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流芳井冈兰——记红军女英烈伍若兰

来源: 红岩春秋   编辑:杨洋 2018-09-30 09:08:57

  巍巍井冈,兰花繁茂。而在人们的心中,这里还盛开着一株馨香隽永的井冈兰——红军女英烈伍若兰。

  

  走上革命道路

  

  1903年8月,伍若兰出生在湖南省耒阳县城南金兰村的一个小知识分子家庭。她天资聪颖,琴棋女红样样都行,还常常洗衣做饭、挑水打柴,为负担较重的家里分忧解难。12岁时,若兰进入耒阳县女子职业学校读书,她勤奋刻苦,成绩名列前茅,并练就了一手毛笔字。此外,她还喜欢阅读《木兰辞》、《杨家将》等历史故事,对那些戎马倥偬的古代女将十分钦佩,也想干一番大事业。

  

  当时,中国正处于一个军阀混战、动荡不安的年代,百姓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伍若兰耳闻目睹社会的黑暗,心里很不平静,她决意要寻求真理。1924年,胸怀大志的伍若兰考入湖南省立第三女子师范学校。在这里,她结识了毛泽东、夏明翰、何宝珍等共产党员和进步青年,并在学校党支部的引导下阅读《共产党宣言》、《新青年》等进步书刊。学习之余,伍若兰常常结合社会现实来思索和探讨问题,并逐步认识到:中国之所以贫穷、落后,其根源就在于帝国主义和封建主义的勾结与压迫,要拯救中国,就必须推翻帝国主义和封建主义的统治。而革命青年要跟工农一起,投入到火热的群众斗争中去。于是,她更加用心地参与各种进步活动,常常和同学在空闲时间到学校附近的工厂、农村去,和工人、农民交朋友,同时宣传革命道理。

  

  五卅运动爆发后,和其它地区一样,湖南也掀起了反对帝国主义和封建军阀的斗争高潮。三女师党支部组织学生上街宣传,发动群众罢工罢课、抵制日货,以实际行动支援五卅运动。伍若兰和同学们一起高呼着“打倒帝国主义!”、“誓死不做亡国奴!”等口号,与不支持活动的商家老板说理,查抄店里的日货并当众烧毁,广大群众无不拍手称快。

  

  1926年夏天,为支援北伐战争,伍若兰积极参加宣传队、向导队,和同学们唱着“工农兵,联合起来向前进”的战歌,在衡阳街头游行、讲演、贴标语、发传单,号召群众同帝国主义、封建主义作斗争。带着满腔的爱国热情,她还提笔撰写斥责军阀混战、宣传爱国主义的文章,并贴在校园的墙报上。在如火如荼的革命斗争中,伍若兰不断成长,并于1926年秋加入了中国共产党,成为一名真正的革命战士。

  

  不怕死的农民组织者

  

  红旗卷起农奴戟,革命风雷响城乡。在党的领导下,湖南成了全国农民运动的中心。为了革命工作的需要,1926年冬,伍若兰从三女师毕业后按照党组织的指示回到家乡耒阳,投入到蓬勃兴起的农民运动中。

  

  1927年初,在伍若兰、刘泰、刘霞等同志的领导下,耒阳县农民运动轰轰烈烈地开展起来了。各区、乡的农民协会如雨后春笋般建立起来,工会、学生联合会、女界联合会也相继成立。斗争中,打土豪、分田地、剪长发、放小脚,伍若兰始终走在最前列,被推举为耒阳县女子联合会主席、社会主义青年团地方执行委员会委员兼任妇女部长。

  

  那些日子,伍若兰夜以继日地工作着。她先后来到夏塘、小水铺、上架、敖山、白沙、灶市等地,或召集开会,或举办夜校,用通俗易懂的语言,深入浅出地向农民讲授文化知识,宣传革命道理,揭示阶级压迫的实质,启发农民群众的思想觉悟,鼓励妇女打破封建的枷锁,甚至还自编歌谣——“如今世道不公平,富的富来穷的穷。富人高楼饮美酒,穷人赤膊喝北风。”在场院、在田头、在农民家里,她经常与农民一起劳动,一起谈心:穷人不是命不好,要翻身得解放,就要组织起来,跟土豪劣绅斗,把这吃人的旧社会推翻!她的话如一团团烈火,在人们心中点燃了希望。

