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美国看到的史迪威档案

来源: 红岩春秋   编辑:杨洋 2018-12-17 10:07:20

  约瑟夫•W•史迪威将军是美国著名的四星上将,因为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在中印缅战区与中国军队一道抗击日本侵略者而为中国人所熟知。从1911年到1942年,史迪威曾5次来中国,除第一次是个人旅行外,其后4次都有任职:20世纪初,为美国陆军首任驻华语言教官;1926年-1929年,在美国驻天津15步兵团服役;1935-1939年,在北京任美国驻华武官;珍珠港事件发生后,史迪威接受美国总统罗斯福的派遣来华担任中国战区参谋长、中印缅战区美军总司令,率美军与中国国民党军队在中印缅战区抗击日军。

  

  史迪威将军的一生与中国紧密相连,正如严四光在《史迪威与中国》一书里所言:“没有哪一个美国军人曾在中国享有这样大的权力和声望,对中美关系产生过这样的影响。”

  

  自20世纪90年代初认识了史迪威的家人,并与他们建立起深厚的友情,多年来,我一直对史迪威在中国的经历有着浓厚的兴趣,对与史迪威有关的文献资料等也非常关注。这次随重庆抗战资料海外收集考察团赴美,在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所档案馆收集有关史迪威的档案资料,我十分兴奋。近距离接触了第一手资料,也对该馆的史迪威档案有了一个粗略的了解。

  

  走进历史

  

  胡佛档案馆收藏有史迪威将军档案材料114盒,其中包括:原稿(手稿)91盒、大型盒装档案14盒、立方尺大小盒档案1盒、照片4盒、幻灯片4盒,另外收藏有剪贴簿3本,以及录音材料、地图、图标、大事记等档案资料。所收藏有关中国的政治发展、中日冲突和二次世界大战中印缅战区的资料包括:日记、信函、电报、备忘录、报告、军事命令、著作、注解地图、简报、印刷品、录音、照片。档案资料以美国远征军、第四军、中印缅命令、日记手稿、职业生涯、个人和家庭、简报和印刷品、地图、大事记、音响资料等18个系列整理收藏,包括的主题有:美国陆军、中日冲突、第二次世界大战(1935-1945,缅甸战役)(1939-1945,中国战场)、中国-历史-共和国(1912-1949)、史迪威公路等。除个别档案没有开放,其余都可以查阅。有关史迪威抗战时期的资料集中于15-37档案盒中。

  

  另外,胡佛档案馆还收藏了美国军人保罗•勒鲁瓦•琼斯(Paul LeRoy Jones)的档案材料,其中也涉及二战期间中印缅战区的联军军事活动和史迪威将军的照片、新闻发布、简报、演讲、命令、日记等资料。

  

  由于时间关系,我着重查阅的是史迪威档案17-20盒以及保罗•勒鲁瓦•琼斯收集的有关抗战时期中印缅战区和史迪威的照片资料。

  

  胡佛档案馆对资料的查阅和使用有很严格的规定。由于史迪威档案大多是原始资料,因此,无论是文字还是照片,只能用照相机翻拍,不能复印、借出或购买。在极短的时间内,我只能借助照相机,尽量拍摄相关的文件资料和少量的照片,收集到23个文档材料、8个照片集,共计近千页文字档案资料、约200张图片。

  

  我所收集到的资料主要涉及:滇缅公路重建;中国战场的重要性、关于紧急援助中国的必要性以及同盟国主要国家对待中国战场的态度立场,美、英、俄支援中国的政策、人员任命、物资支援和运输、出兵中国、飞虎队、空军基地的建立等的往来函件、会议备忘录、会谈纪要等;美国志愿航空大队;物资租借、人员派遣、援助政策、援助中国战场筹备计划的往来函件、会议备忘、电话纪要等;保罗•勒鲁瓦•琼斯档案资料中的中国士兵飞越“驼峰航线”进入印度,抗战时期的重庆、史迪威将军在中印缅战场、缅甸战场、密支那战场、战争报道等照片。

  

  一页页已经发黄的文字档案记录着历史。翻阅拍摄这些档案资料,我沉浸在60多年前的历史岁月里,感受到战场的硝烟、战斗的艰辛以及战争的残酷,也使我深切认识到世界人民为取得反法斯西战争的最后胜利所作出的努力和付出的代价。

  

  感怀将军的人道主义精神

  

