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Banner广告
当前位置:首页 > 红岩春秋 > 文苑漫步 > 正文

大溪文化 文明前夜的故事(三)天琢之美

来源: 红岩春秋   编辑:杨洋2018-02-02 09:32:05

  天琢之美大溪文化的艺术与审美

  

  艺术来源于生活。“艺术的起源经历了一个由实用到审美, 以巫术为中介,以劳动为前提的漫长过程”,原始艺术更是与自然、生存紧密相连,它以热烈的色彩和琳琅的饰品为文字,以巫术为语言,沟通天地,表达夙愿。

  

  在生产与生活之间,大溪文化的先民用彩陶描绘山川河流的曲线,用黑石雕刻自己形象的轮廓,用玉、骨饰品敬献神灵,点缀生活,用最原始的表达方式向我们展现“天人合一”的审美境界。

 

QQ图片20180202093545_meitu_2.jpg

湖南澧县城头山遗址航拍图

  长江流域彩陶文化的代表

  

  在中国新石器时代晚期的彩陶艺术浪潮中,大溪文化是长江流域特别是三峡以及长江中游地区彩陶文化的代表。在装饰繁复的白陶衰落之后,彩陶逐步在大溪文化中繁盛起来。先民们在红色陶衣之上描绘黑彩,图案有的似绞拧的绳索、有的似横卧的“人”字,有的似花叶、水波、渔网,在以平行线条为间隔的区域中,或连续或对称。这些彩陶纹饰表现出一种原始但细致的秩序感,同时又透着来自山野的生命气息,为我们了解“大溪”先民的精神世界打开了一扇窗户。

  

  大溪文化彩陶纹饰比较常见的有绞索纹、横“人”字纹、网格纹、折线三角纹、条带纹、菱格纹、圆点纹等,其中前三者最为典型。

  

  绞索纹又被称作绳索纹、辫索纹,因形似两股(或三股)绞拧在一起的绳索而得名,在大溪文化的许多器物上都有发现,是大溪文化的标志性纹饰。绞索纹是一种“反纹”,即线条色彩之间的留白部分才是图案主体。有学者认为这种纹饰起源于编织图案,也有学者认为源于水流交汇或波浪的形态。

  

  横“人”字纹形似横卧的“人”字。一般为两条平行线之间,多个横“人”字纹以一定间隔连续出现。有学者认为这种纹饰可能表现的是水流受暗礁阻碍时,在水面形成的箭头形波纹。

  

  网格纹是新石器时代彩陶较为常见的一种纹饰。大溪文化彩陶中的网格纹有多种形式,有连续成片的大网格,也有由小网格组成的成块分布的大方格,而且构成网格的线条往往为细密的波浪形曲线。多数学者认为网格纹应该与渔网等编制物有关。

  

  此外,还有部分纹饰明显是受到其它文化影响而产生的,比如黄河流域庙底沟文化的花叶纹、西北地区的旋纹等。可见, 重重高山与涛涛江河并不能阻碍大溪文化先民与其他文化人群之间的交流。

  

  在众多彩陶器物中,筒形瓶的数量较多,且形制特别,是大溪文化的代表性器物。这种陶瓶器身呈筒形,似竹节,腹部微曲,整个瓶身的轮廓线条简洁柔和,器表多施红衣绘黑彩。由于此类器物多绘有复杂的纹饰,且几乎都出土于墓葬,瓶底被人为凿穿,推测并非实用器,可能与信仰、祭祀有关。

  

  大溪文化彩陶的另一大特色是薄胎细泥橙黄陶。该类陶器主 要为单耳杯、簋、圈足碗等器类,陶胎都非常薄,厚度约1-2 毫米,器表涂有一层橙黄色陶 衣,陶衣上有彩绘,因此也被称 为“蛋壳彩陶”。其制作精良、 造型别致、纹饰复杂,代表了当时制陶工艺的最高水平。

  

  别具一格的装饰品

  

  装饰品是人类精神世界的物质结晶。从茹毛饮血的旧石器时代开始,人类便在与自然的角力 中萌生期望,在期望中发现美好,用代表某种期望与审美意趣 的小饰品装点身体,沟通心中之 灵与万物之灵。

  

  “大溪”先民用玉石、兽 骨、蚌壳制作的饰品朴实简洁,素净而少有纹饰,于原始粗犷中 透出些许细致。其中,黑石制作 的环形与滑轮形小饰品最具代表 性与独特性。

  

  环形和滑轮形小饰品的原料 多为黑色板岩。环形饰一般为圆 形中空,部分保留有将圆形分隔 为各种形状石梁,有的石梁上还雕刻有人面等装饰。滑轮形饰由前后一大一小两个环形组成,因此器身有一圈轮槽,形似现代滑轮。根据环形和滑轮形饰品的形制大小与出土地点,推测这类器物可能为耳珰,另有部分环状中空的可能为指环。

  

  大溪文化的玉饰品主要有 环、玦、璜、珠几类,外观古拙朴素,无雕琢之气。玉玦多出土 于墓葬中人头骨的侧旁,推测为 耳饰。璜多出土于墓葬中人骨的 颈部,推测为项饰,与长江下游 的同类器物非常相似,但也有自身特点,如将边缘刻成连续锯齿状的装饰手法。这种手法也可在环形饰等其它装饰品上看到。此外绿松石坠饰、蚌串饰等也是大溪文化非常有特色的装饰品。

  

  戳印纹陶球是大溪文化比较 特殊但又常见的一种器物,具体 用途不明。四川博物院收藏的一 件陶球,内部中空,外有穿孔, 摇动时能沙沙作响,因此推测为 某种玩具或装饰品。有专家曾对该陶球进行过X光检测,发现其 内部有3颗活动陶粒,直径均大 于球面上的穿孔,显然是人为放置。这种空心陶球的制作采用的是合范法,球体上的穿孔不仅利于声音传出,更是在烧制过程中 便于腔内空气的排除,避免球体 爆裂,体现了“大溪”先民陶器 制作的高超技艺。

  

  “大溪”先民也用石头和泥 土雕塑自己或神灵的形象。这其 中最引人注目的是湖北秭归柳林溪遗址出土的一件黑曜石人像。 人像面部神态肃穆,双手残缺, 约作合十状,下身蹲坐于石盘之 上,头顶的片状双冠耸起,可能 是戴有头盔,颇具神秘性,发掘 者推测为巫师(氏族首领)作法 形象,可能与当时的原始宗教信 仰或神灵崇拜有关。该人像是目 前我国南方地区发现年代最早的 一件石雕人像,也是一件极其珍 贵的原始石雕艺术品,为研究当 时的工艺水平和原始艺术提供了宝贵实物。

  

  另外,在重庆巫山大水田遗 址出土的人形石饰造型也十分特 别,雕刻手法简洁明快,清晰地 表现出了人物的头部、躯干与四 肢。头部的眼、口与躯干上的肚脐 都以规则的圆形钻孔表现,女性生殖器官明显,四肢手足相连。

  

  作者/艾露露

  

  原文刊载于2017年6月《红岩春秋》杂志

 

相关新闻
热门文章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隐私保护 | 免责声明
地址:重庆市渝中区中山四路81号1幢三楼 邮编:400015 今日重庆传媒集团版权所有
渝ICP备:12000991 渝公网安备:50010302000322 经营许可编号:渝B2-20130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