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Banner广告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 > 本地 > 正文

火锅外卖小哥的苦乐送餐路

来源: 重庆晨报   编辑:王沂2017-01-24 09:58:18

1.jpg

22日晚,火锅外卖小哥丁元骑着电动车奔驰在送火锅外卖的路上。 本报记者 杨新宇 摄

2.jpg

丁元为顾客准备菜品。

3.jpg

送餐前打电话核实地点。

4.jpg

送餐路上,顾客临时加点“现炸酥肉”。

5.jpg

按照约定时间将火锅外卖送到顾客家。

  

  新发布的《2016中国外卖O2O行业洞察报告》显示,截至2016年6月,我国外卖用户已达1.5亿人次。

  

  在95后火锅外卖小哥丁元看来,没送过火锅外卖,一定是不完整的外卖送餐生涯。在“火锅之都”重庆,当火锅“遇上”外卖,激情碰撞出的火花点燃了火锅外卖小哥们的梦想。

  

  速度

  

  恨不得长双翅膀能飞起来

  

  17日上午11点,菜园坝汽车站,43岁的外卖送餐员周俊忙得不可开交。手机短信已开启“刷频”模式,“滴滴”地响个不停。每一个停不下来的中午,周俊都感觉像在挑战极限。

  

  “最多的一次,我接了6单!订单直接就塞过来了,推都推不掉。”周俊说,他要在一小时内,将订餐送到3公里内的6个不同地方,还得保证餐是温热的。

  

  相对于周俊午餐时的繁忙,火锅外卖小哥丁元能享受到清闲的午后时光,他的“战斗”时间从傍晚5点至第二天凌晨。

  

  他们的装备和普通外卖送餐员差不多,电动车、送餐包、反光背心,还有一部智能手机。而不同的是,外卖送餐员背一个送餐包,他们要背两个;外卖送餐员抢时间保温,他们加冰袋保鲜。

  

  下午4点,丁元接到第一个外卖订单。送餐的地点位于5公里范围内的花卉园亚太大厦,顾客要求6点送到,丁元需要提前1小时准备。

  

  丁元熟练地将厨房备好的菜品装入送餐包,将包背在肩上,然后提起另一个事先已准备好的送餐包,跨上电动车飞奔而去。丁元说,重庆人吃火锅,毛肚鸭肠少不了,因此荤菜都要加一层冰块保鲜,如果菜品多,还要加三四个半斤重的冰袋。“重并不是火锅外卖小哥最担心的事情,我们最怕菜品蔫了。”丁元说,火锅外卖小哥都怕送鸭血、香菜丸,几公里跑下来,电动车颠簸,就怕鸭血、香菜丸送到后“瘫”成了鸭血渣、香菜泥。配送之前,这类菜品都要垫上生菜叶,再加上盖子。

  

  丁元送火锅外卖的终极目标,是羊肉卷送上餐桌时,还能保持刚切片时的完美形态。“这就要求速度!”丁元说,有时候,他恨不得长一双翅膀飞起来!

  

  忙碌

  

  3小时送6趟,人紧张到极限

  

  十几分钟后,丁元抵达花卉园亚太大厦。整理一下工作服、换好鞋套,丁元敲响了顾客家的门。

  

  “你好,这是您订的餐!”紧接着,丁元像变魔术一样,从送餐包中拿出密封好的火锅用具:一口火锅、一台电磁炉、一张一次性桌布,还有印着火锅店LOGO的碗碟和菜碟,简直和火锅店里一模一样。

  

  “这和火锅店里吃火锅一个感觉啊!”订餐的封先生很惊喜。封先生说,他还是头一次点火锅外卖。

  

  丁元一边和封先生聊天,一边打开包装好的火锅底料,摆好锅具、倒入汤料,然后开始摆盘。“一袋底料就是一公斤,刚好配一锅。锅烧开,就能吃了。”丁元微笑着告诉封先生。

  

  “想在家吃火锅,买菜、洗菜、配料都挺麻烦,如果点一份火锅外卖,一整套都能送上门。订火锅可以打电话、扫微信,还可以上火锅外卖网。吃完了,锅碗瓢盆也用不着清洗,放进配好的垃圾袋里,打个电话,送餐员就会来取。”丁元还不忘推销自家的火锅。

  

  这一整套家什,着实不轻。“锅碗瓢盆、碗筷就是20公斤,菜和冰袋差不多10公斤。”这样的送餐路,一个晚上,丁元一般要送五六趟,“去年最忙的一天,三小时就送了6趟,感觉人紧张到了极限!”

