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年里奏响的和谐乐章

来源: 今日重庆   编辑:周瑞丰 2018-02-05 15:17:06

 QQ截图20180205153825.png

 

  出生于上世纪三十年代的重庆作家张老侃,早在上世纪,就因研究重庆地域文化而闻名。在他看来,对于重庆人来说,过新年就意味着和谐与团结,在这一段时间里,整个社会都处于一个和乐融融的状态之中。


  人与自然和谐共生


  重庆山城复杂多变的地理环境,让农耕文明的发展相较平原地区来说,总是要难上几分,因此,在重庆的文化中,对人与天地自然和谐的追求显得尤为突出。将这些追求体现得最为淋漓尽致的时刻,便是在重庆的新年期间。


  在许多地方,都有新年期间“三牲朝神”的习俗,也就是用三种不同动物祭神的活动。在重庆,这样的活动也是内容丰富,并且将这一祭祀活动融入到地名中,这可以说是全国少有。


  据张老侃介绍,在重庆,“鸡冠石”“鳌鱼碛”“猪脑滩”这三个地名,都来自于新年祭祀。在重庆,祭祀的三牲主要为鸡、鱼和猪,它们各自代表了与人们生产生活息息相关的家禽、水产、家畜三大种类。用来祭祀的动物也各有讲究,鸡需要选大公鸡,且要鸡冠和鸡尾立起的,表示生龙活虎;猪要将猪尾巴放在猪头上,表示全头全尾的一头猪;鱼则需要将鲤鱼清洗干净摆放,所谓鲤鱼跃龙门,而鳌鱼便是跃过龙门的鲤鱼。


  重庆人对自然和谐的追求,在早些时候,还表现在重庆城中诸多的寺院。新年来临,从罗汉寺、慈云寺再到其它寺庙,都会有为数不少的人前去祈福,并且由于大年三十晚上很多人会去庙宇烧香,因此也会有不少人前往庙中做义工,帮助寺庙僧人一起张罗,有的寺庙还会有汤圆等宵夜。在华岩寺等寺庙,还有争上头香的习俗。


  由于重庆多山,因此新年之际还会有许多人去山上祈福。张老侃讲到一首民谣:“重庆老太婆,背上背一坨,上午去爬山,下午打五角。”就是在重庆的老言子中,描写新年登山时的场景。


  主城区人新年期间攀登得最多的,便是缙云山和南山。张老侃回忆,当年去南山其实相当方便,从渝中区坐渡轮,下了船,便是南山山脚。很多人会从黄葛古道登南山,前往老君洞。这里是重庆人重要的祈福地之一,每到新年就热闹非常,许多江湖上的“算命先生”也会趁此机会摆摊挣钱。很多人会去算上一算,在新年图个吉利,“算命先生”也相当识趣,在此期间,只说好话,图个“你好我好大家好”。老君洞中还有一个名为“打儿窝”的小洞子,和送子观音有异曲同工之妙,许多希望子嗣繁盛的家族,新年里会去扔个石子或硬币,希望打个胖儿子回家。

 

QQ截图20180205153834.png

 

  人与人的和谐共处


  在新年里,讲究的是亲戚间的大家族团聚。实际上,尾随其后的走亲戚这些习俗,在张老侃看来,也是借助新年气氛,消除亲戚间在上一年中的误会,寻求人与人之间和谐共处。


  在新年习俗里,与亲友相关的,最早是从杀年猪开始。杀年猪时,亲戚朋友一道帮忙,再由主人请吃刨猪汤,这是千百年来传承的规矩。在张老侃记忆的老年俗中,杀年猪其实有着诸多讲究。


  张老侃记得,早年间,为图吉利,杀年猪不能用“杀”,要说是“出槽”;杀猪时,“刀儿客”也就是屠夫嘴里要念念有词;杀猪完成后,主人家要将猪肉切割成一坨坨的,挂在屋檐下,这被称为施善恶,挂猪肉时,还要念“君子拿肉去,财运滚滚来”。


  在新年,守岁拜寿等活动进行时,家中老人的地位便会凸显出来,几乎一切大事都需要由老人来主持。初三开始,“走人户”就火热进行起来。走人户就是亲戚间轮流坐庄请客,参与这项活动时还需要带上礼物。张老侃的印象中,早年间重庆人走人户时,最喜欢携带的是米花糖,看上去块头大,显得足够大气,而且在山路上行走,米花糖轻,人不负重,还不怕被磕坏碰坏。


  城乡之间串门还有所差别,乡间串门时,在田坎、竹林、树林等各种环境里穿梭,有些年轻人还会在下雨时打把大红伞图个吉利,从远处望去,分外好看。而城市里,由于山城独有的地理环境,在城市中串门,用张恨水的话讲,“你一脚跨进他的大门,那么可能不是他家的最低一层,而是他的顶层”。上窜下走,在张老侃看来,也是其它城市中难见的风景。重庆人重吃,因此在过年期间,一定要摆出最为隆重的宴席“九大碗”。对于九大碗,张老侃还能背出当年广泛传唱的歌谣“主人请我吃晌午,酒碗摆得胜姑苏,头碗鱼肝炒鱼肚,二碗……”


  在走亲访友的过程中,还有一项最为重要的传统,那便是“说革命家史”。新年期间,家中亲戚聚会时,会将族谱请出来,大家一起讲述家族历史。


  人与社会的和谐之道


  在新年期间,整个社会,都洋溢在一片和谐与喜悦之中,这其中也得益于许多新年的习俗。


  就连叫花子在新年期间也有了新的称呼——“春官”。新年期间,“春官”们会聚集在一起,凭借三寸不烂之舌打“莲花闹”。“莲花闹”与山东快板有些类似,“春官”们挨家挨户敲门,再对着主人唱上一段,把主人家说得心花怒放后,换取吃食。


  张老侃讲,在重庆,新年期间还有一大独有的习俗也与叫花子有关,那便是拜保保,保佑子孙平安长大。保保的人选,除了要命大八字硬,还要选最脏、最丑、最邋遢之人才行,因此,乞丐便成了最佳人选。新年期间,许多人家会专程到街边、桥底去寻乞丐,拜他们,并给些钱。


  在三峡大坝蓄水前,重庆还有一大独有的风俗,那便是“耍河坝”。在枯水期,河面下降,很大一片河滩会暴露出来,到了春节,这里就成了人们聚会的好场所,甚至称得上是天然的游乐场。


  河滩上,一个个篾席棚,便是一个个杂耍团的所在,跑江湖的艺人聚集其中,各种马戏、魔术在此呈现。气氛最为热闹的时候,还会有戏班在这里争相斗技,甚至卖“打药”和卖狗皮膏药的人,都会在这里聚集。


  而茶馆也是相当的热闹。老重庆的茶馆是袍哥的聚会场所,一到过年,各种“拜码头”的聚会便在这里进行。而某些相对固定的茶馆,还会聚集在外行商无法回家的人群,这些商人以家乡为单位,在茶馆举行同乡会。无法回家过年,便和同乡们一道过年。


  大街上也会有一些杂耍人游街,比较常见的便是“打连厢”,连厢是三尺长的细竹棍,上面缀有铜钱,在脚上、身上敲打,会发出金属声响。在磁器口一带,“打闹台”是常事,跟着锣鼓班子,不穿戏服坐着唱戏,便是打闹台。据张老侃说,巴金和郭沫若便曾经打过这样的闹台,而且郭沫若声音尖细,很适合唱旦角。


  在大多数乡镇,还有万年台。川剧班子,民间剧团轮番上阵,各种绝活登台亮相,整个是阵仗翻天,分外闹热。

热门文章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