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 位 瞿 塘 峡 口 的 人 ,老 了

来源:    编辑:网站编辑 2016-08-24 16:29:12

   

                                Z(~W5DSK6RH(O)7FLD72]45.jpg   

赵贵林,重庆奉节人。奉节县诗城博物馆馆长、重庆市三国文化研究会秘书长、重 庆市作家、戏剧家、摄影家协会会员。创办《夔门报》《白帝城》报刊和 诗城博物馆,有《天坑地缝》《诗城奉节》《大足石刻》《三峡竹枝词》《乱 世英雄》等著述出版。                                                             

  
  汽车驶过奉节新县城,在“夔门”下道,进入宝塔坪 不到 10 公里,便可以看到著名的诗城古迹——依斗门。
  
  十多年前搬迁至此,如今的依斗门外依然有码头,但 县城的人早已不需要从这里进出。斑驳的墙砖垒起高高的
  
  两层门洞,空对着平静的长江以及那座著名的白帝城。
  
  拾阶而上,穿门洞,对面就是此行的目的地——诗 城博物馆。
  
  赵贵林,那位曾经用双脚丈量遍瞿塘峡口古城的老人正挥动双手示意。
  
  “大东门,我来搬”
  
  “大东门”是老奉节人都熟知的一个地名。
  
  始建于清末民初、位于奉节老城大东门街的大东门民 居,是三峡重庆地区最重要的古建筑群之一。那里充斥着 精美雕花的窗户、刻满岁月皱纹的门板、简练优美的建筑 线条,更是一本记载古夔州繁荣商贸、居民市井生活的鲜 活史书。
  
  赵贵林的故事便从这里开始。
  
  因为三峡工程,大东门古建筑群被奉节县政府列为整 体搬迁对象。但是,由于需要搬迁的项目非常多,相应的 经费就显得紧张,大东门古建筑群整体搬迁项目预算被砍 掉,只能采取资料保存方式留存。
  
  这就意味着,古夔州府的繁华商业过往,后来的人们 只能在文字与图片中寻找。
  
  那时,赵贵林刚刚从旅游局党组书记的位置退下来。 但是,在很多人眼里安逸的退休生活还未开始,他便坐不 住了。
  
  “我来搬。”至于资金从哪来,搬到哪里去,搬来干 什么,赵贵林没想,只是固执地想把大东门民居保存下来。
  
  面对 20 多米长的老街,咬咬牙,赵贵林拿出了半辈 子所有积蓄 10 多万元,说服做生意的妹妹资助他 20 万 元,加上国家三建委以文物整体搬迁的科研课题经费赞助 他 20 万元,然后又东拼西凑借来 20 余万元,就这样,“大 东门民居搬迁项目”蹒跚起步。
  
  2002 年 1 月 20 日上午 10 时,同其他奉节人一样, 赵贵林站在高处目睹了“三峡第一爆”。随 10 栋高楼轰 然倒下,奉节老县城开启沉入江底的模式。当拥有千年历史的老城以飞快的速度向人们告别,赵贵林心中突然有些 明白了:或许我要保存的,不仅仅是大东门民居。
  
  在 58 岁那年,赵贵林开始了一生中最后的奔波—— 他要用博物馆的形式将奉节的根留存下来。
  
  老城里有个“破烂王”
  
  “做标记的文物都搬过来了吗?”2003 年 8 月,奉 节县宝塔坪一处坡地旁,骄阳下的赵贵林额头汗珠密布, 他正指挥一帮工人搬运杂物。
  
  在他身后,博物馆已初具雏形。
  
  一年来,当人们陆续搬离故土,赵贵林却在老城租了 一间暂未拆除的居民楼住下,一头扎进搬迁工地。
  
  每敲开一户移民的家门,赵贵林的开场白一如既往: “你认为贵重的,你自己收藏,你认为自己无法收藏、没 有价值或者不必要收藏的,我帮你收藏,我们共同来保存 诗城的文化和历史。”
  
  就这样,刘家老宅的板壁、房屋内壁、各种老家具、 日用品等全进了他的竹篾筐;在李诗龙家,他寻出一架上 世纪 30 年代的纺车和那个年月的一张地契。地契上说, 房屋是我姐姐的,姐姐死后,房产归侄儿,但我的生老病 死侄儿要负责到底。赵贵林如获至宝,如癫似狂。
  
  从中学生的课堂笔记本,到成人的结婚证,从汉代的 鬼脸瓦当,到清代的铜制消防车,还有庙前的老树根,无 人问津的旧书报、明信片,甚至整间木结构民居,都被赵 贵林小心翼翼地收藏到还未竣工的博物馆里。
  
  不大不小的奉节县城里,赵贵林成了远近闻名的“破 烂王”。
  
  “大家都说老赵发了财。”但只有赵贵林自己清楚, “破烂儿”越来越多,家里的生活也越来越拮据。他掏出 的每一分钱都在精打细算,就连理发都要跑到数里外的工 地理发店,“只要两块钱,城头五六块。”
  
  2004 年 3 月 17 日,博物馆终于建好了,赵贵林却瘦 了 10 多斤。
  
  他给博物馆取了一个诗意的名字,诗城博物馆。
  
  纵将万管玲珑笔,难写瞿塘两岸山。“不是诗人来到 奉节要写诗,是不得不写,到了奉节还写不来诗,那就称 不上诗人了。”赵贵林笑着说。
  
  古城在水底,诗城在这里
 
 
 
