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Banner广告
当前位置:首页 > 红岩春秋 > 城市记忆 > 正文

永川解放前夕的统战策反“暗战”

来源: 红岩春秋   编辑:杨洋2017-12-25 10:48:21

  争取县长帮助
  
  1948年起,人民解放军先后取得了辽沈、淮海、平津三大战役的胜利,人民群众反蒋浪潮节节高涨,全国即将解放。此时的国民党盘踞在西南一隅,妄图垂死挣扎,他们一面派出大批军、警、宪、特,破坏共产党的组织,到处抓捕、屠杀共产党员,一面又对革命群众采取高压手段残酷镇压。在此情势下,中共成都市委根据川康特委“支援川东,建立据点,开展工作,为进军西南的人民解放军做好先遣工作”的指示,组成了中共川西先遣工作组,章文伦(化名张扬)任组长,罗民十任副组长,领导成员先后有戴辉、王德愚(现名王竹)、邱蕴白。
  
  川西先遣工作组到重庆后,急需一个合法的身份作掩护,开展工作。由于时任永川县县长的邱挺生与共产党员邱蕴白是父女关系,所以部分同志在办理假身份证方面得到了邱挺生的帮助。1949年7月,工作组章文伦等一批成员需要转移,情急之下,再次通过邱蕴白,得到了邱挺生的支持。章文伦被安排到永川松溉精诚中学,以教书为名展开工作,其他同志也陆续安全转移到永川。
  
  1949年10月,国民党在永川实行“二五减租”(按照原租额减去25%),企图以此收买民心,挽救危局,但实际上继续横征暴敛,搜刮民众。为此,川西先遣工作组通过邱蕴白与邱挺生商谈,希望其同意并安排一批地下党同志到永川参与“二五减租”,借机揭露敌人的罪行,发展革命力量。得到邱挺生的应允后,受党组织派遣,陈光益、廖和祥、曾宇石等人来到永川松溉一带开展工作。
  
  为适应形势需要,11月,中共川西先遣工作组永川工作小组正式成立,章文伦任组长,陈光益任副组长。工作组成立后,得到了邱挺生的大力支持,多数人被安排在国民党“二五减租”的机构里做登记员,章文伦为督导员。他们利用合法身份,分别到永安等地开展工作:一方面,把国民党的“二五减租”搞成真减租,使农民得到一些实惠;另一方面,利用各种机会宣传党的主张,为人民群众宣讲革命形势,揭露国民党的黑暗,提高群众的觉悟。在同反动当局作坚决斗争的同时,他们还积极发现和培养农村积极分子,打下了一定的农村工作基础。此外,工作组还积极做县里军政上层人士的工作,策动他们起义,为此后永川的顺利解放起到了重要作用。
  
  开展有效策反
  
  当时,解放战争节节胜利,中共川西先遣工作组永川工作小组见正式策反邱挺生的时机已成熟,便在邱挺生到重庆参加国民党军政部召开的应变会议期间,由罗民十、王竹、邱蕴白出面向邱挺生宣传形势,展开思想工作,但尚未公开自己的党员身份。邱挺生见国民党气数已尽,表示了起义投诚、与国民党决裂的决心,同时将国民党应变会议的绝密文件交给他们阅看。邱挺生回永川后,11月初,川西先遣工作组正式派戴辉、邱蕴白到永川,以工作组代表的身份同邱挺生具体商谈组织起义事宜,并向他提出了三条要求:一、设法在永川阻击国民党溃军;二、保护档案和国家、人民生命财产的安全;三、带领军政人员起义。邱挺生对上述要求欣然接受,但同时表示他所掌控的县武装力量薄弱,对团管区主要负责人的态度还不清楚,尚需进一步做工作。为此,根据工作需要,川西先遣工作组决定将章文伦从松溉调回县城,以县政府秘书身份作掩护,协助邱挺生筹划和组织起义工作。
  
  而在此期间,二野联络部搞军运工作的裴治镕(后改名裴先章)也正在永川进行策反工作,与工作组的安排不谋而合。裴治镕曾是国民党陆军少将,在国民党军政首脑机关中极受信任,1949年1月从天津脱离部队投奔解放区,后在陈毅的领导下从事对国民党军的策反工作。这年5月,他来到重庆,先后会见了重庆师管区少将副司令金振声、国民党第72军中将军长郭汝瑰、第95军副军长杨晒轩以及16兵团少将副官长雷起鹏,还与国民党第21军中将军长郭勋祺(郭曾与共产党员胡春浦在成都有联系)通讯联系,为争取这些部队倒戈起义、响应解放做了大量工作。他通过有关渠道,秘密搜集蒋介石的军事情报,得知蒋介石在西南的军事部署,确认永川是蒋介石在成渝公路上实施战略部署的要地。因此,裴治镕一面通过游明泽(永川松溉人,国民党新9师参谋主任,裴治镕的军校同学)把永川县参议会副参议长苏致远(游明泽的妹夫)约去重庆会商,一面又指使金振声积极谋取兼任永川团管区司令一职,以便掌握武装实力,组织力量对付国民党溃军的破坏,为迎接解放做好准备。
  
