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Banner广告
当前位置:首页 > 红岩春秋 > 城市记忆 > 正文

趣话川江地名

来源: 红岩春秋   编辑:杨洋2018-01-02 20:48:17

云阳县老城石板滩岸边.jpg

云阳县老城石板滩岸边

  食盐由官府监运,四川盐源颇丰,川江上常有船只偷运到三峡一带缺盐的乡镇售卖。为躲避追缉,他们都在隐蔽和便于转运的地点停靠,久了,便留下一些与盐有关的地名,如西陵峡南津关南岸的私盐坡、巫峡青石洞下的私盐嘴、奉节朱家坝的私盐沱。它们的故事,至今还被人们反复提起。
  
  地名记载历史文化
  
  奉节县城上游21公里靠南岸的喇叭滩,下水木船经常触礁打烂,每到傍晚不敢过船,艄工只好在 南岸搭棚过夜,久而久之这里形成了小场镇,官府也来设立驿站。为图吉利,人们给小场镇取名 “安平”。清光绪中期建民国期间为镇,其间名字几经变换,至今仍叫“安坪镇”。
  
  川江滩险浪急,旧时木船经常触礁翻沉。明天启年间,归州知州周昌期拿出自己的俸禄,在秭归城下吒滩设置两只小木船,专门救助遇险船只的船工和乘客 。清康熙五年,知州邱天英承袭旧制,为便于识别,把救生小木船一律漆成红色,称“红 船”。这种救助制度在川江得到推广 ,红船由政府从盐税中列支设置 ,也有官吏、乡绅捐资建造。
  
  清代,从四川江安县至湖北东湖县(今宜昌夷陵区)900多公里 的川江上,有76处险滩设置 红船 约74只(近邻险滩共设)。 红船平时固定停靠的地方被人们称为红船背、红船湾、红船沱、红船角,比如云阳老县城石板滩的红 船湾、巫山城上游宝子滩的红船沱,以及长寿黄草峡下口的连沱红船角等。
  
  川江地名记载了一段段历史, 同时它又是一种文化的具体体现 。
  
  三国名将关羽对结拜之兄刘备的 “忠”,在荆州为官时对百姓的 “义”,千百年来得到民间 的推崇,很多地方建庙纪念他, 称他为“关公”。奉节城下的关庙沱 ,巫山县城江对岸的老关庙, 都因早年岸上建有关羽庙而得名 。
  
  唐大历元年(766年)初夏 ,诗圣杜甫来到奉节,住在县城东北边东瀼河畔的草屋里。塘峡口注入川江瀼为境内一小河,在白帝城下瞿塘峡口注入川江。在奉节近两年里,杜甫写诗462首,占其现存诗歌的三分之一。他曾在成都浣花溪畔建草堂居住5年,并写有诗作《草堂》。奉节人因沾了杜甫的灵气,于是改东瀼为草堂河。瀼为境内一小河,
  
  秭归境内的九畹溪在南岸注入川江,全长不过20公里,是一条很小的溪流。据说当年屈原在此修身养性、开坛讲学时,栽种了许多花草,并在《离骚》中吟唱:“余既滋兰之九畹兮,又树蕙之百亩……”诗句的意思是: 我已栽种了九顷地的春兰,我又种植了百亩的秋蕙……小溪流后来就叫九畹溪。
  
  川江地名可谓五花八门、稀奇古怪,有称呼亲人的:三姊妹、媳妇面、夫妻石、干儿子、孝女碛、幺姑沱、高舅母;有十二生肖的:老鼠冲、牛困石、虎须子、兔子石、龙凤沟、蛇老壳、马腿滩、羊驼背、猴子岩、鸡公石、狗爬滩、猪圈门;有贬损之意的:谢寡母、寡妇滩、寡妇庙、矮子沱、哑吧梁、癞子石;大多数还是充满浓郁的乡土味:瞌睡坝、筲箕背、茶壶碛、篾条滩、黑石盘、拦腰梁、腊肉洞、板凳角、黄桷湾、撮箕口、大背兜、算盘子,等等。
  
