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Banner广告
当前位置:首页 > 红岩春秋 > 红岩论坛 > 正文

以红岩精神提升公民国家认同的伦理路径分析

来源: 红岩春秋   编辑:杨洋2016-11-14 16:12:24

  摘 要:目前,我国正处于社会经济结构转型期,社会转型所引起的利益分化、社会不公等问题逐渐暴露出来,并与我国当前多元文化思想潮流以及民族分裂主义等交织在一起,对我国国家认同提出了新的问题。红岩精神是中华民族百年抗争孕育而成的民族精神,具有高度的伦理价值与现实意义。以红岩精神提升公民国家认同,巩固民族团结与国家统一,既是其伦理价值的内在使命,又是其伦理精神的当代实践。
  
  关键词:红岩精神;国家认同;伦理价值
  
  红岩精神缘起于中国共产党带领全国各族人民抵抗外辱,粉碎侵略的伟大实践中,凝结于以周恩来同志为代表的中共中央南方局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在抗日战争及解放战争艰苦卓绝的斗争岁月里,喷薄于革命志士崇高思想境界、坚定理想信念、巨大人格魅力和浩然正气间。红岩精神是一种客观存在,它贯穿于其所创造的不可磨灭的历史伟绩之中,传颂于其所无限关怀的人民群众的内心之中。从红岩精神首次于小说《红岩》中提炼出来光耀于世,到邓颖超同志重返红岩赋予其精神内涵,再到当下不断吸取时代精神扩充其精神内核,红岩精神已然走过半个多世纪,并必将在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新征程中续写辉煌。
  
  一、红岩精神的伦理价值
  
  伦理学是关于优良道德的科学,是关于优良道德的制定方法和制定过程以及实现途径的科学。而红岩精神是中华民族的民族精神典范,则已经内在地包含了红岩精神作为一种伦理道德其行为事实与道德目的判断之真理这一结论;我们研究红岩精神的伦理价值,就是关于一种优良道德的科学研究。
  
  (一)其伦理精神的民族之源。中华民族历史悠久,五千年的历史孕育了中华民族源远流长、博大精微的民族文化,含弘了一脉相承、经世不变的民族传统,造就了铿锵伟大的民族精神。而红岩精神根植于中华民族优秀的传统文化,生长于伟大的民族精神沃土,既来源于民族精神,又归属于民族精神。
  
  红岩精神是民族精神的继承与发展。中华民族的民族精神来源于传统文化的伦理整合。所谓伦理,即是处理人与人、人与社会以及人与自然之间关系的行为规范。中华民族从古以来便积极探索人与人、人与社会和自然的关系法则,并提出了内容丰富价值鲜明的伦理规范体系。中国传统伦理的核心思想是“礼”,它是“按照儒家关于社会秩序的设计思想和伦理价值而制定的一张严密有序、清晰明确、立体饱满的伦理网络”。由于儒家思想在中国传统文化中居于正统地位,并且在社会实践中得到不断丰富与完善,因此儒家以“礼”为核心的伦理体系构铸了中华民族处理民族内部以及民族之间关系的道德规范,且形成一整套伦理价值体系。而民族精神正是在这样的伦理规范所建构起来的社会中逐渐形成与延续。而红岩精神则充分继承了民族精神的内核特质并进行了积极的发展。比如在经济伦理中,“礼”规定了人们索取利益的手段,即“君子喻于义,小人喻于利”,告诫人们不能因为获取经济利益而见利忘义,而应当见利思义,而上升到价值观上则要“舍生取义”。而红岩精神的突出品质就是“舍生取义”,为实现民族独立的大义而奉献出生命之利。
  
  (二)其伦理内涵的时代表达。红岩精神继承了民族精神的伦理内核,同时又结合了特定历史时代的具体情况,进而形成了独具特点的精神内涵。
  
  周勇教授指出:“红岩精神的产生,与中国共产党所处的历史方位和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直接相连,与中共南方局所处的特殊环境、所进行的特殊斗争相关。”我党深刻总结革命经验和教训建立了两条战线、两个战场,其中之一就是党领导的国统区地下工作战场,其任务就是组建统一战线争取中间势力。中央根据时局的转变抓住机遇在重庆设立南方局“代表中央向国民党及其他党派进行统一战线工作以及指导南方和大后方的工作”。正是在这样的历史背景下,面对复杂多变的国际国内局势、国统区险恶的工作环境以及严峻的生死考验,红岩精神应时而生,形成了独具特点的精神内涵。
  
  红岩精神的内涵可以概括为五个方面,即救亡图存的爱国精神、和衷共济的团结精神、不畏艰险的奋斗精神、严于律己的修身精神以及勇于牺牲的奉献精神。这五个方面的伦理整合都体现了时代的特点,爱国主义精神表达了忠于中华民族的伦理认同;团结精神表达了对骨肉同胞以诚相待勠力同心的血缘情感;奋斗精神表达了抵抗侵略坚忍不拔百折不挠的民族特性;修身精神表达了革命志士出淤泥而不染的高尚品格;奉献精神则表达了为了革命事业杀身成仁舍生取义的大无畏情怀。
  
  (三)其伦理价值的现代转向。在特定历史时期形成的红岩精神无疑是一种革命精神,其伦理价值追求也表现为一种革命斗争的情怀。时过境迁,当年的阶级斗争已烟消云散,当年的血雨腥风已尘埃落定,但历史仍应牢记于心。随着我国改革开放的不断深入,以及社会环境的不断变化,时代又赋予了红岩精神以新的意义,承载着伟大民族精神的红岩精神也在与时俱进,深度参与当下“伟大复兴的中国梦”的建设,并在这个过程中开启了伦理价值的时代转向。
  
