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窗诗人何敬平

来源: 红岩春秋   编辑:杨洋 2019-01-29 09:27:28

  为了免除下一代的苦难,

  

  我们愿,愿把这牢底坐穿。

  

  这是混乱的日子,黑夜被人硬当作白天,

  

  在人们的头上,狂舞的人享福了。

  

  在深沉的夜里,他们飞旋于红灯绿酒之间。

  

  呼天的人是有罪的,

  

  据说,天不应该被人呼唤,

  

  而它的位置是在他们脚底下面。

  

  牢狱果真是为善良的人们而设立的么?

  

  为什么大众的幸福被强夺霸占?

  

  我们是天生的叛逆者,

  

  我们要把这颠倒的乾坤扭转!

  

  我们要把这不合理的一切打翻!

  

  今天,我们坐牢了,

  

  坐牢又有什么稀罕?

  

  为了免除下一代的苦难,

  

  我们愿,

  

  愿把这牢底坐穿!

  

  这首曾以节选形式出现在中小学语文课本或课外读物里的气势磅礴、壮怀激烈的诗篇《把牢底坐穿》,作者署名为何敬平。它诞生于1949年的重庆渣滓洞监狱,是把青春和生命贡献给崇高的共产主义事业的革命者的严正誓词和战斗宣言,也是何敬平这位红色诗人短暂而光辉一生的真实写照。

  

  追求进步  投身革命

  

  何敬平,又名何贵前,化名胡励之。1918年,他出生在四川巴县(今重庆市巴南区)木洞镇的一个贫农家庭,父亲早逝,全靠母亲含辛茹苦地将他抚养成人,并供他读完初中。初中毕业后,因家里经济困难,何敬平辍学就业,考入重庆公共汽车公司任材料保管员。

  

  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后,何敬平积极投身抗日救亡运动,成为爱国抗日团体——重庆各界救国联合会汽车公司小组成员。1938年初,何敬平与一批进步青年自筹路费奔赴革命圣地延安,途经西安时,他与大家失散,随即应征入国民党军队开赴华北、华东前线抗日。

  

  “皖南事变”后,何敬平认识到国民党顽固派假抗战、真反共的面目,便离开了国民党军队,并于1942年返回重庆。1943年初,经同乡、重庆电力公司职员刘德惠(中共党员)介绍,何敬平到重庆电力公司会计科薄记股任职员。到电力公司后,他参加了地下党组织的“读书会”,通过学习《大众哲学》、《唯物辩证法》和《新华日报》等革命书刊,政治觉悟和思想认识水平得到很大提高。

  

  1945年2月,国民党特务公然枪杀执行取缔非法窃电公务的重庆电力公司工人胡世合,酿成“胡世合惨案”。在中共中央南方局的领导下,电力公司和全市工人掀起了声势浩大的反特抗暴斗争。何敬平积极投入到这场争取民主自由的群众运动之中:他同刘德惠共同起草了《为惨杀重庆电力公司工友胡世合事件向各产业工友们各界同胞们控诉》的控诉书,向全市人民揭露特务的暴行;他拟定“特务横行何处去,民主自由几时来”的挽联,由刘德惠抄写挂在胡世合的灵台两侧,激励大家与敌人作针锋相对的斗争;他利用“怒吼剧社”与群众广泛接触的机会,大力散发“控诉书”,推动群众运动更为广泛、深入的开展。此次反特抗暴民主运动取得全面胜利后,中共地下党组织根据何敬平的政治觉悟和在斗争中的良好表现,批准他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1946年1月,根据国共《双十协定》规定的政治协商会议在重庆召开。为推动政治协商取得成果,重庆各界组成了“陪都各界协进会”,召开民众大会。有一次在沧白堂,中共代表王若飞在大会上演讲时,国民党特务数十人对会场进行破坏捣乱,向主席台发动攻击。何敬平和其他群众一起勇敢地跳上台,用自己的身体去挡住特务掷向王若飞和主席团成员的石块、杂物,保护中共中央南方局领导和各界进步民主人士的安全。

  

  1946年2月,中共重庆电力公司党支部成立,何敬平当选为党支部组织委员。此后,他积极教育、培养党员,壮大组织,开展地下革命斗争。

  

  为筹集党组织活动经费,他和代理支部书记刘德惠组建了“志诚实业公司”。重庆市委工运负责人许建业就以志诚公司会计一职为掩护,开展党的地下活动。

  

  以笔为枪  书写战斗诗篇

  

  何敬平爱好文艺,他积极参加以电力公司和华西兴业公司等两家电力企业职工为主体的著名进步业余剧团“怒吼剧社”的演出活动,宣传抗日救亡。同时,他还以笔为刀枪,向旧制度宣战,写作了许多深刻揭露现实的战斗诗篇——从描写国民党政府统治下劳动人民痛苦不堪的悲惨生活入手,反映广大受压迫的劳动者渴望推翻旧制度、翻身求解放的迫切心情。

  

  1946年,抗战胜利不到一年,国民党即挑起内战,人民苦不堪言。重庆城内到处是沿街乞讨的乞丐和下苦力的人力车夫,国民政府警察却以“有碍观瞻”为借口,到处驱赶、拘捕他们,夺去他们的“饭碗”。有感于此,何敬平于1946年8月写下《肚皮饿了要吃饭》。

  

  肚皮饿了要吃饭

  

  我们不懂啥子叫“人道”,

  

  我们不懂啥子叫“观瞻”,

  

  我们只晓得一个道理;

  

  ——肚皮饿了要吃饭!