  11月上旬,金振声到永川接任团管区司令实缺。由于裴治镕的父亲与县长邱挺生是金兰之交,因此,金振声等很快就打通了关系,与邱挺生及地方知名人士周育材、何维百、苏致远等基本达成一致见解,并让他们尽量多在街头露面,以达到安定民心、保护物资、迎接解放的效果。金振声与邱挺生又以公开身份,对当地驻军团长张恒进行了策反工作,从而基本控制了永川驻军、团管区、县武装力量及各种民众团体。当月下旬,获悉解放大军已从贵州入川,金振声立即在电话上与郭汝瑰取得联系,催促他按照同裴治镕商定的计划加快进行,并请他通知国民党第44军陈春林部采取同样的行动,郭连声说“好”。鉴于形势迫切,金振声还将各种情况告知了邱挺生等,以做好相应准备工作。
  
  迎接大军进城
  
  响应解放的时机业已成熟,金振声、邱挺生等随即展开了行动——他们召集永川地方有关人员开会,断然决定采取戒严措施,派兵在永川的大安、隆济等地阻击蒋军向成都溃逃,并缴获杨森的反共保民军某师的机枪、迫击炮等(后来交给了解放军)。杨森见国民党部队在永川受阻,慌忙改道从璧山向遂宁方向逃窜。裴治镕、金振声等又从电台里获悉,顾祝同命令荣昌的国民党第44军周之再师进驻永川,以掩护蒋军在沱江布防,便当夜派一个营袭击该师,取得胜利,使之在惊慌失措中向西逃去。新上任的永川团管区副司令胡崇均,不听金振声的指挥,将部分队伍带到永川以西跳石河一带高处驻扎,准备叛逃,金振声与张恒派两个连的兵力将其部队截回,胡崇均逃跑。
  
  11月30日,重庆解放,解放军到达璧山,永川成为真空地带,而国民党在邮亭的部队对永川仍虎视眈眈。形势紧迫,金振声与裴治镕即于次日约集永川军政各界代表王耀先、张介冰、刘有德、何维百、章文伦、林建华、游明泽等于夜间乘车赶往璧山狮子场,迎接解放军先头部队。在璧山,裴治镕向解放军第12军副军长杨国宇、第11军31师师政委周维汇报了永川的起义情况。12月2日下午,金振声接到解放军第36师副师长王汝昭的电话,约团管区、永川县政府及张恒团各派代表到璧山丁家坳与之见面。邱挺生派出章文伦、张恒派出其副团长为代表,与金振声当夜乘车到璧山丁家坳与王汝昭见面。王汝昭分析了整个军事形势,研究了敌情和解放军进永川的时间。章文伦此时也公布了自己共产党员的身份。当夜,相关人员赶回永川,通知群众做好准备,迎接解放军的到来。
  
  3日,金振声接到游明泽从璧山带回来的西南军政委员会的信,上面写道:“派金振声组织永川解放委员会,加紧支前工作。以金为解放委员会主任委员。”4日中午,金振声、邱挺生与各界群众200余人在永川东门外东岳桥迎接解放军进城。随着解放军队伍进入永川,全城红旗飘扬、鞭炮连天,群众在欢声笑语中庆祝永川的和平解放。
  
  永川和平解放后,金振声、邱挺生立即筹组永川县人民解放委员会,共19人,金振声任主任委员,邱挺生、苏致远任副主任委员。12月17日,经川东行署批准,宣布成立永川县人民政府,徐亚云任县长,李焕章任副县长。当月,璧山地委报川东区党委批准,成立了中共永川县委,徐亚云任书记。从此,永川结束了国民党的反动统治,建立了人民的新政权,永川历史翻开了崭新的一页。
  
  作者/欧利伟 何力
  
  原文刊载于2014年4月《红岩春秋》杂志

 

相关新闻
热门文章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隐私保护 | 免责声明
地址:重庆市渝中区中山四路81号1幢三楼 邮编:400015 今日重庆传媒集团版权所有
渝ICP备:12000991 渝公网安备:50010302000322 经营许可编号:渝B2-20130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