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战英烈和他的未婚妻

来源: 红岩春秋   编辑:杨洋 2018-10-15 09:53:23

黄荣发在《中央日报》刊登订婚广告_meitu_2.jpg

黄荣发在《中央日报》刊登订婚广告

 

  他有一双拿画笔和乐器的手,却突然改为握着方向舵,驾驶战机,升空与来犯的日机作战。他在空战中阵亡后,未婚妻开枪殉情,两人合葬于成都空军烈士公墓。他叫黄荣发,中国空军第5大队第29中队飞行员,1941年8月11日在成都空战中殉国。

  

  从军之路

  

  黄荣发,广东台山人,生于1914年9月。高中毕业后,他报考国立杭州艺术专科学校,入读音乐系。

  

  在美丽的西子湖畔,黄荣发钟情于绘画与音乐,生活十分惬意。但很快,平静的生活被打破。因哥哥在南洋做生意失败,无力资助他继续完成学业,加之日寇加快了侵略中国的步伐,抗日救亡运动在全国各地掀起热潮。在这一形势下,黄荣发毅然投笔从戎,被中央航校录取为第8期学员。

  

  1938年12月2日,黄荣发从航校毕业,驻留兰州。1939年底,被调至中国空军第5大队第29中队任飞行员,来到四川成都。1940年4月初,又随所在中队调往重庆,驻守白市驿机场。

  

  在黄荣发存世的日记中,记载了他在重庆短短几个月的战斗生活。现将部分内容摘录如下:

  

  佛(拂)晓,敌人的侦察机又光临了,队长命余炳蔚和我准备升空击敌,这个狡猾的家伙半途就折回。

  

  ——4月25日

  

  当我刚从重庆飞回××降落,情报所即来电话说敌方侦察机1架,经过梁山向××方向飞来。当时,我很忙地和站长规定几种符号,以助我搜敌。但当我飞到×千公尺旋回不一会,地面要我降落符号摆出,我迅速急降,耳朵内膜压得非常痛,敌机又不曾光临即走开。

  

  ——4月28日

  

  邢(天柱)分队长早晨和我到机场,准备去升空打敌人侦察机,可是顽固的敌人在梁山盘旋不前,我们(很)失望。

  

  7点40分,情报所的电话说,敌轰炸机27架从汉口起飞,经宜昌向西飞,8点15分,经过万县上空了。待我们爬上飞机准备待敌,我的精神非常兴奋,以为今天的的确确是我和敌人作战的日子了。唉,又是失望,敌机炸了梁山。不过,听说阿培(伍国培)他们那队在梁山。听说他们与敌人作战,干下敌机数架,也够平息我的渴望一点。

  

  ——5月20日

  

  伍国培昨晚从梁山来,他说他勇敢地冲进敌人的火网,从敌人整千整万子弹丛中,跳到胜利的高峰。他已正式得到(击落)1架敌机的记录了,可是他的飞机已经被敌人击中48颗子弹。

  

  敌机两批乘明月当空来炸×××机场,陈梦锟、邢天柱等与敌人发生空战,双方无损失。

  

  ——5月21日

  

  中午时颁发慰劳品,有许多食品和日常的用具,真是感谢我们的百姓。

  

  ——5月23日

  

  面对日机肆虐,黄荣发和战友无不摩拳擦掌,一心蓝天杀敌。让黄荣发窝火的是,在重庆,他执行过无数次警戒任务,要么当他驾机空中巡逻时,日机已中途折返;要么日机空袭时当天又不该他轮值,只能在地面观看战友与日机作战。更让他痛心的是,1940年5月22日,他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战机在机场被炸毁。

  

  爱机被毁

  

  1940年5月22日,据前方情报所称,早晨6点39分及7点25分,日机两批,每批27架,先后经咸丰西飞。重庆防空司令部于6点45分发出空袭警报,7点28分,第一批日机过涪陵上空时,又发出紧急警报。

  

  7点20分,驻重庆的中国空军第一路司令部命令空军第4大队,派E-15战斗机5架、E-16战斗机6架、霍克Ⅲ战斗机3架,第5大队第29中队,派E-15战斗机7架,共21架,升空应战。

  

  当天,黄荣发驾驶一架编号为7201的E-15战斗机随队升空作战。

  

