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Banner广告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 > 专题 > 2018贺新春 > 今日重庆网专题策划 > 正文

年俗, 还记得多少?

来源: 今日重庆   编辑:周瑞丰2018-02-05 14:08:28

 

QQ截图20180205140721.png

 

  1924年2月7日,鲁迅先生在短篇小说《祝福》中写道:旧历的年底毕竟最像年底,村镇上不必说,就在天空中也显出将到新年的气象来。灰白色的沉重的晚云中间时时发出闪光,接着一声钝响,是送灶的爆竹;近处燃放的可就更强烈了,震耳的大音还没有息,空气里已经散满了幽微的火药香。

 

  我给那些因为在近旁而极响的爆竹声惊醒,看见豆一般大的黄色的灯火光,接着又听得毕毕剥剥的鞭炮,是四叔家正在"祝福"了;知道已是五更将近时候。我在蒙胧中,又隐约听到远处的爆竹声联绵不断,似乎合成一天音响的浓云,夹着团团飞舞的雪花,拥抱了全市镇。

 

  一年一年又一年,你心中的年俗是什么呢?是门前一幅幅火红喜庆的春联和贴画?是那噼里啪啦的爆竹声和弥漫在空气中的火药味?还是亲友间那一句句诚挚的问候和温馨的祝福?

 

  中国人过春节已有4000多年的历史。春节起源于殷商时期年头岁尾的祭神祭祖活动,是中国最盛大、最热闹、最重要的一个古老传统节日。春节和年的概念,最初的含意来自农业。古时人们把谷的生长周期称为“年”《说文•禾部》:“年,谷熟也。”在夏商时代产生了夏历,以月亮圆缺的周期为月,一年划分为十二个月,每月以第一天为朔,正月朔日的子时称为岁首,即一年的开始,岁末年初要进行旧一年丰收的庆祝和新一年好收成的祈祷,于是产生一系列祭神、祭祖、庆祝、祈祷等活动。

 

  年的名称是从周朝开始的,到了西汉才正式固定下来,一直延续到今天。自汉武帝太初元年始,以夏年(农历)正月初一为“岁首”(又称“元旦”),年节的日期由此固定下来,延续至今。1911年辛亥革命以后,开始采用公历(阳历)计年,遂称公历1月1日为“元旦”,称农历正月初一为“春节”。

 

QQ截图20180205140511.png

 

  没有年俗过年就没有味了

 

  作为中华民族最为隆重的传统节日,春节历来是文人墨客们津津乐道的文学主题。“爆竹声中一岁除,春风送暖入屠苏。”宋代王安石的这首七言绝句,恐怕大人小孩都耳熟能详。100多年前,民间艺人“百本张”曾在他的曲本中这样写道:“正月里家家贺新年,元宵佳节把灯观,月正圆,花盒子处处瞅,炮竹阵阵喧,惹得人大街小巷都游串。”这是历史上关于岁首春节极为生动的写照。

 

  中国地大物博,文化博大精深。在千百年的历史岁月中,春节从萌芽到定型,不断发展,逐渐形成了独具中华民族特色、丰富多彩的风俗习惯。同样一个春节,在大江南北,过法也是不尽相同。过年期间,中国人在房子的陈设、家庭成员的吃穿、人们的言行和餐饮等各方面都有着不同于平常的习俗。春节期间,我国的汉族和大多数少数民族都要举行各种庆祝活动,这些活动大多以祭祀神佛、祭奠祖先、除旧布新、迎禧接福、祈求丰年为主要内容。2006年5月20日,“春节”民俗经国务院批准列入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名录。

 

  “小孩儿小孩儿你别馋,过了腊八就是年;腊八粥,喝几天,哩哩啦啦二十二;二十三,糖瓜粘;二十四,扫房子;二十五,冻豆腐;二十六,去买肉;二十七,宰公鸡;二十八,把面发;二十九,蒸馒头;三十晚上熬一宿;初一、初二满街走。”一段北方过年的童谣唱出了过年每天要遵行的习俗。

 

