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Banner广告
当前位置:首页 > 红岩春秋 > 抗战风云 > 正文

库里申科遗体打捞及下葬过程揭秘

来源: 红岩春秋   编辑:杨洋2016-11-07 15:18:14

库里申科.png

库里申科

 

  库里申科,全名叫格里戈里·阿基莫维奇·库里申科,抗战时期的苏联空军援华志愿队轰炸机大队长。他于1939年4月从苏联出发,率两个轰炸机大队,以“志愿队”的名义,进驻中国的成都地区,帮助中国人民抗战。当时,日军以汉口为基地,不断派飞机对我大后方不设防城市进行狂轰滥炸。库里申科受命带队打击日军在汉口的空军基地。1939年10月3日、10月14日,库里申科率苏联空军援华志愿队的轰炸机群成功地袭击了日军的汉口机场,摧毁了上百架日机。战后,在日本所有出版的关于中日空战史研究的书籍中,均公开承认,这两次空袭事件是日本空军在中国大陆上遭受的最大败绩。不幸的是,库里申科在执行第二次任务时,遭日机攻击,他驾驶被击中的飞机,返航至四川万县(今重庆市万州区)上空时,不幸坠机,库里申科光荣牺牲。
  
  数十年过去了,“库里申科的遗体是怎么被发现的?”“他的遗体是怎么下葬的?”“库里申科之墓为何被重建?”这一切,均成了谜团。近期,笔者在重庆市万州区档案馆查阅资料时,惊奇地发现了一批关于库里申科的档案资料,现拟借助对这些资料的解读,为读者解开层层谜团。
  
  万县市民目睹飞机坠江
  
  1939年10月14日上午10点左右,万县城内的大小寺庙突然钟声齐鸣,北山观、高笋塘、西山公园等地的旗杆上也纷纷挂出红球。与此同时,警察和防护团团员们在街道上吹响警笛,催促路人赶快离开。这一切都在告诉万县市民:今天将有日机来袭!于是大家纷纷跑进防空洞,或出城躲避空袭。
  
  在万县街上开有“王仲民油号”店的老板王仲民,由于经济条件较好,自备小船一只,遇有日机来袭时,便乘船离开城区避难。这一天,王仲民携家眷及店员段世祺等10余人上了小船,顺江而下,找地方躲避空袭。
  
  下午2点,天空中传来轰鸣声,只见一架冒着黑烟的飞机坠入万县县城下游的江中——它正是库里申科驾驶的飞机。这时候,岸边民众齐声大喊:“有中国飞机落水了,赶快去救。”在附近躲避空袭的王仲民听到喊声,叫船夫推船离岸前往搭救。此时天空中又飞来几架飞机(应为与库里申科一同执行轰炸汉口日本空军基地任务的其他飞机——作者注),民众一时无法辩认高空中的飞机是“敌”还是“友”,齐向江边的岩洞跑去。王仲民及家人也随众人躲进岩洞。

抗战时期的苏联志愿航空队重型轰炸机群.png

抗战时期的苏联志愿航空队重型轰炸机群


  飞机飞走后,王仲民的船夫杨天福、刘大贵赶紧将船划向坠机处。此时,已不见坠江的飞机和落水的飞行员,但他们捞到了江中漂浮的飞行服,当年据万县县政府事后派属员高鸿基至现场进行调查后的汇报:库里申科的飞机坠入猫儿沱一带水域,坠江后并没有马上沉没,而是随江水漂流了一段距离,至一个叫“银小溪”的地方才沉入江底。机上飞行员有两名安全上岸,而另一名(库里申科)则淹毙江中。
  
  当时的情况,我们现在难以进行真实的还原,当年获救的两名苏联飞行员也没有留下任何有关这次坠机事件的文字资料。2015年,笔者参与制作《寻找巴布什金中校》《抗战中的红色之鹰》等有关苏联空军援华抗战纪录片工作,其间,曾委托广西电视台、山东电视台的编导们在俄罗斯国家档案馆、俄罗斯军事历史档案馆查阅这方面的资料,其结果同样令人失望。
  
  据了解,每一位飞行员在执行飞行任务时,都会背上降落伞包,入水时则可当作救生漂浮物使用。但为什么当年坠机现场有漂浮的飞行服?是谁入水前脱掉了飞行服?飞机没有即刻沉没,而是随江水漂浮了一段距离,库里申科应是最后一个离开飞机的,他离开飞机入水时,江面水文环境是否出现险情,他因此被急流或漩涡卷走?这一切,永远都成为了谜。
  
  话说王仲民的船是第一个到达现场的,第二个到达现场的是“同兴”号兵船上的一只小划子。在核实两名苏联飞行员身份后,军方将从船夫那里收缴来的飞行服还给了他们,并将他们安全送至县城。
  
