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Banner广告
当前位置:首页 > 旅行 > 酒店 > 正文

清境·原舍 用民宿搭座桥

来源: 凤凰旅游    编辑:汤芮2017-01-10 14:03:56

   悦游推出“寻找中国至美民宿”系列报道,这一次的目的地是沪杭。这些民宿的创始人在设计装修与生态构想的观念上处于行业的前端。他们的共性包括对装饰细节与文化痕迹极为精细的打磨,对具有亲和力的服务水准的要求,对人体工学设计的用心以及用户习惯的探索,还有共通的对本真生活的诠释。

 

清境原舍:用民宿搭座桥

清境原舍

建筑与景观设计师朱胜萱具有实验精神,他对自身处境拥有艺术家式的警觉:他常常反思自己的舒适区,从设计作品中总结自己与时代、社会之间的关系。当意识到自己作品的功能脱离了原来目标后,他通常会选择跳开,进入一个不同领域去尝试别的。

他说,从进入建筑行业开始,他就一直很自信,认为自己是能改变世界的人。他的目标之一是用设计让城市生活变得更美好,结果却觉得难以如愿。在自己上海的工作室里,他向我们回顾职业生涯时说,某种城市化的套路推动着一切。

清境原舍

在还是一名建筑师时,朱胜萱的偶像是柯布西耶,他梦想能像这位现代建筑大师那样推动中国的工业化进程,但最终发现自己只是参与推动了城市化,建筑师变成了政府与房地产商的一支笔。二十多年来,他目睹城市的生态环境被摧毁,文化被漠视,人情变淡薄,城市面貌千篇一律,他自责自己是那支毁灭力量的“帮凶之一”。

清境原舍

后来,他进入了景观设计领域,期望自己对环境的建造能够美化城市。十年前的中国,景观设计还是一个尚待开发的概念,大众将其理解为通过种花种树来改变地形,朱胜萱回溯中国古人和哲学对传统园林的高要求,将公共景观引导到更环保节能和高效的方向,但还是感到失望,他发现,一片做好的景观往往会成为周边土地溢价升值的诱因。

清境原舍

朱胜萱在景观设计上是一位明星,他曾担任2010上海世博园区景观工程总顾问,负责它的大部分核心景区,并亲手做了五个工程项目。这些经历让他受到认可,却没有消除他内心对“改变”的疑惑。他说,世博会从技术和规划的层面上去尝试和探讨绿色建筑和环保,将美好生活定为愿景,可现实中能够带来多少变化,则“未必”。

于是,他再离开。2010年被朱胜萱视为人生的一个拐点,结束世博会的工作后,他事业上的目光在这时候看见了乡村。

清境原舍

2011年,朱胜萱参与了德清莫干山镇的旅游规划,在这个人文与自然风景都很美丽的地方,他找到了一点回家的感觉。他说,莫干山的土地亲切,山很高,小溪也很清澈,像他在云南昌宁的老家。在莫干山一个远离景区的地方,他租下了60亩农地,和三个等待改建的闲置建筑:一所废弃的小学,一个竹编厂,一个养鸡场。

同一年,被外界称为莫干山营销最成功的裸心谷开业,一波民宿建造的热潮几乎同时被掀起,而浪潮之下,都市人对乡村环境的渴望,对田园度假的需求,正转换为庞大的消费市场。

清境原舍

朱胜萱和他的设计师团队以无装修的理念,用建筑技巧完成了五座管线不外露、不刷油漆涂料,屋顶和洗漱台都是混凝土的房子。这些看上去简简单单的房子在设计上位于时尚前沿,拒绝啰嗦堆砌和媚俗。朱胜萱称它们为原舍,寓意回到生活的本真。

清境原舍

原舍最初只是朱胜萱内心想要的一件作品,跟公众或商业的关系不大,他想把五座房子留给自己和合伙人,可合伙人并没有对这几栋房子展示出足够的兴趣。四年前的莫干山,已经成了一个具有吸附力的地方,人流在增多,生活方式也在发生变化。觉察了这个趋势的原舍顺应而为,变成了一个新出头的民宿品牌。

清境原舍

朱胜萱说,对自然和乡土的感情,是乡村孩子一直埋在内心的种子。小时候在农村,亲情浓厚,动物是从小到大的伙伴,游泳可以直接跳进河里,游戏发生在自然里,朱胜萱将它们视为生活里最本质的东西。他说,大部分和他类似的人,脱离农村进入城市后,心中的“那颗种子早就被蒸了,煮了,炒了,不会再发芽”。不过,他自己的则生根成长,结出的第一个果,就是原舍。

