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Banner广告
当前位置:首页 > 红岩春秋 > 抗战风云 > 正文

他曾经驾机歼寇保卫家乡重庆

来源: 红岩春秋   编辑:杨洋2017-11-29 09:55:26

 ▲在日机“战略轰炸”下的重庆市区(资料图).jpg

日机轰炸重庆市区

 

  曾经,在四川省奉节县(今属重庆)有这样一位青年,他少年时乘船经夔门、过三峡,外出求学。从中央航空军官学校毕业后,加入中国空军部队,参加了上海、昆明等多地的空战,最后又回到了生养他的那片热土,驾机飞翔在家乡的上空,与来犯的日机英勇地战斗。这位青年名叫姚杰。
  
  出击吴淞口
  
  姚杰,四川省奉节县白帝乡清村人,1916年出生。从小就离开家乡,只身外出求学。他在武汉读中学,于1935年考上中央航空军官学校第六期。毕业后,分配至中国空军第五大队任见习官。
  
  时值“西安事变”和平解决,全面抗战爆发的前夕。针对日本方面不断向上海调集兵力,并派大批舰艇游弋于长江、黄浦江沿线这一情况,中国空军最高当局在战前制定了相应的作战计划。
  
  1937年1月,根据由南京国民政府参谋本部最后完成的《国防作战计划》,在作战指导要领中对空军的要求是:“空军于作战之先,以主力扑灭长江内之敌舰,及沪、汉两敌之根据地。集中间,以主力对敌海上航空母舰与舰队及运输船舶攻击,并协助我海岸防守部队之作战,以一部协同陆军作战。会战间,以主力协同正面陆军作战,以一部协同海军正面作战”。
  
  关于空军的作战部署和计划,该《国防作战计划》规定,在作战的初期:第一集团以南京、广德、杭州等地为根据,协同海军轰炸芜湖以东(芜湖在内)长江下游之敌舰,及上海敌之根据地而破灭之;第二集团以南昌、孝感、武昌等地为根据,轰炸芜湖以西以迄武汉长江江面之敌舰,及汉口敌之根据地而破灭之。以上行动,务宜于开战之前,以决断机敏之手段,出敌不意,以空军主力实施之。预期于两日内完成。
  
  从战前计划安排可以看出,当时中国空军作战的主要任务是扑灭在长江上游弋的敌舰艇,将其彻底毁灭。对空军作战的要求则务必要“出其不意”。
  
  1937年8月13日上午9点15分,日海军陆战队装甲车3辆,掩护步兵一排约60人首先向上海宝山路我军阵地进犯。我军为自卫计,以机关枪扫射,将其击退。下午4点,日军又向八字桥、江湾路、宝山路、天通庵路等我军阵地开枪、开炮,淞沪会战正式爆发。
  
  8月13日下午2点,中国空军前敌总指挥周至柔、副总指挥毛邦初在南京的航空委员会正式签署《空军作战命令第一号》,拉开中国空军英勇抗战的序幕。该命令要求:“各部队应于14日黄昏以前,秘密到达准备出击之位置,完成攻击一切准备”。同时,要求“各大队长(第七大队长除外)于14日10时到京,面授机宜。”
  
  当时,姚杰所在的中国空军第五大队奉命全部向扬州空军基地集结。
  
  8月14日凌晨2点,中国空军指挥部不待我军全部准备完毕,又发出第2号命令。其中,对姚杰所在部队的作战任务,要求如下:“第五大队(欠28队),先集中扬州,携带500磅炸弹于本(14)日午前7时准备完毕,向长江口外敌舰轰炸之,以午前9时到达目标为准,其出发时间、高度、队形、航线,由丁大队长决定”。
  
  9点20分,第五大队大队长丁纪徐亲自带领本部19架霍克Ⅲ驱逐机(战斗机)分成两个编队,每机各挂250公斤炸弹一枚,自扬州出发,沿长江至上海,轰炸江面上的日本舰船。
  
  这是姚杰参加的第一次正式对日作战,但当他们的机群沿长江飞至吴淞口后,却发现原来游弋于长江的敌舰大多不见了,仅在南通的江面上发现1艘约1300吨的日驱逐舰向江口而行。丁纪徐大队长首先俯冲下去投弹,各机依次跟进,第24中队副队长梁鸿云驾驶2410号飞机将炸弹命中敌舰尾部。
  