  日机由于前几次遭到我空军痛击,这次突然改变了空袭战术。两批日机飞过涪陵后,并没有直扑我空军在白市驿机场重点布防的上空,而是在綦江、合川和永川一带绕行。日机的企图十分明显,即等待我空军战斗机油耗将尽,返场加油时,再对我空军基地实施突然袭击。

  

  此时,我空中应战的飞机和地面防空观察哨却未能发现日机的异动。就在我机群高空7500米处,一架敌侦察机始终在跟踪和监视我机动向。

  

  9点,我机燃油将尽,陆续返场加油,由于日机未离去,地面指挥部仅通知E-16战斗机先降下加油。但E-15战斗机在未得到命令许可时,亦跟随降落。敌侦察机发现后,立即通知轰炸机前来轰炸。

  

  9点26分,敌轰炸机群飞临白市驿机场上空投弹。此时,在机场上空担任警戒任务的只有经加油后起飞的数架战斗机,由张光蕴、王文骅、佟明波驾驶的3架E-16战斗机,由余炳蔚驾驶的一架E-15战斗机(余炳蔚驾驶的战机因故障,迟至8点40分始单机起飞,故未随队降落,而留在空中掩护——作者注),由张伟华、周志开、李继武驾驶的3架霍克Ⅲ战斗机。虽然,我留空战斗机奋力拼杀,仍无法阻挡敌轰炸机投下炸弹。黄荣发等人藏身机场掩体中,无奈地看着自己的战机被炸毁。

  

  是役,白市驿机场被敌投中炸弹400余枚,全场不能使用。空军第二总站医务股长李弗民被炸身亡,死伤士兵及民工40余人。中国空军有5架战斗机在地面被炸焚毁,7架战斗机被炸受损。空战中,张光蕴驾驶的7504号E-16战斗机中敌弹50余发,迫降于四川遂宁机场,余炳蔚驾驶的7205号E-15战斗机中敌弹47发,迫降于重庆兔儿坪。

  

  事后,航委会对作战中不遵守地面符号、擅自降落,以致飞机被炸受损的王玉琨、康保忠、孔叔明、江东胜、郭春田、任贤、王崇士、黄荣发等人记大过一次处分。黄荣发所在的第29中队由于飞机受损最严重,其队长马国廉负连带责任被记过一次处分。航委会对此役中英勇作战的张光蕴则记大功一次(连同5月20日梁山空战之战功)、余炳蔚记功一次。

  

  6月14日,一架空运机载着第29中队队员返回成都。黄荣发带着杀敌未竟的遗憾,离开了重庆。

  

  邂逅爱情

  

  1940年初秋的一天,黄荣发利用休假日到峨眉山游玩散心。在这里,他与华西大学学生杨全芳相识,两人一见钟情,坠入爱河。

  

  杨全芳是北平人,活泼开朗,喜欢跳绳、打网球、骑自行车、游泳、爬山等。对运动的共同爱好,让两人相见恨晚。他们在嘉定饭店的露台上同赏月色,在峨眉山,黄荣发教会了杨全芳手枪射击……

  

  回成都后,他们的感情日渐升温。在战争年代,作为空军飞行员的爱人要具有极大的勇气。杨全芳理解黄荣发,支持他为国家、为民族的独立和自由而战。黄荣发也深爱杨全芳,给她取了一个昵称“咪杨”。

  

  在黄荣发的日记里,可处处感受到他们之间那份深沉的爱:

  

  她骑了自行车,送我回××,成都到××本来相当远,可是,有她伴送,一边谈笑,像是走过春熙路一样,不到一会儿就到了。

  

  在××玩了一会,我又骑了自行车送她一段路。途中,我挽着她的臂,似小鸟双飞,真是羡煞路人!

  

  同是一段路,去时那么快,归时那么慢,我深深地感到了,没有她,我的生命失掉了光芒。

  

  夜间,营房里空空的,觉得像原野一般荒寂。

  

  ——5月26日

  

  她穿了一件彩色的旗袍,戴上新买的白骨黑眼镜,乘自行车伴送我一直到××。路上,我老是贪看她。

  

  半天的功夫,像我玩过一刻(钟)篮球那么快。有她在,我总觉得时间是好过,但当她走后,我立刻觉得空虚了。

  

  ——5月29日

  

  晚上6时有空袭警报,我和咪杨偎着坐在华西坝的草地上看明月。月儿给我俩的回忆太多

  

  了,也太快乐了。真是富贵非吾愿,帝乡不可期,我俩能永远这样度此生足矣!

