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道游击队护送刘少奇过津浦路

来源: 红岩春秋   编辑:杨洋 2018-12-25 15:50:31

  烽火受命

  

  1942年,抗日战争进入最艰苦的岁月。在日军的残酷扫荡分割下,鲁南山区根据地被严重压缩,出现“南北十余里,东西一线连”的严峻局面。湖滨平原上,敌人的碉堡林立、封锁沟纵横,从湖西到鲁南、由华中去陕北的交通线完全被切断。为了打破敌人的封锁包围,根据中共山东分局和鲁南、湖西军区党委的指示,在微山湖区活动的游击部队开辟出了一条湖上交通线。鲁南铁道游击队被鲁南军区赋予护送干部的任务,主要是保证苏北、滨海、鲁南等抗日根据地的领导干部安全跨越津浦路,通过微山湖。刘少奇便是铁道游击队护送的第一位党的高级领导干部。

 

1942年夏,中共中央代表刘少奇(左三)到山东指导工作时在朱樊村与根据地同志合影_meitu_1.jpg

1942年夏,中共中央代表刘少奇(左三)到山东指导工作时在朱樊村与根据地同志合影

 

  这年4月,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华中局书记、新四军政委刘少奇在前往延安途中,受中共中央的委托,到山东检查并指导工作。刘少奇来到当时中共山东分局和八路军第115师驻地临沭县朱樊村,在这里停留了3个多月时间,听取了山东分局和115师的工作汇报,并对山东的抗战工作作了指示。通过他卓有成效的工作,解决了山东抗日根据地长期存在的问题,并得以迅速壮大武装力量。7月底,刘少奇准备返回延安,并选择了由鲁南铁道游击队小部队化装护送的方案。因此,鲁南军区就把护送刘少奇的任务交给了铁道游击队。

  

  这可是铁道游击队第一次执行护送任务,大家心里都很紧张。大队长刘金山、副大队长王志胜带领数名队员星夜赶往鲁南军区所在地埠阳,与正在这里开会的游击队政委杜季伟汇合后,一起来到鲁南军区司令部接受具体任务。司令员张光中表情严肃地告诉刘金山说:“这次的任务是护送胡服(即刘少奇)同志过路。你们要圆满地完成这个光荣而艰巨的任务,不能出半点纰漏。”政委王麓水又补充道:“如果有人问胡服同志,就说是山里来的管队长。”下午,鲁南军区教导二旅政委王六生带领游击队一行到埠阳北边的小北庄与刘少奇接头。

  

  刘少奇一见到他们,便笑容满面地迎上前来,同大家一一握手。他首先非常关心地询问每位队员的名字、家庭生活状况等等,接着又问及游击队活动和将要通过的敌占区的基本情况。刘金山如实地一一作了汇报,并指出要通过的地段部分地方敌情复杂,日伪防守严密,护送人员不易通过。刘少奇看出了大家的担忧,笑着说:“怕什么?你们有枪,我也有枪;你们能走,我也能走;你们能打,我也能打;你们是共产党员,我也是共产党员;都是一样的人嘛!”这一番话,缓和了队员们的紧张情绪,屋子里的气氛顿时轻松了许多。大家经过反复研究,制定了严密的护送方案:由杜季伟带6名游击队员与八路军115师教导2旅曾国华旅长带领的一个侦察排于头天晚上先行到铁路西准备接应,王志胜带两名游击队员到沿途伪军炮楼疏通关系,刘金山则带4名中队干部和5名队员具体执行护送任务。

  

  巧避险情

  

  第二天晚上,化名“胡服”的刘少奇换上便衣骑上一匹棕黑色的骡子,趁着夜色随铁道游击队从鲁南军区驻地出发了。他们按计划的路线穿山越岭,趟河渡水,绕过敌人的一个个据点,在拂晓时到达了铁道游击队活动的据点村——临城(今山东薛城)东南15里的曹窝村。刘金山、杜季伟、王志胜三人把刘少奇安排在一个农户家里住下后,立即对村庄进行了消息封锁,防止发生意外。此后,三人又分头到津浦铁路两侧打探敌人活动的情况,王志胜还带着队员身着长袍、头戴礼帽,提着酒和香烟到伪军的炮楼疏通关系。下午,三人在村民家里碰头确定了晚上的通过路线,过路点就选在姬庄附近干沙河的涵洞,这样,从桥下通过时暴露目标的可能性小一些,而且又可以避开铁路两边又深又宽的封锁沟。

  

