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光特回忆奉大巫起义的组织发动

来源: 红岩春秋   编辑:杨洋 2019-02-12 09:51:44

中共奉大巫农村工作组活动地点——龙溪_meitu_1.jpg

中共奉大巫农村工作组活动地点——龙溪

 

  1944年,日本侵略者打到贵州独山,重庆危急。中共中央南方局估计,有可能出现日本占领四川或蒋介石妥协投降的局面。党必须做好领导人民就地抗日的准备。

  

  南方局青年组负责人张黎群通过钟鼎铭找到卢光特,要他赴渝商量此事。在重庆,卢光特向张黎群汇报了奉(节)大(大宁,即巫溪)巫(山)地区的地理和社会情况。南方局青年组决定,动员在渝党员和革命青年组建奉大巫工作组到农村开展工作,建立隐蔽的农村根据地,做好组织武装斗争的准备。

  

  分头组织发动

  

  1946年,为武装反抗国民党反动派,南方局青年组要求奉大巫工作组成员扎根当地,准备长期坚持隐蔽活动,根据形势需要,相机开展武装起义。

  

  1947年3月8日,党中央发出关于开展国统区农村游击战争的指示后,中共重庆市委负责人王璞、彭咏梧开始酝酿制定武装斗争的计划,同时,做好武装起义前的组织工作。

  

  4月,彭咏梧通过胡友猷与奉大巫工作组的李汝为、卢光特取得联系,恢复了李、卢的组织关系。布置他们立即成立中共汤溪特支,清理云阳、奉节、巫溪、巫山党组织,准备武装暴动。特支设在云阳县云安镇辅成中学,由唐廷路任书记,卢光特、李汝为、刘德彬为委员。卢光特负责清理奉大巫组织,李汝为负责清理云阳党组织,刘德彬为联络员,负责彭咏梧与特支的交通联络。

  

  5月,卢光特与奉大巫工作组负责人邹予明在奉节黄村乡接头。6月,与各地奉大巫工作组成员陈世富(巫溪县城)、贺德明(奉节青莲中学)、卢光福(巫溪上磺)、卢少衡(巫山长溪河)取得联系。随后,彭咏梧又把王庸联系的张休甫、王楚珩的关系交给了卢光特。10月,王庸回奉节大寨与陈太侯见面后,被特支派往巫溪负责王庸带去廖迪生的关系,廖这时已打入巫溪县参议会任副参议长,能提供上层情报。王庸到巫溪后,主要与卢光星一起在大宁河沿线组织发动煤矿、船运、盐业的工人。

  

  这个6月,刘德彬奉彭咏梧之命,去云阳龙坝乡与赵唯取得联系。赵唯同意搞武装斗争,但不接组织关系原因是刘德彬未带去接头暗号。10月,汤溪特支派李汝为带去接头暗号,与赵唯接上关系协助他们开展组织发动工作。

  

  与此同时,彭咏梧又布置刘孟伉在云阳、奉节长江南岸开展武装斗争的准备工作。10月,南方局负责人钱瑛批准了王璞带去的“川东地区武装斗争的计划”。这个计划的要点是:把暴动地点放在上川东的华蓥山和下川东的奉大巫;城市要为农村服务,输送干部,供应物资,提供情报等,党的主要精力和领导骨干要下农村抓武装斗争。

  

  计划批准之日,王璞满怀信心地对钱瑛说:“过几个月,请听我们胜利的喜讯!”

  

  成立奉大巫工委

  

  1947年10月,中共川东临时工作委员会成立,同时成立了中共下川东工作委员会。涂孝文任临委副书记兼下川东地工委书记,彭咏梧任临委委员兼下川东地工委副书记,唐虚谷、虞裳为下川东地工委委员。由此,党在川东地区的统一领导机构重新组成。

  

  经过几个月的努力工作,中共汤溪特支完成了万县、巫溪、奉节、巫山、开县、云阳党组织的清理工作,各地党组织在中共川东临委统一领导下开展活动。

  

  11月下旬,彭咏梧亲自到奉大巫地区执行任务,随同前往的有江竹筠、蒋仁风和吴子见。江竹筠负责下川东与临委的交通联络。蒋仁风参加过南昌起义,在川北搞过民变武装,有实践经验,是彭咏梧的军事助手。吴子见是大学生,新闻记者,参加过《挺进报》工作,是彭咏梧器重的宣传干部,准备日后在根据地恢复《新华日报》(大巴山版)。

  

  彭咏梧到青莲乡不久,为了加强党对武装斗争的领导,决定撤销中共汤溪特支,分别建立中共奉大巫工委、中共汤溪工委、中共云奉南岸工委。中共奉大巫工委由南方局奉大巫工作组改建而成,蒋仁风任书记,卢光特任副书记兼组织委员,吴子见任宣传委员。

  

  奉大巫工委成立后,彭咏梧与卢光特、邹予明、贺德明、张休甫等研究后,陆续作出几个决定:一、停止以袍哥名义开六县大会,认为这样会过早引起敌人注意;二、立即放手发展党员,彭咏梧亲自接收陈太侯、贺德明、肖克成等人入党,并要求在参加武装斗争的积极分子中大量吸收党员;三、鉴于暴动后的需要,派江竹筠回渝向川东临委要干部和药品。

  

  各路力量会集

  

  中共川东临委为何选择奉大巫作为武装起义首发地区?

  

  究其原因,一是奉大巫地区的人民苦难深重,有反抗剥削压迫的强烈愿望;二是党的地下组织经过多年工作,有一定群众基础。只要革命烈火一点燃,就会迅速形成燎原之势。

  

  经过奉大巫地区党组织的发动,以下几方的人员能够迅速组建武装力量:

  

  在云阳县境内,人称“五鬼闹判”的赵唯、赵学做、沈恺、陈汉书、陈恒之,在龙坝、鱼泉、江口一带群众基础较好,具有一定影响和号召力。

  

  在巫溪大宁河沿线的猫儿滩、檀木、石门等地,王庸在船工、矿工、盐工当中,组织发动了卢光星、王椿、刘景太、贺良才、龙德成、杨贤哲、熊学元、吴丰登、李国高、张庭佑、包剑锋、明道茂等20多人参加游击队。

  

  在奉节青莲乡、昙花乡,由于奉大巫工作组骨干成员贺德明在青莲中学站住脚,发展了一批积极分子,做通了青莲乡士绅肖和中、乡长廖竹的工作。他们同意支持革命,愿意出枪出钱支持组建游击队。

  

  卢光特到昙花乡与地下党员张休甫接上关系后,做通了袍哥大爷陈太侯的工作。陈太侯表示坚决跟共产党走,杀头也不变心。应陈太侯之邀,吴伦壁率领十余人来到青莲乡参加了游击队。他们是一支被国民党称为“股匪”的游民武装,常在万县、开县边境落脚。

  

  彭咏梧到青莲乡后,亲自争取了绿林武装头领宋海清参加游击队,主要成员有刘民、陈昌秀(女)、张美才(女)、罗先宽、唐述清、全运波、郑鹏飞等20余人。

  

  奉大巫地区的武装斗争在党组织运筹帷幄之下,比预想的形势发展快。这里到处都是星星之火,只待燎原。

  

  作者/熊璘

  

  原文刊载于2019年1期《红岩春秋》杂志

 

热门文章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