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Banner广告
当前位置:首页 > 红岩春秋 > 城市记忆 > 正文

巴社印人逸事

来源: 红岩春秋   编辑:杨洋2016-09-12 11:25:40

QQ图片20160909161821.png

谢梅奴

 

  印学组织古已有之,在重庆,巴社是最突出的代表。它于1939年前后,由高月秋、谢梅奴等人发起,社员有旅渝著名篆刻家朱景源、徐文镜、陈敬先、黄笑芸、曾绍杰、蒋维裕等。
  
  历史沿革
  
  印人雅聚,源自民间。元人吾丘衍设馆办学、款待友人,开印人雅聚之先河。明代张灏的“承清馆”“学山堂”,清代周亮工的“赖古堂”,以及汪启淑的“飞鸿堂”“开万楼”等,都是印人聚会论艺之所。清代陈鳇的论印绝句即是当时印人雅聚的真实写照:“吴下梁园迹已陈,飞鸿堂上惯留宾。风流更下吴公子,欲扫西斋会印人。”
  
  晚清的商业城市上海,曾先后成立过数十个金石书画社团,其中规模最大的“题襟馆”成立于光绪年间(1875年至1908年),首任会长汪洵,副会长吴昌硕。但这是一个以书画为主兼带篆刻的社团,于1926年终止活动。
  
  到了民国时期,中国的印学组织才真正自成体系。当时,一大批印社组织相继成立,并得以迅速向专业化、学术化的方向发展。其中,最为社会大众熟知的是成立于杭州的西泠印社。
  
  1937年,日寇侵华,南京沦陷,国民政府西迁重庆。作为西陲大后方的重庆,云集了大批文化名人。来自各地的印人,虽客居异地,但同嗜金石,经常聚会切磋印艺。加上当时大量的国府要员、巨贾名流、文人墨客需求名印,同好有意组织印社。于是,在高月秋等人倡导下,遂结盟成立巴社。
  
  那么,为什么叫巴社呢?中国当代著名篆刻家谢梅奴曾说:“因地处巴将军(巴蔓子)墓,人称巴山,故社名巴社。”而“巴社”这一名字则是由著名篆刻家、学者乔大壮提出的。黄笑芸在《巴社纪咸》一文中写道:
  
  溯自卢沟桥事变,东邻入侵。抗战事兴,我中枢转战入蜀,定陪都于渝州重庆,斯时人文荟萃,盛极一时,遂有巴社之雅集。其始也,亦偶然,二三印友相聚厂会饮谈。后因友人与日俱臻,继因乔大壮先生等之建议命名曰“巴社”。
  
  人文荟萃
  
  当时入巴社者,年龄多在20多到30岁出头,年龄虽小,但早已名震印坛。
  
  朱景源(1917—1987)原名朱云,字景源,号亚庄,吴县人,生于上海市。少年时期,朱景源受到清末民初书画篆刻大家、姐夫叶祥本的影响,学习治印。他潜心钻研钟鼎小篆、秦玺汉印,临摹汉魏诸碑,汲取浙、皖派篆刻大家切刀之精髓,在十几岁时,无论是刀法还是章法,都已初具严谨端正、秀丽典雅的篆刻艺术风格。由于功底扎实、印艺独特,在重庆期间,其印广受文化界欢迎,大家争相收藏。
  
  陈敬先(1898-1952),武昌人,曾名敬安。青年时期经黄松涛介绍,陈敬先拜著名篆刻家盛了厂为师,早年便在汉上印坛颇负盛名。他在汉口保华街开有文房用品店——凿山骨斋,除了出售文房用品及自制印泥之外,还为同在一条街上的金城银行刻制铜板。不久,武汉会战打响,陈敬先在朋友的帮助下前往宜昌,乘坐民生公司的轮船到达重庆,随即加入巴社,成为印社中坚力量。
  