  

  就这样,耒阳县的农民组织起来了,农民运动开始高潮迭起。在农民协会的组织领导下,大家向土豪劣绅发起了猛烈进攻。夏塘圩大土豪梁成江在乡里称王称霸,勾结官府,残酷地压榨农民,农民早就对他恨之入骨。1927年春,农会根据广大农民群众的要求和愿望,决定惩治梁成江。出发前,伍若兰号召大家团结一心,打倒土豪,夺回自己的劳动果实。在她的鼓动下,大家摩拳擦掌,个个情绪激昂。随后,他们举起农会的大旗,扛着鸟铳、梭镖、大刀,一路上高呼“打倒土豪劣绅”的口号,冲进梁家大院,杀猪出谷,开仓济贫,清算了梁成江欺压、剥削农民的种种罪行,使这个平时横行霸道的土豪劣绅狼狈不堪。这次行动,在耒阳引起了强烈反响。

  

  此外,伍若兰还协助县农会主席刘霞发动群众,开展阻禁、平粜、减租减息等斗争,保护了农民的利益,狠狠打击了徐锡川、伍玉楼等土豪劣绅,他们纷纷向农会投降。斗争的胜利,大大提升了贫苦农民的志气,大家兴高采烈地唱道:“农民协会气势雄,打倒土豪和劣绅。挺起梭镖和大刀,杀它一个不留情。消灭封建恶势力,显我工农好威风!……”

  

  在这场轰轰烈烈的斗争中,伍若兰勇敢顽强,带头冲锋,不辞辛劳,她的名字很快在耒阳甚至郴州传扬。美国作家史沫特莱在《伟大的道路》一书中如此评述伍若兰:“她在农民里真是无人不知,是个不怕死的农民组织者。”

  

  白色恐怖中继续战斗

  

  正当革命运动汹涌澎湃地向前发展的紧要关头,蒋介石悍然发动了“四一二”反革命政变,湖南军阀许克祥又发动了马日事变,工会、农会、工人纠察队和各种革命组织被解散,全省的共产党员和革命群众更是遭到疯狂的屠杀。耒阳,也笼罩在一片白色恐怖之中。

  

  伍若兰成了耒阳当局悬赏通缉的对象,挨户团头子几次带兵要抓捕她,但都因有群众的掩护,每次都未能得逞。一次,敌人探知伍若兰回了家,便立即出动前去包围金兰村。然而,敌人的行动被一位农民发觉了,他马上抄近路飞奔到伍家报信。伍若兰得知消息后,立即从后门菜园而出,跑到耒水河边,那位好心的农民又用小船将她送过河,往边远山区转移。

  

  在革命处于低潮、斗争更加艰难的时候,伍若兰的斗争意志更加坚定。面对敌人将她年老的父亲抓捕并关进监狱,伍若兰并没有畏惧和动摇,她悄悄返回家中安慰母亲和兄弟,并设法托人把父亲保了出来。她对家人说:不要怕,最多不过杀头,但共产主义必然要胜利!

  

  在这白色恐怖弥漫的日子里,伍若兰时刻不忘自己是一名共产党员,不忘自己所肩负的责任。她在耒阳县城乡转入地下,抓住一切有利时机继续开展革命活动。她有时化装成村妇,手里提个篮子,佯作走亲戚的样子;有时以教书为掩护,到附近的老乡家里联络同志、进行革命活动。后来,在农民的帮助下,伍若兰终于与中共耒阳县委书记邓宗海取得了联系,并一起把失散的党员集合起来,重建了中共耒阳县委。

  

  南昌起义、秋收起义的枪声和斗争的实践,使耒阳县委的同志们深刻地认识到武装斗争的重要性。伍若兰与邓宗海等分头活动,发动群众收集武器,着手建立农民武装,积蓄和发展革命力量,积极做好武装斗争和革命暴动的准备。为了发动群众,伍若兰常常深夜出去,把一张张传单、标语贴到大街上醒目的位置——“起来暴动,打倒土豪劣绅!”、“大家联合起来,推翻国民党反动派统治!”、“黑暗不会长久,光明就要到来!”这些口号告诉人们:革命者没有被吓倒,他们还在继续战斗!不仅鼓舞了革命群众的斗志,同时也打击了敌人的气焰。

