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沈战役中的工程兵

来源: 红岩春秋   编辑:杨洋 2018-10-16 09:17:30

辽沈战役纪念雕像_meitu_3.jpg

辽沈战役纪念雕像

 

  参加辽沈战役的工程兵部队,是当时东北野战军中编制人员很少的一个年轻的兵种。这支部队的基础是延安炮校的工兵队,抗战胜利后被扩编为工兵大队,后改为工兵营。

  

  1948年9月,东北野战军炮兵纵队工兵营奉命随炮纵主力南下北宁线,部队从四平乘火车出发,到阜新北面一个小车站后,即以日行150里的速度徒步向义县疾进。9月27日,部队到达义县城郊,立即投入战斗。

  

  清除沙滩障碍,解决河水挡路

  

  义县,距锦州约50公里,是锦州北部的屏障。守敌国民党第93军暂编20师以义县旧城墙为基础,构成主阵地。并在城外以村落、房舍为依托构筑了多个据点,还埋设地雷作为外围屏障,从而形成了完整的防御体系。

  

  当时炮纵工兵营有500余人,编为3个连。到达义县城郊后,营长杨先平和教导员张永顺即参加炮兵纵队首长在墨河子召集的会议。会上传达了中央军委和东北野战军总部的部署,分析了战场形势,指出我军当务之急是迅速攻克义县,打开锦州的北大门。

  

  根据东北野战军总部的部署,纵队首长命令各炮群及各炮团、营,务必于9月29日前全部进入发射阵地,完成射击前的准备工作。纵队各直属分队要全力以赴,使火炮、炮弹按时按数运到阵地,以完成发射前的一切保障工作。

  

  当时,各种运输弹药的车辆开往义县城郊,首先要通过城东北的大凌河。大凌河有二三千米长的大沙滩,是进入炮兵阵地的重要通道。然而途经此地时,有些炮车却因发动机熄火,陷入河水中,还有不少火炮和汽车陷在沙滩里,大凌河成了车辆前进的拦路虎。遵照炮兵副司令员匡裕民的布置,工兵营党委决定派第1、第3连投入到排除沙滩障碍、解决河水挡路的工程任务。

  

  工兵营指挥所临时设在大凌河北面的一个掩蔽部内。营长杨先平带领1连在河北岸,副教导员吴守业带领3连在河南岸,首先抢修影响火炮、车辆通行的地段。在宽阔的大凌河沙滩上,不时刮起一股股旋风,卷起干燥的细沙,扑打在战士脸上。更为严峻的是,敌机在大凌河上空不断袭扰,企图封锁我军火炮和车辆渡河。尽管如此,战士们谁也顾不上隐蔽,以致几名战士在空袭中负伤,还发生了几次触雷伤亡事故。

  

  铺设便道的“战斗”一直进行着,没有中断。战士们咬紧牙关,铲浮沙、铺树条、铺秫秸、填碎石,最终完成了清除沙障的任务。

  

  修了沙滩路,又修水下路面。由于通过的车辆多,河底被压得越来越深,1连便派人找来枕木和部分钢轨。在水深的地段,枕木铺沙地,钢轨压枕木;在水浅的地段,用秫秸一捆捆地排起来,并在两侧用钢轨压住。1连的战士还在水下路面两边打上木桩,拉了绳子,一面指导车辆通过,一面往秫秸上填沙子。就这样,一条简易的水下路面按时铺通,参战的火炮、各种车辆于9月30日前全部进入发射阵地。

  

  勇冒险境,架设便桥

  

  1948年10月1日,我军向义县县城发起总攻。上午9点30分,群炮齐发,连续打了一个半小时。国民党军所谓“固若金汤”的防御体系被摧毁,坚固的城墙被我军打开两处40多米宽的豁口。

  

  11点20分,我步兵在炮兵火力掩护下冲进义县城内。就在这时,炮纵司令部命令工兵营迅速在义县城北靠近铁路桥下游的地方,抢架一座能通过人员和担架的便桥。

  

  架设便桥的任务由教导员张永顺带领2连担任。他们接受任务后,立即派人就近收集国民党军修工事用的木杆、门板,并拆除敌军的地堡,搬来铁轨和枕木等。就在部队边收集材料,边在河水中施工作业时,4架敌机飞到铁桥上空连续扫射。随着凄厉刺耳的尖啸声,成串的炸弹落在铁桥两侧,顿时硝烟弥漫。

  

