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Banner广告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 > 专题 > 2018贺新春 > 今日重庆网专题策划 > 正文

新年仪式里窥视乡村民俗生活

来源: 今日重庆   编辑:周瑞丰2018-02-05 14:54:03

  QQ截图20180205150052.png

 
 
  对于中国人来说,千百年来,最为看重的节日莫过于年,在地方历史文化研究者民俗学者范时勇眼中,在幅员辽阔的神州大地上,尽管在新年里各地习俗在细节上略微有些差异,但从大的方面来看,这些习俗都紧紧地围绕着中国的农耕文化展开,从对这些年俗、民俗的抽丝剥茧中,农耕文化里的趣味生活便一一呈现在眼前。
 
  数着日子盼新年
 
  作为地方民俗研究者,在范时勇看来,要解读中国的传统民俗,就要从这些民俗的扎根之处,中国数千年来形成的农耕文明的宗族社会中去探寻。天人合一,是自古以来中国人生产生活的指导理念,讲究春播、夏长、秋收、冬藏,与春节所对应的,便是这一“藏”字。对于人来说,“藏”便是奔波在外的人暂停脚步,一家人再次欢聚一堂,交流感情,这也形成了那句新年期间的流行语“有钱没钱,回家过年”。这种铭刻在骨子里的回家过年情节,恰恰又是维系传统宗族社会的重要手段。
 
  从腊八开始,便正式进入新年的准备状态,杀年猪,准备腊肉香肠,都从这个时候开始。这一天,在中国的传统习俗中,专门用来祭祀与农业生产有关的八大神,诸如负责灌溉的河神,负责消除鼠害的猫官,以及天地日月等。之所以将腊八作为过新年准备阶段的开始,是因为从这一天起,一年的农事宣告结束,人们也有时间慢慢制作八宝粥等各类祭品。
 
  在等待新年的时间里,最为精彩的莫过于过小年。小年被视为新年的开端,因此,这也是年前最为浓墨重彩的节日。在古代,过小年有“官三民四船五”的传统,即官家腊月二十三过,百姓家腊月二十四过,而水上人家则是腊月二十五过。北方在南宋以前都是政治中心,受官气影响较重,因此小年多为腊月二十三;相反,南方远离政治中心,小年便为腊月二十四,因此,重庆大多数人更习惯于腊月二十四过小年。
 
  在传说中,这一天是农耕社会里最重要的神灶神回天庭述职的日子,灶神在夏朝就已经成了民间尊崇的一位大神。在民间认为,若是这天灶神在天庭能多说些好话,这对来年的收成来说极为重要。因此,在这个送神日里,民间会极为取巧的在灶神画像的嘴上抹点蜜,期望其说话如蜜那样甜,同时这点蜜也有吃人嘴软的意思在里头。除了供奉灶神,人们还会在灶神像前的桌案上供放糖果、清水、料豆、秣草、鸡蛋等;这是为灶神升天的坐骑备的料。人们希望这天所有的述职人员一起齐心协力为来年的收成多说些好话。
 
  小年在民间也称为交年,指新旧在此交替,因此,小年也有些辞旧岁的意思,过完这天,便可以开始大张旗鼓的迎新年。范时勇现在还记得,过完小年后,整个村庄的气氛便开始发生改变。农忙时节,家家忙着在田地里料理庄稼,而过完小年,诸如“红萝卜,蜜蜜甜,看到看到要过年”的歌谣便开始传唱起来。
 
Nipic_26325217_20171206171104118031.jpg
 
  仪式感里寻新年
 
  在范时勇的记忆中,过完小年,小孩们便开始掰着手指数日子,期盼大年三十。从小年掀起年的第一个高潮后,每项风俗在承载着人们对来年美好生活的期许中,被极为慎重的完成,这也让年多了些仪式感。
 
  小年送走灶神,而到了大年三十,重庆地区的人便要将灶神从天庭中接回家中。为表示欢迎与慎重,会选择在年夜饭之前迎神。接灶神的时候,会献上祭品,表示对神一年来保佑家人的感谢。过去,人们会将一整头猪用来献祭,后来,重庆地区取巧的使用猪头和猪尾,表示这是全头全尾的一头猪。吃年夜饭时,全家人都会团聚在一起,由辈分最高的长者主持,即使已经分家另立门户的家庭成员,也必须回来一起共享团年饭。范时勇解释,这便是中国人宗族社会最典型的呈现方式之一。吃饭前,会先燃上香烛,将先祖请回家中,这里便有许多的禁忌在其中,此时大门敞开,是向外展示家中人丁兴旺。
 
  用范时勇的说法,祭祀先祖的供品中,也能看到人们对美好生活的追求。最初,香烛纸钱是标配,烧纸时,还不忘口中豪气的说一句:“钱多的是,不够尽管拿!”到后来,祭祀品不再只是钱,还衍生出了纸质的房、车、手机等等,这也说明人们的物质生活水平,在不断提高。
 
