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绿汀嘉陵江遇险

来源: 红岩春秋   编辑:杨洋 2018-10-08 09:37:20

  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日本侵略军占领东三省,一首《松花江上》的抗日歌曲迅速唱遍祖国大江南北。1937年七七事变后,抗日歌曲《嘉陵江上》同样唱响全国各地。《嘉陵江上》创作于重庆北碚的嘉陵江边,由端木蕻良作词,贺绿汀作曲。

  

  1939年的一天,诗人方殷来到北碚探望当时在复旦大学(1938年2月,复旦大学内迁到重庆北碚夏坝)教书的端木蕻良,谈兴正浓时,端木蕻良说:“《松花江上》说出了东北人切肤断肠的苦痛。我是东北辽宁人,每次听到它,心里很不是滋味。现在,祖国大好河山像东北三省一样沦陷,多少人都有像我一样的心情。”方殷连忙说:“那你就写一首激情的歌词,让我拿去找人谱曲。”

  

  端木蕻良经过几天的反复推敲,终于写出《嘉陵江上》的歌词,随后交给方殷。方殷又将其转交给在育才学校任教的贺绿汀。

  

  当贺绿汀收到方殷转来的《嘉陵江上》歌词时,悲愤的心情难以平静。于是,他住进北温泉的柏林楼,彻夜不眠地工作。几天后,完成曲稿,贺绿汀回到育才学校。

  

  一个星期天,贺绿汀从育才学校所在的草街乘小木船到北碚邮寄曲稿,同船的有他的学生和学校周边的乡民,彼此都很熟悉。船行青山绿水间,学生们兴之所至,请求老师将刚谱成的歌曲唱给大家听,乡民们也拍手附和。贺绿汀正想听大家的意见,便深情地唱起来:

  

  那一天,敌人打到了我的村庄,我便失去了我的田舍、家人和牛羊。

  

  如今我徘徊在嘉陵江上,我仿佛闻到了故乡泥土的芳香。

  

  一样的流水,一样的月亮,我已失去了一切欢笑和梦想。

  

  江水每夜呜咽地流过,都仿佛流在我的心上。

  

  我必须回到我的家乡,为了那没有收割的菜花和那饿瘦了的羔羊。

  

  我必须回去,从敌人的枪弹底下回去。我必须回去,从敌人的刺刀丛里回去!

  

  把我打胜仗的刀枪,放在我生长的地方。

  

  贺绿汀的歌声在嘉陵江温塘峡内回荡,由悲而激,由激而奋,全船人都沉浸在强烈的感情中。忽然,船夫大叫一声:“不好……”船撞上了礁石,全船人落水。贺绿汀掉进江中,连喝了几口江水才露出水面。他抓住漂浮的船桡,见不远处一学生在水中挣扎,赶紧游过去,将对方拉上了岸。由于乡民们自幼生长在嘉陵江边,个个都是水中好手,他们齐心合力救起学生,最终全船的人都上了岸。好在小木船已驶出温塘峡激流,是在大沱口平稳水域近岸处翻的船,大家才有惊无险。也许是船夫听歌入了迷,才在这平静的水域翻了船。

  

  此后,《嘉陵江上》的歌声从北碚传唱到抗击侵略者的祖国大地,传唱到反法西斯正义斗争的各个战场。

  

  作者/王洪

  

  原文刊载于2018年9期《红岩春秋》杂志

 

热门文章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