  

  与朱德并肩而战

  

  1928年1月,朱德、陈毅率领工农革命军第一师(南昌起义保留下来的部队)来到湘南,在湖南宜章发动和领导了“年关暴动”,揭开了湘南起义的序幕,迅速得到湘南地区近百万工农群众的热烈响应。2月16日,朱德率领工农革命军开进了耒阳。如同在茫茫黑夜中看见了光明,伍若兰异常兴奋,她和地下党的同志一起组织起农民自卫队,密切配合工农革命军,攻打反动地方武装民团。工农革命军攻克耒阳后,欣喜不已的伍若兰又和大家组织各界民众敲锣打鼓,燃放鞭炮,热烈欢迎工农革命军进城。

  

  在工农革命军的帮助和指导下,2月19日,中共耒阳县苏维埃政府成立,刘泰任主席,徐鹤、李树一任副主席,伍若兰任妇女界联合会主席。她和同志们一起深入农村,帮助各地恢复党团基层组织和农民协会,建立区乡红色政权,扩大革命武装,开展土地革命。同时组织儿童寄养所和妇女训练班,训练妇女干部达四五十人,还组织开展了打草鞋运动。当时,参加暴动的新兵营有五六百人没有鞋穿,伍若兰就宣传发动妇女为战士打制草鞋,保证新兵入伍有鞋穿。不久,伍若兰被调到工农革命军第一师师部负责宣传工作。她怀着高度的革命热情,奔走于田野山沟,积极鼓励青壮年农民参加暴动,同时,发动妇女做鞋、洗衣、抬担架、送茶水,为湘南暴动作出了积极的贡献。

  

  伍若兰调到工农革命军后,一直在朱德的领导下工作和战斗。朱德卓越的领导与指挥才能以及艰苦朴素、平易近人的优秀品格,赢得了伍若兰的钦佩和爱戴。而伍若兰对革命事业的忠心和泼辣的工作作风、出色的组织能力,也深获朱德的赞赏,他还经常对她的工作、学习给予亲切的指导和帮助。共同的革命理想和战斗情谊,使他们成了亲密无间的战友。1928年3月,朱德和伍若兰在耒阳县城结为连理,从此并肩风雨人生。当地群众还为他们编了歌谣:“唯有英雄对英雄,各当各的总指挥。”

  

  湘南暴动的革命火焰愈燃愈烈,国民党反动派大为恐慌。3月,南京国民政府向湘粤两省国民党军下达了“协剿”湘南工农革命军和苏维埃运动的命令,17日,国民党军7个师向湘南地区反扑,分别从曲江、乐昌向北,从衡阳向南,沿粤汉大道,形成南北夹攻之势,妄图消灭工农革命军。朱德、陈毅认真分析了形势,为了保存革命力量,决定退出湘南,向井冈山地区转移,与毛泽东率领的部队会合。朱德指挥部队在耒阳城外40里的春江铺一带布下了十几里长的防线,阻击从衡阳南来的敌人。伍若兰等人则带领耒阳农军,挥舞着梭镖、大刀,推扛着土炮、土枪,英勇抗击敌人。苦战十余日后,工农革命军挥师东去,经耒阳的东江、竹市、观音阁,安仁的神州、湖口好和酃县沔渡,于1928年4月底到达井冈山革命根据地的中心江西宁冈县,在砻市与毛泽东率领的秋收起义部队胜利会师。

  

  能文能武的红军女将

  

  朱德、毛泽东两军会师后,成立了中国工农红军第四军,毛泽东任党代表,朱德任军长。从此,革命的力量更加强大,井冈山的斗争进入了一个新的时期。

  

  来到井冈山后,伍若兰在红四军军部政治部宣传队工作。她依然保持高昂的革命激情,根据毛泽东、朱德的指示,经常带领宣传队深入农村,宣传和发动群众,为建立红色政权和工农武装尽心尽力。1928年5月,伍若兰和4个宣传队员来到宁冈新城的塘南村开展分田运动。这个村子封建势力根深蒂固,反动气焰嚣张,因而分田运动迟迟没有搞起来。伍若兰一到村里,就开始了解具体情况,依靠贫苦农民打开工作局面:她和宣传队员分头深入到贫苦农民中间,帮助群众挑水劈柴、洗衣做饭,教他们认字唱歌,很快地就和农民群众打成了一片。

