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南剿匪亲历记

来源: 红岩春秋   编辑:杨洋 2018-12-10 09:48:56

  韩绍江,重庆江津人,生于1929年,祖辈务农为生。20岁时,他响应政府号召,穿上军装,拿起武器,投入到保卫新生政权的战斗中。

  

  江津剿匪

  

  1 9 5 0年,川东各地匪患严重,新生政权面临由国民党溃兵与地方反动武装组成的土匪队伍的疯狂进攻。江津一带,土匪暴动,抢粮掠财、杀害工农干部和共产党员、袭击并枪杀解放军征粮工作队员等事件屡有发生。

  

  在解放军重兵打击下,江津各地土匪溃不成军。他们不甘失败,纷纷逃至四面山,集合在文家寨、飞龙庙、摩天岭一带伺机反扑。其中,文家寨因地势险要,成为以“反共救国军西南游击司令部”司令何清云为首的反共大本营。

  

  5月6日,何清云纠集飞龙庙匪首、原国民党25军参谋长刘海清和乡长龚泽海,进攻双凤会龙庄,抢劫粮食。不料被解放军击败,退回文家寨作困兽之斗。

  

  解放军第12军35师师长李德生运筹帷幄,指挥部队三打文家寨,最终击毙国民党军统特务卢专员,韩绍江所在部队则生擒了刘海清和龚泽海。战斗结束后, 几名匪首被押往县治所在地白沙镇公审枪决。

  

  韩绍江说:“捉刘海清和龚泽海那天,是因为得到情报,说在荒山上呆了很多天的两个土匪头子,半夜里溜到龚泽海的姐夫家搞饭吃。清剿队全都扮成山民模样,到了那个地方,大家一拥而入,使他们措手不及。他们模样骇人,头发胡子很长,像野人一样。”

  

  解放军在四面山征战一年多,才把零散土匪彻底剿灭干净。

  

  黑水叛乱

  

  1 9 5 2 年6 月, 溃逃到四川黑水的国民党军104师师长傅秉勋,与当地大头人苏永和纠集万余人,发动了大规模的武装叛乱,以图建立黑水反攻基地。

  

  傅秉勋毕业于黄埔军校第5期,是蒋介石的“门生”,先后在胡宗南、杨森手下任过师长和军长。当国民党兵败如山倒之际,傅秉勋拒绝参加起义。1949 年12月,他带着千两黄金逃到阿坝地区的靖化。在那里,遇到国民党某师残部400余人,于是亮出自己的军衔和黄金,成了这支残兵的“司令”,并与台湾取得了联系。

  

  蒋介石获知傅秉勋在大陆后方拉起了一支队伍,大喜过望, 电命傅秉勋为72军军长,官升中将。傅秉勋很快聚集了4000人马,对外号称拥有十万之众。

  

  苏永和,藏名鲁尔吉巴桑, 藏族大头人,是黑水的实际统治者,号称“黑水王”。苏永和面对共产党大军压境,顾盼左右, 取悦两端。他一面收容傅秉勋这股残匪,一面接待中共茂县地委派往黑水的工作组人员。

  

  6月16日,躲藏在苏永和官寨里的傅秉勋收到蒋介石的册封电报后,立即向苏永和宣读。次日,苏永和下令扣押了我方人员,并查封工作组的电台和武器,彻底投向了国民党残匪。

  

  黑水叛乱,震惊中央。毛泽东问正在北京开会的贺龙:“中国有几个台湾?”

  

  贺龙答:“一个。”

  

  毛泽东说:“不然,中国有个大台湾,在福建以东。还有一个‘小台湾’,在你们西南, 叫黑水芦花。‘小台湾’是通大台湾的,不可等闲视之。”芦花,即黑水的政治经济中心所在地——芦花镇。

  

  毛泽东接着说:“就全国的军事大事来说,在本年度是抗美援朝第一,进军西藏第二,黑水剿匪第三。”

  

  就这样,黑水剿匪战斗即将打响。

  

  远征黑水

  

  当时,奉西南军区之命, 已改编为公安师的韩绍江所部, 火速前往黑水剿匪。韩绍江跟随部队从江津徒步行军,经泸州、乐山、雅安,翻过夹金山、党岭山,到达丹巴,再由丹巴西进, 来到甘孜地区。

  

  听说解放军来了,和残匪勾结的反动土司一方面强行征派“乌拉”(过去西藏地方政府有所谓的乌拉制度,即为解决中央王朝的使者等官方来人的食宿乘骑所需,令沿途居民提供实物和役力——编者注),集中修建工事,另一方面加紧组织各地武装,准备与解放军对抗。他们还大肆造谣,诬蔑解放军“杀人放火”,致使老百姓害怕,大都躲入山中。

  

  韩绍江说:“面对空房空屋,解放军严守群众纪律,全都在屋檐下、空坝上露天宿营。未经主人允许,即便落雪下雨,部队也不准擅自进屋借宿。”

  

  1952年7月20日,早晨7点, 围剿黑水土匪的总攻号角吹响。西南军区急调黑水的11个步兵团分东、西、北三线,按预定部署同时出击,犁庭扫穴,直捣土匪中枢指挥部——麻窝。

  

  荡平匪巢前,西南局书记邓小平召见部队负责人郭林祥,专门谈论争取大土司苏永和的问题。他说:“我们这次进军,主要是打击国民党残匪,对苏永和是要努力争取的。如果能使他归顺,对维护少数民族地区的安定大有裨益,此点务请牢记。”

  

  韩绍江回忆说:“我们是用铁锤砸西瓜,土匪哪里抵挡得住?稍一交火,只有望风而逃。有一天,我们追到一个叫然多寨的地方,才打了一场硬仗。”