  史迪威将军尊重生命、尊重人的权利,他以“强调军人个人利益、关爱下属的领导风格而著名”(2011年9月约翰•E•伊斯特布鲁克在云南滕冲中国远征军抗日将士纪念碑揭幕仪式上的讲话),深受美国和中国官兵的尊重和爱戴。

  

  当一份名为“驻印中国军人的抚恤金”(Death Gratuities CAI in Joseph W. Stilwell, China-Burma-India Command File, Box 19-13, Hoover Institution Archives, Stanford, Ca. U.S.)的文件映入眼帘时,我不禁为那些在战争中失去生命、受伤致残的官兵感到哀痛,同时也为史迪威将军对中国官兵的关怀体恤而感动。

  

  该档案文件记述了1944年3月16日史迪威将军为中印缅战场上阵亡或受伤的中国军人给予经济补偿的指令和详细的赔偿方案。指令提出:“抚恤金是对在缅北战死的、生病去世的以及在行动中因突发事件去世的驻印度的中国官兵设立的,抚恤金收益者包括死者父母或者最近的亲戚;抚恤金也针对因缅北战场、生病、或行动中突发事件致残的官兵。”对于设立这项抚恤金的原因,该文件明确提到,是“美国尊重中国战士的微小表示,希望补偿能帮助牺牲的官兵家属或受伤致残的士兵”。

  

  尽管该方案是1944年3月16日发布的,但补偿却是从1943年3月算起。方案考虑得非常细致,其中关于士兵、连级军官、校级军官等具体的赔偿方式,规定以美元核算,也考虑到兑换率的差距等,明确了依据何地的兑换率进行赔偿。

  

  为了确保收益者获得赔偿金,在执行过程中还对整个赔偿程序进行了严格的追踪和监督。根据“驻印中国军人的抚恤金”文件记载,截至1944年9月5日,收到887名死亡报告,赔付总额为203500元;而由死亡赔偿部口头提供的关于战区死亡报告和赔偿数据显示:收到的死亡报告3414人,重庆办公室赔偿认领42人, 通过中央银行赔付人数69人,对868名收益者进行了通信联系,但80封发出的信件由于地址不准确被退回。到1944年10月31日,这个计划共赔付1036000美元。

  

  赔偿过程中,有很多困难,如交通、通信不便,受益者年纪大或生病或旅途所需经费等原因,致使许多收益者无法获得赔付。

  

  1944年9月2日,赔偿办公室要求赔偿事宜可以在中国非(日军)占领区的各地方进行,通过中央银行以及各地的支行审核收益者交付的相关证件后,予以赔付。

  

  对中国驻印官兵设立的抚恤金政策,除了因为具体赔付实施操作上的困难外,美国和中国也有各自的考量。有美方人士认为:赔付管理难,且腐败难以避免,全面实施可能会给美方带来尴尬。而国民政府方面认为这样的赔偿可能会使中国政府陷于尴尬,因为他们没有对中国官兵给予这样优厚的赔偿。

  

  尽管中美有关人员对此项抚恤金政策有不同的意见和看法,但史迪威将军设立、签署并推动实施的这项赔偿计划,充分体现了他对中国官兵的人文关怀和深切爱护。在史迪威的军事生涯中,一再表现出他“是个不同类型的指挥官,一个关心部下利益,竭尽全力保证他们受到公平善待的领袖”(见美国驻华大使馆新闻文化处编辑出版的《交流》杂志2001年第1期约翰•E•伊斯特布鲁克所著《史迪威将军使华初期》)。

  

  史迪威深切了解中国官兵为抗击日寇遭受的苦痛和做出的牺牲,他在日记中多次对中国士兵予以高度评价。他坚信,“只要领导得当,装备良好,有医疗食品保障,中国士兵可以与任何盟军战士媲美”(Joseph•E•Stilwell: The Stilwell Papers. Beijing: Foreign Langugages Press, 2003)。

  

  短短几天的考察,我只是对美国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所档案馆收藏的浩繁的史迪威将军档案材料有一点初步的了解。但就是这一点了解,加深了我对史迪威将军人道主义精神和对中国官兵的人文关怀的认识。深入挖掘和收集史迪威将军的档案资料,对于更加全面和客观地了解史迪威以及中国抗战历史有着重要的意义。

  

  作者/徐重宁

  

  原文刊载于2012年第5、6期《红岩春秋》杂志

 

热门文章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