  团年饭是一个持续很长的过程,家庭成员会在饭桌上守岁,等待新年的到来。在这一段时光里,人们会对一年来的生活进行总结。在范时勇的记忆中,这段时光特别漫长,但也特别温暖。那时候大多数农村家庭连电灯也没有,就在饭桌旁燃上一大盆火炉,既可取暖,也可照亮,火炉的光亮并不稳定,在时暗时明的火光中,为了熬时间,各种头年的琐事都被一一拿出来,把氛围烘托得格外温暖。一屋子的子子孙孙,还要恭恭敬敬的给老人叩头,等待发压岁钱。直到十二点后,鞭炮声四处炸响,年三十晚上的仪式才算结束。
 
  如果说大年三十是对过去的总结,那么大年初一便是对来年的展望。这天在整个过年期间算是最清冷的。在这天的习俗中,大清早要检柴回家,希望来年财源广进;垃圾也不能倒,怕破财。
 
  大年初二,是带上各种礼物回娘家的日子,这些礼物也是在告诉娘家人,当下生活美满幸福。初二之后,便是吃“转转席”,亲戚间轮流坐庄吃年饭。范时勇讲到,在传统的新年中,受农耕文明影响,初一到十五,每一天都有与农事生产息息相关的农具或家禽家畜的生日,直到迎来农历正月十五,最后的元宵节大狂欢。
 
  在古代中国,正月十五这一天,无论男女,都可以肆意上街游玩。元宵节之后,便正式进入农忙,开始春播阶段。所以,在传统意义上,元宵节也被视作男女青年的“情人节”。
 
  新年里的趣生活
 
  新年对于大人来说,仍然要家里家外忙活,进行各种辞旧迎新的准备。但对于当年还是小孩的范时勇来说,新年期间,那便是玩乐的最佳时节,这些极为丰富的年俗对小孩来说,那便是盼望了一年的狂欢。
 
  春节前,家家户户会相互帮忙,进行各种准备,村庄里炊烟袅袅,深吸一口,还能闻见烟雾中夹杂的熏肉香气。送完灶神后,祭祀用的各种糖果、糕点、鸡蛋,大多数便被装进了小孩的口袋,成了一年里难得的,能够敞开嘴吃的零食。小孩们喜欢在村中跑动,看东边剪窗花、西边贴春联的场景,热闹非凡。最让人高兴的是,到各家各户串门时,都能得到零食,这时候大人也不会吝惜,几乎将攒了一年的零食全部在这几天里用掉。
 
  在新年期间,吃饭也形成了独特的风俗。当年农村吃肉的机会不多,因此新年期间的烧白是一道大菜。一张八人座的桌子中央,一碗烧白,上面厚厚的,不多不少八片肉。此时,小孩在旁边看着,馋得眼睛都要发绿,终于等到上座的长辈,慢悠悠的夹走一块肉,还一定要说一句“来,吃哟”。话音一落,七双筷子便齐刷刷的向烧白奔去,一人一块,绝不多拿。
 
  农村新年,还有喝咂酒的传统,桌上倒一碗酒,由上座之人开始,一人咂上一口,一圈下来,正好把酒喝完。这一类更多是针对高度酒,而咂酒还有一种喝法,便是在年前,用高粱酿几坛酒,新年时敲开封泥,冲入开水,这酒有点醪糟的感觉。喝酒的时候,用一根中空的竹管,下面插上小麦杆,伸入酒坛中,大家轮流用嘴含着竹管吸食。由于这种酒度数低,所以很多小孩也能喝上几口。但就是这种酸酸甜甜的口感,让人忽视了它的酒劲,许多人第一次醉酒,就醉在咂酒上。
 
  新年里,穿新衣也是当年小孩最为开心的事情之一。当年由于穿新衣并不容易,所以很多家长会把新衣留到新年才给穿,遇上小孩个子长的飞快的时候,新衣穿上身时,只能遮住肚脐眼,但依然十分开心。
 
  过年期间的赶场,也让范时勇记忆尤新。去安澜的场镇逛逛,对当时的他来说,就已经算是见大世面了。为了赶场,他要跟着大孩子们来回走上四个多小时,而令他最开心的,便是出发前,母亲会塞两只鸡蛋在他的口袋中。
 
  在范时勇看来,年味之所以一直能让人印象深刻,关键就在于,其中所蕴藏着的浓浓的仪式感。这些仪式感将农耕社会的文明和宗族社会紧密的联系到了一起,一次又一次的将整个节日气氛推向最高潮。
相关新闻
热门文章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隐私保护 | 免责声明
地址:重庆市渝中区中山四路81号1幢三楼 邮编:400015 今日重庆传媒集团版权所有
渝ICP备:12000991 渝公网安备:50010302000322 经营许可编号:渝B2-20130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