  下午2点20分,第五大队第24中队长刘粹刚再次率领9架霍克Ⅲ飞机从扬州出发,沿长江赴上海轰炸日军司令部和兵营。3点40分,我机群到达目标上空,并开始投弹。此时,隐藏在云层中的敌机突然向我发动攻击,副队长梁鸿云的飞机被敌击中,不幸光荣牺牲。姚杰的战友——梁鸿云,成为中国空军在全面抗战爆发后殉国的第一位飞行员。队员袁葆康所驾飞机因着陆轮的活动链被敌机击坏,无法放下起落架,以机腹迫降,机损幸人无恙。
  
  蒋介石曾于8月11日,在南京秘密召开最高国防会议,研究和决定对日作战的几个紧迫问题。参加这次会议的有国防委员会副主席汪精卫、军委参谋长何应钦、副参谋长白崇禧,以及各大战区总司令及军委会委员。会议决定乘日军主力尚在华北之机,对日本实行“以快制快”和“制胜机先”策略,利用江阴要塞比较狭窄的有利地势,立即封锁这一带江面。这样,不仅可以阻止日军军舰由上海溯江而上进攻南京,还可以将长江中上游的南京、九江、武汉、宜昌等地的几十艘日本舰船全部截获,并将军舰上的6000多名海军陆战队员一举歼灭。
  
  8月14日,中国空军作战未能达成战前预设的目标,这是当时中国最高军事当局万万没有料到的。日军早已在我准备封锁江阴和空军出动之前,就将长江中的舰船撤到吴淞口之外。原来,日军将曾留学日本,担任国民政府行政院主任机要秘书的黄浚收买为间谍。黄浚参加了“8.11”军事会议,担任会议纪录,他将中国军队作战的计划透露给了日军,致使中国军队这一战略计划失败。
  
  姚杰也因此失去了一次立战功的大好机会。
  
  “黄浚间谍案”后来被我方情报人员破获,他与其同党被判处死刑。
  
  在接下来的数月里,姚杰一直随部队参加了保卫上海、南京、苏州、杭州、扬州、宁波等地的一系列空战。
  
  教官带学员的一次空战
  
  经过抗战初期的空战,中国空军的飞机和人员都有了不同程度的损耗。为了尽快地培养后备飞行员,中国空军当局决定抽调一批曾参加过空战,具备一定实战经验的飞行员到航校,担任教官,培训飞行员。
  
  姚杰又回到他的母校。
  
  此时,中央航空军官学校已奉命迁往云南昆明,并于1938年7月28日,改名为“中国空军军官学校”。
  
  1938年9月28日,天气晴朗。一大早,姚杰、周廷芳、陈有维等教官便带领学校第8期即将毕业的学员,驾机上天,练习高级飞行阶段的各种攻击、俯冲、投弹脱离等战术动作。
  
  8点40分,昆明防空司令部向全市发出空袭警报;9点15分,又发出悲壮的紧急警报。9架敌军重型轰炸机,呈“品”字队形,这时已到达了昆明上空。
  
  这注定是一场将载入空战历史的战斗。云南最高军事当局要求,除空军军官学校的教练机、轰炸机立即起飞转场外,所有战斗机(当时称为驱逐机)由飞行教官带领未毕业的学员升空迎战。
  
  教官周廷芳第一个发现敌机群,并一机当先,从高空向处于西北角的敌机俯冲下去,打掉1架敌机。紧随其后,担任僚机的学员黎宗彦又击落1架敌机。
  
  在这紧张的战斗中,作为教官的姚杰岂会放过歼敌的大好机会。他率领另一小编队战机,从东南角向敌机发动了攻击。“哒哒哒”,一排排子弹射出去,第一次攻击未成功。姚杰将飞机拉起来,瞄准敌机群第3号机的左下方机头,又将一串机枪子弹射出去,这次不偏不歪,正打中敌机油箱。敌机当场起火。油花四溅,一团红光闪过,拖着一道长长的黑烟,坠落下去。
  
  此次昆明空战,前后还不到10分钟,我空军便击落敌机3架,俘获敌机师1人。而我空军却未损1机,未伤1人,可谓大获全胜。
  
  当晚,云南省主席龙云亲自来到航校所在地——巫家坝机场,举办慰劳庆功宴会。龙云还另拨滇币5万元(合国币5000元),奖励给战士,以示激励。
  
  10月8日,敌机残骸在昆明文庙展出,姚杰等作战有功人士被昆明人民誉为“9.28五勇士”。
  
  战斗在家乡上空
  
  不久,在航校担任了一段时间教官的姚杰,又回到了战斗部队。这次他没回第五大队,而是被任命为第四大队第23中队分队长,参加重庆上空的保卫战。
  
  1940年5月21日,日机73架分3批夜袭重庆周边的军用机场。重庆防空司令部于晚上9点40分向全市发出空袭警报,于10点20分发出紧急警报。
  
  晚9点35分,我空军第四大队派2架霍克Ⅲ战斗机升空赴丰都拦截,并规定于40分钟内不能截住敌机即飞往广阳坝上空警戒。晚10点25分,第四大队派8架E-15战斗机升空,分别警戒广阳坝及渝市南北方,另派2架霍克Ⅲ战斗机同第29中队的2架E-15战斗机升空,警戒白市驿上空。
  
