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Banner广告
当前位置:首页 > 红岩春秋 > 抗战风云 > 正文

《新华日报》揭开较场口事件真相

来源: 红岩春秋   编辑:杨洋2018-01-09 09:10:28

《新华日报》总馆旧址 刘汪洋摄_meitu_1.jpg

《新华日报》总馆旧址 刘汪洋摄

  《新华日报》是抗日战争时期中国共产党在国民党统治区公开出版发行的惟一的大型党中央机关报和政治理论刊物,是中国共产党宣传抗战民主的重要舆论阵地。
  
  1946年2月10日,重庆各界人士在较场口举行庆祝政协成功大会。国民党右翼势力指使特务捣乱会场,打伤郭沫若、李公朴等多人,制造了震惊中外的“较场口事件”。
  
  《新华日报》得到消息后,迅速、连续、大量地对此事件进行客观公正的报道。
  
  据不完全统计,从2月11日到3月20日,《新华日报》刊载与较场口事件相关的社论、群众来信、通讯特写、诗歌等内容就达136篇之多。这些报道有力地驳斥了国民党中央社、《中央日报》等媒体歪曲事实的报道,揭开了事件的真相。
  
  庆祝大会遭到破坏
  
  抗日战争胜利后,中国共产党提出的团结、和平、民主的建国路线与国民党坚持专制独裁的建国路线产生了尖锐的矛盾,内战危机四伏。面对此种状况,中国共产党团结各民主党派和全国各族人民,为争取和平民主,反对内战和独裁进行了坚决斗争,促成了停战协议的签订和政治协商会议的召开。
  
  1946年1月31日,历时22天的政治协商会议闭幕。会议通过了《关于政府组织问题的协议》《和平建国纲领》《关于国民大会问题的协议》等5项协议。政协达成的决议虽然同中共新民主主义的主张还有一定距离,但对国民党一党专政的独裁统治和反人民的内战政策,具有明显的限制作用,基本符合全国人民的和平民主意愿。
  
  政治协商会议达成的决议是继“双十协定”之后,中共和民主力量取得的又一积极成果。再次确认了避免内战、实现和平建国的方针和途径,对国民党的内战独裁政策是一次沉重的打击。
  
  为了庆祝会议取得胜利,各民主党派联合重庆20多个民主团体,于2月10日在较场口举行庆祝政协成功大会,到会群众万余人。大会由郭沫若、马寅初、李公朴、施复亮、章乃器、李德全等民主人士组成主席团,邀请周恩来、邵力子、孙科、沈钧儒、张君劢、李烛尘等政协代表到会演讲。庆祝大会准备发表《告全国同胞书》,号召全国民众广泛团结,共同争取政协决议的彻底实现。
  
  当日上午庆祝大会还未开始,国民党当局指使的特务和暴徒就进行疯狂破坏:包围主席台,抢占扩音器,对主席团成员及到场的新闻记者和群众大打出手,李公朴、郭沫若、施复亮、马寅初等民主人士以及群众60余人被打伤。其中,李公朴遭暴徒连续追打,头部血流不止,伤势最为严重。经过在会场担负纠察任务的育才学校、社会大学学生和中国劳动协会会员的奋力救护,大会主席团成员才脱离险境。
  
  国民党特务制造骇人听闻的“较场口事件”,再次暴露了他们反对政协会议决议、坚持专制独裁的狰狞面目。
  
  《新华日报》果断出击
  
  1946年2月11日,事发后的第二天,国民党《中央日报》发出消息称:
  
  九时半开会,主席团章乃器提议由李德全为总主席,而周德侯以扩大器向会场报告谓“我国农民较多,提议以农会代表刘野樵为总主席。”台下鼓掌表示赞成,刘氏立即宣布开会,领导行礼如仪。在致开会词时,李公朴以刘不应充任总主席,阻止刘氏发言,并夺取刘氏手中之播音器。一时台下哗然,民众纷纷拥至主席台上,秩序大乱,互相殴打。
  
  《中央日报》发出颠倒是非的报道,目的是迷惑群众,混淆视听。面对此种情形,《新华日报》的首要任务就是揭开事实真相,让广大群众了解真实情况。
  
  是日,《新华日报》发表了15篇有关较场口事件的报道。其中,在第2版的头条位置发表了《有组织暴徒藉势逞凶捣乱,庆祝大会昨未能举行,郭沫若李公朴施复亮等及到会群众多人被殴受伤》的报道,称:
  