  年末岁尾,百姓希望来年五谷丰登,有“祭灶”风俗。晚清诗人罗昭隐这样描述:“一盏清茶一缕烟,灶神老爷上青天。玉皇若问人间事,为道文章不值钱。”在民间,传统意义上的春节是从每年腊月二十三或二十四的祭灶揭开序幕的,一直到正月十五,其中以除夕和正月初一为高潮。有所谓“官三民四船家五”的说法,也就是官府在腊月二十三日,一般民家二十四日,水上人家则在二十五日举行祭灶仪式。举行过祭灶后,便正式地开始做迎接过年的准备。每年从农历腊月二十三到除夕的这段时间,民间称之为“迎春日”。

 

  年节是除旧布新的日子。年节也是祭祝祈年的日子。古人谓谷子一熟为一“年”,五谷丰收为“大有年”。西周初年,即已出现了一年一度的庆祝丰收的活动。后来,祭天祈年成了年俗的主要内容之一。而且,诸如灶神、门神、财神、喜神、井神等诸路神明,在年节期间,都备享人间香火。这时人们借此酬谢诸神过去的关照,并祈愿在新的一年中能得到更多的福佑。正式“过年”是从腊月二十三(或二十四日)小年节起,人们便开始“忙年”:扫房屋、洗头沐浴、准备年节器具等等。所有这些活动,有一个共同的主题,即“辞旧迎新”。人们以盛大的仪式和热情,迎接新年,迎接春天。

 

  年节还是合家团圆、敦亲祀祖的日子。为了完成春节仪式,游子们朝圣般地返乡。过年的前一夜,就是旧年的腊月三十夜,也叫除夕,在这新旧交替的时候,守岁是最重要的年俗活动之一。全家人围在一起,吃很丰盛的年夜饭。吃罢“团年饭”,长辈给孩子们分发“压岁钱”,全家老小都一起熬年守岁,欢聚酣饮,共享天伦之乐。

 

  元日子时交年时刻,鞭炮齐响,辞旧岁、迎新年的活动达到高潮。各家焚香致礼,敬天地、祭列祖,然后依次给尊长拜年,继而同族亲友互致祝贺。元日后,开始走亲访友,互送礼品,以庆新年。年节更是民众娱乐狂欢的日子。元日以后,各种丰富多彩的娱乐活动竞相开展:耍狮子、舞龙灯、扭秧歌、踩高跷、杂耍、唱戏等,为新春佳节增添了浓郁的喜庆气氛。

 

  此时,正值“立春”前后,古时要举行盛大的迎春仪式,鞭牛迎春,祈愿风调雨顺、五谷丰收。各种社火活动到正月十五,再次形成高潮。因此,集祈年、庆贺、娱乐为一体的盛典年节就成了中华民族最隆重的佳节。按理说,喝过腊八粥,二十三过小年开始一直到正月十五闹完元宵,这完整的一个年过下来得个把月。这期间花灯满城,游人满街,热闹非凡,盛况空前,一些地方的街市上还有舞狮子,耍龙灯,演社火,游花市,逛庙会等习俗。直要闹到正月十五元宵节过后,春节才算真正结束。

 

  100多年来,中国社会发生了剧烈而深刻的变化,而一年一度的春节也因此烙上了明显的时代印记。时至今日,除祀神祭祖等活动比以往有所淡化以外,年节的主要习俗,都完好地得以继承与发展。而春节的传统色彩,如亲情、和睦、欢乐、及对未来的美好祈盼,仍是任何年代的春节不变的底色。

 

  作家笔下那些过年的味道

 

  “千门万户曈曈日,总把新桃换旧符。”春节在中国人心目中是最重要的节日,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过年记忆,那些传统的仪式和规矩中充满了敬畏与守望的意味。在著名作家们的笔下,过年的场景有了独特的意蕴,令人回味。他们对过年景象的描写,为我们展开了一幅声色俱佳的春节习俗全景图。

 

  孙犁《记春节》:“春节从贴对联开始。我家地处偏僻农村,贴对联的人家很少。父亲在安国县做生意,商家讲究对联,每逢年前写对联时,父亲就请写好字的同事,多写几幅,捎回家中。贴对联的任务,是由叔父和我完成。叔父不识字,一切杂活:打浆糊、扫门板、刷贴,都由他做。我只是看看父亲已经在背面注明的‘上、下’两个字,告诉叔父,他按照经验,就知道分左右贴好,没有发生过错误。我记得每年都有的一副是:荆树有花兄弟乐,砚田无税子孙耕。这是父亲认为合乎我家情况的。”

 

