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Banner广告
当前位置:首页 > 红岩春秋 > 抗战风云 > 正文

重庆谈判期间蒋介石的九次宴请

来源: 红岩春秋   编辑:杨洋2018-01-02 11:16:33

重庆谈判期间,毛泽东与蒋介石举杯共饮。.jpg

重庆谈判期间,毛泽东与蒋介石举杯共饮。

  抗战胜利后,在蒋介石一再邀请下,毛泽东于1945年8月28日飞抵重庆,与国民党当局进行了为期43天的重庆谈判。在纷繁复杂、唇枪舌剑的谈判桌之外,蒋介石曾9次宴请毛泽东。国共两党最高领袖多次在正式或非正式的场合共同举杯,觥筹交错,笑意盈然,成为重庆谈判期间引人瞩目的焦点。同时也留下若干历史片段,见证了风云多变的历史瞬间。
  
  第一次:8月28日
  
  1945年8月28日下午,毛泽东在周恩来、王若飞、张治中、赫尔利(时任美国驻华大使)等人陪同下,从延安乘机飞赴重庆,并在机场对中外记者发表了热情洋溢的书面讲话。当晚8点半,在张治中、邵力子陪同下,毛泽东与周恩来、王若飞从红岩村出发,应邀赴蒋介石山洞林园官邸出席欢迎宴会。宋美龄、赫尔利、魏德迈(时任驻中国美军总司令)以及国民党军政要员张群、陈诚、吴国桢、王世杰、周至柔、蒋经国等作陪。这是国共第二次合作以来两党最高领袖的第一次会面,意义非比寻常。
  
  当天中午,蒋介石向国民党方面表明对毛泽东来渝后的谈判方针:“决以诚挚待之,政治与军事应整个解决,但对政治之要求予以极度之宽容,而对军事则严格之统一,不稍迁就。”
  
  为了表示其和谈“诚信”,宴会上,蒋介石对毛泽东示以礼遇,“请其入余之对座也”。宴会开始后,蒋介石和毛泽东先后致辞,会场气氛融洽。对于当日情景,《新华日报》曾报道,毛泽东与蒋介石“相继致词,并几次举杯互祝健康,空气甚为愉快”。
  
  毛泽东与蒋介石在重庆的首次会面,除相互叙旧寒暄,没有涉及谈判的任何政治性问题。蒋介石本人也在刻意营造一种愉快祥和的气氛,使接下来的谈判有一个好的开端。
  
  宴会结束后,应蒋介石再三邀请,毛泽东留宿林园二号楼底楼东屋,王若飞住底层西屋,周恩来住林园三号楼。据说,这是林园官邸建成后第一次留宿外客。
  
  第二次:9月2日
  
  1945年9月2日,日本政府正式签署投降书,中国人民经过8年浴血奋战,终于赢得了抗日战争的最后胜利。
  
  当天上午10点左右,毛泽东在上清寺桂园约见国民党谈判代表王世杰,就国共谈判提出了8项原则性意见。
  
  晚上8点半,应蒋介石邀请,毛泽东携周恩来、王若飞赴林园参加晚宴。作陪的有孙科、吴铁城、张群、王云五、张伯苓、傅斯年等社会各界名流。宴会结束后,毛泽东与蒋介石就中共领导的军队编组数目和驻地、楼东屋,王若飞住底层西屋,周恩来住林园三号楼。据说,这是解放区、政治会议、国民大会等问题进行了单独商谈。
  
  第三次:9月4日
  
  1945年9月4日下午5点,毛泽东应蒋介石邀请,参加在国民政府军委会举行的庆祝抗战胜利茶会。席间两人频频举杯,给后世留下了共同碰杯的历史一幕。
  
  会后,毛泽东与蒋介石在办公室再次单独商谈。对此次谈话,蒋介石在日记中记载,“在办公室谈话片刻,直告周恩来所提方案与态度,皆应根本改变”。所谓“周恩来所提方案”指的就是9月3日,周恩来、王若飞与国民党代表张群、张治中、邵力子等进行商谈时提出的中共11项主张,要求中共28个师编制和在解放区推荐行政官员等。据说,听完张群等人的报告后,蒋介石“脑筋深受刺激”,指示国民党谈判代表继续研究商谈办法。
  
