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待黄连,等待一场与幸福的相遇

来源: 今日重庆   编辑:汤芮 2017-12-19 10:18:20

 QQ截图20171219103133.png

 

  石柱黄连,重庆市石柱土家族自治县特产,中国国家地理标志产品,在石柱,有 26 个乡镇属于其原产地域范围。黄连适宜在海拔 1000 米至 1800 米之间的区域种植,从播种到收获,得花上七年左右时间。在等待收获的日子里,农民的积极性常常要经受黄连收购价波动带来的考验——若是行情不好,懈怠了,黄连的长势便不会好,即使收割时价格还行,

 

  收入也高不了。这使得几年前刚学着种黄连的马学文一家难免有些患得患失。可最终,他义无反顾地踏上了一条付出与等待之路。

 

  在中益乡坪坝村石桥组一条普通的乡间公路旁,我们找到了马学文的家。老木屋门前清扫得干干净净的地面,是他家给我们的第一印象,门口贴着的“清洁”二字名副其实。听见

 

  我们的赞叹声,一身迷彩服的马学文很快从屋子里走了出来。

 

  他个头不高,一双沾着些泥巴印的胶鞋,一脸憨厚地笑,“现在比以前讲究了,干净些看着舒服。”这一天,因为我们的到访,马学文没有去地里照看他的黄连,为了不耽误黄连的长势,妻子刘光美一人上到海拔 1200 多米的山上,去给黄连拔草。和往常一样,上山得早上七点左右就出发,天黑之后才能到家。

QQ截图20171219103141.png

 

  等是犹豫


  一家人的甘甜期盼

 

  马学文领着我们沿着屋外逛了逛,和大多数的农家院子差不多,有养鸡鸭的棚子,趁着出太阳,后院空地上晒着花生、苞谷籽。

 

  这些都是自家人的吃食。

 

  此时,两个儿子还在邻村的官田小学上学,一个五年级,一个三年级,只有他和岳母在家。事实上,他家一共住着七口人。十多年前,岳母便带着年纪尚小、无依无靠的孙子孙女来投靠女儿女婿了。在这以前,夫妻俩本打算外出打工,却因照顾病重的岳父留在了石柱。岳父去世后,照顾这一老四小的担子落在了马学文的肩上。

 

  他一边去工地上找些下力的活儿,担沙子搬砖,一天挣几十块钱,另一边,开始学着种黄连。

 

  这或许是他不得不试的一条出路。

 

  从后院进到马家的堂屋,屋子中央堆放着约莫 200来斤黄连。这是两个月前马学文背着背篼,穿着胶鞋,花了十几个工时从海拔 1200 多米的高山上背下来的。眼前的黄连浑身裹着黑土,根须集聚成簇,毛乎乎的。

 

  按惯例,黄连若要送到收购点,农户们必须自己先加工,也就是用传统黄连炕、柴火烘烤干燥,再用竹编槽笼脱“毛”。

 

  两个月过去了,马学文迟迟没有处理掉这批黄连。他有些踌躇,说是最近的价格还没有达到他的预期,再等等。

 

  其实,当地黄连行业协会发布出来的信息显示,9月份的黄连收购价每斤 60~70 元,较往年同期已是不错的价格了。

 

  不过,马学文的犹豫似乎也有他的道理。

 

  等是感恩


  帮扶人送来20多斤种子

 

  原本的四口之家,事实上有七个人,居住自然成了问题。

 

  在那间堆满黄连的堂屋里侧,他和妻子,两个儿子一起睡在同一间卧室里,一大一小两张床,一个衣柜,两张写字和摆放杂物用的桌子。

 

  修新房,是马学文眼前最要紧的事。

 

  要放在三年前,年均收入一万二千元,这事马学文只敢想不敢做。2014 年,成为建卡贫困户后,他的顾虑渐渐少了。2015 年起,两个娃读书有了教育资助,妻子治病也有了大病救助和民政补贴。最让他宽心的,是政府明令禁止违规办“无事酒”了,他再也不用为随份子犯愁了,一年能省下上千元。

 

  去年 5 月,在两个姐姐的资助下,加上马学文东拼西凑了些,马家的新房子动工了,就建在老屋门前的马路沿上。一年过去,两层楼的新房已经封了顶,大门也装上了。等还清了砖瓦钱后,他还得再筹钱安窗户。

 

  种黄连,是这些钱最简单也是最考验耐心的来源。

 

  当地人说,黄连子撒到土里,要次年的春节后才生发,再下一年的春节过后才能移栽新苗。也是在去年,马学文家的帮扶人刘琴和刘学发一人出资 100 元,买了20 多斤黄连子给马学文,让他安心种好黄连。

 

  据说 20 多斤黄连子能发出 20 万根苗子。马学文没有犹豫,随即在自家的高山土地里撒下了黄连子。等是投入

 

  不在山上便在山路上

 

  马学文坐下来和我们拉着家常,两只手时不时地摩挲着,手指上布满割痕和老茧。“都是扎桩子时遭的。”见我们对扎桩子一脸疑惑,马学文又带我们去附近一块坡地上,看了一块小规模的黄连地。

 

  黄连似乎算不上名贵药材,然而种植黄连要花的心思真是不少。黄连喜荫,时而又需要阳光,所以移栽黄连苗子前,得先给它们搭好棚子,也就是用碗口粗的树桩子撑住密密麻麻铺开的枯树枝。在农村,要把树干扎进土里,惟一的办法就是用手不停地使劲杵进去。对,是把树干杵进土里。

 

  黄连子长苗期间,马学文和妻子也不能闲着。除草成了日常的地里活。

 

  每天天不亮起床,给孩子们做了早饭后,他们就要上山了,在山上一呆就是一整天。上山的行头里还有在山上做午饭的家什,“要爬一个多小时的山路,中午饭就在山上简单吃一点。”

 

  苗子移栽以后,常常要等 5 年左右,才能收获个头合适的黄连,那样才卖得了好价钱。眼瞅着新房的窗户还缺着,屋内还没有装修,这一次,马学文和妻子说什么也要好好守住这些黄连了。

 

  我们再三要求跟着马学文去他的黄连地看看,他说:“山路太难走了,上山必须穿胶鞋,没得像样的路。”一年下来,他要穿坏五六双鞋。也难怪,他家屋外的窗台上,放着两双已经烂到不能再穿的胶鞋,其中一双胶鞋的鞋背都断裂开了。

 

  长期在山林里上上下下,也为马学文赢得了另一份收入。政府特别安排了一个公益岗位给他,就是护林员。每月只要不低于 25 天的巡视,一年能增加 6000 元的收入。这下,夫妻俩一刻也闲不住了。

 

  临别时,天色还早,马学文往手臂上戴上了巡视员的红色袖标,送别了我们,他穿着那身迷彩服,走进了密林深处。

热门文章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