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Banner广告
当前位置:首页 > 红岩春秋 > 城市记忆 > 正文

万县怒吼

来源: 红岩春秋   编辑:杨洋2016-09-19 15:52:49

QQ图片20120918150005.png

《怒吼吧中国》,铁捷克 著

 

  1924年秋,苏联作家铁捷克在执教北京大学时,创作了著名话剧《怒吼吧中国》。该剧取材于1924年6月发生在四川省万县(今重庆市万州区)的一次中国人民反抗帝国主义的真实事件。
  
  列强炮制万县事件
  
  鸦片战争后,帝国主义列强迫使清政府 签 订 了 《 南 京 条约 》 《 天 津 条 约 》《马关条约》及《中英通商条约》等种种不平等条约。帝国主义自恃有“内河航行权”作护身符,各国船只随意在万县港口停泊,使万县成了通商港口。
  
  当时,万县是川东、黔北、鄂西、陕南 买 卖 桐 油 的 集 散地,交通方便,经济发达,帝国主义列强对这块地方早已垂涎三尺。从1912年起,先后有日、英、美、法、德、丹麦等国的30多家公司、洋行等来万县设立分支机构,主要是购销和贩卖桐油。1917年,由英国控制的重庆海关来万县设立分关,从此,万县便同重庆、汉口、上海等沿江商埠一样,成为货物直接运出口的口岸。各国的公司、洋行为了大量的储运桐油,纷纷利用他们手中的特权,在万县建仓库,造油池,修码头,设据点,从政治上、经济上侵犯中国人民的利益。
  
  以前川江的桐油全是用木船运输,自从帝国主义占有内河航行权后,外国的轮船便从吴淞口长驱直入,完全霸占川江的桐油运输事业,致使中国船户无生意,船工生活频临绝境。因此,中国船户常与外轮发生争执和摩擦。
  
  1924年6月19日下午,英商太古洋行的“万流”轮驶至万县城对岸的陈家坝停泊,准备运英商安利英洋行存放在那里的桐油。安利英洋行的这批桐油,本已由万县的川楚船帮承揽,但当“万流”轮一靠岸,安利英洋行的大班郝莱突然向中国船户宣称,该洋行存放在陈家坝的桐油,全部改由“万流”轮转运。
  
  顿时,广大船工和船户开始骚动。川楚船帮会首向必魁代表广大船工出面与郝莱交涉,要求在川楚船帮未承揽到其他货物装运时,这批桐油仍由该帮木船转运,以维持广大船工生计。郝莱拒不接受。向必魁又让步,提出请求:“万流”轮只转运一部分桐油,留一部分仍由木船转运。郝莱不但对向必魁的请求置之不理,反而亲自督促,强迫运油的力夫将桐油搬运上“万流”轮。
  
  眼看饭碗将被抢走,忍无可忍,有的船工便上前去阻拦力夫运油。郝莱蛮不讲理,抡起手杖就毒打船工,有人被打伤,有的甚至被打得鲜血直流。这一蛮横举动,激起了船工们的愤怒,一致高呼:“洋人不讲理,我们也不应受欺辱!”于是,船工起而抗争,有的拿起浆脚向郝莱还击,有的要拉他滚水。被郝莱强迫运油的力夫,搁下肩上的桐油,也来参加斗争。郝莱见触犯众怒,十分惊慌,想逃之夭夭。愤怒的船工和力夫为了阻止赫莱逃窜,双方发生斗殴,慌乱中郝莱失足落水。郝莱不会游水,渐渐不省人事,随即被救上英舰“柯克捷夫”号上。郝莱终因抢救无效,于当日午夜去世。
  
  事情发生后,英方不查当时实情,迁怒于我国船夫。驻泊万县的英国军舰“柯克捷夫”号,立即将大炮对准万县主城区,胁迫万县知事及当地军警,要求把向必魁斩首,为郝莱抵命。如不能捕获向必魁,那就处决两名船工。同时,英方还提出郝莱下葬时,地方当局必须亲自送葬以表示敬意,还要给赫莱家属以抚恤金。英舰长槐提洪宣称:“若不照办,军舰就要开炮轰击”。
  
  与此同时,英国政府向北洋政府提出抗议,并派驻渝领事来万县督办此案。一贯媚外的北洋政府,便饬令四川善后督办署严惩“凶手”。四川军阀不顾人民大众的坚决反对,竟于6月22日将川楚船帮船夫向国源、崔帮兴无辜杀害在陈家坝河边。
  
  更可恨的是,万县的军务长官完全服从英国军舰司令之要求,亲自为郝莱送葬,直至城郊太白岩下的基督教会坟山。而英军军舰长槐提洪,因这次施行炮舰政策压迫中国人民有功,得到了一枚勋章。
  