  ……当还未开会时间,主席台的四周一些人就大声吵闹起来,要求迅速开会。同时台上也突然挤满了不知来意也不明来历的人。这些人为首的自称是重庆市各职业团体的代表,他们随身带来了乐队、宣言和大会口号,一面夺占了扩音器一面就占据了主席台,就此宣布奏乐开会。为首的几个人还从口袋中掏出写着“主席团”的红布条,自行挂在胸前,并把一位自称代表着全国人口百分之八十的农民的,名叫刘野樵的推出致词。他的讲话引起台下人群一片表示不欢迎的声音。当原来大会筹备总指挥李公朴先生及主席团章乃器先生和施复亮先生向前交涉,并提出大家应好好协商,不应妨碍原定的大会程序的进行时,突然有人高呼“他们扰乱秩序”,于是台上台下喊打声就响应而起……
  
  同版还配发了《较场口暴行》的社论,指出:“这些有指使有组织的暴徒竟敢利用特殊势力,在万目睽睽之下,公开破坏一般民主人民应享受之自由权利,大打出手,这置政府之诺言于何地?且置政治协商会议之协议于何地?”强烈要求国民党当局“要认真地查办主凶”。
  
  当天,《新华日报》还刊登了《严正的抗议,热切的慰问——一群职业青年的控诉》《追随先生们为民主努力》等报道,刊载了郭沫若、李公朴、施复亮等受害人讲述参加庆祝大会和自己受伤的过程。
  
  2月12日,《新华日报》发表《恳切的忠告》的社论,指出:
  
  前天较场口丑剧演出时,民众到者万余人,政治协商会议代表亲临其境者十余人,谁打人,谁被打,谁是主席,谁抢主席做,谁受伤,谁没受伤,大家看得清清楚楚。然而,中央社的报导,中央日报的编者,居然写得出“公推刘野樵为主席”,“刘野樵受伤”。
  
  这篇社论质问道:“看了中央社的这种报导,请问还能说是真实的吗?”当天的《新华日报》还刊登消息称:2月10日晚,政协代表举行会议,对事件表示强烈义愤,并公推周恩来、陈启天等4人面见蒋介石提出严正抗议。
  
  2月13日,《新华日报》《大公报》《新民报》等9报42名记者联名写了致中央通讯社的公开信。信中写道:
  
  我等目睹暴行,同业中且有数人横遭殴打,际此蒋主席宣布四项诺言及政治协商会议圆满闭幕不久之时,陪都竟发生如此摧残人权、侵害人民自由事件,群情愤慨,我等也感痛心……顷阅贵社对此事件之报导,颇有失实之处,如:(一)肇事原因起于主席台上之争执,缘大会总主席问题正由主席团洽商推举之际,刘野樵即擅行宣布开会,自任主席。李公朴正拟上前与之洽商时,即遭暴徒毒打,惨剧因此而生。贵社所云“临时推举市农会代表刘野樵为主席”,与事实显有出入。(二)此次不幸事件之发生,系暴徒事先早已有计划有组织之布置。彼等事先已准备“大会宣言”“口号”,身怀铁器碎石,行凶之时,有人分组指挥,宪警无力阻止。贵社云“民众互相殴打”,亦与事实不符。
  
  这封联名公开信,全文刊登在当日的《新华日报》。
  
  《新华日报》与国民党中央社再度交锋
  
  面对同行的质疑,面对社会各界的压力,国民党中央通讯社、《中央日报》等媒体不但不承认造谣事实,反而百般抵赖,千般辩解,甚至厚颜无耻地给新华日报社写了一封公开信。
  
  1946年2月12日,国民党中央通讯社致函《新华日报》,辩称“当时商会代表周德侯以扩音器向会众提议推举农会代表刘野樵为总主席,会场民众多鼓掌表示赞成”,反诬《新华日报》“是何居心”,要求《新华日报》“平心检讨,幡然改正”。
  
