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Banner广告
当前位置:首页 > 红岩春秋 > 文苑漫步 > 正文

递漂悠悠

来源: 红岩春秋   编辑:杨洋2018-01-10 09:22:38

1945年8月,拥在轮船边的递漂小划子。.jpg

1945年8月,拥在轮船边的递漂小划子

  自1910年4月16日川江正式开通轮船商运后,近20年间,沿岸港口码头都没有供轮船停靠的趸船。轮船只能远离江岸,选择深水沱和砂卵石河床抛锚,停泊在江心。这时,等候在岸边的小木船纷纷靠上去,把旅客和货物从轮船上接转下来,运送到岸边。岸上的旅客乘船和货物出港外运,也由这些小木船从岸边转运至江心的轮船上。这种小木船俗称“小划子”,载重量小,灵活轻便,一趟趟来回接送旅客和货物,犹如在江面漂来漂去,被形象地称为“递漂”。
  
  递漂各有码头帮会递漂,是当时养活一大批码头工人的职业。
  
  1931年10月,中国航空公司采用水陆两用飞机开通汉渝航班,这种飞机机身下装置着一排浮筒,可在重庆城千厮门、菜园坝和万县(今重庆市万州区)聚鱼沱的江面起降,机上的旅客、行李、邮件、货物,也靠递漂上下岸。
  
  递漂区域有严格的分界,每个区域建有各自的帮会,重庆城港区分龙门浩、朝天门、嘉陵江码头帮,万县城分南岸、北岸帮,云阳的码头按货物和地盘分了12个大棚,每个大棚为一个帮。递漂工种也有区分,提装工人只能转运船上货物,力夫则负责搬运旅客行李,相互不能抢揽业务。但帮会之间、递漂工人之间,仍然经常发生争抢业务和地盘的事件。
  
  1930年,万县港有一艘轮船因停在江心分不了区域,北岸正轮子帮会与南岸提装队发生冲突,把官司打到了县衙。后经裁决,南岸提装队负责给轮船装载,北岸正轮子帮会承担卸货业务,这才平息了事端。重庆朝天门与嘉陵江两个码头相邻很近,这里江面又宽阔,轮船停泊时不好区分区域,两个帮会也经常为争夺业务大打出手。
  
  递漂让日本船长低头
  
  当年的川江,外国船只肆意妄为,偷运军火、鸦片,航行中故意开快车行驶,浪翻木船,多次造成船毁人亡的惨案,而且拒不赔偿。
  
  1924年11月,重庆军警督察处查获日籍轮船“德阳丸”私运外省的劣质货币(银铜货币成色差或份量不足),日本人不但不接受检查,反而打伤执法人员,还残忍地将被打人员投入江中溺毙;1925年11月7日、8日,美商“美仁”轮在长寿县和重庆港区浪沉木船,并开枪射击,两处各死亡27人;1926年6月13日,英商轮“滇光”号在万县浪沉木船一只,淹死船工5人;1926年7月8日,英商太古公司“万流”号商轮在丰都浪沉木船一只,淹死川军第5师官兵3人,沉没银元4860元,接着又在万县白水溪浪沉木船一只,淹死2人,沉没银元2400元。更为恶劣的是,8月29日,“万流”号再次在云阳县城小河口江面故意疾驶,浪沉正递漂接运军饷的川军杨森部3艘木船,淹死官兵和船工58人,力夫10人,损失银元8.5万元和枪56支、子弹5600发。这起重大海损事故接着引发出一系列事件,最终发生了震惊全国的万县“九五惨案”。
  
  1929年7月5日,著名实业家、民生实业公司总经理卢作孚担任川江航务管理处处长后,发布命令:外国轮船进出重庆港,必须向川江航务管理处结关,经本处护航队检查后,方能上下旅客和装卸货物。
  
  1929年8月5日,日本“云阳丸”轮驶进重庆港,停泊在朝天门的江心。川江航务管理处护航队士兵上船检查,却遭到阻拦,船上的日本人还举枪向检查的士兵瞄准,准备射击。护航队士兵为避免发生冲突,撤离了“云阳丸”轮。卢作孚对撤回去的士兵说:“好吧,他不让我们中国人上船,我们中国人就不上他的船。”果然,连递漂的力夫、提装工人都不上“云阳丸”。
  
