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Banner广告
当前位置:首页 > 红岩春秋 > 抗战风云 > 正文

他破译了“虎!虎!虎!”密电

来源: 红岩春秋   编辑:杨洋2017-12-29 10:33:48

电影《珍珠港》剧照_meitu_3.jpg

电影《珍珠港》剧照

  太平洋上空传来“虎!虎!虎!”——灼烫的电波穿过浓浓硝烟,在太平洋冰冷的云浪间飞驰。

  

  1941年12月8日上午8时,日本海军联合舰队机动队偷袭珍珠港成功后,担任这次偷袭的空中指挥官渊田大佐下令,向偷袭珍珠港的舰队司令官南云发电报:“TOH!HUH!HUHru!(虎!虎!虎!)”并向东京转发。

  

  只是,很少有人知道,早在日军偷袭珍珠港前5天,在重庆歌乐山的丛林里,国民政府军政部军技室的密码破译专家池步洲,就已经破译了日军偷袭珍珠港的密电!

  

  池步洲是谁?他又是如何破译出密电的?

  

  “池步洲破译的并不是日本军方的密电码,而是日本外务省的密电码。”中共重庆市委党史研究室南方局研究室主任刘志平研究中日“谍战”多年,对那段历史极为熟悉。

  

  故事,要从1937年说起。

  

  从外行到破译专家

  

  只用了不到一个月的时间

  

  1937年7月25日——也就是“七七”事变后的第18天,乌云滚滚,停泊在神户港的“上海丸”轮船拉响了第一声汽笛,航程的目的地是中国上海。

  

  海面上白浪滔滔,池步洲凭栏而望,内心犹如海浪般翻滚。

  

  1908年2月19日,池步洲出生于福建省闽清县三溪乡溪源村,后到日本留学,就读于著名的早稻田大学工部,学机电专业,毕业后在中国驻日本大使馆武官署谋取到一个翻译文稿的职位,还娶了一位名叫白滨晓子的日本姑娘为妻。

  

  然而,在日本军国主义发动侵华战争后,为了回国参加抗战,池步洲毅然放弃在日本的安定生活,携妻儿踏上了归国的航程。

  

  1939年,源于时任军政部部长何应钦的邀请,池步洲开始从事对日军密电码的破译工作。

  

  重庆两路口的两间民房,几根天线,从1939年3月1日起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池步洲就从一个对密电码一无所知的“门外汉”,变成了一个破译专家,他是怎么做到的呢?

  

  “日军的密电码系统不同,电码各有差别。其中,陆军的密电码最难破译。整个抗战期间,日军陆军与海军的密电码始终未被破译过。外务省的密电码相对容易破译。”刘志平介绍,当时,池步洲收到的密电码,有英文字母的,有数字的,也有日文的,其中英文的最多。但不论哪种形式,都有一个共同特点,那就是字符之间不留任何空隙,一律紧密连接,不像英文电报每个单词一组,也不像中文电报每四个数字一组。有些英文密电,只从报头的TOKYO判知它是发自东京,内容则一个字也看不懂。

  

  一开始,池步洲还以为这些密电是军事密电,后来根据其收报地址遍布全世界,初步判断是日方的外交电报。池步洲决定从这些数量最多的英文密电码开始着手。

  

  首先,池步洲发现,在一长串英文字母中,有许多“双字母组合”经常出现,以此判定这种电码不是用两个英文字母表示一个汉字,就是表示一个日文字母。于是按这个思路把一份份密电按“双字母组合”进行划分统计,发现使用频率最高的一共是十组。再假设这十组就是从0到9的十个数目字。如果能够找出哪一个是“1”,哪一个是“2”,就不难继续找出其组合规律,从而达到逐个破译的目的。

  

  接着,池步洲又对数字作使用频率统计,并结合日军密电中我军部队番号、兵员数目、枪支弹药的数量等等相关的代码,成功推断出各个代码相对应的数字。经过多次摸索,他又从“师长”“师部”等联想字推知了“长”“部”等字和师长姓名的代码等等。

  

  如此零敲碎打,池步洲逐渐破译了一些字词,再根据日语的汉字读音,顺藤摸瓜,又破译出一部分相关文字。当然,取得这样的进展与池步洲对日语的精通是分不开的。例如电文的末尾,一般都有“返电乞”(请回电)一词,根据格助词的地位,很容易就推知“返”“电”“乞”这些字的代码了。

  

  就这样,池步洲单枪匹马,一步一个脚印地前进,在不到一个月时间里,就把日本外务省发到世界各地的几百封密电一一破译出来了。

  

  他破译的密电,其特点是以两个英文字母代表一个汉字或一个假名字母,通常都以LA开头,习惯上即称之为“LA码”。这相当于池步洲为自己弄到了一本日本外务省的密电码!