  两岸的防空部队猛烈地还击,2连战士也利用手中武器向敌机猛打。在各种兵器对空射击下,1架飞机冒着黑烟向东坠去。这时,2连指导员刘明生为保护还在作业的两名战士,不幸被敌机打中。他因腹部多处中弹,抢救无效而牺牲。

  

  抢修便桥的战士,趁敌机暂时飞走的空隙,又跳入急流中继续打桩、铺门板。正当便桥快架通时,敌机又飞来轰炸。而这时义县城内的战斗已经结束,俘虏已被押出城正在桥头等待过河。

  

  构筑工事,开辟通路

  

  1948年10月1日攻克义县后,我军5个纵队16个师、1个炮兵纵队、1个坦克营直逼锦州城下。锦州被围后,敌人妄图通过空运增援,加强守城兵力。为阻止敌人空运,炮兵纵队炮1团奉命提前来到锦州城郊。

  

  工兵营1连在完成沙滩铺路任务后,由副营长刘汉章带领追赶炮团,也提前来到锦州市郊。炮纵主力于10月7日兵临锦州城下,工兵营2连、3连随之到达。从9日起,3个连队分别配属炮团,在扫清锦州外围的战斗中,为火炮构筑工事、修建道路。

  

  由副教导员吴守业指挥的2连,冒着敌人的炮火和飞机的袭击,为炮兵抢修了从温滴楼至帽儿屯的几段斜坡山道和泥泞地段。12日和13日,他们又在帽儿山以西至蔡家地一线,协助炮手构筑火炮工事。接着来到帽儿山顶,为炮兵指挥所构筑观察所。帽儿山顶能俯瞰锦州全城,2连在修筑观察所时,被城内敌人发觉。敌人几次集中火力向2连袭来,指战员不顾敌炮袭击,紧张地进行着土工作业。

  

  营长杨先平从战斗开始,一直同1连在一起。完成构筑炮兵前线指挥所的任务后,他又带领大家赶到锦州北山的炮兵阵地——二郎洞、娘娘庙等,为火炮进入阵地开辟通路。战士们为让火炮按时进入阵地,不顾劳累,大干苦干,许多人手上都磨出了血泡。

  

  10月14日上午10点,我军数百门火炮同时向敌人进行了25分钟的破坏性射击,射击延伸后,步兵当即进行爆破,而后又进行了15分钟破坏射击。第三次以5分钟的急袭射击后,打开了几处突破口。11点,部队向锦州发起总攻。12点,步兵大部由各突破口涌入城内。工兵连队在火炮旁边,亲眼看着大炮发射,不断地为炮手们欢呼:“打得准!打得好!”工兵指战员看到自己构筑的工事发挥了作用,兴奋地说:“我们为解放锦州也作出了自己的贡献。”

  

  下午2点左右,部分火炮进入市区,工兵连跟随炮兵进入城内,随时为其清除路障。从总攻开炮到15日凌晨,炮兵三次前进,工兵三次为之开辟通道,构筑简易工事。

  

  15日下午,锦州攻坚战胜利结束。炮兵纵队的几个直属部队,接受了看守仓库的任务,工兵营两个连队也参加了看守仓库和排雷工作。

  

  进入水中,抢架桥梁

  

  锦州战役后,工兵营随炮纵主力在锦州市区待命。这时,教导员张永顺和副营长刘汉章带领工兵3连接受了一项任务,在锦州东北方向抢架一座约50米长、能通过载重车辆的木桥。

  

  1948年10月下旬,辽西大地已到寒露时节,早晚结有薄冰,河水寒冷刺骨。参加抢修的工兵战士,却顾不上这么多,脱去棉裤站在水里,4个人一组,用筑头打列桩。

  

  一天,炮纵政委邱创成、副司令员匡裕民等路过这里,见战土们站在结冰的水中抢修桥梁,立即停下来看望。邱政委告诉刘副营长:“在冰水中作业的同志要勤换点,不要冻坏了。”并指示:“你们搞几条棉被放在岸上,上了岸就在被里暖暖身子。”两位首长看到有的战士手冻肿了,有的战士腿上被冰碴划出一道道红印,关心地说:“疼吧?赶快用酒精擦一擦。”匡副司令员还指示:“你们搞些酒,下水作业前,喝上几口,加快血液循环,可以抗冻。”刘副营长说:“司令部规定部队执行任务时不能喝酒。”邱政委插话道:“执行其他任务不准喝,工兵架桥水下作业除外。”他告诉随行人员:“你们告诉管理科,设法给工兵营搞些酒。”又对刘副营长说:“你们营自己也想办法搞些酒嘛!下水作业时让战士喝点。”

  

