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森在重庆的笔墨情缘

来源: 红岩春秋   编辑:杨洋 2018-11-19 20:19:25

  在中国近代史上,林森是一位值得尊重的民主革命家。他生命的终点留在了重庆。他在渝期间留下的笔墨一如他的人生,几多风骨,几番感悟,亦为山城留下宝贵墨香。

  

  鲜为人知的书法家

  

  林森(1867-1943)字子超,号长仁,福建闽候人,早年加入同盟会。作为孙中山的忠实追随者和积极合作者,在辛亥革命中,他领导九江起义,并促海军反正,派兵援鄂、皖,稳定革命大局,被举为民国开国参议院议长。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蒋介石于当年12月22日宣布下野,次日即由林森接任国民政府主席。1937年“七七”事变爆发,揭开了全国抗日战争的序幕。随着战事的进一步发展,“为适应战况,统筹全局,长期抗战起见”,同年11月20日,林森以国民政府主席身份颁布“正式迁都重庆”的命令,并率政府官员于11月底抵达山水环抱的大后方山城重庆,开始了与这座城市的一段特别情缘。

  

  林森在重庆生活、工作了近7个春秋,留下了许多轶闻和墨宝。首先值得一提的是,1941年12月9日,林森代表国民政府在重庆正式宣布对日作战,同时宣布对德意两国处于战争状态,并特别手书“抗战必胜”题词,将中国的抗日战争引入到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范畴。

  

  原来,如此一位辛亥革命的先驱、反袁护法的功臣和国民党元老有着鲜为人知的一面——林森还是一位功力深厚、颇具大家风范的书法家和联坛高手。他在抗战大后方陪都奔忙于国务活动之余,潜心于书法创作、理论研究及楹联撰写,有不少独特建树,常有精品力作问世,并与于右任等书法大家多有交流。林森之书法以楷书、魏碑最具特色,其字结体严谨,工整秀雅;字如其人,平易真切,又力透纸背,彰显劲节,颇具传统功力和人文风骨。

  

  林森为重庆大学题写的校名至今仍镌刻在校门两侧的门柱上,成为学校的标志性建筑。而1938年秋重庆清华中学在渝成立时,林森亦欣然提笔写下“重庆清华”4个字,被放大凿于东校门石壁之上,每字3米见方左右,为现存林森摩崖题刻中规模最宏大者。

  

  1937年12月26日,林森冒着寒风细雨到重庆北碚视察。当他乘坐的“民视”号轮船在北碚嘉陵江码头靠岸时,北碚各界市民2000多人在岸边迎接他,并高呼“欢迎林主席”、“拥护抗战到底”的口号。上岸后,林森在三峡实验区区长卢子英陪同下,游览了北碚平民公园(现北碚公园),参观了兼善中学、北碚地方医院和博物馆。中午在中国西部科学院与众人共进午餐时,应卢子英请求,林森提笔为地方报刊《北碚月刊》和《嘉陵江日报》书写了刊名、报头。

  

  在北碚的笔墨之趣

  

  抗战时期,北碚被誉为小陪都。林森经常前往北碚,或视察工作,或游览缙云山、北温泉,若当天不回市区,就住在北温泉公园的“磬室”,此居为卢作孚所赠。林森每到北碚,便有不少人向他索取墨宝。而他不顾自己年岁已高,大多有求必应,如为世界佛学苑缙云山汉藏教理院题写院碑“华藏总持”、为《嘉陵江日报》题“民之喉舌”、为北碚平民公园题“清凉亭”等。此外,他为在北碚的许多大中学校师生题写勉励学习、追求进步、报效祖国的题辞、题字更是不计其数。

  

  其中,题写“清凉亭”是应卢作孚之请。1934年正月初三,卢作孚为其母60大寿举办寿宴,合川、北碚和重庆市区等地亲朋好友及各界人士筹集了数千银元作为礼金。卢作孚与母亲商量后决定将这笔钱收作公益之用,即在北碚平民公园建造一栋亭阁,供人观瞻、休息。

  