  

  ——6月5日

  

  7点钟,我已经准备她来。结果至8点30分才到。原来,她乘的自行车坏了,半途改坐黄包车,带来广柑、桃和许多鲜红的番茄。我俩躲在室内先享享福,后来请客。

  

  ——6月8日

  

  黄荣发与杨全芳将订婚的日子定在1941年6月22日。头一天,两人来到成都《中央日报》,刊登了一则订婚启事。黄荣发在当天日记中写道:“开心啦,不管走着、立着,或睡着,都计划我俩明天订婚的事体(情)。”

  

  6月22日,黄荣发与杨全芳到奥凯照相馆拍了订婚照。次日,黄荣发回到部队。

  

  魂断蓝天

  

  1940年6月,日军占领宜昌后,即以宜昌的机场作为空袭大后方的前进基地,其战斗机的作战范围扩展至我大后方腹地。

  

  8月,日军将最新研制的先进战斗机——零式战斗机投入中国战场,为其空袭我大后方的轰炸机护航。9月13日,中日空军的战斗机在重庆璧山上空展开决战。中国空军落败,被击毁飞机13架、击伤11架;人员阵亡10人、伤9人。

  

  1941年3月14日,中国空军以新引进的一批E-153战斗机在成都上空与敌零式战斗机展开对决,仍然落败,中国空军被击落8架飞机,连带迫降损失共计16架。第5大队大队长黄新瑞、副大队长岑泽鎏、中队长周灵虚等8人阵亡,何德祥、许晓民等5人受伤。

  

  5月26日,黄荣发所在第5大队在甘肃天水再遭败绩,17架E-153战斗机被击毁。7月1日,航委会下令,自即日起取消第5大队番号,改称“无名大队”。所有队员被迫在军服左胸佩带一块布条,上书红色“耻”字,以示惩戒。

  

  此时的黄荣发,多么渴望有机会在空中与日机搏斗,以洗血耻。翻开他的日记,可洞察其心绪:

  

  今天警戒,敌机数批,一批22架袭蓉,飞至简阳后见我们有备又折回。我们巡逻一小时后降落,我和何汉鸣不止的叹息,又错过一个机会。

  

  ——7月29日

  

  今天又警戒,我愿意天天有我担任,给予我打仗的机会,多么难得啊!

  

  ——7月30日

  

  白昼整天在机场守候。敌机两批炸渝市,一批炸巫山。它就不敢光顾成都,使我失望。

  

  ——8月8日

  

  8月11日,从凌晨3点多钟开始,前方防空监视哨不断传来有日机西飞的消息。驻成都的空军第三路司令杨鹤霄命令温江、太平寺、邛崃、双流、凤凰山等机场的轰炸机进行疏散,第4大队的6架E-153战斗机和无名大队的4架E-153战斗机,由第4大队第21中队队长陈盛馨带队,作好战斗准备。

  

  5点,中国空军第4大队的2架E-153战斗机(原计划起飞6架,有4架因加油不及,未能起飞——作者注)和无名大队的4架E-153战斗机起飞完毕,开始在成都上空巡逻。

  

  5点15分,敌零式战斗机9架及侦察机1架侵入成都上空盘旋,敌轰炸机亦跟进侵入。随后,我机与敌轰炸机在温江上空相遇,当即发动攻击。我机飞行高度为3000—3500米,敌轰炸机高度为3000米,我机处于较佳的攻击位置。我机在反复攻击4次后,又与赶来解围的敌零式战斗机发生激烈空战。

  

  无疑,这又是一次落后战斗机与先进战斗机的对决。空战中,无名大队的飞行员谭卓励、王崇士、黄荣发和第4大队的欧阳鼎阵亡。

  

  参加空战的队员陈康,事后回忆道:

  