  在首长的关怀和鼓励下,抢架便桥的战士虽然身处冰冷的水中,但心里却很暖和。工兵营按照要求的时间提前一天将桥架起,为大部队北上提供了有效保障。

  

  筹集材料,抢修铁路桥

  

  当工兵1连和2连撤离看守的仓库后,昼夜兼程向沟帮子、大虎山方向开进,参加围歼廖耀湘兵团的辽西会战。

  

  行军路上,捷报不断传来。当部队快到沟帮子时,炮纵司令部一位作战参谋骑马向工兵营追来。他向工兵营传达了纵队首长刚收到的胜利消息:“廖耀湘兵团已全部被歼,沈阳附近地区的国民党部队有些已放下武器投降,我先头部队正向沈阳城疾进。”接着传达了纵队首长的命令:“奉总部指示,命令你营去抢修被炸掉的盘山镇辽河铁路桥,保障向营口追歼逃敌的部队迅速过河。总部即刻派汽车送你们去盘山镇。”

  

  盘山镇南面有一条大河,叫双台子河,河水深5米,河宽350米左右,人马车辆过河,全靠铁路桥和河上的一座木桥。就在我军主力部队赶到的前两天,为阻止敌人向营口逃窜,盘山县委和县大队根据上级指示,将铁路桥炸断、木桥烧毁。我军追击部队赶来时,木桥残骸还在冒烟。双台子河附近只有几只仅能坐少量人员的小船,不停地运送着步兵。街道和公路的一侧,停放着伪装的炮车和大车。工兵战士乘坐的汽车一进入街内,等待过河的部队立即喊了起来:“工兵来了!”“抢修的部队一到,咱们也就该行动了!”盘山镇顿时热闹起来。

  

  工兵刚到被炸断的铁路桥旁,营长杨先平就风趣地说:“炸桥的同志帮了我们个大忙。”他指着断桥说:“你们看,县大队炸桥时把炸药装在这座桥的正中央,正好钢梁从中间炸断落入水中,两端还搭在两侧的桥墩子上。要是钢梁两头都掉在水里,抢修就费工夫了。”大家概略估计了修桥需要的主要材料,然后派参谋、器材员找县政府请其设法解决。接着,战士们顺着炸落在水中的钢梁,爬到接近水面的地方,仔细观察,目测对面的距离以及水面到桥面的高度。铁路桥被炸部分,间节33米,因为从正中被炸断,断头落入水中,所以可在炸断的钢梁部位架设20米左右的列柱桥。

  

  盘山县委、县政府人员分头动员群众,筹集架桥急需的材料。镇上有位木匠,把家里的木柜和木材都拿出来,还自告奋勇要协助部队架桥。有一家老两口,让儿子把他们准备做棺材的木板送到桥头。还有一家正要盖房子,当政府去动员时,他爽快地把盖房用的木头献了出来,并说:“你们先用吧,房子暂时不盖,等打完了国民党军再说。”

  

  当晚,向桥头送材料的部门也络绎不绝。有的单位赶着马车送来木材,电管所把备用的电线杆献了出来,火车站送来了适合修桥用的材料,县保安团派出两个连队,抬来一批电线杆和架桥所需的材料。天黑前,电业工人已架好电线,拧上灯泡,为工兵战士夜间抢修照明道路。

  

  辽西的夜晚,冷风瑟瑟。战士们为了选定安放列柱的位置,用铁丝把列柱固定在水中的钢梁上,顺着钢梁进入水中作业。手冻麻了,腿抽筋了,大家也咬着牙坚守在岗位上。苦战一夜,最终两排列柱在钢梁上支起。接着,他们安上了冠材、础材,连结斜系材,安入桥桩,铺设桥面。工兵营几个领导整夜守在抢修的桥头上,对列柱安入的位置、联结的牢固程度,及时做了检查。

  

  次日上午8点左右,铁路桥的修复工作基本完成。桥上一面通过人员、马匹,一面继续加固,最后连载重的马车也能通过了。浩浩荡荡的追击大军,跨过工兵战士刚刚修好的桥梁时,高兴地说:“感谢工兵同志们!”“谢谢你们,为我们开辟通路。”

  

  辽沈战役中,东北野战军炮兵纵队工兵营共修复、架设大型桥梁4座,构筑指挥所、观察所7个,构筑炮阵地50余座(含与炮兵合筑),排除各种型号的地雷260多个,为整个战役的胜利作出了贡献。

  

  作者/叶介甫

  

  原文刊载于2018年9期《红岩春秋》杂志

 

热门文章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