  

  经过挨家挨户地调查、访问,宣传队了解到这里曾经也搞过打土豪分田地,但红军去湘南后,逃亡的土豪劣绅卷土重来,他们表面上虽不敢胡作非为,背地里却捣鬼恐吓,群众受其威胁,不敢大胆起来斗争。情况弄清后,伍若兰一方面通过举办夜校向群众宣传革命道理,培养农民骨干分子;另一方面通过宣传揭露土豪劣绅的伎俩,分化瓦解中间阶层,孤立地主豪绅。针对部分农民“怕红军站不长久”的思想顾虑,伍若兰语重心长地对大家说:“革命是终究要胜利的。虽然3月遭到了一些挫折,但是不要紧,现在红军不是又回来了吗?革命的力量更强大了。只要我们在共产党的领导下,齐心合力,团结一致,我们还会更强大,红旗不会倒!我们不但要把井冈山巩固好,还要把革命推向全国去。”经过一段时间艰苦细致的工作,群众终于发动起来,纷纷拿起武器,成立暴动队、赤卫队,重建苏维埃政权和农会、妇女会、儿童团等组织,并斗争了谢祖生、龙南恩等土豪劣绅。由于塘南村的土地革命搞得出色,受到了湘赣边区工农兵政府的表扬。

  

  在井冈山的艰苦岁月里,伍若兰带领宣传队员奋战在罗霄山脉的万山丛中,为巩固和发展毛泽东、朱德领导创建的第一个红色根据地而奔忙不息。井冈山的崇山峻岭中,有她坚实的战斗脚印;陡峭的悬崖峭壁上,有她写下的标语;在红四军军部的文告中,渗透着她辛勤工作的汗水。作为军部宣传队干部、军长的妻子,伍若兰没有丝毫架子,在生活和工作中处处以一名红军战士的标准来严格要求自己,就连军部发放给她的马匹,也经常被她转让给体弱的女战士或伤病员使用。

  

  伍若兰非常注重部队的思想政治工作,不仅于平时为红军指战员讲课、与之谈心、组织文娱活动,甚至在炮火连天的战场上,她也组织队员边战斗边宣传,还不顾危险地向敌人阵地喊话,展开政治攻势,宣讲红军的政策,对瓦解敌军起到了积极作用。除了善于做政治工作外,伍若兰打起仗来也称得上是一员女将。当时,井冈山的战斗极为激烈,部队几乎天天要打仗。为适应战争的需要,伍若兰坚持刻苦学习军事技术,一有空就和红军指战员一起练习射击、刺杀、投弹。她通过刻苦努力,不久竟练就了双手持枪射击的本领。至今,井冈山上还流传着这位“双枪女将”的传奇故事。

  

  一次,伍若兰带着两个宣传队员在红白两区交界的一个村子里写标语。她写完后提起石灰桶子正要走,就被不远处十几个窜进村子的敌人发现了。见只是几个女兵,他们就立即向她们追来,嘴里还嚷着:“捉共党!捉共党!”就在这时,转过一个屋角,伍若兰停下脚步,放下石灰桶,飞快地从腰间抽出两支短枪,只听得“啪啪”两声枪响,带头的两个敌人应声倒地,还没等后边的人明白是怎么回事,接着又是两声枪响,另外两人也倒在了地上。其余人吓得转身就跑,连滚带爬,十几天也没敢再来村子。

  

  英名长留井冈山

  

  诞生不久的红四军在毛泽东、朱德的领导下,以积极的战斗行动,打退了敌人的数次进攻,扩大了革命根据地,两次占领了永新县城,使永新、莲花大部分地区建立起了革命政权,革命声势为此大振。1928年6月,蒋介石急忙命令湘赣两省军队对井冈山发动第一次“会剿”,妄想摧毁我革命根据地,拔掉这杆红旗。为粉碎敌人的“会剿”,毛泽东、朱德对敌情作了周密的分析,决定避强打弱,利用两省敌人间的矛盾,以少量兵力拖住湖南敌人“会而不剿”,集中力量打击江西的敌人。

  