  晚上6点多,铁道游击队的侦察排和长枪队先出发了,他们对沿途的重点炮楼进行严密监视,以便在紧急时刻采取应急措施。8点多,护送队伍到了铁路附近,正准备穿越,忽然,从北边临城方向驶来了一辆巡逻铁甲车,探照灯的光柱在路两边扫来扫去,大家迅速卧倒隐藏在干沙河边,护送队员将枪口齐齐对准了巡逻车,随时准备扣动扳机。巡逻车在离护送队伍不远的地方停了下来,没有发现什么特别情况,便突突地向沙沟车站方向驶去,铁路边很快又恢复了平静。游击队员抓紧时机,立即护送刘少奇沿着干沙河一溜小跑,迅速从涵洞下穿过津浦铁路。接着,他们避开大道,插向小路,直向微山湖边挺进。

  

  他们一口气走了七八里路,在乔庙村稍作休息后,又到了微山湖边的蒋家集村,与等候在此接应的冀鲁豫军区黄河大队的同志汇合。这时,据联络站地下交通员报告,附近的临城、沙沟等几个据点增加了兵力。考虑到刘少奇的安全,队员们决定到微山湖里的船上过一昼夜,等天黑后再到湖西去,刘少奇同意了这个安排。于是,他们找来几条船只,划进了湖里的隐蔽地方。

  

  正当队员们准备按时护送刘少奇去湖西时,情况有了变化。因敌人在湖西一带“扫荡”,封锁严密,上级指示暂时不要通过。就这样,刘少奇和铁道游击队员们一起在湖上度过了艰苦的十多天。在这些朝夕相处的日子里,刘少奇关心队员的生活,给他们讲全国、山东的抗战形势,讲毛泽东、党中央的战略战术思想,教导游击队如何扩大、巩固根据地,如何更加有力地打击敌人。他特别指出:“你们在这里坚持斗争,我看要注意三条。第一,既要有力地打击敌人,又不要过于暴露自己;第二,对伪乡保长等要打与拉相结合;第三,要重视根据地的建设。蜘蛛在网上为什么能蹲得住?就因为他拉了网,这网就是它的根据地。我们打游击也要学蜘蛛拉网,建立自己的根据地。”刘少奇平易近人、艰苦朴素的作风和对游击斗争的指导,给队员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不久,微山湖西沛县方面的敌情有所缓和,刘少奇一行才得以继续启程西行。他们在丰县同湖西军分区派出的骑兵连取得联系,由骑兵连护送穿过湖西区。8月中旬,刘少奇一行离开湖西地区,由鲁南转道太行,并于12月30日顺利抵达延安。刘少奇到达延安后专门向鲁南军区发去电报,感谢铁道游击队员们的关怀,勉励他们要尽一切努力保住这条红色交通线。

  

  完成使命

  

  不久,鲁南军区遵照刘少奇的指示,将活动在该地区的微湖大队、鲁南铁道游击大队、滕沛大队、文峰大队合编为鲁南独立支队,其中,铁道游击队被编为第二大队。为保持对敌人的威慑力量,第二大队对外仍称鲁南铁道游击大队或铁道游击队。铁道游击队在鲁南独立支队的领导下迅速壮大起来,最多时发展到近400人,下辖3个短枪中队和3个长枪中队。鲁南军区为了加强这支抗日武装的政治工作,先后调赵宝凯、黄岱生、刘依勤、张静波、张建中、张再新、颜耀华、郑林川、李德福等10余名政治骨干到铁道游击队任中队指导员。大批主力部队骨干的充实,使铁道游击队军事、政治素质得到大幅度提高。而他们所肩负的任务,除配合独立支队完成统一作战计划外,主要工作仍是护送过路干部,保卫交通线。自护送刘少奇后,铁道游击队还先后护送了陈毅、肖华、罗荣桓、朱瑞、陈光等领导干部通过津浦铁路去延安。

  

  华中经运河地区去延安的交通线开辟后,铁道游击队的护送任务更加繁重了。山东的过路干部由鲁南军区移交给鲁南铁道游击队,而华中的过路干部则由运河支队移交给铁道游击队,两路都从铁道游击队的活动区横越津浦路去微山湖西的沛县。仅1943年铁道游击队就护送了300多名干部安全通过。鲁南铁道游击队从1942年7月起到1944年止,先后护送干部近千人,从未出现一次差错,因而受到鲁南军区的通令嘉奖。1945年12月,鲁南铁道游击队奉命到滕县接受整编,被撤销番号,完成了它的历史使命。直到今天,铁道游击队护送刘少奇的故事仍在鲁南大地广为流传。

  

  作者/李海流

  

  原文刊载于2012年第5、6期《红岩春秋》杂志

 

热门文章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