  印社雅集
  
  与全国其他印社不同,巴社一直没有固定的活动地点。高月秋的照相馆、徐文镜的紫泥山馆、谢梅奴寓所,都曾是聚会的场所。巴社社员主要居住在市区:高月秋的美伦照相馆开设在中正路,徐文镜住在民族路新生市场紫泥山馆,乔大壮与蒋维秘、曾绍杰同住通远门外罗家湾12号青年宿舍,陈敬先居住在督邮街,沙孟海居住在学田湾枣子岚垭。社员彼此相隔不远,印社雅集非常方便。对于这段时期印社的生活,谢梅奴后来回忆说:
  
  巴社组成后每周在高(月秋)之像馆或徐(文镜)之紫泥山馆或我家(当时我在军委会办公厅秘书处任中校科员,就住在林森路军委会右侧的青年里,住处较宽大)相聚,各出作品或所得文物互谈看法,尽欢而散。每月则相聚于酒楼。会餐一次,曾(绍杰)负责订菜,因曾系老餐故也。会餐均有一对夫妇长期参加。
  
  印社雅集,成员间常互赠印章,相互刻姓名印、斋号印,彼此赠诗或印谱题签。
  
  蒋维裕有《费白日宦印存》出版,乔大壮题笺,并题诗:“刓金油石事纷纷,小学销沉剩二分。何处更求秦相笔,异时真叹鄂人斤。研朱纸上调花露,倒薤窗前拓篆文。料捡行滕徐旧冻,千秋名氏要烦君。”落款为:“癸未二月渝州旅次寄题峻斋仁棣有道印存,曾动。”
  
  乔大壮题曾绍杰《昆吾室印集》:“江山文藻待公孙,纸上昆吾刻画痕。莫笑银荷共金盏,雕虫纵好壮心存。”落款为:“奉题绍杰先生印盟昆吾室大集,癸未二月曾幼同客渝州。”
  
  章士钊题黄笑芸印谱“抱璞室印存”,谢无量题诗:“高韵谁能及,清才世莫知。平生蝶扁势,游刃发新姿。”
  
  在重庆的生活日渐安定,巴社成员的交际圈也逐渐扩大,章士钊、胡适、徐悲鸿、谢稚柳、白蕉、潘伯鹰、邓散木等文化名流,均与巴社成员有所交往。曾绍杰就曾应迁渝的中央研究院之邀,刻“中央研究院历史语言研究所所长”印,朱景源也先后为唐云、俞子才、潘子燮等治书画印。
  
  1943年,在高月秋的主导下,巴社成员辑成出版《巴社印选》。《印选》首印仅40册,实际拓印100册,乔大状作序,线装而成,颇有古风,甚为精美珍贵。每页钤拓一印,皆无边款,以姓氏笔画为序,收录有朱景源、徐文镜、陈敬先、黄笑芸、高月秋、曾绍杰、谢梅奴、蒋维裕8人之印作各10方。版框为粗灰线,书口上端署“某某某篆刻”,下端署“江浦延鸿馆辑”。
  
  1945年8月,抗战胜利,社员星散各地,朱景源回到上海,高月秋返回南京,陈敬先乘船回汉,蒋维裕和谢梅奴则随工作调动而漂泊不定。曾绍杰和徐文镜更是离开大陆分别居台湾和香港。巴社众人中惟黄笑芸仍居重庆,默默治印,直至终老。
  
  随着成员们纷纷离渝,巴社篆刻艺术活动就此中断,巴社宣告解散。曾经享誉巴蜀艺林的巴社,就此在印坛声名消弭,不为后人所知了。(作者 刘兴亮 单位:重庆中国三峡博物馆)

 

相关新闻
热门文章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隐私保护 | 免责声明
地址:重庆市渝中区中山四路81号1幢三楼 邮编:400015 今日重庆传媒集团版权所有
渝ICP备:12000991 渝公网安备:50010302000322 经营许可编号:渝B2-20130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