  22日,毛泽东在宁冈新城召开了军事会议,部署七溪岭战斗:由朱德和陈毅率领红29团和32团1营在新七溪岭狙击杨池生部,以牵制为主;王尔琢率领红28团在老七溪岭迎击杨如轩部,为主攻突击力量;袁文才率领红32团的一个小分队,埋伏在白口敌前线指挥部附近的武功潭,配合新老七溪岭作战。伍若兰和宣传队随朱德、陈毅上了新七溪岭,占据了制高点笠月亭等处。战斗打响后,红军战士英勇奋战,打退了敌人的多次进攻,但敌人没有罢休,而是一次次以机枪为掩护,疯狂地冲上来,还占领了笠月亭下面的风车口,威胁着我军指挥所。这时,朱德身先士卒,冲出战壕,端起机关枪向敌群猛烈扫射。伍若兰紧随其后,手持双枪,和其他战士一起纵身跳出战壕,奋不顾身地冲向敌人。如此势头之下,红军很快夺回了风车口,守住了阵地。经各路红军合力,两股敌人被打得丢盔弃甲、溃不成军。龙源口战斗大捷,红军乘胜第三次攻占了永新城。后来,当地群众还为伍若兰编了一首歌谣,赞道:“红军队里多英雄,双枪女将建奇功。横扫敌军如卷席,英名威震七溪岭。”

  

  为适应革命形势发展的需要,1929年1月,根据地成立了工农运动委员会,伍若兰在该会妇女部工作。她发挥所长,积极发动、组织广大妇女群众,做好支援前线的各种准备——为部队战士们拆洗缝补、挑粮送水、赶制军鞋。为了壮大红军队伍,伍若兰走遍村庄的各家各户,号召青年报名参军,调动群众的革命积极性。在她的努力下,当时,送子、送郎当红军的动人情景在根据地到处可见。

  

  1929年1月初,湘赣两省国民党军集中6个旅的兵力分兵5路,向井冈山发动第三次“会剿”。毛泽东在宁冈柏露村主持召开了前委扩大会议。会议决定:彭德怀率领红五军与红四军32团留守井冈山,毛泽东和朱德率领红四军主力向赣南、闽西进军,破敌封锁,外线作战。1929年1月14日,红四军主力3600余人离开井冈山,挺进赣南。随部队南下的伍若兰,和战士们一起爬山涉水。她在长途行军中仍不忘自己的使命——部队途中休息时,为战士们作讲演,鼓励士气;向沿途群众散发传单,宣讲《红军第四军司令部布告》,并将其张贴在大小村镇。

  

  2月初,朔风怒吼,雪花飞舞。红军大队行进到江西寻乌县的吉潭,与尾追之敌激战后转到项山圳下村休整。2月2日天还未亮,部队又遭到国民党反动军队刘士毅部和当地靖卫团的突然袭击。由于红军连日长途行军,人困马乏,警戒部队一时疏忽,使敌人乘机得以冲入圳下,将我军部重重包围。情势十分危急。朱德立即组织红军与敌人战斗,并亲自带领部队突围。但由于敌众我寡,力量悬殊,突围并未成功。此时,伍若兰十分焦急,为了军部和首长的安全,她急中生智,带领一部分战士从敌人侧翼突击,将火力引向自己,以掩护军部往另一方向突围。终于,红四军军部冲出了包围圈,而伍若兰因寡不敌众,受伤被捕,被敌人押解到赣州。

  

  抓到了朱德的妻子,刘士毅如获至宝,专门发电报向蒋介石邀功请赏。伍若兰被囚在一间阴暗的牢房里,敌人惨无人道地施尽了各种酷刑折磨,妄想从她嘴里得到中共和红军的重要机密、军事行动计划,但伍若兰始终坚贞不屈,没有一丝动摇,她给予敌人的只有无情的揭露和义正词严的回击。

  

  敌人费尽心机,一无所获,于2月12日将伍若兰杀害于赣州卫府,残忍地砍下其头颅悬挂示众。当时,伍若兰年仅26岁。这朵红土地的兰花不仅永远珍藏在朱德的记忆里,也绽放在人们的心间,并泽馥后人、流芳万古。

  

  作者/叶介甫

  

  原文刊载于2012年4期《红岩春秋》杂志

 

热门文章
友情链接