  亭阁建于1935年,位于北碚平民公园火焰山麓的嘉陵江畔,依山傍水。亭阁竣工后,大家取其建款原意而商定命名“慈寿阁”,并请当年恰逢到北碚游览的巴蜀学者、著名书法家赵熙题写。但卢作孚认为此名太狭意,因而一直未刻匾悬挂,直至林森的到访。

  

  在卢作孚的陪同下,林森在漫步游览平民公园时由火焰山下转九道拐,来到了这一亭阁。他登上楼台,远眺缙云九峰,近揽帆船争流,耳闻船工号子,一番愉悦与清爽油然上心。在卢作孚的恳请下,林森逐景生情,为亭阁改名并题写了“清凉亭”三字楷书,后刻匾高悬,颇为别致,但遗憾的是,这块珍贵的匾额在文革时期被损坏了。

  

  情之所至,林森常即兴提笔,赠民墨宝。1938年初夏的一天,林森从北温泉公园沐浴后回住所途中路过“数帆楼”,碰见民间治砚高手王家发正在雕刻北泉石砚,他来了兴致,便上前与其攀谈,询问北泉石砚的开采历史和石砚的销售情况。当他听王家发介绍北泉石砚在冬天呵气即能研墨时,感叹道:想不到北泉石砚竟如此之妙!随后,他叫王家发拿来笔墨和宣纸,沉思片刻,为北泉石砚题写了“前言可法”4个大字。而北泉石砚也经林森、于右任等人的题辞刻字而广为畅销,极受文人雅士和书画家的青睐,很快名声大振。

  

  一次,林森应太虚法师之邀到缙云山参观汉藏教理院法物陈列室后,于次日赶回市区开会,当专车经过北碚城区时正赶上集贸市场赶集,他便叫停车,准备买点土特产。逛市场时,林森见一位老农在出售竹编背篼,其做工精细,很有民间工艺价值,他就挑选了一个,并付了10元钱(旧币)。卖背篼的老农接过钱后一时忘了找零,待发现时,林森一行已走远了。老农立即紧追上去,终于赶上并把应补的钱递到林森面前。林森被这种行为所感动,叫老农不用补了,并随即叫副官取出纸笔,写下“公平交易”4字条送给了这位诚信而朴实的北碚老农。直到林森一行远去,老农才从旁人口中得知送他条幅墨宝的人就是国民政府主席林森,激动得半天说不出一句话。

  

  与重庆的不解情缘

  

  林森在渝任国民政府主席期间正值抗战,因而他对战火中坚强的重庆人民有着深厚感情。他常常到地处沙磁区嘉陵江畔的磁器口喝茶、听戏,并与当地商贩、百姓交谈,了解民情疾苦。银须飘垂、一根手杖、一副眼镜,举止沉稳,这便是当时林森的真实写照。

  

  一条石板路,千年磁器口。林森感慨磁器口“白日里千人拱手,入夜来万盏明灯”的繁荣景象,认为磁器口是20世纪三四十年代重庆城的缩影,遂欣然挥毫命其为“小重庆”并刻于石碑上。可惜此块石碑被毁于文革期间。而为缅怀林森对磁器口古镇的这份情缘和厚爱,重庆沙坪坝区磁器口管委会已依旧样重立此碑。

  

  颇为遗憾和不幸的是,林森未能等到抗战胜利的那一天,就将自己生命的终点留在了重庆。1943年5月10日,林森在接受完加拿大驻华大使呈递国书后返回驻地途中,其座车行驶到沙坪坝歌乐山山洞九道拐时,一辆美军卡车突然疾驰而来,林森专车紧急刹车,林森头部受伤引发脑溢血,后医治无效于8月1日病逝,享年76岁。后葬于重庆沙坪坝山洞蒋介石送给他的官邸旁,世称“林园”。

  

  林森去世后,中共中央唁电称:“林公领导抗战功在国家。”重庆《新华日报》也发表社论《为元首逝世致哀》。对于林森一生的功过,中共中央于1979年作了新的评价,称他是“著名的老一辈民主革命家”,“为中国人民做了许多好事,中国共产党是不会忘记的,人民要纪念他”。而林森的墨迹、字刻也承载着他与重庆的深深情缘,镌刻在这座城市人们的记忆里。

  

  作者/朱渝生

  

  原文刊载于2012年4期《红岩春秋》杂志

 

热门文章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