  当天晚上10点46分和零点32分,敌机分别从白市驿的东边和西南方向侵入机场上空投弹。我机当即发动攻击。据次日的《新华日报》对此次空战的报道:“我神鹰挟战胜神威,凌空警戒,以待其自投罗网。敌机第1批抵渝郊□□□,未及投弹,即遭我空军猛烈攻击,直追至□□□附近,敌机狼狈逃去。第2批敌机又图进袭□□□,遥见我机群威武之雄姿,即掉尾而去,仓皇卸弹,均落荒野。第3批敌机以我□□□定无准备,直往进犯。我空军固早料及敌来袭渝,乃集中兵力于□□□上空,遂与敌机相遇,当即发生空战,敌机此时已无队形可言,狼狈不堪。经我军猛烈射击之结果,敌机多架受重伤,有1架坠于长寿附近,至其余受伤敌机,有无坠落,尚待搜查证实中。”
  
  是日,姚杰驾驶编号为7182的E-15战斗机参加了这次空战,中国空军有效地拦截了敌机,使得敌机炸毁机场的美梦未能实现。
  
  5月28日,日机101架分3批空袭重庆。重庆防空司令部于9点55分向全市发出空袭警报,于10点34分发出紧急警报。
  
  10点10分,我空军第四大队派1架E-16战斗机,在白市驿起飞,担任驱逐敌侦察机任务。10点33分,我空军第四大队派6架E-15战斗机,2架霍克Ⅲ战斗机,在广阳坝机场起飞警戒。我空军第17中队亦派6架E-15战斗机在遂宁机场升空飞往重庆迎敌。
  
  此次,日机采用多批次,大机群战术对重庆市郊及广阳坝机场进行大轰炸。敌机发现我空军飞机数量较少,便以大编队强行穿入市区进行轰炸。我机当即与敌机发生激烈空战,中国高炮部队第45团第1、2、3、4、5、6连均给予敌机猛烈射击,约共消耗弹药240发,击伤敌机2架,同时有效地抑制了敌机低空投弹和扫射,减轻了灾难程度。
  
  在对敌攻击过程中,我机多机中弹,第17中队队长胡佐龙、第24中队分队长张光蕴受伤。姚杰在此次空战中,驾驶1架编号为2704的E-15战斗机,中敌枪弹6发。他因作战英勇,被中国空军当局传令嘉奖一次。
  
  7月4日,日机89架分3批空袭重庆。重庆防空司令部于11点30分向全市发出空袭警报,12点57分发出紧急警报。
  
  是役,中国空军在第四大队大队长郑少愚率领下,起飞各式战斗机31架升空拦截。敌见我防守严密,不敢深入,在渝西、渝南折绕飞行多时后,一部分转向遂宁轰炸,一部分在沙坪坝投弹。当我机一到,敌机立刻加速逃离。
  
  此次空战,姚杰驾驶的是编号为2305的E-15战斗机。
  
  7月8日,日机90架分3批空袭重庆。重庆防空司令部于10点27分向全市发出空袭警报,11点发出紧急警报。
  
  10点41分,我空军1架霍克75战斗机;10点58分,13架E-15战斗机;11点03分,3架E-16战斗机,相继在白市驿机场起飞,我空军另外7架霍克Ⅲ战斗机于10点55分在广阳坝机场起飞。
  
  敌机群此次空袭采取了十分狡猾的战术,在其侦察机的引导下,第1批进入市区轰炸的飞机飞行高度为6500米以上,高于我机群1500米;第2批进入的飞机飞行高度为7000米以上,高于我机群1000米。因此,我机因达不到有效攻击距离,虽采取了爬升追击行动,却无法展开射击。
  
  中午时分,我机返场加油后,尽量升高。下午2点05分,在7500米高空,终于在白塔附近捕捉到第3批敌机,“当即猛烈围攻,更番冲击,敌队形遂凌乱分散,多机冒烟逃逸,追至南川附近始脱离”。
  