  丰子恺在《春节贺新生》中写到:年货,无论是吃的、玩的、看的、用的,全都火红碧绿,艳紫鲜黄,亮亮堂堂,生活好像一下子点满了灯。那些年年此时都要出现的图案,一准儿全冒出来——松菊、蝙蝠、鹤鹿、铜钱、宝马、肥猪、喜鹊、聚宝盆,谁都知道它们暗示着富贵、长寿、平安、吉利、好运与兴旺。当窗外凛冽的风撩动红纸吊钱敲打着窗户,或是性急的小孩子提前零落地点响爆竹,或是邻人炖肉煮鸡的香味窜入鼻孔,大年将临,甚至有种逼迫感。

 

  老舍在《北京的春节》中描绘道:除夕真热闹。家家赶做年菜,到处是酒肉的香味。老少男女都穿起新衣,门外贴好红红的对联,屋里贴好各色的年画,哪一家都灯火通宵,不许间断,炮声日夜不绝。在外边做事的人,除非万不得已,必定赶回家来,吃团圆饭,祭祖。这一夜,除了很小的孩子,没有什么人睡觉,而都要守岁。

 

  林语堂在《庆祝旧历元旦》一文中,写出了他对过年的大体印象:“街头屋前,到处是爆竹声,充塞着硫磺味。父亲失了他们的威严,祖父更比以前和蔼,孩子们吹口笛,带假面具,玩泥娃娃。乡下姑娘穿红戴绿,跑三四里路到邻村去看草戏……有人饿了,就煎年糕来吃,或用现成的材料下一碗面,或到厨房里偷两块冷鸡肉。”一幅民国时期的过年图景,被他勾勒得如此清晰入眼。

 

  冰心在《童年的春节》中描写过年:“最有趣的还是从各个农村来耍‘花会’的了,演员们都是各个村落里冬闲的农民,节目大多是‘跑旱船’和‘王大娘锔大缸’之类,演女角的都是村里的年轻人,搽着很厚的脂粉。鼓乐前导,后面就簇拥着许多小孩子。到我家门首,自然就围上一大群人,于是他们就穿走演唱了起来,有乐器伴奏,歌曲大都滑稽可笑,引得大家笑声不断。”

 

  沈从文在他的《忆湘西过年》中描写了另一项过年的娱乐—龙灯,他写道:“逢年过节,各街坊多有自己的灯。由初一到十二叫‘送灯’,只是全城敲锣打鼓各处玩去。白天多大锣大鼓在桥头上表演戏水,或在八九张方桌上盘旋上下。晚上则在灯火下玩蚌壳精,用细乐伴奏。十三到十五叫‘烧灯’,主要比赛转到另一方面,看谁家焰火出众超群。”这热闹场景,仅是读到就令人心驰神往。

 

  莫言在《故乡过年》中描写到:过了腊八再熬半月,就到了“辞灶日”。我们那里也把辞灶日叫做“小年”,过得比较认真。……辞灶是有仪式的,那就是在饺子出锅时,先盛出两碗供在灶台上,然后烧半刀黄表纸,把那张灶马也一起焚烧。焚烧完毕,将饺子汤淋一点在纸灰上,然后磕一个头,就算祭灶完毕。这是最简单的。比较富庶的人家,则要买来些关东糖供在灶前,上供的意思大概是让即将上天汇报工作的灶王爷尝点甜头儿,在玉皇大帝面前多说好话。也有人说,关东糖可以粘住灶王爷的嘴。

 

  冯骥才在《年意》里煽情地写到:一喝那杂米杂豆熬成的又黏又甜味道独特的腊八粥,便朦胧看到了年,好似彼岸那样在前面一边诱惑一边等待了。时光通过腊月这条河,一点点驶向年底……不管一年里你有多少失落与遗憾、自艾自怨,但在大年三十晚上坐在摆满年夜饭的桌旁,必须笑容满面……你极力说着吉祥话和吉利话,极力让家人笑,家人也极力让你笑;你还不自觉地让心中美好的愿望膨胀起来,热乎乎填满你的心怀。这时你是否感觉到,年意其实不在任何其他地方,它原本就在你的心里,也在所有人的心里。

 

相关新闻
热门文章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隐私保护 | 免责声明
地址:重庆市渝中区中山四路81号1幢三楼 邮编:400015 今日重庆传媒集团版权所有
渝ICP备:12000991 渝公网安备:50010302000322 经营许可编号:渝B2-20130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