  

  成功截译惊天秘密

  

  5天前便知晓日军偷袭珍珠港

  

  1941年12月7日,日本海军联合舰队机动队偷袭珍珠港。90分钟内,毫无防备的美军被炸沉了4艘战列舰和两艘驱逐舰,被炸毁188架飞机,约有2400名美国人丧生,另有1250人受伤。偷袭成功后,日军飞机发出了著名的“TOH!HUH!HUHru!(虎!虎!虎!)”电报。

  

  这就是“珍珠港事件”,偷袭过后日本正式向美国宣战。

  

  其实,早在1941年12月3日,池步洲就已经知道日军将偷袭珍珠港。池步洲破译的密电译文,也在当天被迅速呈递给蒋介石,蒋介石立即通知美国驻重庆使节。

  

  那么,池步洲是如何获悉这样一个惊天秘密的呢?

  

  原来,1940年8月1日,美国宣布对日禁运,并冻结日本在美的银行存款后,日军作出了“不惜与英、美开战也要进攻南越”的决策。日本的军事与政治寡头认为在珍珠港的美国太平洋舰队是妨碍与威胁日军南下的最大敌人,必须抢先下手予以彻底消灭。

  

  在这种情况下,日本外务省频繁给西南太平洋各地包括菲律宾、安南、暹罗等国家,以及其他群岛上所有的使领馆发出密电,命令除留下“LA”密电码之外,其余各级密码本全部予以销毁;同时颁布了许多隐语,例如,“西风紧”表示与美国关系紧张,“北方晴”表示与苏联关系缓和,“东南有雨”表示中国战场吃紧,“女儿回娘家”表示撤回侨民,“东风,雨”表示已与美国开战,共有十几条之多,并规定这些隐语在必要的时候会在无线电广播中播出,要求各使馆注意随时收听。这些密电,几乎全部被池步洲截获并成功破译。

  

  从1941年5月份起,日本外务省与其驻檀香山(今美国夏威夷州首府)总领事馆之间的密电突然增多,除了侨民、商务方面,竟有军事情报掺杂其中,这引起了池步洲的高度注意。他加紧了密码破译工作,并对美军的一些情况作了研究,他惊讶地发现日军电码的内容主要是珍珠港在泊舰只的舰名、数量、装备、停泊位置、进出港时间、官兵休假时间等情况。外务省还多次询问每周哪一天停泊的舰只数量最多,檀香山总领事回电:“经多次调查观察,是星期日。”这便是后来日军选择12月8日(星期日)偷袭珍珠港的重要依据。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电文中还频繁提到夏威夷的天气说:当地30年来从来没有暴风雨,天气以晴好为主。珍珠港就在檀香山旁边,是美国的海军基地,当时驻有炮列舰8艘、重巡洋舰10艘、轻巡洋舰12艘、航空母舰3艘,连同其他舰艇共有100多艘,陆军部队有1个师,空军部队有各种飞机约300架。

  

  这些情报都是一批事先派出的日本间谍搜集的,其中主要是由日本驻檀香山的总领事奥田男次郎搜集的,这位后来被称为“剪报艺术家”的间谍每天浏览檀香山的报纸,再将所有与美国舰队相关的消息剪下,分析整理后发回国提供给日军作情报。

  

  1941年12月3日,池步洲截获了一份由日本外务省致日本驻美大使野村的特级密电,密电中要求:(1)立即烧毁各种密电码本,只留一种普通密码本,同时烧毁一切机密文件。(2)尽可能通知有关存款人将存款转移到中立国家银行。(3)帝国政府决定按照御前会议决议采取截然行动。

  

  池步洲认为,这是日美开战的先兆。结合此前译出的檀香山军事情报,他作出两点推测:一是日军对美开战的时间可能是星期天;二是袭击的地点可能是珍珠港。他把译出的电文送给顶头上司霍实子,并谈了自己的判断。

  

  密电译文被迅速呈递给蒋介石,蒋介石立即通知美国驻重庆使节。可惜的是美方低估当时中国研究日本密码电报的技术,不相信中国已破译日本密码电报。同时,日本政府在偷袭前,还派遣特使到华盛顿假装谈判,从而迷惑了美国政府,以致珍珠港遭到日军突然袭击,美国海军舰队受到重大损失,拉开了太平洋战争的序幕。

  

  “虎!虎!虎!”这个代号,二战以后几乎人尽皆知,后来还成了一部美国二战电影的名称。关于其含义,有人说是因为日本有一民间谚语:“虎行千里必凯旋。”

  