  中国人民的反抗
  
  万县事件发生后,全国舆论哗然,纷纷谴责英国这种残暴野蛮的罪恶行径。中共中央的机关刊物《向导》周报于7月16日出刊的第74期,发表了萧楚女的文章《万县事件与中国青年》。萧楚女在文中大声疾呼:“在外资垄断之下的四川船户,根本上已没有人类的生存权了。”文章叙述了万县事件中那些丧权辱民的事实后,愤恨地说:“自然,我们的那所谓政府,对于此事,更是落得了结,以图省事,以献洋媚!”接着他把笔锋一转,激励青年们要不甘落后,更不要消沉,应赶快起来和列强斗争,“独不解万县的青年,对于英美帝国主义如此强横地联合起来,欺压四川百姓,侮辱中国正式命官的举动,也就这样做了缄口的金人,而一任那帝国主义的彰明罪过如此消沉下去”。
  
  在7月23日出刊的《向导》周报第75期上,刊登了国民对英外交联席会议、北京学生联合会等50多个团体联名发表的《万县案之京内外各团体致领袖公使公函》,要求各国驻中国公使领袖、荷兰使臣欧登科先生将公函内容转达给美英日法各国公使。
  
  公函陈述了万县事件的经过,明确指出是非曲直之后,严厉斥责英方“一味捏造事实,完全诿罪华人,如威迫知事、斩首船户、勒令绅民、厚优抚恤之种种要挟,实为代表帝国主义者之一种蛮不讲理之举动。英国自命会恪守国际公法之文明国家,何竟屡次发生此等灭义绝信之事也?”公函庄严地提出:“务望贵公使等将贵国等所舶扬子江一带兵轮,于最短时间内开赴他处,凡扬子江一带,以后不得再舶外国兵轮,以免滋生事端,危及国际感情。”公函的最后,用十分强硬的语气警告各帝国主义:“此次开衅,实在英美,而英美公使应向敝国外交部道歉,被害船户家族,亦应由英美抚恤赔偿职责。不然,敝国有四万万人民之众,又为深知夫帝国主义之痛苦者,一息尚存,宁能忍此?且三户足以亡秦,一旅独能复国,敝国岂能尽无人耶?!”

QQ图片20120918150021.png

万县码头旧貌


  万县事件发生后,万县人民团结一心,共同对付帝国主义,不仅断绝安利英洋行的生活必需品,更不卖一斤一两桐油给该行。不久,安利英洋行不得不关门大吉,夹着尾巴撤离万县。
  
  奏响最强音
  
  当时,正在我国北京大学执教的苏联作家铁捷克,深为此次事件所震惊。他立即着手收集万县事件的有关资料,结合当时中国大革命的形势,在万县反帝事件发生两个月后,便以革命现实主义的手法,创作出以这一事件为背景的话剧《怒吼吧中国》。
  
  这部话剧,不仅揭露了帝国主义侵略中国的罪行,还如实地描述了中国人民的反抗精神。在剧中,作者借用一名工人之口,向广大受压迫的船工们讲:“我们必须自己战斗,武装起来。我们必须联合整个城市。”当两个无辜船夫被绞杀,英舰长接到上海已发生革命的消息而狼狈逃遁时,就是这个工人,夺取一个警察的枪后跑到码头上,对着帝国主义者高喊:“我发誓,凭了这一支枪…….你们一定不能再来了!算一算你们的时间吧,你们的末日快到了。中国正在怒吼咧!”
  
  作者以高昂的革命热情,写出了被压迫的中国人民对帝国主义炮舰政策和罪恶行径的极端仇恨。全剧以群众面对英国军舰和帝国主义分子高喊:“滚出去!出去!出去!”作为结束。这喊声,是中国人民反帝的最强音。
  
  《怒吼吧中国》曾先后在苏联的莫斯科、德国的柏林、美国的纽约和英国的曼彻斯特上演,都获得成功。抗日战争时期,在沦陷的上海,一群进步的戏剧工作者,不畏日寇的屠刀,在租界内上演此剧,并大胆地在剧中加入了《国际歌》,借此激发人们反抗日本侵略者的决心。
  
  (作者:杜之祥 作者系原中共万县地委党史研究室副主任)

 

相关新闻
热门文章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隐私保护 | 免责声明
地址:重庆市渝中区中山四路81号1幢三楼 邮编:400015 今日重庆传媒集团版权所有
渝ICP备:12000991 渝公网安备:50010302000322 经营许可编号:渝B2-20130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