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国维:学运中坚 真理斗士

来源: 红岩春秋   编辑:杨洋 2019-01-30 09:22:47

  1948年9月,受《挺进报》事件牵连,共产党员罗广斌在成都家中被捕,随后押解到重庆,关进渣滓洞监狱楼七室,次年初转入白公馆关押。在渣滓洞,罗广斌遇到了他的上级——重庆沙磁区学运特支委员张国维,一位久经考验的共产党员。他们虽彼此熟悉却不能相认,只能乘特务看守疏于防范之时,悄悄交换情况。

  

  由于罗广斌的哥哥罗广文时任国民党陆军第七编练司令官,在四川境内手握重兵,又与西南绥靖公署的徐远举有私交,因此,同志们认为罗广斌活着出狱的可能性比较大。张国维向罗广斌分析了情况后,叮嘱他要注意在狱中搜集情况,征求意见,总结经验,有朝一日向党组织汇报。罗广斌接受了这个任务。

  

  1949年11月27日夜,白公馆监狱的大屠杀进行到尾声,大批特务赶往渣滓洞增援,在留守看守疏于防范之时,罗广斌带领余下的十几位同志冒死突围,成功越狱。罗广斌脱险后,在极度悲愤之中整理出了《重庆党组织破坏经过和狱中情形的报告》。这份报告是战友们在狱中的讨论和总结,真实地反映了解放战争时期重庆及川东的地下斗争、白公馆渣滓洞狱中斗争的艰难历程、重庆及川东党组织大破坏带来的惨痛教训和狱中革命者崇高的奉献精神。其中,狱中革命者“血与泪的嘱托”——“狱中八条”更是发人深省。

  

  罗广斌坚持到了最后,迎来了重庆解放的曙光,但那位可敬的上级和战友却走向了死亡。11月27日,张国维殉难于渣滓洞监狱的大屠杀,牺牲时年仅28岁。

  

  学生运动的带头人

  

  张国维(1921-1949),又名张文江,湖北省汉川县人。他出身贫寒,自幼勤奋好学,极富正义感。中学时代,张国维积极投入到抗日救国的爱国学生运动中,在进步师长、地下党员的培养启发下,对共产主义有了更深入的认识,坚定了革命信念,并于1939年加入中国共产党。

  

  1941年,张国维考入四川大学经济系,主要从事地下学运的发动和领导工作。在川大,张国维曾与江竹筠、马秀英(后均为渣滓洞烈士)等同学一起并肩战斗。

  

  由于工作踏实,沉着冷静,善于进行耐心细致的组织工作和灵活机智的宣传鼓动工作,张国维被推选为川大进步团体联合会负责人。1945年,在党组织的安排下,他又加入了民盟,在成都民盟组织创办的《民众时报》工作。张国维以此为阵地,扩大宣传,团结进步青年在成都开展革命活动,推动成都学运工作。

  

  1947年春,张国维离开川大转赴重庆,先后进入重庆西南学院、民建中学、蜀都中学任教,以教师职业作为掩护,继续从事学运工作。同年6月,在敌人“六一”逮捕造成的大破坏的急风暴雨中,重庆学运经受着严峻的考验。为加强学运工作,把学运骨干力量统一组织起来,形成领导核心,1947年12月成立了由重庆市工委直接领导、以学运中心沙磁区为基地的沙磁区学运特别支部。刘国鋕任特支书记,张国维和邓平任特支委员。

  

  特支的工作是紧张危险的,生活是清苦的,但共同战斗的情谊却是永恒的。幸免于难的邓平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曾深情地回忆到:“……我们几个委员都是初次相处,但关系十分亲密,张国维同志十分关心刘国鋕的个人安危,多次向组织建议把刘国鋕调到更安全的地方地工作;国维在市区没有住处,我就让他到林森路来和我住在一起。刘国鋕见我们没有足够的西服来更换,就设法弄了几件不同花色的旧西服给我们用……”就是在这样艰苦的环境下,他们迎着白色恐怖的惊涛骇浪,把学生运动推向深入。

  

  张国维在沙磁特支主要负责江北和重庆大专院校的工作,并具体领导党的外围组织“六一社”。六一社是在风起云涌的“反饥饿、反内战、反迫害”斗争中诞生的,以党长期联系培养的学运骨干为基础。张国维全身心地投入到了激烈的学运斗争中。他深入学校,与同学们同甘共苦;在课堂上,他经常以报纸读者身份,用讲时事、讲读报心得的方法,给学生讲形势,谈革命道理,启发学生思考,引导学生积极参与革命活动、参加革命组织、与国民党反动政府作斗争。

  

  一次,在课堂上,张国维给学生分析国内各战场形势,大家听得津津有味。突然,一个别有用心的学生站起来提问:“张老师,你对战场形势如此熟悉,讲得头头是道,请问你是毛泽东的秘书?还是蒋介石的秘书?”张国维不慌不忙地回答道:“我有言在先,只是根据报纸,以读者身份,谈个人读报见解,我要是那些大人物的秘书,还能在这里吃粉笔灰?!”同学们随即对提问者起哄且怒目而视。

  

  张国维不仅从思想上指导学生,也在生活中关心他们。虽然自己的生活很拮据,却省吃俭用地接济经济困难的同学。在与进步学生的交往中,张国维经常鼓励他们说:“不要怕,进白公馆你们不够格呢!不会抓到你们中学生头上,连我这大学生也不怕嘛!”在张老师这种大无畏精神的感召下,大批学生加入了六一社,成为不可忽视的革命力量。

  

  慨然赴死

  

  1948年4月,因《挺进报》案发,主管学运的中共重庆市工委副书记冉益智被捕叛变,沙磁特支随即遭到破坏。除邓平侥幸脱险外,刘国鋕和张国维均先后被捕。与张国维一起被捕的,还有他的未婚妻李惠明。

  

  张国维被捕后,与他有联系的蜀都中学教师万秉涛感到形势严峻,向组织上申请准备随时撤离。地下党组织领导人刘兆丰表示:张国维虽被捕,但不是在蜀都,且据我们了解,他在敌人的审讯中坚贞不屈,是个好同志,不会牵连到蜀都的,可以不必转移。

  

  张国维没有辜负组织的信任。面对敌人软硬兼施的威胁利诱,他毫不妥协,并当面痛骂徐远举是“九头鸟”。气急败坏的敌人对张国维施以各种重刑:老虎凳、吊刑、灌水葫芦……致使他肺部受伤,咳嗽不止。

  

  面对敌人的残酷迫害,为保存斗争力量,张国维伪装成精神病患者,与敌人巧妙周旋。同时,他也深知敌人不会轻易放过他,他曾对同室难友说:“对于为革命牺牲,我早有准备,我一定做到从容就义。”

  

  1949年11月27日,在渣滓洞大屠杀中,张国维慨然赴死,以自己的青春和生命践行了为共产主义事业奋斗到底的铮铮誓言。

  

  作者/孟力

  

  原文刊载于2012年第5、6期《红岩春秋》杂志

 

热门文章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