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山龙溪地下党组织创建人卢光特

来源: 红岩春秋   编辑:杨洋 2018-09-30 09:12:16

1991年初,卢光特(左一)回巫山与龙溪老战友戴披星(右一)、卢光福(右二)、曾庆康(左二)合影_meitu_1.jpg

1991年初,卢光特(左一)回巫山与龙溪老战友戴披星(右一)、卢光福(右二)、曾庆康(左二)合影

 

  看过长篇纪实性电视连续剧《红岩魂》的观众,也许对和彭咏梧战斗在一起、并在彭咏梧牺牲后陪同江竹筠回重庆向上级汇报工作的小卢有所印象。这个小卢,就是成长、战斗在巫山龙溪,并创建龙溪地下党组织的中共汤溪特支委员、奉大巫工委副书记卢光特。

  

  “奉大巫”武装起义领导者之一

  

  卢光特出生于巫溪县上磺乡,幼年母亲早逝,家庭败落,兄弟姐妹几人被外婆接到巫山龙溪抚养长大。他1939年在学校秘密入党,之后受党组织派遣,在下川东的奉节、巫溪、巫山三县发动群众,培养入党积极分子,组建党组织和开展武装斗争。

  

  1947年秋,解放战争已由战略防御转入战略进攻。为配合中国人民解放军,中共川东地区党组织根据上级指示,决定在川东建立游击队,开展武装斗争,砸烂蒋介石的“小厨房”,开辟第二战场。这年冬,中共川东临时工作委员会(简称川东临委)和下川东地工委在下川东的奉节、巫溪、巫山组建了川东民主联军,并派川东临委委员、下川东地工委副书记彭咏梧到下川东组建队伍,开展工作。川东民主联军下川东纵队(后改为川东游击纵队)下设巴北、七南和奉大巫3个支队,彭咏梧决定首先在奉大巫地区开展武装暴动,并在起义前成立了奉大巫工委,由蒋仁风任书记,卢光特任副书记,吴子见为宣传委员。

  

  彭咏梧、江竹筠和吴子见与下川东工委领导以及卢光特等商议后,将起义据点定在群众基础较好的奉节县青莲乡。卢光特按照安排,回奉大巫地区积极筹备,他拉拢说服了奉节昙花乡地方武装首领陈太侯,并到巫溪大宁盐场发动工人。这期间,江竹筠按照指示回重庆请求增援干部和运送医药用品。12月17日,起义部队召开成立大会,来自奉大巫地区的170多名起义人员参加誓师。

  

  1948年1月8日,奉大巫起义打响。游击队兵分两路,一路由谢国茂带领袭击云阳南溪场,一路由卢光特、王庸带领袭击巫溪西宁桥,彭咏梧、蒋仁风坐镇指挥。游击队在西宁桥几乎没遇到什么抵抗便缴获了20多支步枪,然后抄捷径,急行300里回到青莲乡。袭击南溪乡公所的队伍,打死刚卸任的乡长,俘虏了新上任的乡长,缴获机枪1挺,步枪、手枪和子弹甚多。起义首战告捷!

  

  国民党军队和三县警察部队迅速进行围剿。大军压境,游击队决定兵分两路向外线转移。卢光特、吴子见在二中队作为随军党代表,于1月14日晚出发前往云阳龙坝,与赵唯领导的巴北支队会合。一中队由彭咏梧率领,于15日出发去川陕鄂交界的巫溪红池坝,16日清晨,一中队在巫溪县鞍子山黑沟淌遭敌伏击,在分组突围的战斗中,彭咏梧不幸牺牲。

  

  1月19日,卢光特和吴子见领导的第二中队在巫溪县密林中听说一中队被打散的消息,鉴于当时形势,决定解散队伍,大家分头突围。卢光特和吴子见按照原计划于22日晚到云阳龙坝乡赵唯处隐蔽。

  

  江姐身边的“华为”

  

  就在彭咏梧遇难的当天,毫不知情的江竹筠带着一大箱药品和4名干部从重庆顺江而下。当她到达约定地点——云阳董家坝见到卢光特和吴子见后,才知道彭咏梧牺牲的噩耗。形势危急,江竹筠默默地将个人悲痛情感隐藏,立即召集会议。经讨论,决定游击队先分散、暂时隐蔽,只由卢光特与江竹筠一道回重庆向川东临委汇报情况。

  

  安排隐藏好其他同志后,1948年2月5日,江竹筠和卢光特一道登上了去重庆的客船。当时正值腊月,船上很冷,两人都只带有一套衣物,晚上就和衣睡在走道上。他们正像小说《红岩》里描写的江姐和华为一样,还要小心翼翼地躲避着搜查。尽管丈夫的牺牲让江竹筠无比悲痛,但她在船上还在关心着游击队的工作,不时地向卢光特询问下川东的情况。

  

  两天后,船在重庆码头靠岸。江竹筠带着卢光特找到川东临委书记王璞,由卢光特汇报了奉大巫起义的经过。

  