  会谈过程中,蒋介石要求中共对所提的11项主张作根本修改,毛泽东没有当面拒绝。
  
  第四次:9月5日
  
  1945年9月5日晚上6点半,毛泽东、周恩来、王若飞应蒋介石和宋美龄邀请,赴国民党中央干部学校礼堂,出席招待苏联大使彼得罗夫及其属员的茶话会。当晚,由卜道明任总招待,蒋经国任副总招待。
  
  当毛泽东与彼得罗夫于6点半乘车到达干部学校大礼堂门口,蒋介石即从礼堂左侧休息室出来迎接。毛泽东与蒋介石步入会场时,全体起立,掌声雷动。茶话会开始后,蒋介石上台致欢迎词,毛泽东致答谢词。随后,毛泽东坐在蒋介石和彼得罗夫中间,一起观看由重庆厉家班表演的京剧《穆桂英挂帅》。陪同观剧的有冯玉祥、宋子文、孔祥熙、何应钦、张群、陈立夫、朱家骅、王世杰、张治中、吴国桢等。
  
  9点左右,毛泽东与彼得罗夫告辞,蒋介石亲自陪送他们上车,又返回座位继续观剧。
  
  第五次:9月12日
  
  1945年9月12日,毛泽东、周恩来应邀赴林园与蒋介石共进午餐,张群、张厉生、邵力子等作陪。
  
  餐后,国共双方就中共军队整编数目等问题继续进行商谈。蒋介石表示:“赫尔利大使曾有为中共从中请求同意保持二十师之议,此在原则上亦未尝不可考虑;唯必须保证确能接受国民政府之统率权为前提。意盖谓在中华民国境内不应有私人军队,任何党派亦不得保持武力。”
  
  保持军队一定的数量,是中共能够与国民党蒋介石抗衡的关键。毛泽东特别指出:“人民的武装,一支枪、一粒子弹,都要保存,不能交出去。”但为促成和谈,毛泽东同意蒋介石的说法,表示中共愿意作出让步,由原先的48个师减至28个师。蒋介石仍没有明确答复。
  
  但根据蒋介石日记内容表明,其心中仍大为不满。
  
  第六次:9月17日
  
  1945年9月17日,毛泽东应邀赴林园与蒋介石共进午餐,张群、吴国桢、赫尔利等作陪。餐后,双方继续商谈,但分歧仍在军队和政权问题。
  
  实际上,此前的9月10日至12日,中共晋冀鲁豫军区集中优势兵力,一举歼灭入侵的阎锡山部3万余人,取得了著名的上党战役胜利,给国民党顽固派以极大震动。这一军事胜利,也大大加强了中共代表团在重庆谈判中的地位,直接配合了谈判斗争。
  
  值得一提的是,我们非常熟悉的毛泽东、蒋介石、赫尔利3人并排合影照,正是在这一天由美国《生活》杂志记者拍摄。
  
  第七次:10月9日
  
  由于在军队整编数目上未能达成一致意见,国共双方谈判暂时中断,毛泽东与蒋介石自1945年9月17日商谈后,也一直未进行任何形式的会面。直到21天后的10月9日,此时国共双方已在10月5日进行了最后一次谈判。10月8日,国共双方代表就《会谈纪要》交换了意见并修改定稿,预定10月10日签字。
  
  10月9日这一天,毛泽东同周恩来、王若飞应邀赴林园向蒋介石辞行,并与蒋介石夫妇共进午餐,宋子文、王世杰、张群、张治中、邵力子等作陪。
  
  餐后,毛泽东与蒋介石就国共两党合作问题继续进行商谈。蒋介石在日记中记载:“毛泽东今日来作别,与之谈约一小时,先问其国、共两党合作办法及其意见如何?”毛泽东并未正面回答。可见双方在一些原则问题上仍未达成一致。
  
