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Banner广告
当前位置:首页 > 红岩春秋 > 文苑漫步 > 正文

1930年广州“倒屎婆”罢工

来源: 红岩春秋   编辑:杨洋2018-02-08 20:49:57

  在20世纪初的广州城内,厕所虽是公用,多数却为私营。厕所经营得当,业主还能发财。事实上,当时的“夜香(粪便)商业链”颇为发达,城内共有200多个大小粪商。收粪、运粪需要人力,当时广州的粪商组织了两个行会,一个叫穗义公所,一个叫保安堂。两大行会旗下共有3000多个工人,其中不少是女性,被呼为“倒屎婆”。
  
  厕所老板、粪商、粪工……这些名词听上去不上台面,但老百姓一天也离不开他们,这一条发达的“夜香商业链”除了为人提供生计之外,也维护了老广州大小河涌的整洁。1930年10月,这条“粪便商业链”重重卡了一次壳。此次卡壳,缘于官方要搞粪便专卖。他们以一年55万银元的“总价”,将全城粪便包给一家粪商买卖经营,其他粪商不得再染指。此令一出,全城粪商哗然。于是,10月初的一天,两大行会旗下的3000多粪伕、粪妇连同粪桶、粪车一起“奇迹般”地消失了,连粪艇也停止了运作,街边大小茅厕的门口,也大多挂上了“修整厕所,请往别处”的木板。
  
  “倒屎婆”消失近一月,整个广州城日日怪味升腾。官方奋力出击,雇佣数百临时工清理各处公厕。可人力不够,只管得了公厕,管不了各家“出产”。于是家家各出奇招:有人出点钱,雇佣苦力运走“出产”;有人吩咐女佣直接把马桶“出产”倒在空地或河涌里;也有人偷偷将“出产”伪装成普通垃圾,吩咐孩子扔进垃圾车内,环卫工(当时叫“洁净夫”)一旦发现,除了破口大骂一番,也没更好的办法。
  
  一个月之后,风波慢慢平息,粪工们在官方的说服下渐次上岗,屎尿专卖制得以突破阻力,于1931年开始实施。
  
  (摘编自《广州日报》)
  
  原文刊载于2016年2月《红岩春秋》杂志

 

相关新闻
热门文章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隐私保护 | 免责声明
地址:重庆市渝中区中山四路81号1幢三楼 邮编:400015 今日重庆传媒集团版权所有
渝ICP备:12000991 渝公网安备:50010302000322 经营许可编号:渝B2-20130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