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早春觅花 天山纵横寻胜

来源: 今日重庆   编辑:陈奡艺 2017-06-15 16:10:28

图片1.jpg 

 

  刀劈斧削大峡谷,半冰半湖赛里木

 

    第一天的下午我们就到了乌鲁木齐,在酒店住下后休息片刻就去了红山公园。红山公园是乌鲁木齐市中心的一个制高点,在山顶可以看见四周的城市风貌。在红山顶,有一座清代禁烟英雄林则徐的塑像。鸦片战争失败后,清道光皇帝把林则徐发配新疆伊利。1845年12月4日,林则徐登上红山,吟红山诗“任狂歌,醉卧红山嘴。风劲处,酒鳞起。”

  

  第二天,两辆大巴穿越茫茫戈壁,我们这批游侠客的摄友来到一片平坦之地,突然被脚下一条沟堑拦住,大峡谷就在眼前!这是在新疆塔城地区沙湾县安集海镇以西的天山北坡处,一个携天塌地陷之气,一路呼啸而来的大峡谷。宽处达千米,浩浩荡荡;窄处仅二三米,一线悬天。谷底水道弯弯,宛如龙行天下,麟光闪闪。峡谷西岸戈壁连连,峡谷东岸则是纵横交错、色彩斑斓的山峰。两岸地貌迥异,形成了鲜明的对比,犹如一个严肃古板的绅士面对着一个艳丽性感的少女。

  

  我们小心翼翼地走在峡谷边上,那刀削一般的峡谷,让你不敢在边上多靠近一点,生怕松软的沙石支撑不住自己的体重,一不小心来一个塌方什么的。

  

  第三天上午,来到了新疆海拔最高、面积最大的高山湖泊——赛里木湖。它位于新疆博尔塔拉州博乐市境内的北天山山脉中,来自大西洋西风带水汽充足的暖湿气流在这里因地势抬升受阻,形成该地区多雨气候,因此人们戏称赛里木湖是大西洋暖湿气流最后眷顾的地方,是“大西洋最后一滴眼泪”。

  

  四月的赛里木湖大部分湖面上还被厚厚的冰层覆盖着,在蔚蓝色的天空映衬下,近处白色的冰湖面和远处白色的雪山浑然一体,一派宁静安详的气氛。由于冰面下湖水的涌动,不断地挤压和推动着湖边的冰层,因此在湖边形成了形态各异的冰块。湖水结成的冰和形态各异的冰块虽然一眼望去是白色的,但是由于湖水是蓝色的,因此在太阳光照射下,一定角度的冰面呈现出幽蓝色。由于天气寒冷,回归的天鹅尚未履约,偶尔看见一二只,不知它们是天鹅的侦察兵还是急着回家的愣头青。

  

  第三天下午,我们来到了果子沟。满眼望去是光秃秃的树枝,只有开着小瓣的黄花仿佛在告诉我们现在已经是初春时节了。不是说上周还看见许多含苞待放的花蕾吗?怎么了?原来就在几天前,这里下了雪,降了温,生生地把那些含苞待放的花蕾给摧残了。紧紧包着的花蕾是踩着冬天的脚步而来的,而含苞待放的花蕾是给春天准备的,哪能经得起又是下雪,又是降温的蹂躏。

 

图片2.jpg  图片3.png  

 

  初春含苞吐尔根,牛羊点点落绿腰

 

  第四天,早早起来,赶往这次摄影团的重头戏拍摄地——新源县的吐尔根杏花沟。为什么说这里是重头戏呢?因为另外几个拍摄地在其他时间段里都可以去拍摄,只有杏花期是不等人的,新疆早春摄影主要拍的就是吐尔根美人腰上漫山遍野的杏花。

  

  吐尔根杏花沟位于伊犁河谷的浅山地带,海拔比果子沟低,山坡的形状宛如横卧美人的身体曲线,柔美妩媚,蜿蜒起伏。每年四月份起,整个伊犁河谷开始进入一个美丽浪漫的季节,山坡上和草原上的果花和草花次第盛开,美不胜收。尤其是野杏花,粉红的、雪白的绵延十几公里,把一个个山坡妆扮起来,就像一个个美人穿着绣花的旗袍懒散地侧躺在睡榻上午憩。而点点牛羊,恰似珍珠般地洒落在花间和草坡上。

  

  理想是丰满的,现实是骨感的。这里去年三月下旬就进入杏花盛花期,而今年,由于入春时间比较晚,四月中旬杏花还没有全部开放,更别说进入盛花期了。虽然只有少数杏花树开了,没能满足我们这些花痴的愿望,但是我们还是为这漫山遍野的杏花树而激动不已。

  

  想像一下吧,如果这漫山遍野的杏花都盛开起来,将是何等壮观的景色啊!后来,当地相熟的哈萨克姑娘在微信里告诉我们,由于天气异常,今年的杏花即使在盛花期也没有往年茂盛。

  