  春节之后,江竹筠主动要求去万县继续开展下川东的武装起义工作。1948年4月,《挺进报》事件发生,重庆市委机关被破坏。此时,卢光特还不知情,作为川东临委和下川东工委的联络员,照旧去重庆电力公司找刘德惠——下川东与临委的通信联络站。得知刘德惠刚刚被捕,卢光特感觉到上级组织出了问题,于是在5月赶到万县,将此情况报告给下川东工委书记涂孝文并请求指示。但因为没有得到准确消息,涂孝文未引起的足够重视,只坚持“谨慎为要”。6月11日,特务左志良、雷天元以叛徒冉益智为眼线,在万县杨家街口抓到涂孝文。一经刑讯,涂当夜叛变,出卖了包括江竹筠在内的一大批下川东各级各方面的领导骨干。6月14日,江竹筠在万县被捕后即押解至重庆。卢光特写给她的报警信已经无法收到。

  

  组建“奉大巫农村工作组”  奠定革命基础

  

  早在1944年11月,卢光特就接到中共中央南方局青年组通知,接受了负责组建“奉大巫农村工作组”的任务。几天后,他向南方局青年组刘光、张黎群提交了一份《两巫情况报告》,并介绍了在奉节、巫山、巫溪可争取的地方上层人士和社会关系。按照上级安排,卢光特、李纯思、邹予明以及卢光特选定的本地青年学生共12人组成了“奉大巫农村工作组”,一起回到奉节、巫山、巫溪开展工作。

  

  巫山龙溪便于掩护和隐蔽,加之当时国民党巫山县党部书记苏竹勋是卢光特的舅舅,因此,经南方局青年组同意,工作组将据点设在了龙溪。卢光特谋到龙溪乡中心国民学校教导主任的职务,其他成员也分别在奉节、巫溪以教书为名隐蔽起来。通过一段时间的活动,卢光特在龙溪乡一带先后发展培养了卢少衡、卢光福、华跃美、卢光甫、刘翼群、冉南安等一批农村青年积极分子,再通过他们到群众中宣传发动,队伍逐渐壮大。1945年5月1日,卢光特在龙溪召开会议,工作组被正式命名为“奉大巫农村工作组”,并告知各成员知晓,同时吸收卢少衡、卢光福等为工作组成员。这个会议,把以龙溪为中心分散于巫溪谭家乡、城厢小学、奉节黄村等地的工作点连接成一个紧密的工作网。

  

  1945年日本投降后,卢光特按照南方局青年组“留在奉大巫继续隐蔽活动”的指示,领导工作组成员将重心转移到建立更多隐蔽的工作据点上来,并准备将工作组的活动扩展到巫山的长江南北。不久,卢光特又取得了龙溪中心小学校长的职务,更便于工作组活动的开展,从此,学校就成了工作组的中心据点。

  

  1946年6月,卢光特因另有任务转移到重庆。不久,全面内战爆发,国民党在奉大巫地区“清查奸党(指共产党)”的风声也因此日紧,国民党巫溪当局已掌握了工作组的活动情况,并几次到龙溪进行抓捕。

  

  “奉大巫农村工作组”是受党的领导,按照党的纪律和制度管理的党的外围组织。在组建后的两年半时间里,活动在巫山的成员和积极分子有近30人,这些人员后来成为参加武装起义和解放巫山的中坚分子。

  

  发展培养党员  恢复创建巫山党组织

  

  卢光特所领导的“奉大巫农村工作组”在龙溪撒下的红色革命种子,为1947年底成立长溪河游击分队打下了基础。1947年12月,工作组成员卢少衡被吸收入党。

  

  奉大巫武装起义失败后,卢光特到重庆工作,但他一直关注着奉大巫地区的党组织的活动开展和组织建设。1948年7月,他动员在重庆读书的龙溪籍学生卢凯言入党,并派他回到家乡做策反工作,迎接解放。1949年2月,卢凯言在福田黄家岭成立了中共福田支部。5月,他成功策反巫山国民党地方武装自卫总队,该总队于解放前夕投诚,为解放巫山起到一定作用。

  

  1949年初,卢光特派恢复党籍的巫山水口人戴披星回巫山开展党的活动,发展党组织。3月,戴披星发展建立了中共水口支部。同年4月,在卢光特的领导下,卢少衡成立了中共龙溪支部。5月,上级党组织派谭悌生到达两巫地区直接领导,建立了中共巫山、巫溪特别支部。由此,形成了巫山地下党组织活动的鼎盛时期。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卢光特历任川东区党委组织部干部科副科长、西南局组织部办公室秘书科科长、四五六厂党委宣传部部长、重庆市委宣传部党员教育处处长等职。1957年被错划为“右派”,分配到长寿湖农场“改造”。1979年后恢复名誉,任重庆美蒋罪行展览馆(现红岩革命纪念馆)副馆长。1984年,调重庆市委党史工作委员会任委员、顾问。曾任重庆市政协七届委员会委员、八届委员会常委。1986年离休。1994年2月8日在重庆病逝。

  

  尽管曾受到不公正待遇,但卢光特对党的忠诚至死不渝,对战友的关怀和思念之情历久弥浓。他多年帮助牺牲的战友李纯思抚养遗孤,平反后又积极帮助川东地下党员和游击队员落实政策,并主动要求去歌乐山工作,为曾经的战友守灵。晚年,用尽最后心力与人合写出《江竹筠传》。

  

  作者/龚道鹏

  

  原文刊载于2012年4期《红岩春秋》杂志

 

热门文章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