  一些川江地名单从字面上根本无法知道其意,如黄浅、九刻刻、横梁马绊、韩公韩婆、挑水卖菜、碟子大个天等。一位川江老航道人讲述:顺流进入巫峡约3公里的北岸悬崖峭壁上,古时有一条纤道,船工稍有不慎就会掉下悬崖摔死。船工们聊天时常说:早知这么艰难,宁肯挑葱卖菜挣点小钱养家,也不会拉船为生。故此纤道称“挑葱卖菜”, 后演变为“挑水卖菜”。
  
  万州城东的南岸有个小码头叫“拖路口”,这一带属河谷地带,适合栽种甘蔗,并建有熬糖作坊。在没有现代机械的时代, 作坊用石滚子榨甘蔗汁。相传清光绪年间,一糖坊的伙计们拖着巨大的石滚子路过此地,因而得名。
  
  船工“喊”出来的地名
  
  在柏木帆船称雄川江的航行时代,走船的窍门就是经验,靠记忆吃饭,没有逻辑可言。在轮船时代,从一个舵工到船长,也必须10年以上,因为他们要花时间去牢记数百个滩和岸上与江中的数千块石头。
  
  川江有的地名,是代代船工“喊”出来的。他们按其外观形象去喊,喊的人多了,也就成了“名”。
  
  宜宾城下游约32公里处的回水沱,水枯时可见河床上有一条像竹笋的长石梁,故名“石笋沱”,汛期成为碍航险滩;南溪县(今宜宾南溪区)城西江中有多个卵石碛坝排列,长达1.5 公里,好像一个个筲箕反扣在江中,故称“筲箕背”,是川江著名的枯水险滩;万州“太阳溪” 因汇入川江的溪口有一圆形巨石,人称“太阳石”,故名;奉节城上游25公里的江中有一石柱直立,像木船上挂风帆的桅杆, 称“高桅子”;瞿塘峡东出口约12公里处有3个系缆石桩,称“三缆子”;巫山城上游的葛家山山势曲折如皮尺,蜿蜒直抵江心,又形成石盘,名“曲尺盘”。
  
  川江沿岸相似的地形、物体太多,为便于记忆,同名也就多了。叫三块石的有近10处,一般得名于岸边有三块重叠的大石头;岸边或江里长而尖的岩石像鸡翅膀,在江中会形成水埂,易擦挂船只,这种岩石多,所以叫鸡翅膀的地名在川江有近30处。川江地名为凉水井、水井湾和青岩子的也多,大多是岸边有口水井和岩嘴上长满了青草。同名比较多的还有鸡心石、乌龟石、板凳角、和尚石、红石梁、过年石、门坎石等。
  
  川江沿岸叫观音滩、观音阁、观音岩、观音背、观音梁、观音堂、观音盘的地名也有几十处,有的是山崖岩石生得像观音得名,有的是在险滩岸边岩石上刻有观音像,寓意平安、顺畅。
  
  然而有些地名,又是按照特性和含义去喊的。
  
  万州城东的大周、小周,两处各有一条山溪汇入川江,每遇洪水,行人不能从入江口通过, 过大溪要绕行一大圈,过小溪绕行一小圈,因此得名。奉节县城西13公里的南岸一带,过去江边常有毛狗(狐狸)出没,乱石又多,故名毛狗堆。奉节康坪镇沿江去县城大约60里路,乡民以每15里路为一趟,从县城往回算, 便出现了一趟,二趟,三趟, 四趟的地名,后来喊成幺塘(下川江土语,幺即一)……四塘。巴东东瀼口对面枯水险滩名青竹标,滩中有长石臂突出,逼窄江面,水流急速,青竹标为蛇名, 其行速极快,便用为滩名。
  