  

  然多寨是一个叫然多的土司官寨,石墙倚山壁而砌,居高临下,形成一座坚固的军事堡垒。寨子后面,还突击修建了一座大碉堡。

  

  一天傍晚,韩绍江所在的公安师23团一路行军,在临近然多寨时才停下来露营。天快亮时, 战士们冷得受不了,一个班长带着两名战士,去附近森林里捡柴禾。没想到,他们被然多寨的土匪小分队盯上了。天亮后,部队发现三名战士不见了,赶紧找人,最后在森林里发现了三具被肢解的尸体。

  

  团长大怒,立即派部队将然多寨包围起来。但碍于民族政策,他不敢下令向官寨进攻,遂通过电台向上级请示。大军区首长听说三名战士遇害的情况后, 指示说:“你们视其情况,自行处置吧。”

  

  韩绍江说:“自行处置,就是同意下面打呀!这一下,战士们心里火气全爆发出来了。”

  

  这一仗,从早上9点打到晚上8点,23团才攻占了然多寨。韩绍江使用的是马克沁重机关枪, 一梭子弹2 5 0 发, 时而连发,时而点射。打扫战场时,倒在地上的土匪,就有400多名。

  

  苏永和受傅秉勋裹胁,躲藏在原始森林深处。解放军动员少数民族上层人士或派人传信,或亲自前去面见,讲解共产党的方针政策,东躲西藏的苏永和最终悔过自新,主动投诚。

  

  傅秉勋见大势已去,带着39 人侥幸逃脱。闻听此讯,贺龙当即指示:“擒贼先擒王,跑了傅秉勋,只能算战役胜了一半。”

  

  8月下旬,傅秉勋逃进大草地时,身边只剩一人。一个月后,两人被协助剿匪的藏族士兵抓获,押解途中经过查理寺时, 傅秉勋突然跳下马背,一头栽进热木多河。

  

  韩绍江说: “ 9 月2 6 日早上,被我们追得走投无路的傅秉勋,在查理寺大门外的一条小河里淹死了。河水不深,不过淹齐胸口。可见,他是自行了断了。”

  

  至此,黑水叛乱彻底平息, 黑水地区的土匪全被肃清。

  

  10月1日,天安门城楼上, 正在出席国庆三周年庆典的贺龙和邓小平接到了“傅匪溺毙”的电报,当即呈给毛泽东。毛泽东阅之大喜:“乾隆平定金川之乱,历时15年;川军三次进军黑水皆败。历朝历代没有解决的黑水问题,我们只用了3个月就解决了。”

  

  横扫残匪

  

  黑水问题解决了,但是雪山草地的匪患并没有根除。从西北地区窜逃到阿坝草地的马良匪帮,又在蠢蠢欲动。

  

  马良是西北军阀马步芳的族叔,曾任马家军团长。西北解放后,他纠集匪特两次在甘肃省和政县进行武装叛乱,被击溃后, 窜至川甘边境草地,扩大武装组织,并派马得福、马硕卿到黑水与傅秉勋联络,两股匪帮勾结在一起。

  

  马良匪帮通过傅秉勋得到了电台,并与台湾建立了联系, 成为另一股反动军事力量。随着傅秉勋的覆灭,台湾加大了对马良匪帮的支持。从1952年7月至1953年3月,台湾先后给他们空投八次,空降了16名特务和大量军用物资。

  

  解放军急需粮食,可土匪采取各种手段胁迫群众上山躲避,不准他们卖一粒粮食给解放军,也不准充当向导或通司(译员),一经发现,全家遭殃。解放军只好组织征粮队下乡征粮, 征粮队势单力薄,下到乡间后, 经常成为马良匪帮袭击的对象。他们凶残狠毒,对付被俘解放军的手段极其毒辣,从不留活口。

  

  为了获得粮食,建立政权, 解放军必须消灭这股顽匪。在严峻的形势下,西南军区立即组建了骑兵团,韩绍江有幸成为骑兵团的一员。他说:“刚入骑兵团的新兵,必须学会骑马,学骑马的第一步就是‘颠马’,即骑在马背上和马慢慢磨合,这一练就是一个月。骑兵团的每一个战士都有过颠马磨烂屁股、鲜血渗透裤子的经历。晚上训练完, 他们就给磨破的屁股抹点‘棒棒油’,第二天继续训练,最后每个人都练成了‘铜裆铁屁股’。”

  

  在强大的解放军骑兵面前, 昔日的马家军威风不再。他们一听到骑兵来了,就慌忙逃窜。匪首马良、马硕卿,相继被擒。

  

  韩绍江说:“骑兵在草原上追击敌人,非常辛苦,有时十来天吃不到一口热食,每顿都是石块一样坚硬的压缩饼干,喝的是河水或雪水。冬天夜里,睡觉前得把马鞍取下来,放在自己面部上方,这样才不会被大雪盖住。”

  

  韩绍江对军马极有感情, 他说:“骑兵的马不是动物,是我们亲密无言的战友,我们就像爱护自己的生命一样呵护军马。每天三次的‘马勤’(遛马)雷打不动,晚上轮流喂马,为马梳毛、刮身,增强血液循环。骑马的时候,我们是主人;不骑马的时候,它们是主人。战士们要照顾马吃好、喝好,不能生病。”

  

  韩绍江在骑兵团服役4年, 荣立二等功一次、三等功两次。1956年,转业回到家乡江津。

  

  作者/罗学蓬

  

  原文刊载于2018年11期《红岩春秋》杂志

 

热门文章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