  为此,传记作家吴越曾专门致函询问晚年侨居日本的池步洲,池步洲说:飞机上发出的密电“虎!虎!虎!”,可能是“东风,雨”这一隐语,代表对美开战。因为“东风”二字的日语发音为TOHHUH,其中HUH的发音,与汉语“虎”字发音相近。“雨”字在这里当动词用,意即“下雨”,日语的发音为HUHru,其中ru为尾音,很轻微,听起来和HUH也相差不远。因此,“东风,雨”的日语发音,是TOHHUHHUHru,反复播发,就讹变成“虎!虎!虎!”了。

  

  密电暴露行踪

  

  山本五十六殁命南太平洋

  

  1943年4月18日,南太平洋上空发生了一场激烈的空战。在这场空战中,有“海军之花”之称的日本海军上将山本五十六被美军击毙,震惊日本全国。

  

  山本五十六,是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的日本海军上将,日本联合舰队司令长官,偷袭珍珠港的策划者和指挥者。

  

  偷袭珍珠港之后,美军在西南太平洋上发动对日本海军的进攻。1942年,在密德威(Midway)、珊瑚海(CoralSea)及瓜达尔堪尔岛(Guadalcanl)等海域的海战中,美军都给予日本海军重创。而作为日本海军灵魂人物的山本五十六则认为,进攻是最好的防御,于是拟定了一套新的作战方案,把前进的根据地转移到拉包尔(Rabaul,位于新不列颠岛东北部的港口,是日本的海军基地之一),再由他本人亲自指挥,在所罗门群岛与美军展开海空决战,企图反败为胜,阻止美军前进。

  

  为此,山本五十六决定乘专机出巡,既为鼓舞官兵士气,也进行实地考察。清晨6点钟,山本五十六及其幕僚分乘两架专机,由6架战斗机护航,从拉包尔机场起飞,当快到第一个目的地巴拉勒机场的时候,突然遭到从瓜达尔堪尔机场起飞的16架美国空军P-38战斗机的袭击。护航机立即开火,但无法冲出重围,两架专机失去保护,只好从1500米高空紧急下降,企图在巴拉勒机场降落,但却被美国战机紧紧咬住,穷追不舍。

  

  最后,两架专机一架被击落在巴拉勒机场附近的原始森林中,一架被击沉于附近洋面的深海底。第二天,搜索队终于在原始森林中找到了坠机的残骸,山本五十六手握“月山”军刀,横倒在飞机残骸的旁边,日军“海军之花”败落污泥。

  

  事后,日本方面对山本五十六出巡的日程、路线何以泄露一事百思而不得其解。要知道,此事属当时日军绝密消息,只有少数高级指挥官知道。为保证最高司令长官的安全,日本海军谍报机关事先对飞行路线沿途的“敌情”作了周密的调查,确定绝对安全之后飞机才起飞。而且,日本海军的密电码是在4月1日刚刚更换的,不可能那么快就被破译。美军是如何知道山本五十六行程的呢?

  

  当时,有人怀疑日本海军内部有盟军的潜伏特务;有人说是因为两艘美国潜水艇袭击马琴岛,全歼岛上43名日本海军特别陆战队谍报队员,缴去了密电码本;还有人说从1942年夏到1943年春这一段时间中,所罗门群岛上空被击落的日机为数甚多,机上携带的密电码本虽然立即停用,但是有经验的密电码专家仍可以根据旧码把新码破译出来。后来日本拍的电影《军阀》,也据此演绎为美军破译了日军的密电码,导致此次袭击成功。

  

  实际上,这份密电也是池步洲破译的。

  

  前文说过,整个抗战期间,日军陆军与海军的密电码始终未被破译过,那么池步洲又是从何得知山本五十六的行踪?说起来令人难以置信,池步洲破译的并不是海军密电码,而是外务省专用的“LA”码。关于山本五十六出巡的日程,原来有两份电报:一份用海军密电拍发,通知到达地点的下属:一份用“LA”码拍发,通知日本本土。池步洲截获并破译的,是后一份密电。这份密电交毛庆祥上报蒋介石,蒋立即通知驻渝美方。有“珍珠港事件”的前车之鉴,这一回,美国方面当即部署空军拦击,终于将山本五十六在南太平洋上空击毙。

  

  (摘编自2014年8月12日《重庆日报》15版。)

  

  作者/陈维灯

  

  原文刊载于2014年8月《红岩春秋》杂志

 

 

相关新闻
热门文章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隐私保护 | 免责声明
地址:重庆市渝中区中山四路81号1幢三楼 邮编:400015 今日重庆传媒集团版权所有
渝ICP备:12000991 渝公网安备:50010302000322 经营许可编号:渝B2-20130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