  事后,当地政府雇请两只小船,用牵藤系坠石于江中,上下兜探,挂住了疑似坠机物体。但因水深,且无识水性之人下水探视,一时无法确认是否为坠机,故派士兵4人留守江边,禁止木船通过。同时,通知下游渔船沿江打捞尸体。
  
  时任万县县长的赵世杰随后召集川江航务管理总处、空军兵站监部第三转运所及有关机关开会,共商“打捞失事飞行员遗体”事宜。并以电报方式,向航空委员会和四川省政府作了汇报。
  
  航委会悬赏寻觅英雄遗体
  
  1939年10月29日,航空委员会空军兵站监部第三转运所,以《请通知沿江各处悬奖寻觅猫儿沱失事飞机殉难人员遗体由》致函四川省第九区行政督察专员公署:“案查本军轰炸机一架在猫儿沱附近坠江之事件,前经会同贵署商讨打捞在案。顷奉:航空委员会周主任‘27.14暇蓉’电令,通知沿江各县悬奖二百元,寻觅此次殉难人员遗体等。因奉此相应函请贵署查照转饬沿江各县查照办理为荷。”
  
  四川省第九行政督察专员公署成立于1935年,治所为万县市,下辖万县、开县、城口、巫溪、云阳、奉节、忠县、巫山等8县。10月31日,该公署即发出训令,要求沿江的万县、忠县、云阳、奉节、巫山各县严格督办,务必打捞到殉难飞行员的遗体。

万县县政府打捞库里申科遗体的公文.png

万县县政府打捞库里申科遗体的公文


  11月4日,万县政府复函,汇报落实情况:“案奉钧署28年(1939年)10月31日发民字第225号训令,为准函悬赏打捞我机坠江殉难人员遗体一案。饬即遵照督属认真打捞,务获具报等因,奉此。查本案前准空军兵站第三转运所迳函过府,当经转饬沿江各区保传锣通知居民船户一体注意打捞,并分函下游各县查照在案。兹奉前因,除俟捞获时,再行具报外,理合具文呈请钧署俯赐鉴核备查,指令祗遵!”
  
  同日,万县防空指挥部也收到四川省防空司令部发来的训令,要求其处理已发现的坠江飞机(飞机后来被打捞了起来)。
  
  从航委会、四川省防空司令部、四川省第九行政督察专员公署、万县政府、航委会空军兵站监部第三转运所等机构之间来往的电文、公函中,我们可以看出:当时的各级政府,对打捞库里申科遗体一事十分重视。虽然他们在当时并不知道殉难的苏联飞行员的名字、职务,但均积极地采取各种措施,务必要找到这位为帮助中国人民抗战而牺牲的苏联飞行员的遗体
  
  11月6日,万县防空指挥部收到川江航务管理总处水上保安团第一大队大队长王佐的书面报告,称其下属第4中队已于本月3日在猫儿沱捞获苏联飞行员的遗体,以及小手枪一只、子弹4发、军委会服务团成都招待所330号证章1枚、弹夹2件等遗物。
  
  至此,关于库里申科遗体打捞之事结束。
  
  库里申科遗体首次下葬情况
  
  1938年5月30日,航委会颁布《空军阵亡烈士埋葬办法》,将航委会所属官兵及外员抗战阵亡或因公殉职,而需要埋葬的,均纳入该《办法》进行统一执行。该《办法》对埋葬空军阵亡烈士的主体有这样的规定:“死亡地点在飞行场附近10公里以内者,由该站场负责办理;死亡地点距离飞行场10公里以外者,由县政府或地方机关派员收殓,通知附近空军站场会同埋葬”。
  
  关于空军阵亡烈士埋葬地点的选择,依据该《办法》规定,当地有空军烈士公墓者入葬该公墓;当地无空军烈士公墓,而有陆军阵亡将士公墓者入葬陆军阵亡将士公墓;当地无陆军阵亡将士公墓者入葬地方公墓;当地无地方公墓者征用公地埋葬,但埋葬坟墓应加置固定辩认标识。同时规定,凡经办埋葬机关,应将下列各件收缴航空委员会:⒈故员佩带胸章符号;⒉故员携带武器、地图、文件、照片、日记及足资纪念之饰物等。
  
  1939年11月9日上午9点,万县政府在西教场为库里申科举行了隆重的追悼大会,政军界及社会各界和普通市民均参加追悼大会。但为了保密起见,官方没有公布库里申科的真实姓名,人们只知道这名牺牲的苏联空军援华志愿队飞行大队长的名字姓“古”。
  
  同日,航委会批复了空军第三总站第15站根据《空军烈士埋葬办法》制订的关于库里申科就地下葬的方案:“饬就万县安葬,并在安葬地点立碑,连同遗体一并摄影寄会。”旋即,地方政府与空军第三总站第15站、空军兵站第三转运所等共同成立了“古大队长公葬筹备委员会”。
  