  

  艰辛

  

  遇到难说话的顾客,很憋屈

  

  丁元的第一份工作是当火锅店服务员,外卖少的时候,也兼职当服务员。相对于服务员的琐碎,他觉得送餐应该再简单不过,“送到人家手里就行”。但事实上,火锅外卖员的工作更加繁杂。

  

  第一关就是找路。“花卉园周边的街道,5公里内所有的地方我都找得到!”两年前第一次送餐,丁元找不到顾客说的地方,绕了好大一圈才找到了订餐的小区,每栋楼都差不多,像在走迷宫。

  

  “他催了两三次,有点生气,我也不敢再问地址。”丁元说,那也是个冬天,送餐时已是晚上9点多,风刮着脸像针刺一样痛。

  

  半小时后,丁元终于把火锅外卖送到了,打开送餐包,冰没化,菜新鲜着呢!但出来接餐的先生一把接过送餐包,上下打量后,没让他进门,拿出菜品递出送餐包,“砰”地关上门,甚至没等他把“麻烦给个好评”说出口。

  

  那一次,丁元第一次感受到,送外卖也能让人这么“憋屈”。

  

  好评直接关系收入。火锅外卖送餐员,相当于服务员和送餐员的合体。收入是底薪加提成,底薪2000元,送一单10元。而一旦超时,不仅没有提成,很可能这个月都要白干。

  

  那之后,丁元一有空闲就看地图、到处转,熟悉周围各个小区、公司的出入口。

  

  春节前这段时间,是火锅外卖的高峰期,火锅外卖基本忙到凌晨。

  

  转眼又到了晚上10点,往常这个时候,就是吃晚饭的时间,“午饭一般下午两三点钟吃,晚饭一般晚上九十点钟吃。别人吃饭的时候,就是我们最忙碌的时候。”丁元干火锅外卖工作两年,正常吃饭的次数基本为零。

  

  梦想

  

  把火锅外卖办到家乡去

  

  有艰辛有委屈,但也有收获。丁元曾为“老外”送过火锅。那天很热,丁元接到订单,对方要求把火锅送到附近的一家五星级酒店,还多订了5包火锅底料。

  

  门开了,订火锅的竟然是两位“老外”。“我都不知道怎么开口说话了。没想到,两名老外热情地做起了自我介绍。”丁元记得,他们是加拿大人,来重庆做技术指导,很快就要回国了。

  

  两个老外说,他们回国前,还想吃一顿念念不忘的重庆火锅。熬底料时,两人已经馋得忍不住动起了筷子。丁元至今还记得两人大汗淋漓、大快朵颐的样子。

  

  离开时,两个老外给了丁元一个大大的拥抱,虽然不习惯,但真心舒坦。

  

  丁元说,他书念得不多,离开相对闭塞的农村前,从没想过自己每月也能赚几千块。“以前当服务员,绝大多数时间在埋头苦干。走出店门,感觉自己有了抬头看天的机会。”

  

  一个大雨天,丁元接到订单,往附近一个别墅区送餐。因为下雨拥堵,丁元迟到了几分钟。“我记不清自己当时被淋成什么样子了,一心惦记着送餐包。”敲门前,丁元拿出干毛巾擦干了送餐包上的雨水,打算顾客一开门先说“对不起”。

  

  开门的是一对夫妻,还没等丁元说“对不起”,开门的先生已经嘱咐妻子:“拿一条热毛巾来!”

  

 

  “他对我说,小伙子能吃苦就有出息,以后把火锅外卖办到家乡去!”丁元说,他的老家还没有火锅外卖。现在,把火锅外卖办到家乡去,成了他的梦想。

 

  本报记者 顾晓娟

 

相关新闻
热门文章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隐私保护 | 免责声明
地址:重庆市渝中区中山四路81号1幢三楼 邮编:400015 今日重庆传媒集团版权所有
渝ICP备:12000991 渝公网安备:50010302000322 经营许可编号:渝B2-20130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