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Banner广告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 > 专题 > 2018贺新春 > 今日重庆网专题策划 > 正文

特园的新年往事

来源: 今日重庆   编辑:周瑞丰2018-02-05 15:52:45

 QQ截图20180205155846.png

 

  在重庆的文化圈里曾经流传过这样一句话,如果说要看重庆真正的大家闺秀是什么模样,看看鲜述文女士就知道了。鲜述文便是当年名满一时的鲜英的孙女,在她的记忆里,尽管鲜家风头最盛的时候,她尚是一名孩童,但对鲜家的新年却有颇为深刻的记忆。那些热闹盛大的场面,在上世纪六十年代,爷爷奶奶前往北京定居后,可以说再未见过。

 
  在重庆,是提到名门望族时,鲜家避不开的大家族。今天的中国民主党派历史陈列馆,便是建于当年鲜家的主人鲜英所建的特园的旧址之处。要知道,抗战时期位于重庆上清寺占地7亩有余的特园,曾经是周恩来、董必武为代表的中共中央南方局对外活动联系的重要场所。“重庆谈判”期间,毛泽东还曾“三顾特园”,与张澜、沈钧儒、鲜英等民主人士共商国事。
 
  腊月的新年倒计时
 
  在鲜述文的记忆中,被称为“民主之家”的鲜家,作为抗战时期的名门大户,家庭氛围本身便相对开明,外加鲜英重视教育,鲜家子女或是在外地就读新式学堂,或是在海外求学, 用鲜述文的话说,“当年的鲜家,实际上相当洋派。”因此,鲜家的新年讲究相较于与鲁迅笔下所描述的新年,已经简化了许多。但纵使如此,鲜家的新年也相当的隆重与热闹。
 
  对于鲜家人来说,由于往来名流众多,再加之家庭成员众多,新年里各种物品的准备,依然是一个相当漫长的过程。从腊月开始,特园内外就已经进入了忙碌而紧张的新年倒计时状态。
 
  和大部分人家一样,特园当年也杀年猪。在鲜述文记忆中,家中每年会养上两头猪,过年时,还会再从市场上买回一头,总共三头猪,数百斤肉,通通用来制作当年的腊味。
 
  鲜述文回忆,那时过年,制作腊味的阵仗很大,需要专程辟一间房屋来进行熏制,熏制完后,屋里屋外,全部挂满了腊肉香肠。除此之外,还有各种豆腐干等小吃。在鲜家,鲜述文的奶奶金竹生的手艺,那是十分了得,鲜述文现在都还经常回忆奶奶制出的香肠,说是其中带着火腿特有的香气。
 
  鲜家人制作腊味特别讲究,每到腊月间,鲜家佣人们会显得格外忙碌。其中,金竹生女士收养的养女孙少华会停下其余的一切工作,专门负责腊味的制作。腊月之前,便会买上大量的柏树枝丫,据说只有用柏树丫熏出的腊味才足够香,并且在长达数天的熏制过程中,还要求一直有专人照看,且火不能断。
 
  除了新年食物的准备,新年里还要穿新衣。腊月间,特园中还会住进一群裁缝,这些裁缝要赶在春节前,为鲜家人每人缝制出一件新衣,好在大年初一的当天穿上。而打扬尘这些习俗,鲜家的佣人们也会在新年到来之前一一完成。
 
  大年三十当天,特园新年便开始进入高潮。鲜述文还记得,吃团圆饭时,鲜家子孙围坐在两张大圆桌上,至少能坐上二十余人,灯光从头顶的莲花吊灯上洒下,漂亮极了。与此同时,佣人们也会在厨房围上两张方桌,一起吃团年饭。
 
QQ截图20180205155829.png
 
  团圆热闹过春节
 
  由于鲜家人不少都在外地甚至是在海外求学,因此春节也成了鲜家难得的团圆时间。春节期间,无论路途多远,鲜家人都要赶回家中过年。
 
  尽管已经举家搬迁到城市中生活,但鲜家人依然保有新年祭祖的习俗。祭祖在团年饭之前进行,在鲜家住宅的三楼上,鲜述文的奶奶在此供奉着菩萨,每逢过年,一家人便在金竹生女士的带领下,在佛堂前祭拜。祭祖时,除了燃烧香烛,还会将鲜家一年来发生的重大事情,诸如添丁等向祖先汇报一番。团年饭后,便是鲜家新年中最为重要的时刻,家庭年终总结会便在此时拉开序幕。在鲜家,每年的年终总结都是一件相当郑重的事情,鲜述文的二姨,在二十岁时曾经还就此写过一篇作文。
 
  年终总结会开始,鲜家子孙就要按着辈分,从大到小,依次总结这一年来的收获与不足。鲜述文印象特别深刻的是,爷爷鲜英每年都在最后进行总结。“我爷爷最常讲的便是让我们不能忘本。爷爷几乎每次都会说起祖父离世前的事,那时候鲜家还尚未发迹,要吃肉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情,因此祖父在离世时,还抓着爷爷的手,念叨着想吃肉。后来,尽管鲜家发达了,但爷爷依然要我们记住勤俭持家的古训。”
 
  对于像鲜述文这样的小字辈来说,最开心的,莫过于新年发压岁钱。领压岁钱之前,先要跪在地上给长辈磕头,此时鲜英会轮番进行叮嘱,要勤劳做事等,还会提出缺点并指出对来年的期待等。那时候,每年都能领到两元钱的压岁红包,这对当年的孩子来说,算得上是一笔巨款。
 
  不过据鲜述文回忆,由于那时候上清寺并不算繁华,压岁钱到手也花不出去,最终都交给母亲攒了起来。由于平时家教甚严,鲜家小孩几乎都没有吃零食的爱好,新年时,除了厨房有各种吃不完的豆干腊肉等零嘴,奶奶偶尔发几颗糖,也算是一大乐事。
 
  给小辈们发完压岁钱,新年并不算完,为了守岁,鲜家人会聚集起来,一起推“十点半”,这是当时流行的一种棋牌游戏。由鲜述文的奶奶坐庄,与佣人们一起玩乐,并且主动输钱给佣人们,实际上这也是给佣人们发放奖金的一种方式。
 
  此后便是最后一道仪式,吃汤圆。腊月间便准备好的汤圆面和汤圆心被佣人们一次搓好,一家老小齐上阵,将汤圆包好下锅。汤圆囫囵下肚后,年便算是基本结束。到了元宵节,小孩们有兴趣的,再扎一只灯笼,相互玩闹一阵,年就彻底结束了。
 
  鲜述文记忆中,在特园过的最后一个年,是在上世纪六十年代,她将之称为“最后的晚餐”。为了过年,奶奶拆下中式客厅里的四块匾,换了半头猪并请了一个厨子到家中主厨。“吃这顿饭的时候,餐前就上了大量的糯米圆子,把肚子给填了个半饱。不过,这顿饭中,还是出现了猪肘。新年后不久,爷爷奶奶便前往北京,并定居下来”。
相关新闻
热门文章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隐私保护 | 免责声明
地址:重庆市渝中区中山四路81号1幢三楼 邮编:400015 今日重庆传媒集团版权所有
渝ICP备:12000991 渝公网安备:50010302000322 经营许可编号:渝B2-20130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