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Banner广告
当前位置:首页 > 红岩春秋 > 文苑漫步 > 正文

钟云舫最后的楹联

来源: 红岩春秋   编辑:杨洋2018-02-02 09:11:16

  清末著名的巴蜀才子、江津县(今重庆市江津区)秀才钟云舫,因对楹联艺术作出了重大贡献而被誉为“联圣”。他创作的“天下第一长联”《拟题江津县临江城楼联》和《锦城江楼联》,名扬天下。他一生中创作楹联5000余副,其中100字以上的长联达30多副。那么,钟云舫最后一副对联的内容是什么呢?

  

  这里有一些鲜为人知的故事。

  

  清光绪年间,钟云舫因为民代言,以诗联为武器抨击和揭露封建县衙官府的黑暗和腐败而受冤入狱,被羁押了3年才被释放。他的被释放,还有一个戏剧性过程。

  

  重庆府璧山县(今重庆市璧山区)人钟长春是一名廪生,小时候曾在钟云舫门下读书,钟云舫算是他的恩师。钟长春长大后,考中了秀才。他先在永宁道任文案帮办誊录(抄写文书),后又到成都府制台衙门文案任誊录。钟长春到成都府不久,就听说钟云舫被羁押在提刑按察使待质所。后来又打听到这实际是重庆府与成都府勾结起来对钟云舫实施的“软打整”。

  

  知道真相后,钟长春决定帮助恩师钟云舫。他买通了文案的主管师爷白正心,然后用非常漂亮的小楷字体抄录了钟云舫的长联《锦城江楼联》,最后又通过一些关系,花了一点小钱,打通了其他关节。

  

  有一天,自称为“文化人”的四川总督锡良来衙府内巡视,钟长春便借机献上了这副长联。锡良一看楹联内容充满文采,就赞不绝口。于是钟长春马上介绍钟云舫蒙受不白之冤的情况,接着师爷白正心也夸赞钟云舫的文采,然后又说:“大帅爱才如子。我们增加这人行不行?”锡良只好说:“好,好,好!”就这样,成都府制台衙门文案就糊里糊涂地弄到了释放钟云舫的“官方批示”。

  

  钟云舫出狱后,在钟长春的陪同下特地拜谢了师爷白正心。他心灰意冷,在成都稍事休养后,谢绝了钟长春的挽留,黯然回到江津。他先是临时住在通惠门家中养病,这期间写了8首诗,还写过一副102字的长联,在愤世嫉俗的言辞中,写出了他贫寒磊落的气概。其联曰:

  

  生成是穷骨头,这里帮忙,那里着急,四十年消磨精力,偏做了愁城怨府,恨海离山,嗟嗟嗟,为谁受苦担忧,五夜扪心,吾过矣,吾过矣;

  

  讲什么真手足,上不尽当,吃不完亏,一两下翻转面皮,便思量搏虎屠龙,炳猪烹狗,罢罢罢,从此卷旗收伞,再管闲事,天厌之,天厌之。

  

  钟云舫的身体稍好后,便与他的门生郑埙一起在陈家教私学。清宣统三年(1911年)初,钟云舫生了一场大病,卧床不起。正月底,钟长春来江津看望钟云舫,坐在病床前陪着先生。突然,钟云舫斜撑着起身,对他说:“长春呀,我出副对联你对对。出句为‘油干灯草尽’。”

  

  钟长春想了想,对先生说:“我对‘风定浪涛平’行不?”钟云舫说:“不对。应该对‘风急浪涛高’啊!”钟长春赞道:“对得太好了。”

  

  钟云舫又放慢语速,断断续续地说:“现在是国事日非,江河日下,大风大浪眼看就来到了,但我的身体也越来越糟糕,我恐怕是看不到这大风大浪了……”

  

  钟云舫再次撑起身体说道:“我可能真的不行了。我的事我自己清楚。所以,这个对句‘风急浪涛高’不切合于我了,我改为‘饭熟米汤生’,这是最切合于我的。”

  

  “油干灯草尽,饭熟米汤生”——这便是钟云舫留给世人的最后一副绝对。这年的2月3日,钟云舫被安葬于油溪镇灯云坪。8个月后,辛亥革命爆发。

  

  作者/庞国翔

  

  原文刊载于2018年1月《红岩春秋》杂志

 

相关新闻
热门文章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隐私保护 | 免责声明
地址:重庆市渝中区中山四路81号1幢三楼 邮编:400015 今日重庆传媒集团版权所有
渝ICP备:12000991 渝公网安备:50010302000322 经营许可编号:渝B2-20130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