  那一天4点多钟,我还在睡梦着,谭卓励副队长在我所在的房间窗口外叫我,待我赶到机场,情况已很紧急。我们奉的命令是掩护××,××,××3个地区的安全。当时,规定了队形与位置,张主任参谋跑过来命令赶紧起飞。于是,我紧随着黄分队长荣发之后,升上天空。

  

  我们一起机之后,就钻入低迷的雨云里,随着黄分队长迅速地升高,一会儿就已在×千公尺的天空盘旋着。透过云穴,我们看见所要掩护的3个地区。当我们正由北而南巡飞时,忽然瞥见7架敌人轻轰炸机也正在由北而南飞着。这时候,太阳已在露面,射在云里,映成朝霞。霞光里,我们遭遇敌人,你想这该是多么令人兴奋!

  

  我看见谭副队长动荡他的飞机,摇摆机翼,接着他就由侧方攻击下去。我则由王崇士分队长领着实施对头攻击,黄分队长也猛烈的向敌机群实施攻击。我因大敌当前,只顾攻击,对战友的注意当然不比从瞄准镜里去看敌机那么严密。在一瞥中只觉得谭与黄确是在猛烈的射击。我想,像那种猛攻,不会没有战果的。那天,情报说1架敌机带伤坠落广安,我想或许是那次战果。

  

  队员刘宝麟在地面目睹了空战的过程,他向来访的记者讲述:

  

  他(黄荣发)与敌轰炸机作战,攻击得很猛勇。后来,忽然,我们发现敌人驱逐机出来了,差不多有3架来包围他一个人,另外3群去包围别的几位。这时候,我们自然很着急。可是,这位兄弟却不在乎,勇敢地与3架敌机周旋着。他们打了很久,这3架敌机并不能把他怎样。在发动机的音响与枪炮声低抑的吼叫里,我们眼看他们愈打愈低,终于见他一个快滚,就向××那个方向落下去。当时,我们以为他完了。可是,不久传来××方面的电话,说是他在那边盘旋,我们可真高兴。等着黄回来罢,大家可以着实的听一段战例。

  

  可是,不久,我们又听到说荣发迫降在××的河滩上,机毁人亡,我们才懊恼这损失呢。

  

  这次空袭成都的是日本海军第2联合航空队第12航空队,当天凌晨3点35分,该航空队出动最新研制的一式陆上攻击机9架,从汉口基地起飞,执行预定对中国空军成都基地的“0”号打击计划。4点50分,敌轰炸机群在荆门上空与担任护航任务的20架零式战斗机汇合,继续朝成都方向航行。

  

  敌混合机群进入川西地区后,又分为两批,一批以4架零式战斗机和3架一式陆上攻击机为主,对我疏散至广元和汉中的空军飞机进行牵制性攻击。另一批由16架零式战斗机和6架一式陆上攻击机组成,仍向这次攻击的主目标飞行。

  

  日空军采取以轰炸机诱导我机攻击,再以零式战斗机从高空发动偷袭战术与之决战。中国空军在飞机性能落后、飞机数量远少于日机的情况下,却毫不退缩,以死相搏。中国空军虽被击落4架,但据日方战史资料记载,中国空军击伤日机达8架之多。

  

  屋内枪声

  

  空战结束当天,杨全芳骑自行车来到黄荣发所在部队。队员们不忍心将真相告诉她,只说黄荣发出差到兰州了。

  

  但很快,杨全芳还是知道了黄荣发阵亡的消息。她在日记中写道:

  

  我的阿发,我不知道如何写起,你没给我留半句话就轻松的、永远的离开了我。不过,我听到你作战时的勇敢,我在万分思念中稍为安心,你是听了我的话为国尽忠了。但是,阿发,我们不是讲好了吗?你如此,我一定陪你的。已经4天了,我没见到你,你等急没?亲爱的,我由昨天知道你走的消息,我已决意陪伴着你。可是,她们在这儿,我没机会,而且,我还没看到你的枪呢。我怎能甘心?