NCUGNPP}]]X4O{Y@9%8XK6C.jpg
 
诗 城 博 物 馆 建 馆 工 地
 
 
Q0H1JZW~KC}5U7NC~GFYG%9.jpg
 
诗城博物馆展览大楼
 
  
  
  虽然“相貌”不扬,条件普通,但在许多观者眼中, 诗城博物馆却堪称“世界级”。
  
  15 个展厅,面积近 3000 平方米,从上古的青铜器到 大汉的陶俑,从盛唐的砖瓦到宋朝的瓷器,从明清的家具 到近代的书画,无一不在向人们述说三峡悠久灿烂的历史 文明。
  
  这里有“巫山人”的发现者、古人类研究所黄万波教 授提供的奉节古人类和古动物化石;有当年科克伦、阿迪 力相互较量走过的三峡夔门钢丝;有守护甘夫人墓的千年 黄连树根以及英法探险者勘测奉节天坑地缝的所有资料。
  
  透过赵贵林的“宝贝”,我们依稀可以看见,一支古 老的鱼复巴人在瞿塘峡边生息繁衍,逐渐发展成一个渺渺 百万人口的大县;一个边城小邑的版图不断拓张,直至繁 华风流的夔州路;城市的四次迁徙并没有妨碍帝王将相在 这里上演叱咤风云的历史大剧,无数史诗记录了这方土地 流光溢彩的往昔。
  
  如今,搬到新城的奉节人,很乐意坐上 20 多公里的 公交车,来博物馆“怀旧”,摸摸曾经睡过的木床,拍拍 曾经用过的泡菜坛子。
  
  二楼展厅,老城的旧窗棂组成了一面墙。
  
  赵贵林在上面挂了一些钟表。这些钟表的时间,全都 停留在10点52分。2002年11月4日10点52分,那 是奉节老城“最后一爆”的时间。
  
  许多奉节人关于老城的记忆,也定格在这一瞬。
  
  人们在这儿停留,搜寻着脑海中关于老城过往的点滴, 然后,有人会微笑着泪流满面,有人会低头不语,还有人 会忽然跑到展馆中老城的沙盘模型前,寻找自己住过的地 方。
  
  “在这儿,我找到了过去几十年的记忆。”这是赵贵 林听到的最多的话。
  
  让乡愁有一个归宿
  
  老赵今年 72 岁了。
  
  凭一己之力收藏一座城的历史,对于这位年逾古稀的 老人,是义无反顾的执着,更是肩头沉甸甸的压力。
 
IF6]B%6E0UKQ2%}SZ$P41B1.jpg
 
从上古的青铜器到大汉的陶俑, 从盛唐的砖瓦到宋朝的瓷器,从明清的家具到近代的书画,  
  
 
  无一不在向人们述说三峡悠久灿烂的历史文明。
  
  良好的社会效益,鼓舞赵贵林一步步走到今天,但与 社会效益形成巨大反差的经济效益却有些苦涩。
  
  2005 年,赵贵林开始尝试收门票:15 元 / 人。“每 月门票收入只有 2000 元左右。”这与维持博物馆运转的 费用比起来,简直是杯水车薪。面对每年数万的亏损,如 今,赵贵林已裁掉了大部分员工,只留一个厨师。整个博 物馆就靠他和老伴经营。平常日子,一人接待游客,一人 充当讲解员。
  
  十多年来,有人觊觎博物馆的“财富”,但不管多么 困难,赵贵林从来都没想过打藏品的主意。
  
  有人提出门票涨价,赵贵林认为博物馆具有公益性质, 也不同意。
  
  更有朋友劝他把博物馆关了,把门面租出去,安心养 老,而且博物馆地处旅游码头,商业价值高,只要一转手 就可换来巨额财富。赵贵林急了:“我要立个遗嘱,子孙 后代可以作为博物馆的工作人员领取薪水,但谁也别想改 变博物馆的性质。”
  
  在赵贵林心中,他始终是文化人,而不是商人。
  
  惟一可以为之呼吁的,便是当地旅游业能够带更多游 客到博物馆感受、传递三峡历史文化;文化部门可以更加 重视远在区县的民营博物馆,不要让根断在三峡文明的源 头。
  
  荆棘满地,坎坷无数。
  
  但赵贵林依然觉得,这是他义不容辞的责任,更是他 一辈子的追求,“不然若干年后,十几万老奉节人该到哪 里去寄放乡愁?无数外乡人又靠什么了解诗城?”
  
  他已经做好了打算,等经济稍微好转,便以博物馆为 基地,约上一群志同道合的朋友,创建“夔州文化研究中 心”,专门研究、传播三峡历史文化;多增加几个展厅, 更多、更全面地把奉节的全貌反映出来,展示三峡文化的 博大精深。
  
  “烟尘中蹒跚于老街深巷,拾砖捡瓦,铢积寸累,茹 苦含辛,三载方成,展沧桑老城之风情,扬千古三峡之文 化。”迈出诗城博物馆,进门左墙上的话,仿佛更加醒目。
  
  馆外,江风夹杂着雨点渐大,不断冲刷着屹立千年的 依斗门,有些落寞,有些惆怅。
  
  (文 | 本刊记者 李仕羽  图 | 受访者提供 )

 

热门文章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