  川江上有一处地名,见证了船工的血与泪。在奉节与云阳交界处的北岸,沿江有一条长长的石板坡,江中有险滩,船工拉纤爬过石板坡精疲力竭,曾有多人被累死。后来石板坡被称作拖板,滩名则叫拖板滩。
  
  川江地名中常常出现坝、背、碛、盘、珠、浅、滩、石、梁、角、沱、堆、嘴、湾、浩的称谓,根据字面,大多数容易弄懂,而碛、盘、珠、浅、浩这几个理解起来有点费劲。
  
  一般情况下,碛,指江中的卵石沙坝,汛期没于江中,枯水时裸露;盘,江边或江中大幅而横阔的巨石;珠,江中独立的大石头,此称谓主要出现在西陵峡一带;浅,水中比较浅的暗礁,枯水时容易擦碰船底;浩, 江中石梁或碛坝叉分江流,靠岸一边形成的内水湾,上下有出入水口,里面适合泊船,川江上有“南溪裴石木头浩”“巴南苏家浩”“云阳黄水浩”等。
  
  其中,重庆南岸“龙门浩” 最为著名,枯水季节,顺流而卧江中约2公里的石梁如长龙戏水。宋绍兴年间有人在石梁中部水口上刻下“龙门”二字,便有了龙门浩之名。
  
  谚语古诗中的滩名
  
  川江滩险浪急,滩名往往被船工“喊”进了行船谚语。
  
  云阳下游的东洋子与庙矶子相距6公里,都属枯水险滩。东洋子因江中一石像羊得名,后来羊讹为洋;而岸上有庙,江边有一突石,称“矶”,故名庙矶子。自古以来,不知多少木船在这两滩被浪翻或触礁沉没,近代川江轮船出现后也未能幸免。最典型的一次是1971年12月30日,长江航运公司重庆分公司东方红104 轮上行,夜航至庙矶子滩时触礁沉没,死亡旅客6人、船员1人。
  
  20世纪70年代,我母亲在故陵镇 做电话总机接线员,我常去看她 。每次乘坐木船经过东洋子与庙 矶子滩时,船剧烈颠簸,我吓得 紧抓船舷,过了滩也不敢松手。 有一次坐航标艇回县城,以为 是机动船不会再害怕,可从舷 窗往外望时,看不到岸边,全是 翻腾的江水,心里没了底,觉得 脚下悬空,那种感觉就像现在过 旅游景点的玻璃廊桥。“东洋庙矶,吓得尿嘘(土语:尿流) 。”老船工这句行船谚语,我顿觉贴切。
  
  涪陵城下3公里的北岸河滩上有 一片青黑色乱石,像一群趴在地上的猪,中、洪水位时淹过乱石 ,水流汹涌、紊乱,称为群猪滩 。1955年6月、1960年9月有轮船 在此遇险。
  
  群猪滩下游叫陡岩子的大石岩又 伸入江中阻流,形成大量泡漩水 ,洪水期间上、下水都险。陡岩 子对岸江边立着3块孤石,一块 像供奉死人的灵牌,另两块像 卦。船上行,见陡岩子的另一面 还有一条小溪如瀑布落下,船工 形象地称为“招魂幡”,于是有 了行船谚语:“群猪陡岩,高挂灵牌,有事才去,无事莫来。 ”
  
  “有新无泄,八斗两撇;有泄无 新,八斗像天坑。”这句谚语说 了3个滩:新滩、泄滩、八斗滩 ,都在湖北宜昌秭归县境内。 新滩也叫青滩,千里川江上著名 的枯水期险滩。其危害船只时 ,中、洪水位的泄滩正隐身, 当新滩消停,泄滩出现时,八斗 滩就像一个天坑,张着血盆大口 。谚语提醒船工注意水文与滩 情。关于新滩和泄滩,还有一 句:“大水畏泄,水落畏新。 ”也是说滩情跟着水位而变化 。“新滩泄滩不算滩,空舲才是鬼 门关。”空舲滩位于新滩下游1 0公里处,“舲”是“有窗的小船 ”,这里泛指小船。滩名所表 述的意思是,空船才能过滩, 其凶险超过新滩、泄滩,堪比“ 鬼门关”。空舲滩又名崆岭滩, 1924年至1945年,有6艘轮船在 崆岭滩触礁沉没,11艘擦礁搁浅 ,失事木船不计其数。川江上行 船多年的老船工谈及崆岭滩, 莫不怀着敬畏之心。
  