清境原舍

借助于民国时期黄郛等人在莫干山所做的乡村建设实践的启示,朱胜萱希望原舍能够在前进的社会中起到一些很实际的作用。他看到了城乡割据,也看到了日益凋弊的乡村里留守儿童和空心化的问题。此时的原舍,成了他期望中的能够连接起城乡之间人员互动的支点。他说,乡村里有闲置的房子等其他资源,而城市里有在审美、技能和资金上处于高位的人群,如果能够向乡村回输城市的工艺、美学和人流量,乡村则会被重新激活。

最新的一个案例正在进行。他联合了从昌宁老家走出来、如今在社会上已有所成就,并希望能够回去安放乡情的三五十个人,在阿背寨众筹一个包含梯田温泉、精品民宿和休闲农业体验在内的野奢项目。当所有的资源都回去乡村,乡村才会有真正的归属感,这是朱胜萱所觉得的城乡互动最有意义的地方。

清境原舍

“原舍就是我认为的一个锚,在回到乡村的大船上,一旦我们抛下这个锚,一切都会改变。”从2015年5月到今天,想清楚了的朱胜萱,一口气在长三角复制筹备了十家原舍新项目,它们都在兼具自然风景与人文根基的村子里,将秉承简单质朴的生活理念,延续原舍的美学标准,以及它所展示出的对乡村、人与自然的尊重。

在他的预想中,这将是一场融合传统与现代之美的新乡村生活。

对话朱胜萱

Q_为什么关注方向会从城市景观转向乡村建设?

A_我是一个蛮不安分的人。我本来是建筑师出身,希望能够像柯布西耶那样改变工业化进程,发现建筑师慢慢成了政府和房地产商的那支笔。然后转去做景观设计,发现景观变成了炒热土地的东西。2010年,我做上海世博会的总体设计,当时觉得城市让生活更美好是可以去尝试的,但觉得世博会未必能够尝试成功。关注乡村是世博会之后,我从小在乡野长大,对自然的感情比较深刻,还有乡村里人与人之间的感情,农村的安详和快乐,童年的记忆,那是生活最本质的东西,后来却消失了。

清境原舍

Q_原舍的改建有很多设计师的参与,这种合作能够给原舍带来什么?

A_大家认为乡村的房子很丑,就是因为没有好的建筑设计师,一些好的设计师都被资本雇佣了。其实设计师是一群解决问题的人,看你为谁解决问题,是为乡村还是房地产商?原舍本身是一个专业的建造,自然就会吸引建筑设计师、景观设计师、家具设计师、室内设计师来参与。对于我来说,从大建筑到大景观,我已经做得够多了,但我希望把我内心向往的东西,传递给我身边的那些人,大家一起来做这件事情,比你一个人去做会更有意义。

清境原舍

Q_您还在莫干山做了一个庾村文化市集,它对激活当地有什么独特的作用?

A_最开始,我想的是你在这里遁世,到底能为莫干山带来一些什么?后来我就把这里老的蚕种场租下来了,做了我自己喜欢的一些事情,比如开了主题餐厅,做了一个公益的学院和书屋,还有一些大家都认为乡村里不应该有的业态吧,像咖啡厅、面包房之类。现在文化市集慢慢变得热闹了。给它起名叫文化市集其实就是想把文化放得低一点,跟菜场一样,它应该有交流互动的空间。现在,很多年轻人会聚集在那里做自己感兴趣的事情。

清境原舍

Q_现在一下子筹备十来家民宿分店,您是怎么去选址的?

A_我们今年做了十个项目,看了最起码一百个甚至几百个村子。对于我来讲,我一年要接触到的村庄是非常非常多的,因为我平时也会做一些村庄的旅游规划,而且我之前对江浙这边的村子已经非常熟悉了。但一般选定一个地方,我真的会先看不下几十个地方。选址要考虑两个基本条件,一个是文化;一个是自然资源,就是好山,好水,这是非常必要的。

清境原舍

Q_奥迪在设计和技术上不断革新,您做建筑和景观设计,做民宿,总在尝试新的领域,您是怎么保持这种进取精神的?

A_其实我每次进入舒适区的时候,就觉得自己应该改变了。原因是我觉得人的生命很宝贵,你应该去尝试新的东西。同时,改变意味着你愿意去割舍掉你曾经得到的东西,并且不要以此为骄傲。

Q_您提到了和老乡们一起回乡共同投资和建设乡村的事情,觉得您除了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也在带给别人很多东西。这可能是一种精英的责任,您是怎么看待这个责任的?

A_有句话是能力越大,责任越大。你传播了乡建这样的东西,会在以后得到更多人的支持,而从别人的支持中你也会得到更多。简单一句话,就是:分享即得到。

相关新闻
热门文章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隐私保护 | 免责声明
地址:重庆市渝中区中山四路81号1幢三楼 邮编:400015 今日重庆传媒集团版权所有
渝ICP备:12000991 渝公网安备:50010302000322 经营许可编号:渝B2-20130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