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首难忘的歌

来源: 红岩春秋   编辑:杨洋 2018-11-14 09:27:10

  唱一个歌,

  

  唱一个歌,

  

  不要怕天气坏,

  

  不要怕夜深沉,

  

  苦难很多,

  

  希望更多。

  

  走过荒凉的黑夜,

  

  便是灿烂的清晨。

  

  这首歌的名字叫《唱一个歌》。它的作者是原川东地下党的一位中心县委负责人朱仲甫(本名朱挹清)同志。我听他唱这支歌是在1949年的暑天。

  

  记得那是一个烈日炎炎的正午,两个穿白布中式短衫的人,走进我家大门。我立刻认出,走在前面身材瘦长的年轻人,是我的亲戚、小学教员老夏。他是中共地下党员。然而走在后面,身材壮实的那位中年人,我却不认识。

  

  “这位是仲甫先生。他是你在重庆读中学的老师。今天下乡来看你。”老夏介绍说。

  

  我顿时明白,这是一位自己的同志。连忙和他握手,请他们坐下喝茶。

  

  午饭后,老夏邀我随仲甫先生到学校去谈谈。我们顶着火辣的太阳,冒着酷热,走进一片金黄的田野。然后跨过一条小溪,翻过一座山坡,走进了树木丛生的林地。这里很僻静,四周没有一个人影。松柏之类的高大乔木遮住了炙热的阳光,林地里很阴凉。老夏到附近的果园买水果去了,我和仲甫先生选择了两块石板作为凳子,坐下来开始聊天。

  

  “你是重庆市一中的学生?”

  

  “是的。”

  

  “高中几年级?”

  

  “二年级。”

  

  “你喜欢唱歌吗?”

  

  “喜欢。”

  

  “三年前,我写过一首歌子,名字叫《唱一个歌》,你愿意听吗?”

  

  “当然愿意。”

  

  于是,仲甫先生轻声哼起了自己编写的歌曲。他唱完一遍以后,我请求他一句一句的复唱,然后把曲谱和歌词都记下来,并且很快学会了这支歌。仲甫先生说:“我这支歌不是阳春白雪,是下里巴人。不过,它通俗易懂,好唱好记,反映了我们这些在白色恐怖下工作,在暗无天日的社会中生活的战友们的意志和愿望。所以,我把它介绍给你。”

  

  这时,老夏拿着水果回来了。我们一边吃水果,一边交谈。仲甫先生意味深长地说:“现在,我们还处在黑暗中,白天也要打着灯笼走路,小心被狗咬。不过,这是黎明前的黑暗。我们日夜盼望的新中国不久就会诞生了!”

  

  时间过得真快,转眼间,几十年过去了。可是仲甫先生教我的这首歌,却永远铭记在心,鼓舞和激励着我前进。

  

  在清匪反霸斗争中,这支歌鼓舞我勇敢地清剿拿枪的残匪;在土地改革工作中,这支歌激励我打击凶狠的恶霸分子;在冰天雪地的青海高原,这支歌鞭策我战胜恶劣的气候和艰苦的生活条件;在乌烟瘴气的十年动乱中,这支歌使我坚定了真理必然战胜谬误的信念,对党和国家的未来满怀希望和信心。

  

  几十年来,每当我在工作中遇到困难和阻力,生活上遇到挫折和不幸的时候,就在心中唱起这首歌。它让我鼓起生活的勇气,唤起理想的信念和前进的热情。

  

  《唱一个歌》,确实是我永生难忘的歌。

  

  作者/汪大波

  

  原文刊载于2018年10期《红岩春秋》杂志

 

热门文章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