  姚杰在这次空战中,驾驶的是编号为2325的E-15战斗机,在空战过程中,因飞机发生故障,迫降于浮图关西花岩附近,人机俱伤。
  
  在衡阳保卫战中阵亡
  
  在姚杰负伤住院疗养期间,中国的空中战场发生了几件大事:一是940年“9.13”璧山空战和1941年“3.14”成都空战,由于日本零式战斗机的出现,中国空军使用的苏制飞机在速度、爬升、转弯、续航、攻击等各种性能方面均落后,中国空军惨败,被迫退出战斗,中国空军抗战进入最艰难、黑暗时期;二是陈纳德组建飞虎队援华;三是太平洋战争爆发,美国正式在军事上援华,并帮助中国恢复和重建空军。
 
 
2.jpg 
姚杰墓碑
 
 
  姚杰伤好归队后,回到他最初服役的第五大队,出任第26中队队长。
  
  1943年6月,中国战区接受陈纳德将军的建议,在印度卡拉奇成立战斗飞行训练中心,派中国空军第一、第三、第五大队先后赴印度受训。训练科目有:驾驶技术、编队和战斗飞行、轰炸、射击、战斗机与轰炸机协同作战等。第1批受训的有第一、第三大队,于7月到达印度,经4个月训练,于11月结业回国。而于7月同期到达印度的还有中国首批派往美国训练的飞行员,经数周短训后,他们先期回国,临时加入美国空军,成为中美空军混合团胚胎期的首批人员。第2批受训的是姚杰所在的第五大队,从11月开始受训,于1944年4月初回国。
  
  1943年10月8日,中美空军混合团(Chinese American Combined Wing简称CACW)成立。中美空军混合团由中国空军第一、第三、第五大队和美国陆军十四航空队部分人员共同组成,下辖1个轰炸机大队和两个战斗机大队,隶属中国空军序列,但归美国陆军第十四航空队司令陈纳德将军指挥。中美空军混合团各级指挥官由中美双方派人担任。中方司令为张廷孟上校,美方为摩尔斯上校;中方副司令为蒋维黻中校,美方为斐纳特上校。中方第一大队大队长为李学炎少校(后由王育根接任),美方为布兰奇中校;中方第三大队大队长为苑金函少校,美方为贝内特中校;中方第五大队大队长为向冠生少校(后由张唐天接任),美方为劳斯中校。每个大队下辖4个中队,主要装备有B-25轰炸机、P-40、P-43、P-47、P-51等型战斗机。
  
  中美空军混合团司令部初设在桂林,后迁至重庆白市驿机场。
  
  中美空军混合团成立时,中美空军已逐步掌握了在中国战场上的制空权,其作战的主要任务是确保战场上空控制权下,对陆军支援作战。1944年,日军为了逆转太平洋战场上的节节失败的不利局面,以及补给线遭受重创,日军大营参谋总长杉山元大将上奏天皇,提出了“打通大陆交通战线作战”的设想,并摧毁中美空军基地。在得到天皇的批准后,日军大本营遂将此作战命名为“一号作战”。
  
  1944年6月20日,日军下达进攻衡阳的作战部署。22日,日机首度轰炸衡阳城。晚8点,日军第68师团与我军第10军的部队在耒水东岸发生交火,衡阳保卫战从此打响。
  
  姚杰所在的部队奉命支援衡阳守军,于6月8日秘密进入湖南怀化的芷江基地。衡阳保卫战爆发后,姚杰带领他的中队连续出击,轰炸敌军阵地和运输线,并与战场上空的敌机展开空战。当他牺牲时,他已经带队连续完成了12次这样的任务。
  
  7月22日,他率领的中队又一次完成了作战任务,在返航途中,天气突然变得恶劣起来。过邵阳以后,积云既多且高,而沿途都是丛山峻岭,机队完全在云层中摸索着飞行。这时,前方又出现一座高山,云层将山腰都盖住了。姚杰下命令编队爬高越山,但他驾驶的飞机却忽然失速下坠,旋即着火焚毁。
  
  姚杰不幸牺牲在邵阳的隆回乡。
  
  作者/唐学锋
  
  原文刊载于2014年12月《红岩春秋》杂志
相关新闻
热门文章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隐私保护 | 免责声明
地址:重庆市渝中区中山四路81号1幢三楼 邮编:400015 今日重庆传媒集团版权所有
渝ICP备:12000991 渝公网安备:50010302000322 经营许可编号:渝B2-20130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