  最后,筹备会将库里申科的墓地选在太白岩下的白岩书院旁边,其碑石选用了原存放于西山公园图书馆后走廊处的三峡石,上刻“古大队长之墓”6个大字。同时,征用西山公园内的花草,对库里申科之墓进行了绿化。
  
  11月18日,为库里申科举行的公葬典礼在西较场举行。在灵堂的右侧为军乐队,左侧为妇女服务队,前方分别站立有来自各机关、团体、学校、工商、部队等派出的代表。仪式举行完毕后,送葬队伍开始出发。走在最前面的是冥旌队,然后依次为花圈队、军乐队、部队、放置有库里申科相片的亭子(由4名宪兵护行)、妇女服务队、灵柩、各界代表、学校代表、各民众团体代表等。送葬队伍从西较场出发,经三马路——二马路——果园路——招待所街等,在太白岩牌坊下停柩,然后进入墓地。
  
  这一天,万县城里可谓万人空巷,人们纷纷走上街头,为库里申科的灵柩送行,以表达对这位英雄的敬意。
  
  重建库里申科之墓
  
  1955年,一位名叫朱育理(后任中国航空工业总公司总经理,现离休)的中国年青人来到苏联莫斯科机床工具学院机床设计专业学习。他十分惊讶地发现,班上有一位女同学的名字叫依娜·格里高利耶夫娜·库里申科。朱育理很小的时候就知道苏联英雄库里申科的故事,带着好奇心,有一天他叫住了依娜,问她知不知道一个与她同叫“库里申科”的苏联飞行员。依娜回答:“那是我父亲。”3岁之后就再未见到自己父亲的依娜,过去因为国家保密的原因,只知道父亲在反法西斯战争中牺牲,这时她才知道,父亲是牺牲在中国。
  
  中央高层获知这一情况后,十分重视,并指示四川省万县市重新整修库里申科之墓。1958年的一天,一纸来自中华人民共和国内务部(民政部的前身)“关于请检查整修苏联飞行员普利生克(即库里申科)等同志墓的函”送达至万县市政府,并要求万县方面作好准备工作,迎接库里申科的家属前来扫墓。
  
  万县市政府立即作出决定:重建库里申科之墓。并于当年6月12日回函内务部。
  
  关于重建苏联空军大队长库里申科同志墓的报告
  
  内务部:
  
  接你部(58)内优密字第269号“关于请检查整修苏联飞行员普利生克等同志墓的函”的指示。查苏联空军大队长格里戈里•阿基莫维奇•库里申科同志(你部来文译普利生克)系抗日战争时期1939年8月14日(注:应为10月14日)在我国牺牲。遗体原安葬在我市白岩书院侧边,1940年1月修墓。该墓解放后曾于1952年进行了一次整修,但尚比较简陋,兼之地址偏僻狭窄,且自然环境不好,不便于游人瞻仰。经党委研究决定,将库里申科同志遗体移葬在我市风景区——西山公园内,并重新按外交部所译碑文修建墓碑,以资永久纪念。现一切准备就绪,已于6月9日开始施工,计划一个月的时间即可落成。修碑费用拟在优抚费用内开支。
  
  至于其他苏军战士坟墓,据初步了解,在我市尚无发现,待继续调查了解。
  
  关于库里申科同志的家属前来扫墓问题,我们非常欢迎,但考虑到新墓落成后,尚需一段绿化时间,那时更加可观,最好在本年国庆左右前来为宜。
  
  特此报告。
  
  四川省万县市人民委员会
  
  1958年6月12日
  
  次月,库里申科的新墓建成,并扩大成陵园。万县市政府为库里申科的遗骸举行了隆重的迁葬仪式。当年,曾为库里申科抬棺的刘海田再次抬起烈士的灵柩,并成为库里申科烈士陵园的第一任看墓人。

库里申科的夫人和女儿为烈士敬献花圈.png

库里申科的夫人和女儿为烈士敬献花圈


  1958年10月8日,库里申科烈士陵园迎来两位最重要的客人:库里申科的妻子塔玛拉和女儿依娜。她们应邀到北京参加国庆大典,受到周恩来总理的接见后,专程到万县为库里申科扫墓。
  
  此后,库里申科在中国成为家喻户晓的英雄。
  
  1987年,库里申科烈士陵园被四川省人民政府公布为四川省革命纪念建筑物。
  
  2000年,库里申科烈士陵园被重庆市人民政府公布为重庆市文物保护单位。
  
  2009年,库里申科烈士陵园被命名为第五批全国重点烈士纪念建筑物保护单位。
  
  2014年,库里申科烈士陵园被国务院列入《第一批国家级抗战纪念设施、遗址名录》。
  
  (作者:唐学锋 系重庆中国三峡博物馆特邀研究员)

 

相关新闻
热门文章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隐私保护 | 免责声明
地址:重庆市渝中区中山四路81号1幢三楼 邮编:400015 今日重庆传媒集团版权所有
渝ICP备:12000991 渝公网安备:50010302000322 经营许可编号:渝B2-20130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