  原来卢作孚事先已和递漂的船主、力夫、提装工人商定,对不接受检查的外国商轮,拒绝装卸货物和补给食品,工人损失的工钱,他负责双倍补偿。对外籍轮船在川江上的肆意妄为,递漂工人早就怨声载道,一致支持卢作孚的决定。
  
  “云阳丸”在8月炎炎烈日下的江面停靠了4天,货物不能装卸,食品又短缺,船上的日本人慌了,连忙给日本领事馆发电,要求向地方当局施压。然后他们又派人秘密联络递漂工人,许重金卸货和补给食品,结果都失败了。最后,趾高气扬的日本船长只好低下头,接受川江航务管理处士兵的检查。
  
  递漂与电影《让子弹飞》
  
  递漂过程缓慢,也存在安全隐患,旅客和货主都深感不便。
  
  1938年8月,四川省政府派遣给忠县一位新县长,名叫余旭,四川邻水人。余县长从重庆乘船,东下忠县赴任。轮船到港后,由小木船递漂,这位新县长可能还没有适应这种上下船方式,当他从轮船上跨向小木船的一瞬间,突然掉进了两船空隙的江中,一下子没了踪影。岸上欢迎新县长的仪式早已就绪,看见船到港了,便放响了鞭炮。面对突如其来的事故,大家不知所措。县长随行秘书到底是文化人,头脑好使,当即决定自己充当县长,应付局面。事已至此,县长夫人只好点头同意。几个月后,有人举报县长是假冒的,假县长被查处,关了起来,县长夫人也带着孩子离开了忠县。
  
  据说忠县籍著名作家马识途先生,1942年创作的小说《夜谭十记》之《盗官记》,素材就取自这个故事。2010年12月,根据《盗官记》改编的电影《让子弹飞》上映,“假冒县长故事”一夜之间家喻户晓。当然,也有地方史研究者认为,余县长淹死后没被人假冒,马老小说的人物原型另有其人。
  
  不管小说故事是否发生在忠县,但递漂终于结束了。
  
  1928年,民生实业公司购买加利汽船公司一只无动力装置的平底矩形船只,拴锚在嘉陵江千厮门码头的岸边,船与江岸之间搭设跳板。本公司的轮船进港后,在它旁边系缆停靠,旅客和货物通过跳板上下、运送,既方便又安全。这种泊船设施被称之为“趸船”,它的出现,成为结束递漂之开端。
  
  1929年,民生实业公司渝涪航线在涪陵龙王沱租地设置码头,又购买一只木船作为趸船,川江主航道上也有了第一只趸船。
  
  1930年5月31日,川江航务管理处主持日常工作的副处长何北衡,效仿民生实业公司的泊船办法,在嘉陵江纸码头设置公共趸船一只,供各家到港的轮船靠岸。但一只公共趸船根本满足不了停靠需求,1931年7月,川江航务管理处又在嘉陵江千厮门码头增设公共趸船一只。
  
  那个因递漂淹死县长的忠县码头,也在1939年设置木质趸船一只,但不知何故,1940年被撤除了,仍然实行递漂。也许是递漂工人担心趸船抢了“饭碗”,阻挠设置,因为类似事件曾在云阳发生过。
  
  抗战期间,民生实业公司准备在云阳码头设置趸船,遭遇递漂工人抵制,集结60多人上街游行,民生公司只好放弃。到1956年,忠县码头才重新设置一只木质趸船,而此时,川江上的码头已普遍使用趸船,全面取代递漂。
  
  作者/陶灵
  
  原文刊载于2017年1月《红岩春秋》杂志

 

相关新闻
热门文章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隐私保护 | 免责声明
地址:重庆市渝中区中山四路81号1幢三楼 邮编:400015 今日重庆传媒集团版权所有
渝ICP备:12000991 渝公网安备:50010302000322 经营许可编号:渝B2-20130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