  美人腰、杏花美,那有哈萨克姑娘美,我们的哈萨克美女模特出场表演“姑娘追”了。穿上艳丽的民族服装,骑上高高的大马,妩媚而性感,激情又活泼。“姑娘追”是哈萨克人在喜庆场合时进行的一种娱乐活动。

  

  活动时一男一女两人一组骑马跑向指定地点,一路上小伙子可以向姑娘挑逗、开玩笑,按习惯,怎么嘻闹逗趣都不为过,姑娘也不能生气。到达指定地点后,小伙子立即纵马急驰回返,而姑娘则高举马鞭在后面紧追不舍。如姑娘本来就喜欢这个小伙子,马鞭便高高举起而轻轻落下。但是如果姑娘不喜欢这个小伙子,而这个小伙子在去的路上又有过分的语言或动作,那姑娘就会毫不客气,挥鞭狠狠抽打。

  

  虽然这次没有拍到杏花盛开的壮美景色,但是那天傍晚炫丽的日落却也弥补了我们的遗憾。当日落的霞光穿过云层时,大家提着相机一边往山坡上跑,一边兴奋地叫喊着“耶稣光”来啦!

 

图片4.jpg图片5.png

  

  生土建筑柳叶城,建造工艺最独特

 

  由于天气还比较冷,那拉提草原也没有到丰草的季节,而且原行程中翻越中天山那天路途比较长,要用一天的时间,经大家同意放弃那拉提草原的行程。

  

  第五天,在二进杏花沟后,直接出发翻越中天山。路遇新疆特有的黑头羊,人家黑头羊自个好好的在山坡上吃草,又没有招人惹人,可就是有人为了用手机拍几张近照,一定要走到羊群跟前去,黑头羊只能集体向后转,给你看个羊屁股。翻过天山,眼前的景色完全变样了,黄土变成了戈壁,绿树代替了草地。

  

  第六天下午,我们到了交河古城。古城位于吐鲁番地区,因古时有河分流绕城而下,故称之为交河。它是世界上最大最古老、保存得最完好的生土建筑城市,也是我国现存两千多年最完整的都市遗迹,是国家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和世界文化遗产。得益于吐鲁番地区得天独厚的干燥少雨气候,和当地遇水成胶的高钙粘土,在历经数千年的风雨之后,这座用生土建成的城市主体结构还能奇迹般地呈现在我们面前。

  

  从空中俯视,交河故城像一片大柳叶,整座城市的大部分建筑基本上是用“减地留墙”的方法,从高耸的台地表面向下掏挖而成的。可以说,这座古城是一个庞大的古代雕塑,其建筑工艺之独特,不仅国内仅此一家,国外也罕见其例。

  

  说来我们的“运气”真好,为什么呢?因为吐鲁番地区每年的平均降雨量只有16.4毫米,也就我们平时一个小时的暴雨量。这个几乎不下雨的地方,在我们到达的时候淅淅沥沥地下了半个多小时的雨。由于没有阳光照射,缺乏建筑的立体阴影表现,因此只能拍一些局部和轮廓的剪影,以记录古城的特征和沧桑。

 

图片6.jpg

  

  西域东疆活化石,羽状沙漠挂残夕

 

  第七天上午,我们先来到了火焰山大峡谷,据说这里还是《爸爸去哪儿》的拍摄地。因为对于摄影团来说,网上可以看见的那块红色“大石头”,实在没有什么可拍摄的。

  

  吐峪沟麻扎村是位于大峡谷南出口沟谷中的一个古老宁静的维吾尔族村落,有着170 0多年的历史,是迄今新疆现存的最古老的维吾尔族村落。麻扎村约有二百余户人家,生活方式完整地保留了古老的维吾尔族传统和民俗风情。村里沿用了两千多年来用黄粘土建造房屋的传统习惯,房屋大小高矮,错落有致,有独立成房的,也有沿山势连成一片的。

  

  从下午到夕阳西下我们一直在库木塔格沙漠,感受着“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的壮景。库木塔格沙漠千百年来裹携着大量沙子大风始终在鄯善老城南端交会,因而成了“绿不退,沙不进”的沙漠奇观。库木塔格沙漠地貌类型齐全,沙丘轮廓清晰、层次分明,丘脊线平滑流畅,迎风面沙坡似羽,背风坡流沙如泻。

  

  当宽轮四驱吉普在沙丘上下翻飞驰骋时,我们尽情尖叫,拼命呐喊。而吉普在那些大于30度的斜坡上高速转弯时,那强大的离心力让我们感到随时会被甩出车外。最后吉普把我们带到沙漠深处,大家都脱了鞋子,赤脚走上了被太阳晒得发烫的沙地,走三步,退两步,大家像小孩一样地在沙漠上玩耍着。

  

  明天就要解散了,大家相互刚熟悉又要分离了。上酒上菜烤全羊,欢歌欢舞再相聚。新疆,我们一定还会再来的!(文 图│徐骏)

 

图片7.png 

 

 原文刊载于2017年 第12期《今日重庆》

 

 

热门文章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