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逝与成长因你而清澈

来源: 今日重庆   编辑:网站编辑 2016-08-24 15:24:14

  方本良,重庆忠县人。1958 年调入当时的万县日报社,曾任记者、编 辑、副社长。1991 年退休后,开始系统地拍摄三峡工程库区 淹没过程、三峡移民搬迁和库区即将淹没的城镇、文化遗存 等各种景物,以及万州的老城新城、移民搬迁,总共积累图 片 8 万多幅,并分别建立起图片档案,他留下的三峡影像, 在国内外引起强烈反响。

 

HB)0(7WIAD8Q$PQT}}A65(A.jpg 

“作为三峡人和新闻摄影人, 我有责任把三峡这一珍贵的镜头留下来, 让子子孙孙能够了解三峡,是我最大的快乐。”

 

  很难想象,眼前这位熟练操作着 photoshop 的,是 一位年逾古稀的老人。

  

  “我最多的就是电脑老师,从北京到上海、重庆,全 国各地的都有。”方本良一边笑着,一边将照片导入软件。 屏幕上,几个 T 的硬盘,早已被塞得满满当当。

  

  方老的故事还要从 15 年前说起。

  

  1991 年,方本良正式退休,迎来颐养天年的好时光。

  

  凭着在重庆摄影界的知名度,退休后的方本良却成了 “热饽饽”:照像馆、外事办、轮船公司……一拨拨单位。

  

  和好友找上门来,情真意切请他出山,并许以每月上千元 的报酬。

  

  那时候,上千元的月收入,可是不菲的报酬。

  

  即使退休金存折上远不足这个数字,但彼时的方本良 心中依旧牵挂着另一件更为紧迫的“工作”。

  

  “1993 年,三峡工程正式开工,将有大量城镇、人 文古迹、自然景观永远消失在江水中。”作为一名摄影工 作者,方本良觉得自己应该要抓紧最后一点时间,用镜头 “抢救”三峡那些即将永沉江底的自然、人文景观和历史。

 

P96BB5W@H%OK1D)`JU[XPUS.jpg 

  余家马帮    

 

 Z0EZ(36D4IUCUTK1OG6B9TG.jpg

老行当之水木匠 

     

 PJQG9[3X9WD6}`KQT0$@9HE.jpg

老行当之织网 

 

 MON2`7XIFUDPTGSFM}]7YPT.jpg

老行当之磿刀戗剪子 

 

}1HPT$VZZUF(T1$Q9U6G$$G.jpg 

老行当之吹饼  

 

ZOQLFX~E%CZ8AF6Y[J~G0TH.jpg

老行当之编竹篓

 

  文化遗产。“我在三峡工作生活了一辈子,这些将要淹没 的东西,就像我的老朋友一样,我要用另一种方式,把他 们永远留下来。”

  

  就这样,背上挎包,带着干粮,方本良出发了。小小 的镜头,他立志用它装下整个三峡。

 

  

  他曾迎着大雨,站在呼啸的江风中,透过濛濛雨雾, 小心翼翼地为相机披上雨衣,宁愿自己淋成落汤鸡,也要 完成对两岸风物的拍摄;他曾头顶烈日,忘我于 40℃的 高温中,逡巡在火炉一样的残垣废墟里拍摄拆迁清库场面,

  

  一呆就是数小时;他也曾露宿荒郊野地,忍受饥饿与病痛 的双重侵蚀,仅靠几个桔子和数枚人丹坚持拍摄。

  

  为了追寻图像背后的故事,方本良甚至采访了 1000 余个与三峡文化相关的人物和近现代历史的见证人。只要 身体允许,每年数次的三峡之旅从不落下,无论是夔门峡 最高的桃子山、巫峡最高的神女峰,还是西陵峡最高的黄 牛岩、鹰嘴岩,无一例外都留下他的足迹。

  

  除了劳累病痛的阻碍,伴随方本良“抢救”旅途的, 更有生与死的考验。

 

  “作为三峡人和新闻摄影人, 我有责任把三峡这一珍贵的镜头留下来, 让子子孙孙能够了解三峡,是我最大的快乐。”

 

)H{(O7ZG%7SA63C7Y~OM}LV.jpg 

 

  2000 年 9 月,年近七旬的方本良,与中国摄影家协 会常务理事、中国大百科全书摄影总监吴鹏及巫山县委宣 传部工作人员,前往拍摄神女峰对岸的七里塘景点。为寻 找好的拍摄角度,一行人由当地农民带路,相互搀扶,用 绳子吊下陡峭的悬崖。在一块陡峭的岩石上,随行同伴脚 下一滑,连带着方本良和另一位拍摄者一起掉进了神女溪, 在呛了好几口水后,三人才被向导和随行的其他同伴设法 救起。

  

  这是方本良拍摄三峡过程中距离死神最近的一次。

 

  {_6$XEW}7IFCZGH)~PRIMZ4.jpg

  “江河,峻岭,古宅,小巷……谁能留住奔腾的川江? 谁能拥有壮丽三峡?是你,用镜头在记录,用心灵在抢 救。所有的流逝与成长,因你而清澈,因你而清新,一卷 卷波澜壮阔的三峡影像史,为子孙、为人类留下最珍贵的 记忆。”这是一段专属方本良的颁奖词。凭借 15 年如一 日用镜头为世人留下的三峡影像,2008 年的“感动重庆 十大人物”颁奖典礼上,方本良第一个走上舞台,向大家 讲述这些年来自己经历的三峡故事。

 

IK{@{$HPB(M2Q(B%B26QT36.jpg

  

  15 年来,他走遍了三峡库区的山山水水,拍摄了库 区淹没的从湖北兴山到重庆涪陵的 11 个县城及西界沱、 石宝塞等十多个重点场镇原貌,系统拍摄了 600 里库区重 点历史文化遗存,特别重点拍摄了万州老城的消失和新城 的建设。

  

  15 年来,他留下了 8 万余幅珍贵的照片,先后在全 国各种报刊、杂志、电视发表和展出作品 2000 多幅,除 一部分转化成数码照片存在电脑里外,其余原始资料按年 代内容编号装满 6 个大书柜。

  

  15 年来,他在摄影方面开支近 20 万元,光照相机就 买了 9 台,还购置了电脑、扫描仪、打印机、刻录机等, 全部自费。而在个人、在家庭、在生活方面却节衣缩食, 能省则省。

 

OP50IOSP{X7Y`$Q1PMKL0@B.jpg 

 

  当年,在接受“感动重庆十大人物”颁奖典礼主持人 采访时,方老的话朴实而温暖:“作为三峡人和新闻摄影 人,我有责任把三峡这一珍贵的镜头留下来,让子子孙孙 能够了解三峡,是我最大的快乐。” ( 文 | 本刊记者   李仕羽  图 | 受访者提供 方本良)

 

热门文章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