  一方面,红岩精神救亡图存的爱国主义内核以及严于律己催人奋进的伦理价值追求没有变。另一方面,红岩精神由追求革命斗争转向追求社会和谐,即将律己精神融入个人价值追求,打造人与社会的和谐发展;由追求英勇奉献转向追求“民族复兴”的国家价值目标,即以其伦理价值团结和整合全民族的精神与智慧共建伟大祖国。
  
  二、以红岩精神提升公民国家认同
  
  所谓国家认同,江宜桦指出,“即是公民确认自己属于哪个国家以及这个国家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国家的心理活动”。由于全球化的影响,特别是我国进入社会转型期产生的社会矛盾,国家认同局部发生危机,这对我国的和谐稳定产生了消极影响。为了化解危机,实现社会的长治久安,凝聚共识,提升公民国家认同成为当务之急。
  
  由于学术界对国家认同理论范式进行了统一划分,即国家认同包含民族主义与自由主义两种理论路径。民族主义国家认同的对象是民族国家所包含的血缘亲属关系、宗教语言、民族特质及其文化习俗等,属于伦理范畴的认知对象;后者则深受国家起源的契约论影响,其认同对象则是公共制度层面的公民基本权利。国内学者结合中国的具体情况,认为我国的国家认同兼有以上两种理论路径特征,因此伦理层面的国家认同既是国家认同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重要的国家认同路径。这样,从伦理视角来提升我国国家认同就具备了理论的共通性与现实的可行性。
  
  所谓以红岩精神提升公民的国家认同,就是要把红岩精神内在的伦理价值融入到公民的思想意识、社会的行为规范、国家的价值取向当中并外化为对国家伦理范畴的情感归属与价值认同。根据这一命题,我们可以从以下几条路径来实现红岩精神对公民国家认同的提升。
  
  (一)通过其伦理道德规范重塑中华民族精神。公民对民族国家的情感归属和价值认同,集中体现在孕育其生命涵养其品格的民族文化中,而民族精神是民族文化最精炼的概括和最深沉的表达。红岩精神作为民族精神之典范,历久弥新,与时俱进,已然发展成为一种优良的道德。所谓道德,亦即道德规范,红岩精神规定着关于“真”“善”“美”的道德规范:对理想信念的执着,对党和人民的赤胆忠心谓之“真”;对中华民族的未来始终怀揣期望,对幸福生活无限追求谓之“善”;“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的坚贞悲壮谓之“美”。大力弘扬红岩精神,使其“真、善、美”的伦理规范融合在公民思想意识中,从而让公民在饱尝红岩精神食粮的过程中完成内在人格的升华,形成民族精神的重新体验和情感附着,最终完成对民族文化的价值认同。
  
  (二)通过其伦理道德批判弘扬爱国主义传统。红岩精神具有极强的伦理道德批判作用。在改革开放的今天,我国迎来了剧烈的社会转型,社会矛盾层出不穷,伴随着世界经济一体化及普世价值的冲击,社会上形成了多种多样的思潮,不断侵蚀着爱国主义传统,亚国家认同与超国家认同强势“出击”,对国家认同形成极大压力。红岩精神作为一种革命精神的现代转向,其救亡图存的爱国主义精神核心没有变。在新形势下弘扬红岩精神,歌颂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以及革命志士对民族和国家的伦理归属与道德情感,旗帜鲜明地提倡爱国主义精神以批判各种侵蚀爱国主义的思想潮流和弱化国家认同的多元认同形式,从而实现以全社会对国家的伦理情感即爱国主义为基础的国家认同的提升。
  
  (三)通过其伦理价值导向提升公民国家认同。红岩精神作为一种伦理道德,促使曾经的中共南方局成功抵制住了国统区的各种诱惑与迫害,出色完成了党的统一战线任务,具有高度的伦理价值。郭忠华教授指出,国家认同是国家与公民双向构建而形成的。因此,红岩精神的伦理价值不仅可以作用于公民个人,也同样可以作用于国家。其不畏艰险的奋斗精神以及不同流合污的政治品格同样可以形成一种针对整个国家的伦理价值导向,引导国家在面对纷繁复杂的国际国内形势当中艰苦奋斗、保持定力,在物质极其丰富的今天仍然保持天下为公、为民谋利的国家形象,从而使公民对国家继续保持一种品德崇敬和政治伦理认同。
  
  参考文献:
  
  [1]刘万振.论红岩精神的形成、基本内涵和时代意义[J].重庆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1999(2).
  
  [2]周勇.红岩精神研究的几个基本问题[J].党的文献,2009(2).
  
  [3]王海明.伦理学原理[M].北京大学出版社,2009.
  
  [4]雷莹.论红岩精神的发生发展对培育民族精神的启示[J].思想理论教育导刊,2004(4).
  
  [5]郭忠华.动态匹配·多元认同·双向构建——再论公民身份与国家认同的关系[J].中山大学学报,2011(2).
  
  (作者:陈春浩 系重庆师范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硕士研究生)

 

相关新闻
热门文章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隐私保护 | 免责声明
地址:重庆市渝中区中山四路81号1幢三楼 邮编:400015 今日重庆传媒集团版权所有
渝ICP备:12000991 渝公网安备:50010302000322 经营许可编号:渝B2-20130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