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山里的羊倌

来源: 今日重庆   编辑:汤芮 2017-12-19 10:33:25

 QQ截图20171219103947.png

 

  世上总有些地方处在聚光灯后面,缺少存在感。

 

  重庆丰都县,位于长江上游地区、重庆东部,地处三峡库区腹心,其位于长江北岸的地方属于丘陵地带,农业较为发达,

 

  长江南岸的部分为喀斯特地形,以旅游为支柱。所辖三建乡虽身处南岸,却囿于“三山夹两河”,地势如同一个向内向下生长的“山城”,八个村子靠盘山公路连接在大山坳里,农业和旅游资源的光芒几乎被隐去。

 

  好在这里的森林资源很丰富,养殖山羊对劳动力稍有富余的家庭来说,是条不错的路。刘继兵和向春梅夫妇俩认定了它,即便路上遇到了坎儿,也要翻过去。

 

  刘继兵和向春梅是石龙门村人。石龙门村有一个传说,相传二郎神当年在天上挑着扁担没留神,其中一头落下来,在这里留下了一个乱石岗,以至于村子里不太找得到平坦开阔的地方。羊儿们倒是特别钟情这样的地势。赶羊上山吃草,向春梅最担心的就是那些有探险天赋的家伙们往峭壁走去,然后就不知去向了。

 

  不过放羊的日子很踏实。靠着养羊,一家四口住上了三层楼的大房子,房前有牛棚,牛棚对着一小片产自家口粮的稻田,稻田后面是架在半空中的羊圈,羊圈往上便是山林草地。如此写意的田园生活,靠的并非仅仅勤劳。

QQ截图20171219103957.png

 

  眼观六路耳听八方

 

  当地人说,三建乡曾为三箭乡,隔壁的三抚乡又叫三虎乡(现已并入南天湖镇——编者注),意为“三箭射三虎”,听上去有些凌厉。快到刘继兵家的路口,看门的竟是只嘎嘎大叫的大鹅。他憨憨地说,狗会乱咬人,鹅温顺一点。

 

  他的房子在乡下算是大气,大约四年前就修好了。2013 年以前,凭着养殖牛羊,他挣出了修房子的钱,对牛羊收购的行情也一直有所掌握。

 

  下午两点多钟,看着阳光没有那么强了,刘继兵揣了一把苞谷籽,拿着一根树枝,赶着几十只羊就往后山去了。刘继兵爱笑,黑黝黝的脸一笑就是扎堆的褶子。而当我们在路上聊起山羊的收购时,他显得有些冷峻。

 

  以前他喂的羊主要赶到相邻的另一个县去卖,有相熟的买家,价格比较稳定。这两年,虽然烤羊的生意火了,但原料的竞争也更激烈了,买家对羊的品质越来越挑剔。

 

  不管怎样,刘继兵始终掌握着行情。去年,他在位于主城的肿瘤医院照顾妻子,爱晃悠的他“考察”了一圈,随口就能说出几家烤羊店的名字来,还说知道以前的老买主现在就在给谁谁谁的店供着货。

QQ截图20171219104005.png

 

  脱贫像走路一步一步来

 

  刘继兵这个能干人,原本跟贫困户沾不上边,只是一个“学”、一个“病”把他拽住了一阵。当年房子修好后,积蓄所剩无几。2014 年人均收入 2000 元,正逢儿子念职高,费钱。夫妻俩喂着黄牛、种些苞谷,正准备再努把力多养点羊。不巧,2015 年 10 月,身体向来无碍的向春梅突然开始咳嗽不止,一查,肺肿瘤 A1 期(尚未扩散)。

 

  堂屋里,向春梅跟我们说起生病的经历,精神还不错,刘继兵走到她身旁,眼光一直落在她身上,老是忍不住插话。向春梅扒拉着他,让他跟自己坐在同一条长凳上,由他讲。

 

  手术是 2015 年 11 月做的,花了差不多六万块,保险报销了两万,随后每月一次、持续四个多月的化疗,也得花不少钱。

 

  肺上的病不能累着,化疗和术后恢复的日子里,种地喂牛家务活都成了刘继兵一人的事。

 

  他每天 5 点半起床,给女儿做早饭,有时炒点蛋炒饭。妻子要补充营养,他就给她打红枣豆浆,自己吃点白米饭加小菜。

 

  然后就得把牛牵到山上,找棵树拴着,再撤下来到地里看谷子、种菜,中途上山去给牛挪个地儿,免得跟前的草吃没了。

 

  弄完午饭,下午太阳不太毒了,又得把羊赶上山去吃草,直到天黑回家做晚饭。

 

  向春梅听着丈夫复述这些家务事,时而大笑,时而目不转睛地看着他,有时又相视一笑。“跟走路一样,一步步地走。”这句话刘继兵聊收购山羊时说过,在念及背下的大笔看病债时,他也这么从容地说出。

 

  家人齐心大过天

 

  刘家堂屋的一面墙上,贴着十几张奖状,都是女儿刘婷的,看得出还在上小学的她很优秀。提起儿子刘洪林,夫妻俩就一句“读书不行”。实际上,他的存在是这个家另一股温情所在。

 

  从实习开始,刘洪林就不再向家里要钱了。向春梅的卧室墙壁上挂着一个农村少见、样式十分简陋的空调,

 

  这是刘洪林知道妈妈怕热,用自己攒的钱买的。向春梅治病期间,他方才体会到养牛羊的辛劳。离开家后,隔三差五就给向春梅打电话,关心家里情况,每次都要叮嘱“妈,不要喂羊了,太辛苦”。向春梅意识到儿子的孝顺,咧嘴笑。

 

  现在,向春梅恢复得不错,不忍心再看着丈夫一人团团转。去年,政府给她家送来了 100 只羊,化疗期间由儿子刘洪林照看。儿子今年职高毕业,去了新疆,在舅舅介绍的单位打工,向春梅“背着儿子”又拿起了赶羊的树枝。只是夏天最热的时候,刘继兵不让她去。前段时间,她不小心在放羊路上摔了,右前臂不敢使劲了。儿子在电话里问东问西,她守口如瓶,丝毫不敢说右手受伤的事。

 

  这天下午,向春梅跟着刘继兵一起上山赶羊了,出门前,她问了他两遍“带苞谷籽没”,那是日落时用来唤羊回圈里的饵子。山路不宽,有的地方尤其窄,政府已经给他们铺就了硬化水泥路。大病初愈的向春梅,跟着领头羊走在了前面,我们紧跟着走到一个坡头上时,她已经钻进杂草丛中,走在峭壁边上,撵着那些大大小小上蹿下跳的羊去了。

 

  蓝天白云,绿草山坡,羊群满地,夫妻俩勾勒出的乡间生活,纵然坎坷,却又令人心安。

热门文章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