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街最后的铁匠

来源: 慢新闻-重庆晚报   编辑:董茜 2017-10-13 09:32:55

  青石板路通向打铁铺

  老铁匠正一天天老去,打铁铺终将淡出老街……

  老街的老人喜欢来听听打铁的声音,对他们来说,这就是一种生活,更是一种记忆。

  土灶火炉手拉风箱,这些都是“老古董”了。

  罗安石记不得打了多少把菜刀、镰刀、火钳……

  打了55年铁,双手已变形。罗安石说,反正要打到抡不动铁锤为止。

  罗安石对每件手工打造的产品都会认真检查,他都记不清这个月有没有卖出去铁器了。

  天热时就靠一把老式“三峡”牌电风扇

 

    永川区朱沱镇老街处于朱沱港区建设范围,上月,前期完成搬迁登记的104户家庭进行公开摇号选房、陆续搬迁。

  居住在老街的人不多了,略显冷清的老街主要交杂着三种声音:布谷鸟的啼叫、长江上轮船的汽笛、叮叮当当的打铁声。

  打铁声来自一个铁铺,铁匠只有一个人,73岁的罗安石。

  铁铺铺面内有些杂乱,一边是个案台,摆放着敲打出来的火钳、禾刀、砍柴刀、钉耙、锄头、斧头、镰刀、锅铲等。

  案台一端放着一台老式“三峡”牌电风扇,风扇对着铺子另一边,也是铁铺营生的根本:烧铁的炉灶和打铁用的生铁墩。

  铺子门口是一个大石臼,盛满了水,用来淬火。

  再往里,摆放着一个八仙桌,四周到处是铁器和煤块。

  铺面与后端住所,用木板隔断。住所内也很简单,一张老式雕花拔步床占据绝大部分空间。

  罗安石光着膀子,下着一条打了很多补丁的短裤,短裤由一根绳子系着。“打铁要溅火花,穿不了新衣服裤子,我有一件上世纪60年代的呢大衣,到现在只穿过三四次。”罗安石说。

  犹如老街的节奏,罗安石并不忙碌。下午时分,干活前先点一支烟,再找来块铁和管铁边角料,用粉笔画上记号,用砂轮切割。块铁分成3块,可以打3把菜刀。管铁也切成3块,两块打杀猪匠用的刨刀,剩余一块打锄头。

  生意实在冷清,一整天,只有路过的老人会停下来聊几句。

  镇上的杜大爷走进铺子,装了一袋铁粉铁屑带走,这是当天唯一走进铺子的客人。

  “现在农村烧柴火的、用大铁锅的越来越少,火钳、锅铲、锄头越来越不好卖,都记不得这个月有没有卖出去铁器了。”罗安石说。

  10月9日下午,罗安石打了两把杀猪匠用的刨刀,手指不小心被划破,他好像不痛一般,毫不在意。

  从18岁起,罗安石在朱沱镇老街打铁,至今55年。上世纪70年代,一个月挣六七十元。如今,他打的铁器都按重量报价,菜刀卖40至50元,砍柴刀40至60元,其他更轻的锅铲、镰刀等价格更低。“现在一天就打一两样铁器,一个月卖出去多少也没数,大概几百到一千块吧。”

  “打铁还是有门道的,从选铁料到选坨坨煤都有讲究。煤要好,差的煤烧起来温度上不去。最重要的是,铁块烧的过程要掌握火候,没烧红,敲打起来费力、打不动。烧白了,化成铁水,也不行。”罗安石说。

  罗安石有两个女儿和一个儿子,都在永川城里买了房、安了家,老伴也到城里带孙辈。逢年过节,满堂儿孙驾车到老街看望他。

  罗安石说:“我反正要打到抡不动这些铁锤为止。明年铁铺就20年了,如果身体好再打几年,加上之前在农具厂的几十年,也许可以打一个甲子……”
   

热门文章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