  蒋介石提出要中共放弃军队和解放区,但毛泽东表示不能同意。最后,国共双方同意将一致的问题确定下来,如“和平民主建国”等问题,将未达成一致意见的按照各自表述的方式记录。
  
  第八次:10月10日
  
  1945年10月10日,中共代表周恩来、王若飞同国民党方面代表王世杰、张群、邵力子、张治中,在桂园客厅最终签署了《国民政府与中共代表会谈纪要》(简称“双十协定”)。
  
  签字仪式后,毛泽东下楼和在场的代表一一握手,表示祝贺。下午4点左右,蒋介石到桂园回访毛泽东,为其送行。据《总统蒋公大事长篇》记载:“先是,毛于九日谒公辞行,公翌(十)日午亲至其寓所话别时。”两人相谈10余分钟,毛泽东提出晚上住宿林园再相谈,蒋介石当即表示欢迎。随后,毛泽东、周恩来、王若飞同蒋介石乘车赴国民政府礼堂,参加双十国庆招待外宾的鸡尾酒会。
  
  长期在周恩来身边工作的童小鹏回忆,在酒会上,他亲耳听见毛泽东向蒋介石祝酒时说:“蒋主席万岁!”引起全场中外人士的注目。为了和平建国,毛泽东表现出政治家的豁达大度。
  
  第九次:10月11日
  
  1945年10月10日,毛泽东夜宿林园,与蒋介石商谈约半小时。至于这半小时的谈话内容,有关毛泽东与蒋介石的回忆记载却各有不同。
  
  胡乔木在回忆毛泽东的专著中提到,毛泽东说:“蒋介石总要找我长谈,说我们二人能合作,世界就好办;还说,国共两党,不可缺一,党都有缺点,都有专长。我们(指蒋和毛)都是五六十的人了,十年之内总要搞个名堂,否则对不起人民。”蒋还说了一段“肺腑之言”:共产党最好不搞军队,如你们专在政治上竞争,那你们就可以被接受。毛泽东则回答,完全赞成军队国家化,军队应变为国防军,只为国防服务,不为党派服务,党则全力办政治。毛泽东还告诉蒋介石,解放区的努力应该承认,应该帮助。最后,蒋介石面露悲观地说,这次没有解决好。毛泽东则回答,很有收获,主要是方针,确定了和平建国的路线,我们拥护。
  
  但根据蒋介石日记记载,这次谈话内容主要是围绕政治协商会议和国民大会展开,“昨夜与毛泽东谈话,彼忽提政治协商会议以缓开为宜,并称‘回延安准备召集其所谓解放区民选代表会议,再决办法’,又称‘国民大会提早至明年召开亦可’”。最后两人约定次日早餐再谈。
  
  第二天早上8点,毛泽东与蒋介石共进早餐后,进行了最后一次商谈。蒋介石仍在解放区问题上纠缠不休,“明告其‘解放区’问题,政府决不能再有迁就”,决意不肯承认解放区的政权。毛泽东则告诉蒋介石,周恩来、王若飞将在重庆继续商谈。很明显,双方的最后一次会谈很不愉快。
  
  上午9点半,毛泽东在张治中陪同下,乘车赶到九龙坡机场,陈诚代表蒋介石到机场送行。毛泽东等一行人随后飞往延安。
  
  历时43天的重庆谈判,就此落下帷幕。
  
  作者/丁英顺
  
  原文刊载于2017年10月《红岩春秋》杂志

 

相关新闻
热门文章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隐私保护 | 免责声明
地址:重庆市渝中区中山四路81号1幢三楼 邮编:400015 今日重庆传媒集团版权所有
渝ICP备:12000991 渝公网安备:50010302000322 经营许可编号:渝B2-20130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