隐约南山店,在干花还没来得及贴价格的时候,就已经收入了一万多元的现金流。

 

图片5.png

  

  文创的市场现在正越来越大,隐约的文创产品种类也越来越多样,而这一产业,也成为目前隐约盈利的一大重点。在苏德刚看来发展得并不算完善的这条文创产业链条,已经能为隐约提供30%以上的利润,在链条建立完成以后,他认为文创的利润点将越来越高。

  

  苏德刚打算建立九家隐约,当下正是他的布点阶段,此后他还将再回过头来,重新把每一条产业链和产品本身进行梳理。这样安排也有他独到的想法,“现在大家一窝蜂的朝着民宿进军,我得先利用自己的优势把地抢到,不然以后难免出现经营成本高企的难关。我的点如果选得好,正好就可以成为人流的控制阀,我又能给房东一个与市场价持平或略高的房租,房屋不租给我租给谁,这样我还能一步步开启规模化经营。”

  

  “民宿最终的走向应该朝着一个综合经营体去发展,单纯靠出租房屋,在原始租金越来越高的情况下,还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本。我不是说民宿需要朝着挣多少钱的目标去,而是它应该成为一个可持续的经营链条,不能说给花园撒点种子都还需要贴本去买,如果老是贴本,再好的耐心最终也会被消磨殆尽。”苏德刚看民宿,就是在看一个可以长期持续发展的综合经营体。(文│本刊记者 高维微 图│受访者提供)

 

图片4.png

 

原文刊载于2017年第6期《今日重庆》

 

 

热门文章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