  

  ……

  

  我知道你们做官人的肠胃,

  

  早肥得象个猪油罐罐。

  

  你们那里晓得,

  

  我们天天都在忙着三顿“搞干”。

  

  (意为搞到干饭吃——编者注)

  

  ……

  

  你们当官,

  

  可以吃喝老百姓的血汗,

  

  可以伸手向老百姓要粮要钱。

  

  我们下力人可没得那样能干。

  

  今天不跑腿,

  

  今天就没得钱。

  

  ……

  

  我们拉着车,

  

  不恨坡陡也不恨路滥;

  

  我们也不怨,

  

  火毒的太阳燃得象个红炭圆。

  

  我们只恨那些逼着我们干这行道的王八蛋,

  

  我们更恨王八蛋今天还要想方设法来夺掉我们的饭碗!

  

  为揭露国民党在抗战胜利后就迫不及待地发动内战,强夺人民群众“吊命的口粮”以充军费,强拉壮丁“去抵挡枪炮”,使广大人民群众过着“惨道的日子”的罪行,并唤起劳动人民打破黑暗,追求光明、自由、平等、幸福美好生活的憧憬与信念,1946年9月,何敬平又先后写出《问牧民者》与《更夫》两首诗。

  

  问牧民者

  

  是条耕牛,

  

  你该还留给它一把干青,

  

  是条耕牛,

  

  你还耽心它,

  

  冻着,饿着,

  

  害病,死掉。

  

  为打国战,七八年来,

  

  生命,财产,

  

  我们拿出来的,该也不少!

  

  我们难道说没有:

  

  “为国家尽孝,为民族尽孝?”

  

  这惨道的日子,

  

  算来早该过去了。

  

  不是么?一年前

  

  法西斯已经打垮,

  

  强盗们已经死了。

  

  今天,你说!

  

  为啥,你又要来夺去

  

  我们一家吊命的口粮?

  

  为啥,又要把我们的骨肉,

  

  拉到战场上去抵挡枪炮?

  

  更  夫

  

  嘶声的更锣数不尽一生的哀怨,

  

  喑哑的梆子敲出了积年的愁烦,

  

  竹竿尖儿挑起一个小灯笼,

  

  却照不透四周的黑暗。

  

  压低了眉头,战颤着的破草帽,

  

  在浓重的夜雾中透露了辛酸,

  

  草鞋在冰冷的地上发出了长叹:

  

  ——啊,人家正做着好梦呢,在温暖的床边,

  

  而我,却在和黑暗的道路周旋!

  

  但,更夫你,

  

  用哀怨来歌挽逐渐消逝的黑暗,

  

  用愁烦来报道静夜的平安,

  

  你只紧咬着撕打的牙齿向着领路的灯火,

  

  迈着步,去追赶那个

  

  美丽的明天……

  

  在揭露现实的基础上,1946年11月2日,何敬平在《我是江河》中发出了自己的革命宣言——我不只是细小的溪流!我不只有轻轻的涟漪,微弱的漩涡!我是江河!我是江河!

  

  由于何敬平英年早逝,所写诗篇毁损较多,现保存下来的只有《把牢底坐穿》、《肚皮饿了要吃饭》、《问牧民者》、《更夫》、《我是江河》等数首。

  

  狱中斗争 革命激情不减

  

  1948年4月,中共重庆地下党组织的机关报《挺进报》遭到破坏。由于叛徒的出卖,负责工运的中共重庆市委委员许建业被捕。禁受住了严刑拷问和利诱的许建业担心自己保留的党内文件和同志们的入党申请书被敌人搜去,轻信了看守陈守德,委托他送一封信给志诚公司的刘德惠示警。不料这封信被陈直接送到了徐远举手中,志诚公司随即暴露。何敬平和刘德惠在一起去电力公司的上班途中被国民党特务逮捕,囚禁于渣滓洞监狱。

  

  在狱中,何敬平受到敌人的严酷审讯、刑罚折磨,始终坚贞不屈,保持着革命者的气节和革命乐观主义精神。1949年初,农历正月初一那天,他和刘振美、何雪松等20位同志在狱中成立“铁窗诗社”,用战斗的诗篇相互激励鼓舞,和敌人作坚决的斗争。

  

  1949年,解放大军节节胜利,国民党政权眼看不保,敌人便更加疯狂的迫害革命志士,狱中对敌斗争更为严峻。在这艰难的时刻,何敬平写出了饱含革命激情的《把牢底坐穿》一诗,由难友谱曲后,在狱中广为传唱,有力地鼓舞了大家的斗志。

  

  1949年11月27日,何敬平这位年仅31岁的革命诗人和其他同志一道,殉难于渣滓洞监狱的屠杀中。

  

  作者/邓颖

  

  原文刊载于2012年第5、6期《红岩春秋》杂志

 

热门文章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