  “横梁马绊,纤藤一断,船老板 讨口,拉船的要饭。”道出了横梁马绊滩的凶险程度。“深不过 巴阳,浅不过洛碛。”说的是云 阳境内巴阳峡是川江航道最深的地方,船只翻沉后根本无法 打捞;而重庆渝北洛碛是川江航 道最浅处,吃水深的船容易擦底。
  
  川江古诗和流传的古歌谣中 也经常出现滩名。
  
  “瞿塘漫天虎须怒”是杜甫 《最能行》中的诗句,瞿塘为瞿塘峡,虎须即虎须子滩,在瞿塘峡东口下约3公里。在《大历三年春白帝城放船出瞿塘峡久居 夔府将适江陵漂泊有诗凡四十韵》一诗中,杜甫写道:“鹿角 真走险,狼头如跋胡。”鹿角、 狼头均为西陵峡中险滩,狼头滩在三斗坪,也叫流头滩,俗称虎 头滩,在南北两岸,分南虎与北 虎;鹿角滩在三斗坪下两三公里 处,分上鹿角、下鹿角。
  
  古歌谣《滟预歌》,现存 4首,其中3首为4句,一首为12句,内容相差不大,都是描述滟 滪堆的凶险,如“滟预大如马, 瞿唐不可下。滟预大如牛,瞿唐不可流”。
  
  滟预即滟滪堆,又称淫预、 犹豫,还名燕窝石,是瞿塘峡夔 门前江中的一块巨大礁石。枯水 期滟滪堆显露,如牛如马如象, 江流被阻挡后形成巨大的泡漩和 回流,不识水性的船工想避开, 哪知紊乱的泡漩水或回流会改变 行船航向,正好撞上去,顷刻间 粉身碎骨。汛期,滟滪堆或潜入 江中,或冒出江面如龟背,江面 波浪滚滚,泡漩重重,随时都会 吞噬行船。因为碍航,1959年12 月12日被川江航道处炸掉。
  
  历代很多著名诗人路过夔门,也在诗中吟唱滟滪堆,其中次数最多的应是白居易,共有8 处:
  
  “犹胜往岁峡中别,滟滪堆边招手时。”(《重寄别微之》);
  
  “欲识愁多少,高于滟滪 堆。”(《夜入瞿唐峡》);
  
  “潇湘瘴雾加餐饭,滟预惊 波稳泊舟。”(《得行简书闻欲 下峡先以此寄》);
  
  “五月断行舟,滟堆正如 马。”(《自江州至忠州》); “瞿唐呀直泻,滟滪屹中峙。”(《初入峡有感》);
  
  “见说瞿塘峡,斜衔滟滪 根。”(《送友人上峡赴东川辟 命》);
  
  “夜听竹枝愁,秋看滟堆 没 。 ” ( 《 曲江感秋二首并序》); “两岸滟滪口,一泊潇湘 天。”(《题牛相公归仁里宅新 成小滩》)。
  
  作者/陶灵
  
  原文刊载于2017年10月《红岩春秋》杂志

 

相关新闻
热门文章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隐私保护 | 免责声明
地址:重庆市渝中区中山四路81号1幢三楼 邮编:400015 今日重庆传媒集团版权所有
渝ICP备:12000991 渝公网安备:50010302000322 经营许可编号:渝B2-20130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