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忘当年并肩战斗的英烈

来源: 红岩春秋   编辑:杨洋 2018-11-26 15:37:01

1_meitu_1.jpg

川东特委旧址

 

  解放战争时期,川东地下党组织领导的、发生在国民党统治中心重庆附近的华蓥山武装起义,以华蓥山为中心,在合川、武胜、广安、渠县、岳池等县联合展开。这次起义,虽在敌强我弱、仓促应变的情况下被国民党反动派镇压下去, 但英勇不屈的共产党人没有被敌人的残酷屠杀所吓倒,他们重新聚集力量,坚定信念,振奋斗志,经过一年多不屈不挠的艰苦斗争,终于迎来了川东地区和重庆的解放。

  

  回忆起华蓥山武装起义这段悲壮历史,我常常想起当年并肩战斗的同志们和英勇牺牲的烈士们。其中最不能忘怀的,就是这次起义的领导者、中共川东临委书记王璞烈士。

  

  他在同志们中有很高的威信

  

  我与王璞的第一次会面是1947年7月,在重庆南岸的一家牛奶场里。那时,解放战争刚刚进入全面反攻,形势喜人。但是,在国统区,在重庆,国民党的政治压迫继续加剧。这年2月28日,国民党当局强迫中共四川省委撤回延安,整个川东地下党失去了与上级的联系。我所在的巴县中心县委一面坚持斗争,一面积极寻找上级组织。果然,在失去联系5个月后,王璞带着上级交给的清理川东地下党组织的任务,通过许多关系,找到了我。

  

  那时的王璞才30岁,风华正茂,血气方刚,操一口浓重的湖南腔。他中等个儿,脸黑黄黑黄的,背也微微驼着,脸上布满了细细的皱纹,十分严肃,不苟言笑。这次会面,我把手头掌握的一些重要关系向王璞作了介绍, 并接受清理组织的任务。

  

  这以后我们又见了几次面, 交换清理组织和工作开展情况。王璞提出了发展农村武装斗争和城市工作的意见,并向上海局分管西南地区党的工作的钱瑛同志作了汇报。钱瑛指示了工作重点和工作方向;同时决定成立中共川东特别区临时工作委员会,王璞任书记。我作为委员、秘书长,在他领导下工作,彼此了解也逐渐加深。

  

  王璞做事认真细致,一丝不苟,果敢决断,很有见解,在同志中有很高的威信。他是一个很有原则的人,虽在湖南长期从事革命斗争,却从不提起过去的革命经历;在川东担任领导工作近六年,除了几个上级领导外,几乎没有人知道他的经历。直到重庆解放后,我对他的人生经历才知之较多。

  

  王璞,原名孙子仁,又名孙仁,湖南湘乡人。早期当过儿童团长,1937年冬加入中国共产党,曾任韶山特支书记、韶山区委书记、湘乡县委委员,湘宁中心县委常委、组织部长。1940 年来四川,先在西康从事社会调查,1941年转川东地区工作,先后任重庆市委书记、川东临委书记等。

  

  那一晚我们彻夜未眠

  

  川东临委成立后,根据上级指示,把工作重点放在了川东农村武装斗争的准备上,决定在群众基础较好的下川东奉(节) 大(宁)巫(山),上川东达县、大竹的虎(城)南(岳)大(树)和华蓥山周围开展武装斗争。

  

  1948年初,下川东和虎南大的武装起义爆发后很快失败,临委委员彭咏梧壮烈牺牲。正当我们在总结农村武装斗争经验时, 重庆市委机关报《挺进报》遭到敌人破坏,进而引发了川东地下党大破坏。临委委员、重庆市委书记刘国定,临委副书记、下川东地工委书记涂孝文等相继被捕后叛变,把川东地下党完全暴露给了敌人。

  

  当时临委的负责人只剩下书记王璞和我了。危难之际,党把重任交给了我们。因为我对重庆周围地区党组织比较了解,便承担了紧急疏散同志、清理组织的重任。王璞则留在广安,继续为武装斗争作准备。我们相约, 每隔十天半月碰一次头,交换情况,商量对策。

  

  那段时间,情形十分危急, 敌人在叛徒的引领下到处捉拿我。为了不致因敌人捉拿我而牵连王璞,我只好跑去重庆远郊乡下,通过可靠的关系处理善后。这年的4月底、5月下旬、6月初,在璧山、铜梁、合川乡下, 我与王璞三次紧急碰头,一致认为要千方百计遏制破坏的加剧, 保存党的组织和干部。而在敌强我弱的形势下,发动华蓥山起义,可能站不住,但不起义又暴露太多,掩护不下来,到底怎么办?我们反复研究,始终决定不下来。

  

  我还记得在璧山蒲元乡荣怀民家那晚的会面,我们彻夜未眠,围着一盏油灯,一边抽烟,一边急速地思考对策。王璞抽烟的姿势很特别,一支接着一支,却很少吸进去,总是朝鼻孔上吹, 脸色始终很平静,眼里充满了血丝。那一夜我们整整抽了一条烟,烟头和烟灰将一个大的土钵子盛得满满的……

  

  几十年过去了,我一想起那个晚上,王璞那镇定的神态就会浮现眼前,挥之不去。

  

  历史将记住他的名字

  

  破坏在继续扩大,几乎天天有人被捕。1948年7月4日,特务根据刘国定供出的线索,到广安逮捕了上川东地工委委员骆安靖。骆安靖叛变后,敌人的魔爪伸向了王璞作为武装斗争依托和指挥中心的广安。形势越来越严峻,王璞与我已无法见面,上级指示也无法得到。7月底,王璞派人通知我,原定在南充会面研究起义的事取消,他们已经决定起义,叫我们作好准备,组织支援。

  

  在迫不得已的情况下,王璞在岳池罗渡召开会议后,发动了华蓥山周围数县的联合大起义。后来知道,起义爆发后,王璞和同志们英勇作战,连续奋战了半个月。在9月7日那天,正当他和干部们一起研究应急措施和作战方案时,一名队员的手枪走火,不幸射中他的腹部,顿时血流如注,当场昏倒。待他醒来后仍强忍剧痛,指挥大家分散隐蔽,以渡艰难。由于失血过多,王璞牺牲在华蓥山武装斗争的战场上,在黎明即将来临之前永远告别了人世。

  

  对于像王璞这样优秀的党的儿女,人民是不会忘记的。1957 年9月,党和人民重新收殓王璞烈士遗骨,迁葬烈士陵园,修建了王璞陵墓并塑碑纪念。我曾几次前往凭吊,寄托对这位令人尊敬的老领导、老战友的深深悼念之情。

  

  作者/萧泽宽

  

  原文刊载于2018年11期《红岩春秋》杂志

 

热门文章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