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Banner广告
当前位置:首页 > 红岩春秋 > 文苑漫步 > 正文

缅怀父亲

来源: 红岩春秋   编辑:杨洋2018-02-12 10:24:18

  清明时节,对父亲的思念更加强烈。为缅怀父亲,拙笔写此文,以志永怀念。

  

  2015年3月3日11点,从丰都传来父亲去世的噩耗,犹如晴天霹雳。除夕夜父亲还与我们谈笑风生,没想到,分手仅一周他就永远离开了我们。没能为父亲送终,让我追悔莫及。我跪在父亲的灵柩旁泣不成声,悲痛欲绝。一年来,我时常想起父亲,一幕幕往事如电影般在头脑中浮现。

  

  父亲生于1932年4月,我们全家9口共同生活在一间土墙屋里,全靠父母面朝黄土背朝天,辛勤劳动挣工分来养活我们7姊妹。因人多劳力少,父母天天劳动也不足以养家糊口,每年都要借粮过日子。有一次,父亲到10多里外去借粮,深夜回来口袋却是空的,我拉着父亲的手说:“我饿了。”父亲的眼泪夺眶而出,哽咽着对我说:“孩子,今天没有借到粮,明天设法让你吃饱肚子。”

  

  几年后我开始上学,由于家庭经济困难,小学、初中都是靠学校减免学费才完成了学业。1978年我初中毕业,被高中录取。当时弟弟也在上学,如果我上高中,家里一定会负债累累,于是我打算放弃读高中,在家参加劳动减轻父母负担。父亲知道后严肃地对我说:“哪怕砸锅卖铁也要供你读完高中。”在高中就读期间,父亲经常挑着萝卜、红苕步行30多公里卖给学校食堂,换回饭票菜票让我吃饱,安心学习。

  

  父亲在20世纪50年代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先后担任大队武工队员、贫协主席、生产队长、党支部书记等职。他一身正气、乐于助人,深受当地群众的敬重。

  

  几十年来,无论是东家有红事,还是西家有白事,都少不了父亲忙碌的身影。乡亲们的琐事也需要父亲解决:秦三家的鸡被蒋四偷了,范家的母亲与儿媳妇吵起来了等等。父亲德高望重,办事公正,乡亲们都佩服他,无论多难调节的纠纷,每一次总能被父亲圆满解决。事后,有些乡亲会给父亲送来蔬菜或面条,父亲总是婉言谢绝,并教育我:“孩子,我们再穷,也不能乱要人家的东西。”我的童年就是在父亲的言传身教中度过的。

  

  父亲年高后患上了肺气肿,冬天也要住院治疗。2013年的一天,躺在病床上的父亲对我说:“你在丰都工作过,对县上领导比较熟,一定要想办法把我们生产队的公路修好,为乡亲们做点儿好事。”父亲曾发动乡亲们修了一条毛坯土路,需要硬化。当时只是为了让父亲开心,我就点头答应了。谁知,他后来多次催问。我只好恳求丰都有关部门尽快落实,经过努力,最终实现了父亲的心愿。据为父亲守灵的乡亲说,为了修那条路,父亲付出了大量心血:多次召开村民大会协调土地,有两家人不愿出土地,父亲就拿出自家最好的承包地与别人换,才使公路建成。乡亲们说,现在东西运进运出十分方便,不用肩挑背磨了。

  

  难怪,父亲去世后的3个夜晚,不少乡亲主动为父亲守灵;3月6日清晨出殡,不少乡亲自发为父亲送行。一位退休教师在父亲墓前感怀:“八十年间苦与甘,哪堪回首以语言。含辛茹苦育儿女,肩挑背磨伴自身。起早贪黑寻常事,忍饥受冻也开颜。睦邻友里善品性,尊长怜幼美心灵。领头农夫也是官,两袖清风最洁廉。处世刚直乃本分,助人为乐唯君行。比邻但经红白事,扬臂一呼聚群员。晚年忧心道不通,梦幻成真却长眠。”

  

  父亲,您听见了吗?

  

  作者/陈朝权

  

  原文刊载于2016年4月《红岩春秋》杂志

 

相关新闻
热门文章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隐私保护 | 免责声明
地址:重庆市渝中区中山四路81号1幢三楼 邮编:400015 今日重庆传媒集团版权所有
渝ICP备:12000991 渝公网安备:50010302000322 经营许可编号:渝B2-20130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