  2月14日凌晨2点,新华日报社在收到国民党中央社的来函后,当即决定将中央社的来函全文刊登在当天的《新华日报》上,同时在同版面刊登新华日报社给中央社的复函。复函中写道:
  
  此次较场口事件,明明为陪都各人民团体庆祝政治协商会议成功大会被暴徒破坏,明明为郭沫若、马寅初、李公朴、施复亮、冉瑞武、梁永思、陈培志、顾佐衡、邓蜀生、姚江屏、梁柯平、高学速诸先生被暴徒殴伤。此乃有目共睹之事实,绝非敝报一家之私言。而贵社报道竟颠倒黑白如此,反以“公正”自居。来信又称:贵社所报道者,“乃记者在场所目睹”,不知此处所称“记者”,仅指贵社外勤记者,抑包括陪都各报社多数外勤记者而言?若为后者,则陪都各报社外勤记者王菲北、邵嘉陵、高集、浦熙修、潘世徽、阚岳南等四十二人,已据当时目击事实,指出贵社报道与事实不符之点。贵社外勤记者与陪都各报社外勤记者相较,究为少数。若谓少数人记载为公正,多数人记载反不公正,则吾人诚不知贵社置“公正”于何地矣!所幸人权保障会筹备会等,已着手做客观调查,想不久即水落石出,吾人拭目以待可也。
  
  两封公开信同时刊登在同个版面上,对比之下,谁在说真话,谁在讲谎言,绝大多数群众一看便知。
  
  为使广大人民群众不再受国民党宣传的迷惑,《新华日报》连续刊文报道较场口事件的真相。
  
  2月14日,《新华日报》刊载阎宝航、国民参政会参政员王葆真两位先生的谈话,文中写道:
  
  他们(指阎宝航、王葆真)眼见肇事时起,到散会时止,刘野樵都安然无恙。后来看见两三个报纸的报道说他也受了伤,实不胜诧异之至。
  
  2月15日,《新华日报》以《内幕如此——一位市民的报导》为题,将重庆市民张西民写给新华日报社的来信全文刊登出来。信中写道:
  
  我从一个比较熟悉的朋友得到了铁的证明。这朋友是做“特务”的。“二•一○”事件的第二天,他向我漏出一句话:“昨天我知道要打架的”,“我们是内场人,请你不多心,我们奉了命令叫我们到较场口去打捶……”于是我顺便玩笑的说:“听说你们每次都得了伙食费好几千?”他说:“这包袱我只抬了一回”。
  
  2月16日,《新华日报》以《政协成功庆祝大会目击记》为题,在第3版刊登了一位匿名读者的来信,信中写道:
  
  我走到近台左侧旁发现一位在台上讲过话,自任为主席的先生(指刘野樵),对人说:“今天的会都是民主同盟的人捣乱的,我们往日开会都是本市的农工商学各界的民众团体,今天他们弄些又是中国人又是外国人,不知道捣乱些撒子名堂”,说着得意地笑了。
  
  2月19日,《新华日报》全文刊登了一个有良心的国民党特务的来信,信中说:
  
  九日晚上就奉到组长的命令,要我去较场口将那些流氓邀来参加庆祝会,并要我吩咐他们早点来,站在台脚下,不准乱动……十日早上我是奉命看守在庆祝会会台的。站在那里,我脸都红了,心里好像要爆炸,因为好多人都是认得我的。我的工作是不准陌生人上来,万一骚动,就装做是维持秩序,并且盯住台下我邀来的那些人,我击掌,他们也击掌。我是个小卒,他们的大计划,我不知道,我担任的工作就是这一点。因为这几天很多人颠倒是非,只好说出来。
  
  参与较场口事件国民党特务的来信,更直接证明了血案不是偶然发生的,而是国民党特务机构详细、周密计划的结果。
  
  随着《新华日报》不断深入的报道,较场口事件的真实情况逐渐清晰,广大人民群众也从这些报道中了解到此次事件真相的来龙去脉。
  
  作者/王浩
  
  原文刊载于2017年12月《红岩春秋》杂志

 

相关新闻
热门文章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隐私保护 | 免责声明
地址:重庆市渝中区中山四路81号1幢三楼 邮编:400015 今日重庆传媒集团版权所有
渝ICP备:12000991 渝公网安备:50010302000322 经营许可编号:渝B2-20130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