  

  阿发,是你在峨眉山教会我开手枪,我想到你的队部举行我最后的射击,来找到你。亲爱的,你应当等着我在一个静的所在,我们俩又可以畅谈了。

  

  ……

  

  8月14日,杨全芳在部队见到了黄荣发的遗体。此刻,她追随黄荣发而去的心意已决。

  

  8月15日,杨全芳给黄荣发远在广东台山的父母与嫂嫂写信永诀。

  

  8月16日,杨全芳再次来到黄荣发的部队。在接待房内,她发现靠墙的床枕下有一支左轮手枪,她对陪同的人说:“我想换一件衣裳,天气太热了。”她支开所有人,关上门,从枕头下取出手枪,随后对准自己的胸口,扣动了扳机。

  

  枪响之后,队员们破门而入,可一切都晚了。在杨全芳携带的包中,人们发现了她留下的遗书。上面写道:

  

  世端、阿乌:

  

  阿发是离开了我们,永远不再来了。我们在一起时,他总说要我永久的陪着他,否则,他是痛苦的。他最怕寂寞,他说无论他到哪都希望有我。所以,现在我预备我到阿发(那里)永远的伴着他,使他快乐、幸福,我什么(都是)全甘心的。

  

  这一周来,我没有见到他,你们可以想到我的痛苦,也可以推测他的心焦,数天来在夜晚,他总是伴着我,我也怕过白天,因为离开了他。

  

  几天来的生活,使你们全不安,我真不知应该怎样感激你们的关心。阿发也一定在九泉之下感激你们的照拂,还有不少阿发的朋友们也都如此不安,原谅我无暇多写。一切全由阿发在九泉之下保佑、祝福你们的安康,请勿念。你们勇敢地活着,永远是胜利的,我盼望你们替阿发报仇,替整个所有的死去朋友收回血债,我也祝福你们。

  

  我的家里没有(了)母亲,所以,我将来的事不愿你们通知家内。仅有父亲一个,他会更难过的,只是我哥哥在渝中央银行,叫杨国材,可以坦白的告诉他。

  

  阿发最高兴我穿那件天鹅绒的夹衣,我盼望你们替我在大包内找出帮我穿上,多放点香水,他怕嗅血味,我自己也怕。我的床下箱内有阿发的信,是他的心(里)话和血泪,我盼望你俩在空闲时间全读它一次,保留起来。还有我的日记,希望你们愿意看则看,看完可烧掉,我同阿发所有的东西,盼望你们分作纪念。我要我箱内的绒花布做我的褥被。因为是阿发送给我的,他也最高兴那块绒。其余我都心乱如麻了。

  

  世端,我想到这儿多开心,阿发昨晚似乎告诉我,他在等我,我们又可以永远在一块骑车说笑了。在月光下游水,在华西坝打网球。他曾说过请我在小巧比赛吃早点,哪个吃的少要出钱,我想到我们又能恢复从前的生活(了)。我真开心,我想我俩一定常来看你们,使你们平安快活。

  

  一件事真不好,阿发买的吉它还没带来,我顶愿意听的音调,盼望你们将来拿到我们的所在(地)去奏,他会暗中伴奏,他本说同我合奏的,多不幸呀,我还没见到它呢。

  

  顶要紧的话,阿乌,我盼望你俩常给阿发的家里去信。在九泉(之)下的我们会十分感激的,他妈妈对我太关心了。

  

  还有我至死的要求,我将来能埋在阿发的近处,不要我们分得太远,成吗?不要太残忍了,我们已经6天没有见面了,我是如何的心急呀,我听到他喊的声音已经发抖了,太使他不安了。

  

  这里是我由父亲那取用的几百元,先寄给我阿发的妈妈,她十分爱惜阿发,千万不要说阿发已离开她,否则,她会立刻急死的。

  

  也许还剩有钱,希望到鲜花店给我、阿发做一个最洁白的花圈。我没时间去了,谢谢世端又跑一次街,为我、阿发,你又受累了。我真不知如何谢你们。

  

  我还有很多话无从写起,一切由你们了,我十分放心的,因为你们待我们太好啦,我该是最幸福的一个罢。

  

  关于我同阿发及他的一生,小雷说要写一篇文章,我盼望她能努力为此,我也愿意看到这美丽的东西。

  

  杨草于华西大学8月16日

  

  黄荣发、杨全芳的故事经媒体报道后,在当时的大后方广为传颂。经航委会特批,将两人合葬于成都空军烈士公墓。

  

  作者/唐学锋

  

  原文刊载于2018年9期《红岩春秋》杂志

 

热门文章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